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973章 污臭怪物相伴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当然,计缘觉得也有可能是祝道友比较相信他,反正他肯定不可能任由祝听涛一个人追去。
计缘在枝头轻轻一跃,也顺着前头两人一追一逃的轨迹腾空而去。
对方背对着祝听涛中了他霞光一指,虽然肯定受了创伤,但祝听涛是什么修为,那是比居元子还略胜一筹的道行,对方没有直接死可能是祝听涛想要留活口,但立刻反击并且成功出逃就说明对方的道行不会比祝听涛差多少。
祝听涛追出去的时候确实也并无太多顾虑,不论仙霞岛内部个别人对计缘是否有些微词,但他个人在当初共同炼器之时就已经明白一起的四位道友心性如何,对计缘是十分信任的。
前头在逃的不知是人是妖,但绝对不是什么好货,其目的要么是不利仙霞岛,要么是不利凤凰,祝听涛绝对不会放过对方。
“孽障,你究竟有何目的——”
祝听涛一面传声喝问,一面以手掐符,将符箓打出为一道天边的流光,以此向仙霞岛传讯。
这种关头,任何一件小事仙霞岛都会重视起来,更何况对方对于仙霞岛此行之事了解得可不少,知道他们在找凤凰,更是知道祝听涛手上有凤凰翎羽。
‘不管对方有什么计策,有计先生在,我正好将计就计!’
计缘是何等修为,祝听涛虽然看不穿,但也有所猜测,恐怕在古往今来的洞玄之辈中也是处于顶峰的存在,那一首道歌唤醒石有道更是匪夷所思,超出修行二字的理解范畴。
所以有计缘在,祝听涛安心得很,反倒并不急于追到前头的人,表现出来的愤怒是正,急切就有装的成分在里头了。
而前头的人听到祝听涛的喝问,根本理都不理,一直加快速度,两人一前一后就是两道霞光,所经之地越来越荒芜越来越偏僻。
一直飞了一刻钟,以二者的速度来说已经飞出相当远的距离,前头的人终于回头以冷笑的语气回应祝听涛。
“祝听涛,你有胆子跟来,怕是没命回去!”
“孽障口出狂言!”
祝听涛直接以施法回应,手中掐着华光挥舞几下,形成一道霞光符箓,手诀再一掐,将这符箓捏在手中,随后另一只手一掌拍出,顿时符箓化为一阵闪烁着霞光的火焰,以比狂风更快的速度扫向前方,在空中化为一只光辉闪耀的巨大火鸟。
“唧——”
那火鸟仿佛有灵之物,扇动翅膀朝前,高鸣一声向前伸出燃烧着霞光火焰的利爪。
前头逃跑中的修士回头一望,瞳孔收缩间就赶忙提起法力双掌交互在前。
“砰……”
利爪和前头的修士相撞,前者没能直接爪穿对方也没能扣死对方,但却也一击将后者打飞,化为一道流星击中了远方的山丘。
“轰隆……”
这么一击都不算完全打实,当然不可能直接诛杀对方,但那修士还没来得及从山丘中出来,那火鸟已经带着一声啸鸣飞落,一对火焰缠绕的利爪已经落向山丘。
“抓住你这只虫子!”
祝听涛在天空怒骂一声,看着巨大的火禽将那山丘一击抓穿,所过之处都燃烧着那霞光火焰,而那名修士并未被抓到,而是以遁法逃脱,重新回到了天上。
但火禽回转天空,锋利的喙立刻啄向那修士,后者手中华光一闪,直接祭出一轮弯刀,施法打在啄来的火禽之喙上。
“当……”
犹如金铁交鸣的声音震动四野。
祝听涛微微皱眉,一甩袖就扫出起一阵龙卷风,金铁的光辉闪烁其中,从其袖口方位开始急剧膨胀,很快化为一道接天连地的长鞭,扫向那同修士。
同时刻,祝听涛自己也带着霞光飞遁而上,身形直接闪现在那修士身旁,在那修士再次挡下火禽扑击和龙卷扫身的一刻,直接一指霞光点在对方檀中部位。
“噗……”
被祝听涛点中的修士身上发出一阵好似灌水皮球被戳破的声音,整个被一指锋锐的霞光点穿。
“孽障,给我现形!”
祝听涛口中之声犹如雷霆,已然是某种敕令之法,同时火禽身上数根羽毛脱落,如同离弦之箭射在那修士身上,燃起一阵烈焰。
轰鸣阵阵的法言加上身躯受创,那修士身体上忽然开始鼓起一个个黑紫色的脓包,并且越来越肿胀。
“砰……”“砰……”“砰……”“砰……”……
刹那间,所有脓包全都炸开,一片污浊且恶臭的脓液飞溅,祝听涛先一步躲开,但闻到这味道依然觉得令他作呕。
“唧——”
火禽飞过,大量霞光火焰如雨挥洒而下,而祝听涛则凌空一点,身形一个后翻落到了火禽的头顶。
那股恶臭味令虚空藏形的计缘也忍不住微微皱眉,他的嗅觉远超常人也远超寻常修行之人,在他那这种异味不光是放大很多倍,更是能闻出一种深层次的东西,眼前的这臭味就混合着一种腐朽的味道。
那炸开的黑紫色液体并未直接散落地面,而是在空中重新汇聚,在失去人形之后,形成了一只扭曲的四足怪物,凶相毕露却除了四足有尾就看不出具体形态,而身上的烈焰也并未熄灭。
“吼……吼……”
那怪物发出一阵阵吼声,而在它发出吼声之后,远方居然也有其他吼声传来。
“吼……”“吼……”
“祝听涛,交出凤凰翎羽——”
“亦或者你助我找到那凤凰,真灵之血分你一份!”
从不同方位传来的声响,好似两个人在说话,但给计缘和祝听涛的感觉确实此言出自一人。
“何方妖孽在说话,藏头露尾不敢现身,凤凰乃我仙霞岛大前辈,岂能容尔等秽祟鼠辈亵渎!”
祝听涛心中警兆不断攀升,难道对方是一尊真魔,可虽然有魔道之感却并无太强的魔气,反倒是有一股带着浓重恶臭的妖气在不断加强,却好似散溢在各方,并不凝聚一处。
眼前那个脓血汇聚的怪物因为被祝听涛修炼的霞光真火燃烧,正变得越来越小,在抗衡真火的时刻被火禽一口吞了,但祝听涛也不敢放松警惕,知晓大敌将至。
不过至少有一点对祝听涛来说是个好消息,对方虽然知晓很多事,但应该也没有找到凰前辈。
“嗬……吼……嗬……”
不断接近的声音好似混合着各种惨叫和嘶吼,有如同猛兽咆哮和一些似哭似笑的怪异声响。
片刻之后,祝听涛双目睁圆,眼中满是怒气,十几只如同方才那样散发着恶臭的怪物不断由远及近,不过他们显然是有形态的,有的长满羽毛,有的有鳞有甲,有的尖牙利齿,有的四足生爪,但它们身上除了那种包含浓烈恶臭的妖气,身上还满是仙霞岛的琉璃霞光,更蕴含仙霞岛的法力。
“孽畜,你究竟害了多少仙霞岛修士?”
“祝听涛,把翎羽交出来,修行不易,莫要在此断送前程,凤凰必死,仙霞岛必灭,投效我麾下,可保你得到洞玄,保你超脱天地……”
声音沙哑且混乱,但意思却表达得十分明晰。
好文筆的小說 爛柯棋緣 起點-第973章 污臭怪物看書
祝听涛气急反笑,对方这种“规劝”既侮辱他的心境也侮辱他的智力,比凡间唬小孩的言论都不如。
“邪魔歪道,凰前辈修行得道之时,你还不知道在哪呢,也敢觊觎凤凰真血?尝尝凤凰真火的滋味吧!”
“唧——”
祝听涛脚下的火禽猛然爆发出一阵极为嘹亮的鸣叫,声音后半段甚至已经类似凤凰鸣叫,而在同时,这火禽身上的火焰更加强烈,身上的羽毛一层层竖起。
“刷刷刷刷……”
无数火羽飙射而出,祝听涛脚下的火禽在一瞬间消失,全都化为数之不尽的火焰之羽,带着照亮天空的霞光罩向那些怪物。
祝听涛双手掐诀缓缓展开,如凤凰展翅,即便不是女仙,却姿态飘飘,全部火羽有人潮汐涌动又好似清风漫卷。
轰隆……
这一刻,四方皆燃,恐怖的温度在一瞬间炙烤天宇,犹如火烧云再现。
仙霞岛修行的真火秘法,正是凤凰真火,修到高深处,甚至能比肩凤凰自身所发出的真火,祝听涛修为极高,虽然不如凤凰所燃真火,但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在真火燃烧的之后,各种诡异的惨叫和痛呼声不断响起,但祝听涛听着却脸色微变,因为好多惨叫声竟都是他熟悉的仙霞岛同门,难道他烧的都是同门?
心中分神的一刹那就警兆徒升,背后阴寒升起,祝听涛才一回头,一条无鳞长蛇张开大口已经快要咬到后颈,外层护体法光好似被直接腐蚀,破开了大洞。
‘糟糕!’
在祝听涛强聚法力准备硬接的同一时刻,却又感觉腰部似有异物缠绕,心中惊觉之下余光一瞥,发现腰间散溢金光。
刷~
祝听涛瞬间消失在原地,被计缘用捆仙绳拉拽到了更高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