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第二百四十六章 接引推薦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水波荡漾,意志如梭。
“以众魂为锚,接引世外之人!”
此番意志降临,因有众魂加持,陈错的意志像是滚雪球一样膨胀起来,又有两枚符篆为依凭,所以甫一降临,就近乎笼罩了整个河境!
在这一刻,这世外角落的全貌,落入了他的眼中。
整个河境,居然就是一条长河。
此河又宽阔至极,比之河东之地,还要大上几分,但河外无物,除了那河中水域,再无其他陆地或者岸边。
“世外河境,处处皆是水域,并无水外之概念。”
在这广阔河流之中,分布着诸多区域,鲛城正好位于整个河流的中间。
一阵粼粼水波传来,陈错的意志猛然一个恍惚,难以再观此河全貌,他也不强求,收敛意志,就朝着那座鲛城落下!
.
.
“公孙君,咱明人不说暗话,那位水君已是换了个人,这事我等心知肚明,只是这凡事皆有定制,传统遵循了几百年,哪是说改就能改的?那些个鲛人,本是低贱之族,现在个个能意念传声,能背着吾等谋划,反倒是咱们落入下风,这算个什么事?”
公孙井的水宫令府邸,接连有人拜访,个个都是人类贵胄,一见其面,就满腹牢骚。
公孙井摇摇头,道:“诸位,水君乃至高之位,岂能背后非议?你们逾越了!今日这些话,我就当没听到,以后休提……”
说话之人还有几分不服,正要再说,却是突然住嘴。
公孙井也是骤然神色陡变,然后急急起身,与众人一同走出屋舍,朝着外面看去。
就见那城池之上,有一团变幻不定的光影,金色与黑色交缠,变幻不休,隐隐呈现出一扇门户的轮廓!
“这是……”
公孙井顿时瞳孔扩大。
无边威压落下!
公孙井等人仓惶下跪。
城中,一个个鲛人心有所感,在心信之法的加持下,马上人人皆有感应,一个个都走出房门,看着城上的那道黑金门户,齐齐跪下,赞颂水君之名!
城外,以独眼鲛人映为首的一众反叛着,看着那扇门户,在震惊之余,却是本能的生出了一点渴望,他们渴望前往门户,渴望踏过门槛……
.
.
“有事发生!”
水宫侧殿,剑宗二人原本正与其他人交谈,倏的心有所感,然后一跃而起,不由分说的就朝殿外走去。
“……一年半载的,是难以离开此处的,还是多熟悉熟悉环境吧,赫君,你这是做什么?”
鬼神独孤信正与众人说着,忽见剑宗两人异状,待得问出口来,便得心血来潮,于是顾不上多说,同样是迈步朝着外面走去。
众人见状,也都快步走出,待得走出殿堂,一抬头,正好见得那门户轮廓彻底凝固,化作黑金色的青铜大门。
一人自宫中飞起来,悬于门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众人,不是陈错,又是何人?
赫子赢、柳洱见着那扇大门,心神震颤,浑身的念头、法力都近乎失控,
“陈君,这扇门有何玄妙?”独孤信其实已经有所察觉,却感到难以置信。
祂当初得王朝敕封、生前功绩,晋得鬼神之位时,那鬼神权柄近乎天生,也无法三个月便如臂使指,更不要说借此撬动外界乾坤了!
但此情此景,无不说明,初得河君权柄的扶摇子,已是掌握了信徒之心,甚至借此打开了世外之门!
“但这只不过三个多月啊……”
陈错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笑道:“此乃渡世之门,时间有限,先随我离去再说,省得错过时机,至于其他,日后再说。”
话落,他一挥衣袖,黑金大门洞开,青色、金色、白色的光辉如匹练般蜂拥而出,化作长虹瀑布落下!
宫前众人个个愕然,看着直落而来的三色瀑布,感觉到其中含而未发的恐怖威压,个个噤若寒蝉,本能的想要抵挡,却发现周遭水流坚固如铁,将他们尽数禁锢在原地,竟是半点也挣扎不了!
“陈……”
独孤信还待开口,但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便被那三色瀑布笼罩,随即便感到周身法力散开,被摄入其中。
一行人转眼间,就被这光华一卷,挟着飞去,带入门中!
陈错立于门前,俯视城池,目光穿透层层阻碍,落到了每一个人的脸上。
目光所及,无所藏匿。
无论是人类,亦或者是鲛人,连城外的鲛人映等人也不例外。
在这道目光的注视中,他们从里到外都被看了个分明通透,半点秘密都无法隐藏!
“尊上……”
公孙井跪地朝拜,战战兢兢的抬起头,问道:“尊上可是要远游?”
陈错摇摇头,也不回话,转身踏入门中。
那大门轰然关闭,荡起阵阵水波涟漪。
沉闷的声响像是巨锤落鼓,敲在众人心头。
众人的心中,一道身影越发清晰。
随后,随着那水波涟漪扫过全城,人人心中飞出一道念头,汇聚起来,由虚化实,赫然是陈错的模样。
只是,这陈错不言不语,凌空盘坐,浑身绽放寒芒,通体像是精铁所铸,直接落下,镇于城中!
轰隆!
整座城池都晃动起来。
鲛城内外,人心震动。
那公孙井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众多人类贵胄个个色变,心生不安。
城外鲛人则是心有感悟,各自对视。
由此又衍生出一连串的变化。
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众人被三色光辉裹着,入了那扇门,落入一片五光十色的通道之中,一路穿梭。
面对这般异变,回忆着陈错方才的言行举止,众人惊骇至极,只是被四周威压镇着心神,连念头都传递不出去,只能生生忍耐。
待得斑斓光影退去,压力一去,众人浑身一松,竟是居于空中,跌落下来!
好在他们个个皆非凡人,各自施展本领,稳住了身形,就朝四方打量。
“这里是……”张竞北眼中先是一亮,“汾水入河之处的那座河君庙!我们出来了!”话落,却又脸色大变。
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看到了天上异象,察觉到了周围充斥着的那股澎湃意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独孤信满脸的惊疑,此时既归人世间,祂变得了香火寄托之念,却是越发迷糊起来,“镇运铜人似有损伤!”
“无需担忧,是那晋州的铜人已经破碎。”
陈错的本体脱离世外河境,自虚空中漫步而出,目光一转,落到下方河君庙中,视线与自己的那具化身碰在一起,随即摇了摇头。
“化身三花汇聚,境界已然超越了极限,但我这本体却还是道基,孱弱无比,成了弱点,必然会被他人抓住,借机利用……”
念头刚刚落下,一道身影已然跨空而来。
“善哉!”昙延僧浑身缠绕着漆黑裂痕,踏空而来,见着陈错后,就甩出袈裟,“此番铜人破碎,天机逆乱,实乃大劫开启,君侯,你错矣!贫僧当接引君侯入佛国悔过,隐去变数,令前因重归旧位!”
僧人声如洪钟,袈裟一荡,遮盖天空,隔绝一片天地!
入目之处,尽数灰暗。
忽然,一点光芒自僧人掌中迸射出来。
“佛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