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邀請女沙皇鑒賞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作为乌果尔人和莱恩的宠臣,贝利亚并不是太明白为什么莱恩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要求自己去马林堡请女沙皇卡塔琳出山,在路上,他和梅列茨科夫将军讨论了半天也没得出结果。
如果说是需要一个圣域强者,那么莱恩麾下并不缺圣域强者,再者,以莱恩和舒尔茨大公的关系和卡塔琳已经作为马林堡“魔法顾问”“守护者”半公开接受委托的情况下,只要一袋足够沉重的金币袋,就可以请来卡塔琳。
如果说是需要卡塔琳的势力……女沙皇麾下还剩下什么?十几个人组成的小型宫廷?只留下了三百人编制的罗曼诺夫近卫军?还是分崩离析,实力大损的冰女巫会?
那么需要的是卡塔琳的魔法知识和内政能力?
???
贝利亚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乌果尔人满头问号,在前往马林堡的路上,这位一向阴沉的灰烬军团总政委、布列塔尼亚爵士、王国骑士和一等大十字勋章的拥有者和梅列茨科夫将军讨论着这个问题:“你觉得陛下为什么会让我去找卡塔琳?”
“卡塔琳陛下,是陛下,拉夫连季,即使我们现在已经是布列塔尼亚公民了,但我们依然要称她为陛下。”梅列茨科夫将军其实是万分不想接这个任务,这个家伙曾经在契卡监狱里面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昔日那个意气风发,雄心万丈的年轻将军现在已经是一个唯唯诺诺,不喜欢发声的中年将军了,他来到布列塔尼亚之后对现在平静的生活实在是心满意足,平时除了例行军事训练和有任务之外,他根本就是个宅男,找了一个本地贵族小姐当了妻子之后,梅列茨科夫将军最大的乐趣就是宅家看书、烹饪食物和军事推演。
听见贝利亚直呼卡塔琳的名字,梅列茨科夫脸色立即黑了,他嘟囔着说道:“你这样会害死我们的,拉夫连季,我是说真的,别这样好么,不然您自己去?”
“哦,基里尔,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没搞定陛下的任务,这才是会真的害死我们的。”贝利亚不客气地说道,乌果尔人的态度很不客气:“我们必须一起想,你也逃不掉,我也逃不掉”
“最重要的,是搞清楚陛下的意思,陛下到底想干什么。”梅列茨科夫将军摇了摇头:“我和陛下大部分时间只会在例行会议和庆典活动上见面,我都没跟他说过两句话,而你不同,拉夫连季,你只要想见他随时都可以直接让老近卫军去通报,你居然问我?”
“有的时候,局外人更能够看清一切,基里尔,说说你的看法吧。”贝利亚摇头,乌果尔人的目光不怀好意看着微微发福的枪骑兵将军:“没关系,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会责怪你的。”
梅列茨科夫将军缩了缩脖子,他突然觉得自己这次出来实在不是好主意,他张了张嘴巴:“那我就说了,拉夫连季,我只是随便说说,而且是你要求我说的,你必须答应我,如果以后出了什么事,千万不能够连累到我,而且也不能说是我说的。”
“噗~”贝利亚当场笑了出来:“你是不是还觉得你在基斯勒夫啊,基里尔?”
“我可没说啊。”梅列茨科夫打了一个激灵,赶紧说道。
“够了,如果我还是契卡,有你这句话就够把你铐起来了。”贝利亚不耐烦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好了,快说吧,这里是布列塔尼亚,我也无权铐你。”
“额,我是说,拉夫连季,你说陛下最近……是不是他对冰女巫比较感兴趣?”梅列茨科夫终于开口了,他随口说道。
“哦?”贝利亚眼睛闪过一道光,乌果尔人默默地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几天之后,这队翼骑兵赶到了马林堡,在出示了国王文书之后,贝利亚等人得到了放行,他们进入了城市之中。
不过贝利亚很快就得知,卡塔琳并不在马林堡之内,她带着人有事出去了,要明天才能回来。
怎么办?只能先等她回来了,贝利亚等人在马林堡住了下来,他没有闲着,中午在剑鱼旅馆吃了一餐海鲜大餐,然后去曼南恩大神殿里面扔了几个银币表示我贝利亚也是曼南恩的信徒啊,然后这个家伙来到了马林堡的跳蚤和人才市场,想要看看有没有好货淘一点回去。
别看这几年旧世界的情况越发危急,但只要不打到马林堡来,那就是好的,商人们靠着收容旧世界难民,给旧世界军队置办后勤军需和低买高卖粮食,狠狠地赚了一笔又一笔黄金,一个个商会赚得钵满盆满,富得流油,廉价劳动力们只需要能够基本维持生活必须的工资就愿意干,还愿意延长工时到每天14-16个小时,实在是让大壕商们惊喜不已。
舒尔茨大公有点看不下去但不好阻止,于是颁布了一系列的法令来限制马林堡的大壕商们,这也引起了大壕商们的抱怨。
“如果工会可以合法发起罢工,那么所有商会都会倒毙!”
“付给基斯勒夫人3个铜币的日薪?不如让我把码头仓库关掉算了!”
“虽然经常出意外确实不好,但是要求赔偿装卸工的工伤简直是扼杀我马林堡货运生意的生存!”
“不可以因为员工寻求了海洋教会和公正女神教会的仲裁就开除他?那以后我们怎么做生意?”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邀請女沙皇讀書
“取缔童工会拖垮我们马林堡的经济和让我们丧失优势地位的。”
“什么?这是湖中女士教会的命令?那没事了,我们会照做的,曼南恩和湖中女士是最好的朋友!”
经济的无比繁荣之下,是绝大多数工人只能拿到足够维持生活最低标准的基本工资,而且敢怒不敢言,否则谁时都有人愿意接替他们的工作,舒尔茨颁布的最低工资标准和保障也仅仅是让这些苦命的难民们不用晚上挂在绳子上睡觉而已。
贝利亚对这一切有了更深的感悟,这些大壕商们真是无比嚣张,无所顾忌,他们唯一怕的,只是诸如舒尔茨、卡尔-弗朗茨和莱恩陛下手中的军队,那些锋利无比又快准狠的刀而已,他们只怕这个。
人才市场之上一片脏乱,帝国各领、南方王国、边境亲王的难民们拥挤在一起,领取救济粥,睡在角落和臭水沟旁边,到处恳求着一份工作,但其中最多的还是基斯勒夫人。
相比之下,贝利亚这群衣着光鲜还佩着武器的翼骑兵们引起了基斯勒夫同胞们的注意,他们哭喊着请求收留,或者乞讨,也有人默不吭声使用冰冷的眼光注视着他们,最多的则是羡慕的目光。
“救救我,翼骑兵战士,熊神厄孙的使者,救救我。”一位基斯勒夫女人喊道:“贝利亚大人,我知道是您,我在基斯勒夫见过您,您当时在选姑娘的时候,我就站在霍尔金娜的旁边!您最后选了她,没有选我!”
贝利亚停了下来,此时就算是最铁石心肠的乌果尔人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他叹了口气,霍尔金娜现在在他的庄园里面当女廷臣和合法情人,已经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生活得很不错,平时最喜欢学习烹饪和练习花剑、绘画。
这个女人名叫佳娜,今年也不过二十来岁,她见到贝利亚激动得语无伦次,说起话来颠三倒四,毫无章法,而且还边哭边说,但贝利亚还是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基斯勒夫灭亡之后,佳娜的一家人就来到了帝国讨生活,她的家境本来不错,算是小地主和富农之间水平的家庭,但是逃难之后土地自然没有了,一家人的生活每况愈下,佳娜的父亲算是有些文化,现在在马林堡的商会里面负责教算术和识字,奸商们把月薪压得很低,只有两个银币,这些钱维持一家人生活根本不够,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只能再打一份工——在邮局负责帮人写信维生,一家四口人全都在工作却还是勉强维持最低水准。
而在穆席隆军工厂,最低级工人的月薪是10个银币,高级技工15-20个,通过矮人考核升级为工程师后另算,100铜币=1个银币=0.1个金币,按旧世界的物价,一家五口人一年起码要4个金币才能维持温饱。
“我只有一套衣服,贝利亚大人。”女人悲哀地说道:“只有这一套可以穿出来见人的衣服,幸运的是,我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不用穿衣服。”
贝利亚:“…………”
贝利亚一度以为自己的良心已经被自己扔到天边海边去了,但无论怎么说这良心还算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乌果尔人从身上拿了一个银币和一把铜币给佳娜,让她乐观一些,努力奋斗,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临走前他还听到女人的恳求:“带我们一家走吧,厄孙的勇士们,救救我!救救基斯勒夫!”
有口皆碑的小說 戰錘神座討論-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邀請女沙皇閲讀
“马林堡简直就是地狱,去哪儿都好,听说骑士王国现在很强大?很有钱?贝利亚大人,救救我们!”
精彩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 愛下-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邀請女沙皇展示
翼骑兵们并不能够挽救这些同胞们于水火,他们只得咬牙离开。
贝利亚接着逛了逛马林堡的跳蚤市场,在市场上,五花八门,来自旧世界之内的所有货物都可以在这里见到,只需要两个铜币的入场费,马林堡官方和海洋教会提供担保和公平交易保证,同时抽水5%。
果不其然,在旧货市场上,很多身穿着基斯勒夫军服的退伍军人们正在摆摊,他们大部分都只有四五十岁。
“金星勋章,二十个铜币便宜卖。”
“巨魔国度战役奖章,十五个铜币,熊旗勋章,一个银币一口价。”
“大家快来看一看,红沙皇鲍里斯荣誉勋章,只要十二个银币!”
“基斯勒夫一级胜利勋章,价值三个金马克。”
贝利亚从摊位上捡起了一枚闪着金光的勋章:“这个你也卖么?”
厄孙勋章,上面有熊神厄孙的祝福,曾经是基斯勒夫最高荣誉的象征,刻着“授予谢多夫-尼尔盖-斯克雷普尼克”。
“三十个金马克,一口价,金克朗最好。”坐在位置后面、两鬓斑白的基斯勒夫退伍军人抬头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然后是愤怒:“贝利亚,是你!你给我滚,我不会将它卖给你这个家伙的,戴着布列塔尼亚人的勋章给我滚吧!”
“三十三个金克朗。”贝利亚淡淡地说道。
“不……”这个老兵,前基斯勒夫英雄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兩百三十一章,邀請女沙皇閲讀
“三十四个金克朗。”贝利亚拍了拍手,侍从已经拿出了一小袋金币。
“你不能……你不可以这样。”老兵看着一整袋黄澄澄,沉甸甸的金币,眼睛都直了。
只要有了这笔钱,他就可以让自己的家人住进干净整洁的屋子,过上不错的生活,只要有了这笔钱,他的妻子就不用再给人当裁缝维生,他的三个孩子就不用白天做工,晚上还要去送信和送报纸,只要有了这笔钱……
“三十六个。”贝利亚从怀中掏出了两个金克朗,放进了袋子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那是足料黄金发出碰撞声的动人声音:“最后报价。”
“……成交。”老兵的眼神瞬间灰暗了下来,他耸拉着头,伸手拿起厄孙勋章,伤痕累累的手指表面拂过了依然闪亮的金色巨熊纹章,仔细地抚摸着,就像是情人间最后临别的触碰一样,依依不舍地来回抚摸了两三遍之后,终于把它送到了贝利亚的手上。
贝利亚笑了。
他已经有了十全的把握邀请女沙皇前往布列塔尼亚了。
第二天,听闻女沙皇回来了,贝利亚和梅列茨科夫前往城外的庄园,到了庄园门口,贝利亚思考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以面对国王的礼节和下臣的低姿态,递上正式的文书,让罗曼诺夫近卫军进去通报。
梅列茨科夫对贝利亚的举动很满意:“毕竟她是女沙皇。”
贝利亚点头冷笑:“毕竟她是女沙皇。”
“我是个锤子的女沙皇?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冰冷的声音从远靠近,卡塔琳出现了,她面色冰冷,同时还有些隐隐的苍白和愤怒:“贝利亚,是你,你来干什么,你是来笑话我的么?”
“不,恰恰相反,我是来邀请您的。”贝利亚稍微犹豫了一下,他鞠躬说道:“能得到陛下的迎接,不胜荣幸。”
“……进去说吧。”卡塔琳定睛看着贝利亚,缓缓地点了点头,女沙皇表情复杂。
时局变换,基斯勒夫已经亡了,这几年她来到马林堡之后,才亲眼见到农民们是怎么讨生活的,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年除了冬季农闲以外连轴转不停歇,就算是有空也要进城打杂工,过年才能有点余粮和余钱,就连一向以富庶闻名的瑞克领都这样,更别说基斯勒夫人了,马林堡的基斯勒夫难民生活现状她亲眼所见,她再也无法说服自己“吃不饱饭是因为他们不够勤奋,不够努力”。
作为基斯勒夫的女沙皇,她却已然无能为力,她无颜面对先祖,无颜面对她的父亲,为国征战一生直到死去的红沙皇鲍里斯,她甚至无颜面对她的子民,即使她的子民并不完全责怪她。
这种疼痛感让她终于开始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犯下了哪些大错,她到底忽略了什么,这几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后悔她的决定,后悔她所导致的一切。
她第一次步入瑞克领的农村,真正明白了一些东西。
贝利亚戴在胸口的厄孙勋章刺痛着卡塔琳的灵魂,那枚勋章用最残忍的方式提醒着她,曾经最高荣誉的象征已经成了肆意践踏的商品,成了贝利亚和那些大壕商们的玩物、收藏品。
“太阳王莱恩-马卡多让你前来,有什么事么?”
“陛下想要邀请您去布列塔尼亚做客。”
“邀请我?做什么?”
“做……”
贝利亚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动声色的笑意,他笑得很诡异,很阴险。
“太阳王陛下可以重建你父亲的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