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起點-456:鈕鈷祿檀兮大殺四方(一更)熱推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时间回到戎黎回帝都的第二天,八月十二号。
晚上七点多,徐檀兮给他打电话。
“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戎黎吃的外卖,盒子还在桌子上没收,他懒骨头地躺在沙发上,“你呢,今天吐得厉不厉害?”
“今天还好,晚上奶奶炖了大骨汤,我也喝了。”
超棒的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愛下-456:鈕鈷祿檀兮大殺四方(一更)閲讀
她吃不得油腻的,任玲花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荤腥味盖住。
“你现在在哪?”
“在房间里。。”徐檀兮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窗户开着,风扇悠悠地转,窗前的桌子上放了只花瓶,花瓶里有枝栀子花,是徐檀兮从院子里折来的,风吹着,花香淡淡、沁人心脾。
戎黎问:“程及他们呢?”
“他、潮生,还有江醒在外面斗地主。”她上楼之前看了一小会儿牌,“他们赌得很大,潮生输了很多钱。”
这不奇怪。
“傅潮生不是赌博的料。”
傅潮生的脑子是直的,不太转,牌技是小学生水平。
“那我去帮我。”
“别到太晚,早点睡。”
“好。”徐檀兮电话里嘱咐戎黎,“你在外面不要落单,注意安全。”
“嗯。”
楼下,傅潮生已经输到把头发揪到东倒西歪了。
三个六刚打出去,他伸手去拿回来:“我不出这个。”
程及按住:“不能悔牌。”
傅潮生瞪他,绷着漂亮的脸,一脸凶相。
程及把他的手拿开,出牌:“三个J。”
下家江醒说:“不要。”
傅潮生手上有三个九,要不起。
程及继续出:“一对七。”他手上没牌了,耸耸肩,笑得欠揍,“抱歉,我赢了。”
下家江醒接着出:“一对二。”
傅潮生手里三个九,一个二,一个大王,他要不起,就拿眼瞪江醒。
江醒只剩一张牌了:“一个三。”
这盘结束。
傅潮生又输了,手里的大王都没有出出去,如果他出单个六或者单个九,这把他就赢了。
程及食指拇指搓了搓:“小傅总,转钱。”
小傅总抱起装着红豆包的袋子,咬了一口:“转账到上限了。”
小傅总的卡国内就几十张,要到上限,不是个小数字。
小傅总胜负欲超强,小傅总把袋子捏皱,小傅总想捏程及和江醒,小傅总想捏爆他们。
程及心情很嗨:“先欠着。”
他发了个微信:【欠款十万】。
傅潮生不会叠牌,一把牌放得乱七八糟,四个三放在了两个地方,拆了打出去的情况也有过。
徐檀兮下楼了。
傅潮生冲她招手,抓出一头的呆毛十分可爱:“光光。”
徐檀兮走过去:“牌给我。”
傅潮生把牌给她了,自己起开,位子给她坐,红豆包的袋子也推过去。
程及伸手去拿包子。
傅潮生啪的一下打下去,还凶狠地剜了一眼。
程及:“……”
傅潮生掰开一个包子,把有馅儿的部分掐出来,喂给徐檀兮。
她接过去,自己吃。
傅潮生把包子皮掐了自己吃:“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说完,他拧眉头,“可是我的也是你的,输了我的也是输了你的。”
他赚的钱都要给光光。
所以:“光光不要输。”
徐檀兮笑了笑,一挑眉,自信又张扬:“好啊。”
棠光可是很会玩的。
玩了七盘,徐檀兮赢了五盘。
“棠光,”江醒更习惯叫她棠光,“你出老千没?”
空调开着,徐檀兮腿上盖了件薄毯子,坐姿很淑女,裙摆柔顺地垂着,她在洗牌,动作熟练、迅速:“我不需要出老千。”
挺狂啊。
当然了,棠光早年在官鹤山的赌场混过。
她出牌:“三个K。”
程及和姜灼都要不起。
最后,她出了个七,这盘结束:“我又赢了。”
傅潮生眼睛弯弯的,把腰杆挺直:“快点给钱。”
程及瞥了徐檀兮一眼,这不是戎黎他老婆徐檀兮,这是钮钴禄棠光。
后面,钮钴禄棠光一路碾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在窗边守着的乔子嫣拍了张照,发到LYG物流的高管群。
里面都是见过棠光真颜的自己人。
景老三:【他们在干嘛】
乔子嫣:【斗地主】
老赵:【我还是第一次见他们四个同框】
一个LYG前任老大、一个LYG现任老大、两个并列第一的跑腿人,四个人不是隐退就不是不露面,还真是头一次同框。
乔子嫣:【世纪大同框】
大海:【LYG的王炸啊】
戎黎把王炸留给了徐檀兮。
晚上七点四十三,何冀北打来电话:“池漾受伤了,人没事,已经送医院了。”
戎黎把浴室的水龙头关掉:“谁干的?”
“应该是沈清越。”
谁都知道池漾是谁阵营里的人,这明显是冲着戎黎来的。
戎黎来帝都也不是来解决LYG和LYS解散的事,他是来解决沈清越的。
“我晚上开不了车,叫个人来接我。”
戎黎挂了电话,套上衣服,拿了手电筒出门。
沈清越必须死,他是疯子,疯子什么都干得出来,不死不太平。
戎黎站在别墅门口等车。
十多分钟后,远处有车灯打过来,一共来了三辆车。
西半山很偏僻,方圆几里只有戎黎的住处。
车停在了戎黎前面,车门打来,一根导盲杖先落地,随后是锃亮的黑色皮鞋。
“好久不见,”沈清越下来,“戎六爷。”
黑夜,是戎黎的弱点。
沈清越的目标不是徐檀兮,是戎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