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三百八十章 每天不是在英俊,就是在去英俊的路上鑒賞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国清寺前,济癫送走失魂落魄的小玉,快步朝大殿跑去。
未来三年他都计划好了,把徒弟朱大常教导成一个好和尚,如果没成功,伺候走李茂春夫妇,就将全部家产托付给朱大常,让他改姓‘李’,接过李家的香火大业。
之后来到小玉这里,娶她,变成木头。
这一世,他基本就这么安排了。
没有感化三个九世之人,没关系,下一世继续。
转世的时候找伏虎帮个忙,安排和袁霸天做孪生兄弟,从小一起长大,吃饭睡觉打弟弟,务必让袁霸天领悟一个道理,再凶再恶,他也只是个弟弟。
当然,做出这些安排的前提,是他今晚能活下来。
前途灰暗,为了三个九世之人,济癫思前想后,寻思着小胳膊小腿只能搏一把了。
“我这么英俊,一看就是动嘴皮子以理服人的类型,不擅长动拳头以理服人,这些压力是我该承受的吗?”
济癫蹲在观音像下刨坑,一边挖土一边抱怨,片刻后抛出一个贴着封条的木箱。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没错,就是它了。”
济癫摸了摸木箱上的封条,好奇这张黄纸是否有镇压黑罗刹的效果,想了想,终究没敢妄动将其撕下来。
“万一撕了封条,泄露权杖的气息,导致黑罗刹提前现世,那我罪过可就大了……”
脑补黑罗刹从地府跳至人间,一路横冲直撞,人挡杀人,血流成河的惨况,济癫打了个哆嗦,从偏殿找来绳索,拴好大木箱,将其背在身后。
“起!”
失了金身,济癫只是稍有法力的普通人,欺负一下袁霸天没问题,背着近二百斤的大木箱越野拉练,累死也做不到。
只见他背起木箱,脸红脖子粗走到大殿门口,砰一声碎响,身后一轻,整个人前倾,一脸懵逼飘上半空,摔了个饿虎扑食。
看人,有时候,这招也叫恶狗抢屎。
济癫摔得脑壳疼,双手抱头滚了两圈,原地爬起来一看,顿时无语到直翻白眼。
陈年木箱长埋泥土之中,从正面看屁事没有,箱子底下早已腐朽溃烂,承受不住权杖的重量,故而没走两步就露底了。
“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东西,用一个破木箱子就对付了,你……”
济癫心头火气,抬手怒指向天,而后眨眨眼,干巴巴道:“你老人家一定是贵人多忘事,下次可不能再疏忽大意了,劳驾换个铁的,就不会破底了。”
想想大铁箱子更加背不动,济癫感慨诸事不顺,捡起权杖背在身后,将封条撕下,小心翼翼塞进怀中,快步朝国清寺外跑去。
黑罗刹说过,今晚月蚀至阴,便是他重返人间之时,第一站就是取走镇压在观音像下的权杖。
没有权杖的黑罗刹就打爆了廖文杰的金身,再让他得到权杖,那还了得!
况且,黑罗刹魔气滔天,动则毁天灭地,济癫真怕塞牙的时候,黑罗刹一招玉石俱焚,拉全城人陪葬。
还是跑远点比较妥当,出了城,深山老林不少,有的是人迹罕至的地方。
比如廖文杰镇压法海的江边,一直少有人去,用来对付黑罗刹再适合不过了。
跑了几步,济癫望着逐渐漆黑的夜幕,嘀咕道:“草率了,早知道木箱不结实,我就该准备一匹快马。”
“驾!”
正说着,前方呼喝声传来,远光灯打在济癫脸上,晃得他急忙抬手遮脸。
待马车靠近,这才发现,赶车的是熟人。
法空。
“咦,师父,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济癫先是惊讶不已,而后大喜跳上马车,天无绝人之路,法空来得太及时了。
“没有啊,我一直都在。”
“不会吧,我分明看到你搬着大包小包出门,一副片刻不愿久留的样子,怎么没走?”
“我赶时间去城外做法事,大包小包都是法器,全装在车里……你干什么?”
缰绳被夺,法空避开济癫踹来的一脚,双手死死抓稳马车:“济癫,这是寺院的马车,你可别乱来,趁我还没生气,赶紧收手,不要一错再错了。”
“师父,你想哪去了。”
济癫无语解释起来:“我掐指一算,黑罗刹今日脱困,会来国清寺取走他的权杖,决定舍生取义,带上权杖去无人之地,邀黑罗刹决一死战。”
“那你岂不是死定了!”
“是啊,所以我才要踹你下车,免得你跟我一起玩完。”
说到这,济癫又是一脚踹出,被法空以罗汉拳相抗,没能成功得手。
“师父,我赶着去送死,你识相的话赶紧下车,免得到时候拖我后腿。”
“济癫,我不是陪你去送死,而是帮你一起降妖伏魔。”
法空感怀道:“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非常欣赏你。我也一把年纪了,这一世修不成什么正果,不如学你舍生取义,也好为来世积点功德。”
“师父!”
济癫大为感动:“师父,你真是太讲义气了,可我还是那句话,你菜得要死,跟着只会拖我后腿,能不能别去啊!”
“济癫,我是弱了一点,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你再想想,肯定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
“话虽如此,可有道理也改变不了你是个菜鸡的事实,我已经很弱了,你比我还弱……”
济癫正抱怨着,突然眼前一亮:“师父,我想到一招妙计,需要你配合我完成,如果走狗屎运的话,没准能成功将黑罗刹消灭。”
“什么妙计?”
“黑罗刹这个魔头,嚣张跋扈、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尤其喜欢仰头大笑。师父你没看到,他平时就丑,笑起来更丑,怎一个惨绝人寰、惨不忍……”
“咳咳,济癫,正事要紧。”
“不好意思,我嗔了。”
济癫歉意一声,而后奸诈笑道:“黑罗刹十次开口,超过一半是放声大笑,只需师父你帮我吸引他的注意,我便可以趁他哈哈哈的时候,将金牙打入他的体内。”
“怎么打入?”
“扔进去啊,不然呢?”
“……”x2
“济癫,听起来我的风险更大,要不换我来扔,你去吸引黑罗刹的注意。”
“不妥,师父你老眼昏花,肯定会扔偏。”
济癫摇摇头,一副很看到法空的模样:“而且就卖相而言,我实在太帅了,师父你一看就是搞笑人物,什么都不用做,往那一站就能笑得黑罗刹合不拢嘴,逗乐他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
半山腰,山路曲折,马车无法继续前行。
济癫背着权杖,和法空步行赶路,眼看时间即至午夜,距离江边还有一大段距离,只好不再强求,挑了一个歪脖子树多的地方停下。
“济癫,这里行不行啊?”
“这话说得,肯定不行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济癫摇摇头,而后安慰道:“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俩一个比一个弱,对上黑罗刹没有丝毫胜算,所以这点小问题也就不算问题了。”
问题很严重,担心也没用,不用想太多,干就完事了。
法空听了连连点头,依靠树边喘息,美名曰调理精气神,待会儿施展无上法力将黑罗刹降服。
天边阴云渐浓,天狗食月,圆月被撕裂粉碎,一点点沉入黑暗之中。
没了天上的照明物,法空的远光灯随之关上,黑漆漆的深林瞬间阴森鬼气弥漫,那一棵棵歪脖子树,直让人感觉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济癫,好邪门,是不是妖魔来了。”
“嘘~~~”
济癫并指竖在嘴边,双目闪过金光,片刻后,他倒吸一口凉气,拽起依靠大树的法空,朝下山方向夺路狂奔。
轰隆隆!!
山林颤动,地面撑开裂缝,一只黑色魔爪探出,张狂凶戾的笑声回荡崇山峻岭之间。
之前还口口声声说要降妖伏魔的法空当即脚软,被济癫背在身后,回头报告黑罗刹越追越近,充当起了后视镜的作用。
“济癫,再跑快点,他要追上来了。”
“我靠,你以为是谁让我跑不快的!”
脚下地面震动,济癫心知逃无可逃,哎呀一声扭到脚,和法空一起摔进草丛之中。
嘭!
黑罗刹抬脚践踏地面,与山谷之中撕裂一道深渊裂缝,低头望着哆哆嗦嗦的法空,狞笑道:“跑啊,臭和尚,你怎么不跑了!”
“我跑累了,歇会儿不行吗?”
法空颤巍巍回了一句,拄着树枝站起,挺胸抬头道:“魔头,你完了,我决定使出浑身解数来收拾你。趁现在还来得及,我不想杀生,你走吧!”
“哈哈哈,我好怕呀!”
亦如济癫预料的那样,黑罗刹被逗得乐不可支,仰头大笑,牙花子都看得一清二楚。
好机会!
藏身暗中的济癫眼中金光暴涨,竭尽全身之力跳上半空,手中紧握两颗金牙,目标赫然是黑罗刹张开的血盆大口。
如果角度合适,他就将金牙扔进喉咙眼,如果不合适,他就直接进嘴,和黑罗刹同归于尽。
啪!
大笑中的黑罗刹抬手捏住济癫,面无表情道:“小子,你想干什么?”
“呃……”
豆大汗水滑过脸颊,济癫尴尬而不失礼貌一笑:“我说迷路了,一个不小心走到了这里,你信吗?”
“哼,你这个乐色,就凭你也想杀我,做梦去吧!”
黑罗刹双目迸射杀机,扬起大手将济癫抛向黑暗高空,大笑着欣赏高空坠物变成照片的画面。
济癫人在半空,叫得像杀猪一样响亮,突然红光一闪,他发现身子一轻,似是被什么东西接住了。
睁开眼,视线内是无比熟悉的脸,济癫鼻涕眼泪一把:“杰哥,你又英俊了!”
“正常,我每天不是在英俊,就是在去英俊的路上。”
廖文杰挥手放下济癫,朝其背后一看:“黑罗刹的权杖对吧,这么危险的东西岂能带着到处乱跑,先放我这,免得被他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