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三十章 奪勢(求月票)展示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痛苦、希冀、绝望、哀求、怨力……
所有情绪化为重重如山般的阴影往宋青小堆压而下,令她重复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这些人死前的心境。
宋青小如同在经历无数次的轮回生死,痛苦倒在其次,关键是这种夹杂着绝望的不甘情绪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尤其是当这种痛苦复制于她的身上的时候,她更能体会到这些人的心情。
……
“怎么可能?”
孟芳兰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声响起。
从她九幽移魂大法施展开来之后,宋青小一瞬间就经历了千百种死法。
神魂骤然之间受到这种痛苦的冲击,不止没有溃散的架势——
反倒她隐约感觉到,在九幽移魂大法的冲击下,宋青小的气势仿佛在上升,孟芳兰反倒像是助了她一臂之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九幽移魂大法作用之下,她能感应到宋青小的意念。
历经数千种死境之后,宋青小的神魂在逐渐稳固,甚至要失去她的控制。
大量灵力从宋青小的体内逸出,被她身上的宝衣所吸收,化为淡蓝的火焰燃起。
‘轰隆隆——’
火光以她身体为中心,开始往四周席卷,更助混沌青灯内紫焰之势。
这火焰本该温度热烫,可此时低至极点,反倒更加灼人,竟反将阴寒至极的煞气掩盖了过去。
宋青小的眼睛缓缓睁开,伸出了手,往自己的面前抓了过去。
她这一下落在普通人眼中,似是动作极慢,但却落在修行者们的眼中,却又像是快得惊人。
那慢吞吞的举动,仅只是落下的残影,造成了慢吞吞的错觉。
这一只手伸过来时,抓破虚空与灵力的封锁,直接将一段白绫抓在了掌心。
“出来!”
宋青小沉声喝了一句。
这一声落入孟芳兰的耳中,震得她魂魄一顿。
她死前怨气滔天,屠杀血亲得以证了她自己的道,又借沈庄地形之利,修成魔煞之身。
照理来说尸与魂早就已经炼化,与天地自成一体。
心随意动之间,可以僵体化魂,一般修士根本拿不住她的。
可是在宋青小这话音一落之后,孟芳兰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闪避,被她这样伸手一捉,便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轻灵,脖子上缠绕的白绫一把被她抓在掌心。
“啊——”
惨叫声中,她被宋青小抓着,一下拽出了实体。
好像三百年前的那一幕再度重现,她与沈择宁约好殉情,共赴黄泉再续前缘。
她上吊的那一刻,颈骨被折,窒息的感觉伴随着死亡的阴影袭来,接着是滔天的怨恨。
哪怕是多年之后她修行已成,但死前的那一幕仍刺激得她吐出了舌根。
孟芳兰的眼睛迅速化为血红,两颗獠牙探出口腔,钻出长发之内。
但回应她的是一记来得又凶又狠的拳头,同时还有宋青小的冷斥声:
“你该死!”
越是受九幽移魂大法影响,越是知道这个眼前的女鬼曾经犯下多么不可饶恕的罪孽!
拳影之上夹杂着灭龙之力、亡灵怨气,化为通天之力,‘砰’的击打出去!
“这一拳,是替你父母所打!”
宋青小喊话之时,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出场景。
孟芳兰死去两年后,孟家怪事频频。
经过丝绸案后,孟家备受打击,生意一落千丈,且族中长辈受牢狱之灾,死的死、流放的流放,昔日偌大的孟家已经分崩离析。
家中的下人势利眼,趁着主家受创,偷拿家里的东西逃离。
而孟芳兰的父母痛失爱女,家族对他们又是恨之入骨,日子艰辛。
相比之下,沈家春风得意,更衬得孟家晚景凄凉,呈衰败之势。
孟芳兰祭日将至,家中所养的牲畜却频频像是遭了不知名的野兽吸破喉咙吸血惨死。
家里人心惶惶,所剩不多的下人更是逃的逃,避的避。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三十章 奪勢(求月票)推薦
外头有传言说是孟家不干净,闹了鬼。
有人说夜里看到有身穿红衣的蒙面女鬼在桑田之中游荡,喊着‘沈郎’的声音。
族中勉强凑钱请了和尚道士,想要驱邪。
家里四处贴满了黄纸,洒了鸡血,沾了雄鸡毛,想要镇压妖鬼。
孟芳兰的父母对此则是喜忧参半。
这对夫妇两年前痛失爱女,此后日子艰辛无比,当年受了牢狱之灾,吃了不少苦头,侥幸捡回性命,又受族中排挤。
熬了两年的时间,早就不见当年养尊处优的情景,像是老了二十岁有余。
对于族中传言,这对夫妻既是害怕,又是欢喜。
害怕的自然是经此一事之后,族中众人恐怕容不下他们这一房人,将来总会因此挟恨将他们排挤出去。
而欢喜的,则是如果爱女真的鬼魂成精,便也盼着夜里入梦,一解父母思念之苦。
虽说当年对女儿有恨,可毕竟是至亲骨肉,又是捧在掌中长大的,视如明珠。
随着她人一死后,那些恨意便化为思念。
每当见着家中旧物,回忆她生前言行,便越发夜不能寐,泪沾衣襟。
到了孟芳兰祭日那天,父母亲人俱都偷偷躲在屋中,揭了屋中的黄符、桃剑等,深恐女儿死后过得不好,替她烧香上烛,既盼她夜里托梦,又盼她能早日转世成人。
就在这种心境之下,孟芳兰当夜果然现身。
但与她父母亲族所想的母女见面泪盈盈的场景完全不同,怨气滔天的孟芳兰出现,带给孟家人的是无尽的梦魇。
她化身血僵,将见到她出现时,又惊又喜的母亲一口咬死。
原本应该是亲人相见化解仇怨的一幕,变成了血亲的死期。
父亲、兄嫂等脸上的喜色化为惊恐,血光泼洒一屋都是,将屋中还在摆着的祭品等全数染红。
她杀死孟氏这最至亲的一系血脉,上至祖父母,下至侄儿女,尽数屠尽。
喜事化悲。
这是孟母心中最后的回忆,自此是长达三百多年魂魄受她拘禁折磨的日子,永得脱身。
……
拳头打了出去,‘砰’的一声击中她的面门。
说来也怪,孟芳兰的身躯早就已经修炼到至阴之境,不要说拳打脚踢,就连玄天级的灵宝也难破她肉身。
可是这一拳宋青小就算并没有使用青冥令,拳头落到她脸上的时候,那固若铜皮铁骨的脸,却像是难以抗拒。
包裹于拳头上的念力将她的阴煞之气化去,拳风长驱直入,横扫她的神魂。
拳头所到之处,脸部的骨骼发出‘喀喀’的断裂声。
鼻梁弯折,继而凹陷了进去。
那脸如同烂泥,拳指所打到地方,留下数个深陷的印记。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直冲孟芳兰的魂海,像是幼年时母亲温柔的昵喃,父母严厉却又对她宠溺的样子,打得她脑袋偏移,骨颈断裂,脑袋往后折仰,几乎紧贴后背心。
“啊!!!”
这种情感的冲击对于孟芳兰来说无异于极大的刺激,令她发出痛不欲生又怨恨至极的惨叫声。
宋青小一击得手,再度回击:
“这一拳,是为了李国朝、张守义而打的!”
他们受她怨鬼之力所蛊惑,犯下弥天大错,双手沾满血腥,至今仍不得安息。
‘砰!’
拳击声再次响起,打中孟芳兰的肩膀。
肩骨碎裂,她凄厉的惨叫声中,双臂如面条般垂落了下去。
“这是为了三百年前,先后死于你手中的受害者而打!”
这些人中,有被她屠杀的孟氏生灵,有她后来成精之后的沈庄之人。
包括沈老爷口中那摘桑的农妇,遇鬼之后生出鬼蛹,遭吸干精气而死。
……
“这一拳,是为了沈庄内的百姓而打!”
因孟芳兰一己之私,城内百姓无辜惨死,死后变成她的伥鬼,永世不得超生。
“这里有万千死灵。为沈庄百姓,为墓葬之下的累累白骨们。”
宋青小此时内心深处达到了一个玄妙至极的境界。
饱经历炼的心境既是平静无比,可同时又受到了九幽移魂大法的影响,而感受了这些人的惨死,对于孟芳兰的行为愤怒无比。
他们只是普通人,哪怕委屈、愤怒,但遭受了这样的待遇,却难以发泄。
此时就像是借着她的口喊出去,借着她的手攻击。
她这话一喊出口的刹那,地底那些原本在孟芳兰压制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白骨怨魂们,仿佛又开始再起动静。
‘咔咔咔——’
那些白骨堆又再度震鸣,好似被她的话勾起了心中的冤屈,想要再一次的站起。
黑雾之中,浮现出一张张的鬼脸,露出哀痛欲绝的神情。
他们没有眼泪,死于她手,却又受控于她,可见内心的怨恨。
‘呜呜’的哭嚎声令人心生怜悯。
这一拳的力量极重。
孟芳兰发现自己走了一步错棋,她的九幽移魂大法没有令得宋青小神魂崩塌,反倒令她与这些怨灵产生了一定的共鸣。
使得这些原本受控于她的阴魂,好像有想要‘偏帮’宋青小的架势。
‘呜呜呜——’
哭声越强,宋青小的‘势’就越强!
孟芳兰甚至发现,自己原本掌控的‘势’,有要被宋青小夺去的架势。
这怎么可能!
拳头击中她的胸口,将她的胸口打得重重凹陷进去。
‘轰隆!’
重力击打之下,她的身体往后躬起,如煮熟的虾子。
那条饱沾她怨气的白绫一头握于宋青小手中,一面缠着她的脖颈。
三百年的时间,使得这白绫早就已经化为非凡戾怨之物,坚不可摧。
可此时在宋青小重力击打之下,她身体倒飞出去之后,那怨气深重的白绫竟也像是承受不起这一拳的力量,‘嗤啦’撕裂。
她的身体被打飞出去,落入万鬼之群,被黑雾所吞噬,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
‘砰砰砰’的击打声结束,但回音以及那可怖的阵仗却仍残留于众人心里。
“她,她死了吗?”
耳旁尽是鬼魂的嚎哭,哀悼自己的遭遇,怜悯自己的不幸。
宋长青瞪大了眼睛,已经见不到孟芳兰的身影,只盯着半空中的宋青小,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东秦无我抿了抿嘴唇,眼中尽是惊骇,却并没有回答宋长青的疑问。
“气机!”他的心里,来来去去的就是这个念头:
“她竟然夺走了孟芳兰的气机!这已经是摸到了造化之力的门槛!”
“先祖曾说,谁若是摸到了造化之力的大门,便如同找到了入道的法门。”
“为什么?”东秦无我喃喃出声,身上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生出,拳头握得死紧:
“儒家才是距离入道最近的法门,可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不修儒术,不尊文书、字籍,却也能摸到天道的大门?”
“什么为什么?”
老道士的修为境界感应不到气机、造化之力,但他却感应得到,宋青小已经先声夺势,获得了此地阴魂的助力。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人力终有尽时。
可若是一人不行,便可集百家、千家、万家之力,若是大家齐心合力,自有人定胜天之时。
他没有听到东秦无我的心声,只听到了他喊出口的那句‘为什么’,夹杂在万鬼嚎哭声中,份外分明。
老道士刚问了一句,东秦无我便摇了摇头,强定心神:
“没什么……孟芳兰还没有……”
他话音未落,接着就听到一道森然阴冷的女声厉声戾斥:
“哭什么!”
这是孟芳兰的声音!
众人大惊失色之中,只见黑雾之中,那些鬼魂的声音一滞。
但不知是不是宋青小先前暴打孟芳兰,替他们出气的举止影响了他们,在孟芳兰这一声喝斥之后,那些鬼魂只是短暂的呆滞了片刻。
初时的畏惧、怨恨之后,接着无边的反抗之心生起。
“呜呜呜——呜呜呜——”
他们比先前哭得还要响亮,还要大声!
万鬼开始‘造反’,他们生前懵懂而死,痛苦延续到死亡之后,受她所挟制。
死后一直受她驱使,浑浑噩噩,绝望而又畏惧。
生前没有反抗的机会,死后便也想要尽力一搏,为此不惜玉石俱焚!
鬼哭声中,此地阴怨之气大盛。
但与先前一面倒压制众人的情况不同,此时的阴怨之气,不是席卷向宋青小、东秦无我以及老道士等人,而是开始攻击孟芳兰的神魂。
“这,这是万鬼反噬……”
黑云翻卷,万鬼齐哭。
老道士看到黑气之中,一道红影频频受到撞击。
万鬼的暴动一起,反将孟芳兰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