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御獸進化商討論-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釀酒的人展示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甚至连橡木城四周的大城,也会有不少贵族为了铜阶史诗品质的容物核桃。
特地来到橡木城参加盛繁拍卖会。
可以说只要有这对铜阶史诗品质的容物核桃在,盛繁商会的势便起了。
哪怕深寒商会和利原源商会再联手打压其他商会,也压不住盛繁商会的势。
更重要的一点是,离菀发现林远手中这对铜阶史诗品质的容物核桃,之前明显没有被盘玩过。
这样的铜阶史诗品质容物核桃价格最高。
对于一些不差钱的大贵族来说,是无法忍受被别人盘玩过一段时间的容物核桃的。
林远手中的这对容物核桃,刚好能够满足那些神木大贵族的心理洁癖。
离菀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几个原本在第五层端详商品的顾客。
目光不时朝自己所在的方向瞟来。
离莞赶忙对着林远比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林公子这等贵客登门,不到贵宾室中喝一杯。”
“实在显得盛繁盛会怠慢了贵客。”
林远知道离菀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轻轻抛了抛手中的容物核桃说道。
“既然离菀会长将我当成贵客,那我林某就祝盛繁拍卖会人声鼎沸,宾主尽欢。”
离菀看到林远抛动铜阶史诗品质容物核桃的动作,确定了林远真的有将这对铜阶史诗品质容物核桃换给盛繁商会的打算。
只是那些能够生成气象的灵植,价格就是连翻几倍也不足以换到铜阶史诗品质的容物核桃。
离菀对着一旁的段老使了一个眼色,说道。
“去把我昨天晚上拟定出来的拍品目录给林公子拿过来,看看林公子有没有感兴趣的拍品。”
老者闻言喜笑颜开的应了一声。
“小姐放心,我这就把拍品目录取过来,送到贵宾室中给林公子过目。”
离菀这段时间为了这场拍卖会有多绞尽脑汁,老者是看在眼里的。
可老者却帮不上什么忙。
离家是深梵联邦的隐世豪族不假,可离家因为那场事故已经没落。
根本无法与深寒商会,利源商会背后的隐世豪族相提并论。
盛繁商会目前在神木联邦和铁锤联邦中,共有分会四十七处。
可深寒商会与利源商会在神木联邦和铁锤联邦设立的分会却有百处之多。
盛繁商会的分会四处受到深寒商会和利源商会的压制。
盛繁商会在橡木城中的分会规模,能排进四十七处分会的前五。
因此盛繁商会橡木城分部决不能出现任何闪失。
不然盛繁商会旗下的商队在神木联邦和铁锤联邦之间往返,将会失去唯一的中转站。
现在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
离菀会选择将林远带到贵宾室,一方面是因为林远确实是盛繁商会的贵客。
在贵宾室中谈交易,更能体现出自己的重视之意。
另一方面,各大商会彼此间都会互派探子。
离菀不能保证其他几名在第五层的顾客,不是其他商会派来的探子。
若是自己和林远的交谈被人听了去。
深寒商会和利源商会难免不会采取措施。
盛繁商会风雨飘摇,全靠自己一人独撑。
离菀不能让接下来关系到盛繁商会能否翻身的盛繁拍卖会,承受任何的意外。
在前往贵宾室的路上,林远能明显感受到自己身旁。
这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少女,神情变得愈发紧张。
林远伸手轻轻的在少女头顶揉了揉,说道。
“降炎草我这就有,你不用再去买了。”
“一会等我换到想要的东西,我就帮你去救人。”
说话间,林远拿出一棵降炎草递给了少女。
少女看到林远手中拿着的降炎草,赶忙接了过来抱在怀中。
仰头眼神充满感激的对着林远说道。
“谢谢您,大哥哥。”
这一幕看在离菀眼中,使得离菀的眸光接连闪烁。
离菀会来面见林远,是因为接到了蓝衣侍者的汇报。
因此离菀知道这个少女和林远是在盛繁商会门口偶然碰到的。
从林远和少女的相处,离莞能看出林远的心地十分善良。
不然不可能会去帮助一个,一看就是贫民出身的半大少女。
这让离菀对林远的看法略微发生了改变。
在离莞看来,林远的行为根本不符合深梵联邦隐世豪族子弟的作风。
但不可否认,这样的林远正在闪闪发光。
到了贵宾室,罗雅直接从架子上捧起了一个坛子。
随后来到桌前,拿起桌上的水晶杯,说道。
“这是用巨象骨泡了几十年制作的象骨酒,算是我族内的秘藏,你们尝尝。”
说完,罗雅便准备将酒倒入杯中。
在离菀刚将第一个水晶杯倒满,准备去倒第二杯的时候。
林远伸手制止了离菀的动作。
“我们三人中只有一人饮酒。”
“你有咳疾,想来也是不便饮酒的。”
说完,林远将装满酒的酒杯递给了季枫。
季枫平时吃饭的时候,有小酌一杯的习惯。
现在遇到深梵联邦豪族内秘藏的象骨酒,季枫肚子里的酒虫早就被勾了起来。
季枫接过林远递来的象骨酒,轻抿一口,说道。
“这象骨酒应该是用钻石阶的象骨,加上象血,象冢藤共同浸泡出来的。”
“象血的腥辣被酒味掩盖后生出的浓香,很有风味。”
离菀在看到林远眼神清明,说出自己不饮酒的时候。
突然觉得林远就像是一个酿酒的人。
酿酒的人向来分外清醒,何时何地都能独善其身。
林远后半句话的关心,则让离菀知道林远是一个愿意为他人着想的人。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御獸進化商笔趣-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釀酒的人分享
这让离菀有些好奇,林远到底出身于哪家隐世豪族?
难道林远所在的隐世豪族,只有这么一个嫡系血脉。
平日里都不需要去争,不需要去抢吗?
但凡需要争抢,都不可能养成这种善良,为他人着想的性子。
还不待离菀多想,季枫说出口的话就把离菀给镇住了。
季枫虽然没能说出象骨酒的全部配方。
但几位主材季枫说的一点也不差,就好像亲自参与了象骨酒的浸泡一样。
这说明这看起来颇为成熟的汉子,平日里定然总喝酒。
而且喝的还都是好酒。
不然不可能有这样一根善于品酒的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