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起點-第一百七十九章:你怎麼不去死?讀書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什么?你跟我说什么?他们两个都跑了。一个在孙府之内,一个在青临镇之内,两个人都跑了?我养你这个狗东西有什么用?你怎么不给我去死?”孙瀛洲气得面色扭曲,一双剑眉死死地盯着飞鹰,仿佛像杀父仇人一般。
飞鹰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心里倒是慌的不行。往日他家主子生气,也只是像一个阴阳人一般勾着一丝冷笑。如今竟连冷笑都没有了,难道这一次自己真的要死在他手上了吗?
飞鹰的精神还在神游之中,下一刻便感觉自己的腹部一阵疼痛。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被人踢倒在地。原是孙瀛洲,看他不耐烦。直接往他腹部来了一拳又踢了几脚,一个是主子,一个是死士。飞鹰只有单方面被暴打的机会。
孙瀛洲坐在书桌前微微喘着气,看着地上那个快瘫成咸鱼的身影,强压住怒意心里不断循环:不行,不能杀了他。不行,不能杀了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比他更得力的,等找到更得力的再把他给杀了。
“你倒给我说说,他们两个是怎么逃出去的?”孙瀛洲一发问,地上的飞鹰马上就跳了起来,仿佛没事人一般继续回话。
“钱四丫是混着宾客的仆人出去的。至于钱三丫是在一天之前就跑了出去,刚刚才得到消息”
“你们是吃屎长大的吗?那么多个人围不住一个女人?”孙瀛洲破口大骂,飞鹰也十分无奈他也没想到在自己那么精密的计划下钱三丫竟然还逃了。
超棒的小說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愛下-第一百七十九章:你怎麼不去死?鑒賞
“现在也不管那么多了,你快点派些人马去将他二人给抓回来!若是你一个都抓不回来的话!你这辈子干到死也别想拿月钱了!”
孙瀛洲的话对飞鹰来说仿佛晴天霹雳,刚刚被孙瀛洲暴打他都没什么反应,如今月钱二字可谓是要了他的命了。常年的面瘫脸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同时飞鹰钱三丫与钱四丫二人,也生出了一丝怨恨。
而遭人怨恨的钱三丫现在正躺在一家富商的行李车上,徐徐的离开青临地界。
钱三丫感觉面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突然眼前一道白光照来,钱三丫往上一抓却抓了个空。
“小妇人,你这可是醒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在钱三丫的耳边响起,钱三丫用力睁开的眼睛,又被突如其来的白光刺的灼痛。
精彩都市小说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txt-第一百七十九章:你怎麼不去死?讀書
而钱三丫旁边的妇女连忙拿起水囊给钱三丫喂了些水。钱三丫顺着妇女的手喝了一些水,整个人才感觉缓过劲来,她记得她是从地牢里逃了出来。
“我看你还有些晕,还是好生休息的吧!我们主家的马车很快就要到下一个镇了。”
钱三丫点了点头,又继续躺在一堆行李上。此时的她还是一样的全身乏力。需要更多的休息才行,钱三丫闭眼慢慢回想起来了,几日之前的事情。
五日之前她被孙瀛洲等人用二当家的名讳将她骗到青临镇上,然后被囚禁在地牢里面,念力和空间全部都无法使用。牢房外还随时随地有着护卫把守和巡逻。
钱三丫在地牢里的前三天,为了防止钱三丫逃跑就连吃食每天只有一个白面馒头和一碗水。直饿的钱三丫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的力气,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敢随便冒险。钱三丫无法只能在地牢里面慢慢等待。
直到她住入地牢的第四天,等来了一个人。既不是孙瀛洲,也不是她相公张五。而是小何氏。
当时的钱三丫饿的肚子发疼,只能蜷缩在一摊毛草当中,她隐隐约约间听到有锁链的声音便睁开双眼,眼前就是一面目恐怖的女子。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时的情形。
小何氏走进地牢对她说:“钱三丫,别来无恙呀?哈哈哈哈,你害我至此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
钱三丫看着眼前癫狂的女子,一时之间净认不出她来便问:“你是谁?你也是孙瀛洲的手下吗?”
小何氏穿着一身粉嫩的绸衫但是脸上已经被毁了容还少了一只手,但是小何氏还是在自己的脸上涂满了脂粉。一时之间竟像极了那阴间来索命的阴差一般。钱三丫认不出她来也着实正常,但是小何氏却被钱三丫那句话给刺激的更加疯狂。
“怎么?你认不出我来了吗?我到今天的地步全部都是拜你所赐。”小何氏手里拿着一把匕首,一步一步的逼向钱三丫,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钱三丫了结。
钱三丫看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但是如今的她已经被饿了好几天,身上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但她可不能让对方白白地杀了她,她相信孙瀛洲抓他过来,也不是为了杀她。那么眼前的女人便是与他有着深仇大恨。而此时自己应该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好让外面的护卫知道。
“我可认不出你是谁,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就像个恶鬼一般,哦不对,恶鬼也没有你这般丑陋?你莫不是那村里的毒妇嫉妒我嫁的好吧!”钱三丫试探性的说了一嘴。
而小何氏的行动果然停了下来,她仿佛发疯一般,嘴里念叨着:“镜子镜子……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然后又蹲在地上大喊大叫起来。可过了半响。小何氏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外面也没有一个人进来。钱三丫看小何氏仿佛又快要恢复了,理智便又试探性的询问。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杀我你也得让我明白,我到底是与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总得给我个说法,让我死也要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
小何氏颤抖的手,一脸凄然脸上又挂着恐怖的笑容,“钱三丫,我是小何氏呀!我是小何氏呀!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呢?如果不是你,我会变成如今的样子吗?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只有杀了你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钱三丫听到小何氏的回答倒有些诧异,在她的记忆里小何氏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略带风情的女人。和面前这个面目恐怖,身有残疾的疯女人,完全没有一丝关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