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2w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txt-第709章 而我是發現她的人(上)推薦-vlige

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
小說推薦青梅竹馬永不做敗犬青梅竹马永不做败犬
“伟大的神啊,您为何发怒,是什么让您产生如此怒火,作为您最忠实仆人的我们,又该如何才能让您平息愤怒?”
数月后,巨大的广场上面,浑身被黑雾笼罩,看不清面容的蛇盘踞在最中央,只有一双猩红的眼瞳从黑雾中露出,看上去血腥、邪恶而诡异。
在她的身前,无数的信徒战战兢兢的跪在那,作为这届祭司的男子鼓起勇气,向他们眼中发怒的蛇神询问道。
远处,整个城邦已经接近毁灭,花费数十年才建立起来的繁华城市,在顷刻间便被蛇女毁于一旦,残垣断壁铺满干净整洁的地面,显现出一片衰败的景色。
其中,甚至还有不少信徒遭遇无故之灾,在还未搞清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就丢失掉性命。
即便是此刻集中起来跪在广场上的信徒中,也有不少人身上待着伤势,留着血。
但他们根本就不敢去擦拭,也不敢处理自己身上的伤。
在他们眼中,先前蛇在没有外敌入侵,也没有到祭祀时间时突然出现,本以为对方会下达什么旨意,哪知蛇突然变大身躯,回复到原先的模样,被黑雾浓浓笼罩住的尾巴朝着城市一甩,宛若推土机一样,整座城便毁于一旦。
他们很心疼自己的家,但更为担忧的,还是蛇莫名的态度。
对这些蛇神城的信徒而言,蛇的存在就是他们的一切,有了蛇,城镇什么时候都可以建立,但没有了蛇,他们这些人在这世界绝对不会生活的太好。
完全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蛇神城里信徒的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蛇赋予的,离开蛇,他们什么都不是。
不然也不会被对方摧毁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家、甚至伤害到自己的亲人后,还第一时间集中到广场上来,寻求对方发怒的原因,并尝试去解决。
这些行为,要是放到人类世界里,就是不折不扣的究极大舔狗,可在古代世界,在教会之中,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事罢了。
伪装成蛇的蛇女没有回答祭司的问题,在她眼里,这些人全部都是陷害她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她都不会原谅。
之所以自从出现后一声不吭,便是怕暴露身份,让这些人跑掉几个。
她可是很贪婪的。
在毁掉自己出生的城市以后,心中虽感到一些快意,可罪魁祸首的帮凶却仍逍遥自在的活着。
从祭司身上便能看出,对方仗着先前蛇给予的力量,在这场毁灭城市的大灾难中都没有受到多少伤害,除了衣服沾上些灰尘以外,根本毫发未损。
这令蛇女极其不爽。
她本来还想着,能给对方造成些麻烦和痛苦,如此一来,在自己等全城人集合的时候,便可以好好欣赏对方那强忍伤痛却仍要恭敬问候身为伪神的自己,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怕是无法达成了。
不过,她隐藏在黑雾中真正的眼眸望了望身下跪倒在地的信徒,将自己的精神散播开来,直至笼罩住全城。
发现凡是活着的人,能够自由行动的,绝大部分已经抵达广场,在恭敬的等待自己回话,了解自己发怒的原因。
至于其他还没有来的人,有的是被建筑物压倒在地,不能行动,还有的人是在想办法拯救自己的亲人,这才没过来。
差不多了,蛇女心想。
“我的祭司啊,这数月来,最令我愤怒、最令我寝食难安的,便是因为有你们的存在!”蛇女戏谑的说道,她用的是自己的本音,是个有些嘶哑的成年女性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后,下面所有的信徒都愣住了。
只不过,因为并没有人听到过蛇神真正的声音,之前它与他们交谈,基本都是利用精神力传播自己的意思,所以也不是很清楚蛇真实的声音。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而信徒们现在心里,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个奇怪的想法——原来我们信奉的蛇神居然是女人。
不过下一刻,他们所有人便将这个想法甩出脑外。
古代女子的地位确实是相对来说不如男子,即便是灵气复苏,仙人觉醒后也是一样。
上千年来的偏见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更别说,他们这些人还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与外界交集极少。
更何况,神明的性别与他们也没有任何关系,都不是一个物种,自然不可能利用人类的标准要求别的生物,再说,对方的力量也并不会因为性别而产生任何改变。
蛇神依旧是统治他们的神,而他们,也只会是对方忠诚的信徒。
普通的信徒是这样想的,但祭司不同!
他清楚知道蛇的性别,也听过对方从口中发出的声音,他敢保证,这绝对与自己之前听过的不同!
“你这个伪神!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猛然站起身,愤怒的朝蛇女说道。
“虽然身上气息一致,但你绝对不是我们的神!”
“你是用什么卑鄙阴险的计谋将我们的神骗走的?”
此话一说出,下面立即一片哗然。
信徒们难以置信的望着蛇女所在的方向,原本恭敬的神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疑,是不解,同时也有与祭司情绪类似的愤怒与仇恨。
因为她若不是他们的神明,那么单凭毁灭城市、杀害他们亲人这一点,便绝对不能原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蛇女放肆而快意的笑着,声音回荡在正片废墟之上,让所有听到的人都开始相信祭司所说的话,怀疑起她的身份。
“祭司,还有你们,按照正常来说,我应该称呼为叔叔阿姨的人,你们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即便如此,这些信徒们依旧很是迷茫。
对他们而言,根本不会想到至高无上、无所不能的蛇神会被杀死,更不会将它的死与数月前作为祭品被吞噬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
混世仙魔邪帝
过了这么久,大部分人早就忘记当初那个女孩的长相以及声音,因为她根本就不值一提,像她一样的祭品,每隔几年便会有一个,说句难听的话,这种只是为了死才出生的消耗品,与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一样,也不会有人去关心对方。
正如刚才祭司说的一样,他们的反应都是蛇女用什么阴谋诡计,将蛇神骗走,不然神怎么可能看着它最忠实的信徒受苦。
不过,与其他人不同,小女孩的父母,尤其是她的母亲,听到她这话后,脸上却闪过一抹惊疑,她皱起眉毛,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
终究是照顾过小女孩一阵时间的人,对她多少还是有点了解。
她下意识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但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儿听过。
在她的印象里,自己应该并不熟悉这样声音的年轻女性才对。
“你到底是谁?”祭司一边通过说话拖延时间,一边将手背在后方,悄悄指挥。
他有两个目的,一是让其他人将武器取来,待会好向面前这不知名的伪神发难,其次便是让人上山,想办法寻找蛇神。
信仰蛇已经百年有余的他们,坚信只要对方回来,所有事情都可以轻松解决。
蛇女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也看到人群外围有几个人准备悄悄离去,但她不在意。
黑雾笼罩下的她再度露出快意而扭曲的笑容。
“不用去找了,你们的神,已经死了!”
“我曾死在它的口中,而现在,我又重生了!”
“利用你们神的身体,我从地狱回来了!”
她张开双臂,放肆的笑着,似乎要将几个月前的绝望与压抑全部释放出来,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跟面前这些人一直废话的原因。
衣锦不还乡,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蛇女此刻也正是这样的心理。
她欣赏这些人的表情,从中能够得到极大的复仇快感,她要让这些人通通在绝望中死去,否则对不起她遭受的折磨。
女神的盗梦高手
“什么?”
“这不可能!”
“蛇神大人是无敌的,它绝不可能会被你杀死!”
……
果不其然,听到这震撼的消息后,几乎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动作,并露出天塌般的表情,即便如此,对她的话大多也都保持怀疑态度。
唯有祭司一人,在听到蛇女的话以后,脸色一下就变了。
女孩亲生父母都没有想起来的这一刻,祭司作为只在祭典当天见过女孩的人,他却意识到对方的身份。
“你!难道你是!”他惊骇欲绝,如果自己真的没有猜错,这不就表明眼睁睁看着被蛇吞噬掉的女孩,现在又重生了吗?
可是,人死真的可以重生吗?
再退一步讲,女孩就是可以重生,她又怎么可能杀死蛇?
“看来你想到了。”蛇女身上的黑雾有部分消散,她故意伸出一只手,一只属于人类、不着寸缕的白皙手臂!
在这个时代,正常来说女子是不能穿这类能够把手臂全部露出的衣服,可现场没有人关注这个。
之前蛇女的尾巴,在场所有人都是看到的,也正是这尾巴将他们的城镇毁灭。
作为信奉蛇神已久的人,他们都清楚这就是他们神明的尾巴,也没有怀疑被黑雾笼罩的部分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但现在,他们看到了!
蛇的上半身,不是蛇,而是人类!
就好像将人与蛇混合在一起才诞生的物种!
“这不可能!”下面有人不顾规矩,大声喊道,蛇女向其看去,正是自己的母亲。
看来在听到祭司与她的对话后,她母亲也隐约意识到她的真实身份。
祭司没有搭理对方,他紧盯着蛇女唯一露出黑雾的那只手,浑身紧绷。
从感性讲,他绝不会相信蛇神的死亡,但理性告诉他,蛇女说的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他想询问对方,可张开嘴,却发现自己连对方名字都不清楚。
不过下一刻,他又意识到一点,这些孩子,只不过是些祭品,刚开始还有人会给他们起名字,可慢慢的,基本不会再有人做这种蠢事。
他一咬牙,立即转过身,一边大呼,一边试图逃离此处。
“大家快跑!”
蛇神的伟大他作为祭司,是极其清楚的。
也知道如果对方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们这些人就是全部加起来,也绝对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与其这样,不如让所有人都先四散着逃跑,躲开这一劫,随后再考虑别的。
祭司是个很识时务的人,他看明白现场的局势,但信徒里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不如说,大多数人还都是愚昧的。
在听到祭司的话之后,他们第一反应不是跟着一起跑,而是面露仇恨,站起身撸起袖子,打算跟蛇女拼个你死我活。
“呵呵。”蛇女发出不屑的冷笑,早在下山摧毁城市的时候,她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人。
这些信徒们临死前的各种举动,也不过是为她增添点乐子而已。
“跑吧,如果你们跑得掉的话!”
果不其然,最先跑,仗着身体的优势,同时也是第一个抵达广场最外围的祭司却发现,自己没办法走出这里。
因为这座广场已经彻底被一层淡淡的薄雾所包裹,将所有人都困在其中。
意识到这点后,他立即转身,脸上闪过一抹狠色,他高举右手,开始向其他人动员。
“不要跑了!”
“那个怪物已经将这里彻底封锁了起来,我们想要活下去的唯一方法,便是再度杀掉她!”
“伟大蛇神的信徒们啊!跟随我的脚步,讨伐怪物!”
他没有继续使用伪神的称呼,因为他怕在这紧要关头,倘若得知对方盗窃了蛇神力量,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丧失战意。
所以只能使用这种方法来激励这些狂信徒们心中的勇气、愤怒与仇恨,让他们爆发出比原先更强的力量,他觉得只有这样,自己等人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听到他号令后,好几人也都尝试着从各个方向离开,发现确实如祭司所说,根本无法出去,不由面露绝望。
他们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听从祭司的话,弯腰从地上捡起些趁手的东西当做武器,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聚拢在祭司身边与蛇女展开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