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txt-一百七十六章:一如往常分享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谢谢哥哥。”晴子一听任自强痛快的答应,万分感激道一声谢,饭都顾不上吃完就去打电话告知纯子。
这时门铃响了,凯瑟琳跑去打开门一看,是酒店管家带着一位棕发碧眼,面容立体犹如雕塑,身材惹火,笑意盎然的白人姑娘。
“管家,有什么事吗?”凯瑟琳嘴上问着管家,眼睛却审视般打量着眼前这位和她身高相仿的白人姑娘。
白人姑娘看到凯瑟琳,眼中一抹惊艳闪过,抢先笑道:“你好,我是阿尔瓦洛先生的秘书莎拉,和任先生约好取仓库钥匙。”
“请稍等一下。”凯瑟琳没有请客人进来的意思,而是回头向正埋头吃饭的任自强娇声喊道:“亲爱的,是阿尔瓦洛先生的人来取仓库钥匙。”
“哦,接着。”任自强头都不抬,顺手把装着仓库钥匙和地址的盒子准确的抛到凯瑟琳手中。
其实他刚才已经用极快的速度扫了一眼莎拉,说实话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敏感的觉察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别样的味道,所以扮鹌鹑。
果不其然,看任自强如此表现,凯瑟琳眼中流出浓浓的爱意与欣慰,转头带上门走出去,嫣然一笑把盒子交到莎拉的手中:“麻烦您交给阿尔瓦洛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还有事就不留你啦!”
“哎!”莎拉眼巴巴看着不得其门而入,眼中颇有遗憾,勉强撑起笑脸:“我会的,那我就不打搅你们了!”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一百七十六章:一如往常推薦
凯瑟琳送走莎拉回到房中犹自不忿嘀咕道:“哼,这个阿尔瓦洛还不死心,竟然把人送上门了,简直不知羞耻!”
她浑然忘了自己也是这般模样。
对她的话哪怕任自强听见也装作没听见:“人走了?”
“嗯,走了。”凯瑟琳忙答应一声,坐在他身边两手抱着他胳膊撒娇摇晃道:“亲爱的,既然有爸爸为你提供军火,你干嘛还找阿尔瓦洛呢?”
“呵呵,你爸爸手里只有美制军火,而我国大部分都使用德造或日式武器,你明白吗?”
凯瑟琳耳濡目染之下对军火知道不少:“是因为弹药口径的匹配。”
“是的,不过你爸爸的渠道已经很稳定,我以后也不准备再从阿尔瓦洛手里大批量进货。”任自强给了凯瑟琳一个定心丸。
吃完饭纯子就到了,晴子则乘车去公司和乔家良碰头处理专利权以及签明星代言人的一些事宜。
看着纯子那张酷似‘苍老师’清纯稚嫩的俏脸,任自强莫名有些喜感。天道有轮回,世事真奇妙,以往都是‘苍老师’教化我们,现在却转变了角色。
鉴于纯子有音乐底子,嗓音甜甜糯糯,但中文还没掌握好,她所会的不多的中文还是晴子在船上教诲的结果。
因此,任自强先让她熟悉一下乐器和曲谱,后面再找个中文老师好好学习中文,唱歌不急于一时。
而且有音乐素养比纯子高出几个档次的凯瑟琳在,省了他不少唾沫,他只需埋头疾书即可。
为凯瑟琳准备的曲目是《秋日私语》和《水边的阿狄丽娜》,歌曲是《昨日重现》以及大船主题曲《我心永恒》,文学作品则是《魔戒王三部曲》和《超人》。
文学作品他只写了个大纲、然后把故事情节、人物设定、场景转换写好,剩下只有人物对话自有凯瑟琳去丰满填充。
英文他说得很溜,但写作方面依旧略有欠缺,肯定比不过土生土长的米国妞。再说他事辣么多,哪有时间沉下心‘爬格子’。
他还不知道,幸亏早早把《超人》拿出来了,否则,过不了几年就和米国“超人”撞车了。
以凯瑟琳传媒大学生的文笔,她信心十足:“没问题,我可以写出来。”
相信三炮齐响,诸般光环加身,互相助力,凯瑟琳想不大火都难。
适合纯子的歌那就多了,可谓信手拈来也不为过。《北国之春》,丽君姐姐的歌,还有辣么多后世香江、湾湾歌手的歌,他随便搬运了十来首。
来日方长,到那座山唱那首歌,振奋国人信心和唤醒人民抗争的歌曲以后再慢慢拿出来。
一起不停歇忙到午饭,终于大功告成。凯瑟琳的如获至宝般喜悦就不必说了,纯子也一脸崇拜,满眼都是小星星。
嘿嘿,总觉得像‘苍老师’崇拜自己一样,任自强莫名有些小得意。
“亲爱的,你太棒了!”结果凯瑟琳是属‘人来疯’的,丝毫不顾及纯子在旁边对他又抱又亲。
这一幕落在纯子眼里,顿时令她惊异万分,难为情的背过脸去。
纯子的反应被任自强看到,他想当然以为纯子是不解不齿他左拥右抱的行为,忙低声提醒凯瑟琳:“还有人在旁边呢,你注意点影响。”
然后尬笑一声,拍拍拍凯瑟琳:“嗬嗬,别闹了,没看我劳心劳力都饿坏了,快去点吃的。”
“好呢!”凯瑟琳不好意思的吐吐小香舌,瞟了一眼纯子,蹬蹬跑了出去。
“那个….纯子。”任自强想了想还是实言相告,他把手搭在纯子小肩膀上用岛国话解释:“你….你应该知道这在华夏很正常。”
其意不言自明,华夏的男人有好几个女人很正常。
当他的手触碰到纯子时,纯子的小脸,精巧的耳朵、细软的脖颈刷的镀上一层粉晕。她低着头声如蚊蝇:
“哥哥,纯子知道呢,姐姐已经告诉我您有好些女朋友啦!”
“啊!她都告诉你啦?”
“哈依!”纯子羞羞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啧!”看着‘苍老师’粉格莹莹煞是动人的清纯娇颜,任自强心中一荡,鬼使神差的低头在她布满红晕的耳根啄了一口。
“咦….!”受次突然袭击,晴子低呼一声,小身子一软,几于站立不稳,然后捂着小脸跑进洗浴间。
“嘘”任自强吹了声口哨,心道,“嘿嘿,小丫头还挺好玩的。”
他却没看到纯子此刻倚在浴室的门后,颇具规模的胸脯急剧起伏,大口大口喘着气,脸红得欲滴出血,两眼闪烁着莫名的神采。
好一会儿她才移步到镜子前,对镜中的自己狡黠一笑,喃喃道:“你知道吗?哥哥刚才亲我了呢!”
“咦,脸好红呢!”纯子急忙打开水龙头放满一池水,把脸浸在水中。
等她出来时,已经像没事人一样,还是那个羞羞怯怯的纯子。
任自强只当是个小插曲,更不会在心上。
不过吃过午饭,下午又手把手指导了一番后,两人关系倒是消除了陌生感,很快升温像一家人一样。
傍晚六点,菲尔打来电话:“密斯任,我去酒店接你去塘沽,布鲁克在仓库等着你呢。”
任自强不想招摇:“不用你过来,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我在米军军营。”
“好,稍等片刻我马上到。”
他没让凯瑟琳送,提上钱箱出酒店搭了辆黄包车,为看看有木有人盯梢还特意绕了一圈。
结果不言自明,以他锐利的眼神还没发现有行踪诡秘的人盯上自己。
到了米军军营一看,幸亏没让菲尔去酒店,这家伙不嫌事大竟然开着军车。两辆哈雷摩托已经装在车上,还配了十来桶汽油。
嚯!哈雷摩托不愧是一脉相承,他依旧能从此时的哈雷摩托身上找寻到后世的霸气潇洒风采。
任自强丝毫没有睡了人家侄女见长辈的觉悟,还是和往常一样和菲尔击拳拥抱,并颔首微笑向他手下六个大兵致意。
稍作寒暄,八人两辆挂着米国旗的军车就向塘沽驰去。鬼子的检查站依旧没有撤,但菲尔过检查站时连车都不下,到检查站放慢车速,象征性按了两下喇叭。
鬼子兵别说检查了,连屁也不放一个乖乖放行,自然也没注意到中间加塞的任自强。
当下鬼子最不敢得罪两个国家,一是米国,二是嘚国。鬼子对米国需要依仗的地方太多,而嘚国是鬼子的老师兼好友。
“呸!”过了检查站菲尔向车外吐了口唾沫,幸灾乐祸道:“笨的像猪一样,都几天了还查,贼早都跑远了!”
“呵呵。”任自强淡然一笑,心道估计你抓破脑袋也想不到贼就在你身边坐着。
一路畅通无阻来到米军基地仓库,仓库对面港口里还停着米军一艘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他哪能分得清舰艇类型,是菲尔介绍的。
基地仓库大门有米国大兵把守,院子里此刻车辆、农业机械,还有大箱子放的满院子都是。
布鲁克早已翘首以待,任自强一下车就被他来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心情爽朗至极:“密斯任,总算见到你了。”
听到这话任自强颇有点难为情,一连睡了人家女儿几天,人家近在咫尺却连门都没登,确实说不过去。
不过布鲁克不提凯瑟琳,他当然也不会提。
只好用力拍拍布鲁克的后背,打个哈哈哈:“这不是忙吗,我总不能两手空空来拿你的货,等咱们钱货两讫,明天中午我再亲自上门表示感谢。”
布鲁克闻言大喜:“好,明天咱们好好喝几杯。”
寒暄完毕,布鲁克先指着院子里的货物说道:“这都是你的,整整拉了一船。”
任自强指指院子里二十多辆崭新的卡车疑惑道:“包括这些卡车吗?我没订车啊。”
“哈哈,卡车是给你送货的,不过你要喜欢都可以送你。”
“那就算了,我们哪儿的路还跑不了卡车。”话说出口任自强才心叫糟糕,来时忘了交代把路扩宽一下。
否则,单单野狐沟那段几百米只能容大车过的路就过不去卡车。
他把这事记在心里,准备回到酒店就让晴子发电报通知家里,明天开始修路。
随船而来的农机培训人员已被布鲁克安排在附近旅店歇息了,明日一早会随农机一起发往保定。
这次布鲁克拉来的军火就装了两仓库,幸好此时的仓库建得比较小,三座同样大小的仓库才能有他的储物戒大。
布鲁克打开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把带有瞄准镜的步枪,献宝般道:“密斯任,这就是你要的带瞄准镜的斯普林菲尔德步枪狙击.步枪,每一杆都是精挑细选的,家装2.5倍瞄准镜。好枪手有了这把步枪,二百码之内指哪打哪。”
任自强端在手里试了试,点点头:“不错不错,这样的枪以后尽量给我多搞点,瞄准镜最好是4倍或六倍。”
“好的,我会尽力而为。”
他也看了布鲁克所说的一战库存二手货,发现枪械保养得很好,枪膛线都清晰着呢。唯一有点缺憾的是迫击炮、重机枪因为制作工艺和材料的问题都比新货重了几公斤到十几公斤不等。
不过能用废钢价格买下来,还要啥自行车呢?搁在当下国内军火市场上,依然是抢手货,比老套筒不知强多少倍。
要是把这些所谓的‘二手货’送给革命前辈们,那他们还不美得鼻涕冒泡啊?
货整个看完,任自强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怎么才能在布鲁克眼皮底下把军火收进储物戒?
布鲁克这些人可不比没多大见识的王大发,以一句神鬼莫测之能就可以糊弄过去。
如果他们眼睁睁看着这么大批军火不翼而飞,少不得追根究底,把此事搞得沸沸扬扬。
到那时估计任自强在鬼子面前玩得一些手段就要露馅了。
所以任自强想了个藉口,故作一脸为难道:“布鲁克,我手下运送军火的人和渠道是不能暴露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你是私人武装嘛。”布鲁克心领神会:“你要是有困难的话还不如我替你送过去?”
“不行不行,这一路上得多少双眼睛看着啊?你是没人敢惹,我不一样。等你军火送到我手上,到时我想不出名都难!”
“密斯任,那你有好的办法吗?”
“布鲁克,你看我是这样安排的,我的人只能在夜里来分批运货,你看你能不能安排大院的守卫在晚上守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嗬嗬,密斯任,这简单,你看你需要多久能运完,我可以把整个院子包下来,你的人想什么时候来运就什么时候来,不我保证不会有一个人来打搅你。”
任自强闻言大喜过往:“哈哈,谢谢你布鲁克,这样最好不过。我最多需要四天就能把这批军火运走,从明天晚上开始四天后你可以派人来接手仓库。”
如此一来,即使布鲁克五天后看到仓库空空如也,他也不会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