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咄咄逼人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宋总,我真的不记得啊,这里一定有误会。”
林百顺对着宋红颜连连喊道,还很是痛苦地回应:“我真没有印象。”
“没有什么误会的。”
谷鸯冷笑一声:
“录音中的人是你就行,你不记得说过的话很正常。”
“因为你当时已经喝高了喝醉了,不然你也不敢泄露宋红颜的龌蹉事情。”
“所以你当时说了什么很快就忘记。”
“幸亏贾大强心存正义,也是为了让自己送礼有所值得,偷偷给你录音了一段。”
“不然还发现不了你跟宋红颜对我女儿干过的龌蹉事情。”
“林百顺,你还真是狗胆包天,连我女儿都想弄死,是嫌命长吗?”
谷鸯作出有理有据的分析,赢得梵当斯他们的齐齐点头。
华医门员工的脑袋也低了下去。
宋红颜这个幕后凶手怕是洗不脱了。
“不是啊,说话的人是我。”
“但我不仅不记得说过的话,我和宋总也没做过那些事啊。”
林百顺急眼了:“什么止马哨,什么收买医生,全都没有的事情啊。”
“我连止马哨是什么玩意都不知道,我又怎么吹出来控制杨千雪的马匹?”
“杨先生,杨夫人,你们要明鉴啊。”
“我真没做过,宋总也没唆使过我,如有假话,天打五雷轰……”
林百顺指天发誓。
“砰!”
谷鸯上前用高跟鞋踢了林百顺一脚:
“你还真是一条好狗,死到临头还护着宋红颜?”
“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觉得自己还有本事护主吗?”
“而且你都承认录音中的人是你,如不是你真干了那些龌蹉事情,你能说出这样一件勾当来?”
“你可不要说有人拿着稿子逼你林百顺诬陷宋红颜。”
“在龙都能逼你林百顺背叛宋红颜的人怕是找不出来。”
“再说了,录音中的洋洋得意,自以为是,怎么看也不像是被人逼迫。”
谷鸯一脸蔑视地踹了林百顺一脚,提醒他不要再垂死挣扎。
在场众人也都齐齐点头,觉得谷鸯分析的有道理。
“没有人逼我,但我真没做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百顺闷哼了一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脸上说不出的纠结。
谷鸯没有再理会林百顺,扭头望向了人群喝道:
“宋红颜,叶凡,林百顺已经承认录音中的人是他。”
“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如果不认可的话,还可以技术分析。”
火熱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txt-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咄咄逼人
“现在的科技手段,随便就能确定录音中的人是不是林百顺。”
“要不要死一个心服口服?”
谷鸯目光戏谑看着叶凡和宋红颜。
相比杨家三兄弟,她对叶凡和宋红颜一向是口服心不服。
除了叶凡当初的强势打脸让她心存芥蒂外,还有就是宋红颜抢走了闺蜜李静的医院。
这让她每年少了一大笔进贡。
如今找到机会发难,谷鸯自然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录音中的人是林百顺,但林百顺也说了,他没说过那些话。”
叶凡努力为宋红颜辩解着:“你们都知道他是红颜死忠。”
“这样的人,别说喝高了,就是喝死了,也不会随意吐露秘密。”
“所以刚才的录音还是存有问题。”
“说不定他是被人诱导……”
他抬头望向了梵当斯一伙,心里有了一个推测。
“叶神医,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梵当斯捕捉到叶凡的眼神,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你是不是想说我们梵医报复?”
“你是不是想说我们催眠林百顺诬陷宋总?”
“叶神医,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这种揣测就可笑了。”
“第一,我们根本不知道你们跟杨先生之间恩恩怨怨,更不知道杨小姐昔日坠马一事。”
“我们什么东西都不了解,怎能凭空捏造出惊马过程?”
“第二,林百顺说出来的东西,是华医门昔日干将贾大强录音的,不是梵医录音的。”
“而几个月前,贾大强对催眠还一无所知,也跟我们梵医不熟悉。”
“不过有一点我承认,是我梵当斯鼓励贾大强站出来,把录音交给杨先生和杨夫人的。”
梵当斯又恢复了昔日的温润和阳光,言语也如春风一样涌入众人耳朵。
在场不少人下意识点头,为梵当斯的话所信服。
叶凡冷眼看着梵当斯冷笑:“你解释这么多,可见真有梵医的手脚!”
“叶凡,别转移注意力,今天你玩什么花样都没用。”
谷鸯又站了出来压制叶凡:
“不过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们什么都没有,那就是证据多。”
“千雪遭遇哨子心理障碍,经过专家治疗不仅好转,还能响起当初缺失的记忆。”
“千雪,勇敢站出来,把你这些日子想起来的事情,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她让女儿杨千雪走到中间:“勇敢一点……”
“龙都马场的痛苦记忆,我一向是选择性屏蔽,叶凡治疗好我之后,我也不愿意去回想。”
一身白裙的杨千雪擦擦汗水,神情紧张看着众人开口:
“但我妈妈说得对,有些事情需要勇敢面对。”
“我坠马当天,在龙都马场撞见过宋总和林百顺。”
“他们当时笑容很古怪,好像密谋什么。”
“我跟他们打招呼后,宋总还问我喜欢骑什么样的马儿。”
“我告诉她比较喜欢英伦血统的马匹,因为这种马冲速不高,还比较温顺,容易控制。”
“随后,龙都马场的七匹英伦血统的马匹,有六匹被人提前骑走了,只剩下最后一匹给我选择。”
“而且我去牵这最后一匹马时,看到宋总站在马厩面前拍打马匹脑袋,还喂了一点东西。”
“我骑着马儿走的时候,宋总还跟出了十几米,手里拿着一个银色哨子。”
“我当时没有在意。”
“后来我骑着马匹溜达的时候,一记哨子声响起,马儿就受惊把我甩下来。”
“我脑袋撞地的时候,余光看到林百顺在不远处的角落,双手叠加放在嘴唇旁边。”
“那时候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没在意,现在想来是他在暗中吹哨子了。”
“接着我就看到宋红颜冲出来杀马救我。”
“但后面的就不清楚了,我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