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決擇(求月票)分享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东秦无我气得要死,如果不是这会儿宋青小落到了孟芳兰的手上,他定要先将这胡说八道,试图祸水东引的女人杀死。
“他是!你想想,你的沈郎是不是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
宋青小不理东秦无我的反驳,一心指鹿为马:
“他年轻俊美,智计无双,你不记得了?”
这话一说出口,果然坐在她身上的孟芳兰便疾速起身。
三百多年的时间中,其实孟芳兰早就不记得当初良人的样子。
不过执念已经形成,自然更是令她魂牵梦绕,再难忘记。
“沈郎……沈郎……”
她急切的呼唤情郎,手中不知何时亮起了一盏以人头骨所做的灯。
灯光泛着血红,带着浓浓的邪煞之气。
宋青小趁此时机,疯狂的呼唤识海之中沉睡的青冥令。
她不顾一切,以刚蓄积起来的神识刺激着青冥令,逼它苏醒。
神魂之中,萦绕在青冥令上的黑气在她殊死一搏之下似是有散去的架势。
宋青小在绝境之中的意志破开黑雾的封锁,直接呼唤睡过去的魔魂。
一秒……
两秒……
东秦无我的怒骂声、喝斥声响起,同时还有老道士、宋长青撕心裂肺唤她的声音。
“青小……青小……”
“小师妹……”
……
宋青小听到这两人声音,先是一喜,接着心中一定,又更是拼命的召唤魔魂。
“沈郎……沈郎……”
那女鬼果然信了她的邪,开始去找东秦无我验证。
但宋青小神识之中的任务并没有显示完成,可见这‘白首之约’并非是她单方面的指认就行。
兴许还需要某些条件,才可以达成。
“我不是你的沈郎!”
东秦无我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不留半分余地。
这女鬼实力惊人,又为情入魔,翻脸即能不认人。
偏偏他打又打不过,只能十分憋屈的否认。
“沈郎……”
孟芳兰也像是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呼唤的声音冷了下去:
“如果你不是沈郎,你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宋青小心急如焚,恨不得拿紫焰再烧一烧魔魂,逼它清醒。
不知是不是感应到她的狠意,那原本并没有反应的令牌,此时在她神魂之中抖了一抖,突然发出‘桀桀’的笑声!
这声音便如一个回应,令得宋青小绝境逢生,又惊又喜。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会如此怀念这个笑声。
随着这魔魂的笑声一响,一股阴凉之气从青冥令之上传扬开来。
原本蛰伏在宋青小体内的那些阴煞之气,便像是遇到了天生克星,如流水般缓缓往神魂之内的青冥令涌去。
同一时刻,烙刻在她腿上的那三只血鬼蛊仿佛也受到了影响,煞气开始被青冥令吸走,三只鬼头都发出慌乱的呼叫声。
若是其他时候,孟芳兰自然意识得到这里不太对劲儿。
可是此时她一心扑在东秦无我身上,就算知道这三只血鬼蛊发出异动,可她对于自己太过自信。
宋青小受了重伤,煞气攻心,绝无生还可能。
当务之急,是要确定东秦无我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她的沈家郎君。
“沈郎……”
“我不是你的沈郎!”
东秦无我咬牙切齿,朗声否认的同时,心中又是极度羞耻。
他是东秦世家的嫡系传人,天份极高,是族中长辈认为近几百年来,最有可能入圣的才子。
这一生他极少遭遇挫折,可此时却遭宋青小陷害,被一个疯癫的女鬼认为是郎君。
以东秦无我的聪慧,自然早就已经猜到宋青小此举用意——恐怕她的任务,正是要撮合这女鬼与沈择宁。
可惜宋青小防他很紧,一直不露端倪,虽说也有过怀疑,可她先前甚至与这女鬼打斗拼命,险些身死。
这种种举动迷惑了东秦无我,令他无法准确判定。
直到这会儿濒临死亡关头,才终于透出她的任务,并将祸水东引。
“你不是我的沈郎吗?”
孟芳兰的声音阴冷了下去。
血光之中,大树再次升起,宋青小的身影倚靠在桑树之下,受血光所压制。
神魂之中,青冥令像是感应到宋青小体内煞气的存在,开始大口吞噬她体内残余的阴煞之气。
大腿上三个鬼头烙印得不到孟芳兰的回应,开始迅速的枯萎。
鬼头上的黑气被吸走,哀哭呼嚎中,印记逐渐淡去。
宋青小既感惊喜,又听到孟芳兰问话的时候,心弦绷得很紧。
孟芳兰的脚步迈出,那身影离东秦无我越来越近。
她身周涌出大量煞气,显然东秦无我的话如果不合她心意,她便要大开杀戒。
“在那里!”正在这时,老道士欢喜的喊了一声。
随着孟芳兰与树影的出现,他与宋长青都看到了靠躺在树下的宋青小。
她伤得不轻,腹部破开一个大洞,黑色的血液流了一地。
这会儿血光笼罩之下,师徒两人看她一动不动,不知她还有没有气。
“青小,青小……”
老道士焦急的呼喊声传来,宋青小吃力的睁开眼,抬了一下手臂。
“还活着!”
宋长青见她一动,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高兴的道:
“还活着。”
“我们立即过去。”
老道士说完这话,就想要往宋青小的方向跑,宋长青也紧随其后,向宋青小的方向疾奔而去。
可地下墓葬此时像是有了迷障,明明宋青小就在离师徒两人不远的地方,可无论二人如何奔跑,双方的距离却半点儿也没有拉近。
“是鬼打墙。”
宋道长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绝望。
出自于孟芳兰之手的鬼打墙,自然并非一般的鬼打墙,师徒二人实力低微,根本难以破去。
宋长青已经跑得满头大汗,却并不死心,还在往前跑。
“没有用。”
老道士站在原处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绝望之意:
“我们走不出这里。”
他的脚下不停,可是却并没有离开老道士的身侧。
在孟芳兰影响之下,二人无论如何奔走,根本就是在原地打转而已。
“我要救小师妹!”
宋长青斩钉截铁的道:
“我不能让小师妹死!”
老道士听了这话,眼中酸涩,泪水险些夺眶而出:
“怪我。”怪他实力低微,在这样的情况下,能看得到宋青小,却又无能为力。
“师傅说过,云虎山的卦象是不会出错的。”
此时的宋长青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坚毅,低声道:
“卦象曾言,您有惊无险,我与师妹有去有回。”
他说话的同时,还并没有死心。
哪怕老道士说了他只是在做无用功,他却仍拼命朝前奔跑着,哪怕累得气喘吁吁,却并不停歇。
“卦象不会出错的……有去有回……”
他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只是不停的念叨着:
“有去有回……有去有回……”
老道士的喉间像是堵了一块大石,说不出话,唯有与他一样,也拼命往前跑,不敢停下来。
深怕一停之后,便会离宋青小更远一些。
这边师徒两人在交谈着,另一边孟芳兰见到东秦无我的反应之后,也停下了脚步。
“沈郎……沈郎……她说你是我的沈郎转世……你是我的沈郎吗?”
“我……”
东秦无我听她这样一问,当即便要否认。
可是宋青小急急的话声将他的话语打断:
“东秦,你想清楚一些,再回答她的问题。”
她睁开了眼睛,与东秦无我遥遥相望:
“你想想你的任务……”
她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却是黑得惊人:
“若是你想不起来,我们可都要死在这里。”她提醒着:
“你想想神狱法则。”
一旦东秦无我否认,暴怒之下的孟芳兰会杀死此地的所有人。
宋青小已经失败,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再加上青冥令、银狼的沉睡不醒,使得她几乎没有一丝逆袭的可能。
东秦无我更不是孟芳兰的对手,孟芳兰吸万鬼之力化魔煞之后,镇压她的任务对东秦无我来说便相当于一个死局。
可是宋青小的话却提醒了东秦无我,令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神狱法则!
他的任务是阻止魔煞现世,令她无法为祸苍生,并没有说一定要将孟芳兰杀死——
东秦无我当时对这个任务条件有些意外,此时才知可能是因为神狱的任务之所以是这样,应该跟他没有杀死此鬼实力是有关的。
她已经成为魔煞,就连他与宋青小双双联手都没能镇压她,可想而知,这个试炼世界中,几乎没有再可克她之敌。
若今日放她离开沈庄,便必成大祸,这个任务无论是对东秦无我还是宋青小来说,都是失败的。
这个女鬼心狠手辣,唯一的软肋便是沈择宁。
正如宋青小所说,倘若他承认,说不定便是两人的一线转机。
要是承认自己就是沈择宁可以安抚这女鬼,一来可以缓解眼下的必死之局,为两人暂且争得一时生机。
二来说不定宋青小可以借此完成这女鬼与沈择宁来世之约的‘白首’之定,三来这女鬼对沈择宁用情极深,自己如果可以借沈择宁之名,劝这魔煞不再为祸众生,东秦无我的任务同样也有完成的可能。
直到这会儿,东秦无我已经完全被宋青小的话说服,开始认真思索暂且敷衍装作沈择宁的可能。
“你是我的沈郎吗……”
女鬼又幽幽的问了一句,声音中的温度比先前更低,已经带出杀气。
“我……”
东秦无我还有些不甘心,他抬头看了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孟芳兰一眼,那女鬼身穿宽大的红色嫁衣,却长发披面,挡住了脸上的神情。
他眼中露出既感羞耻,又感厌恶、气愤与无奈的神情,权衡利弊之后,最终这位东秦世家的天才终于做出了决定,咬牙答应:
“我是。”
他承认的刹那,女鬼抬起了头,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高呼声:
“沈郎?”
“唔……”
东秦无我硬着头皮答应,声音轻得像鸽子。
眼前的这一幕对他来说是极大的羞耻,这事儿若是传扬开来,他在天外天名声扫地。
此间事了之后,一定要将这事儿处理得干干净净。
东秦无我一面应答,一面心中想着善后的事宜。
“沈郎!”
女鬼往前迈了一步,朝他的方向靠近。
他咬紧了牙关,控制着自己不要后退,又应答了一句。
眼前红影一闪,不知何时孟芳兰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杀人如麻的鬼煞此时抬起了手臂,伸出一只柔软雪白的手,像是想要去碰触他的心。
“沈郎……”
那手寒意惊人,还没碰到他的身体,便已经令他的衣服结出厚厚的一层血红阴晶。
东秦无我后背蹿起寒栗,下意识的后退。
女鬼抬起的手落了个空,僵在了半空里。
“你不是我的沈郎。”
她话中的热切很快冷却,已经透出一丝杀机:
“你不是我的沈郎……”
“骗我……骗我……”
东秦无我嘴上虽说承认自己身份,可是身体的反应是半点儿骗不了人的。
他视她如邪祟,并对她格外忌惮、畏惧。
“我的沈郎不是这样的。”
女鬼那只白色的手掌上,开始迅速的钻出长长的指甲。
那指甲在红光之下泛着寒芒,一股股血雾涌出,将其染得通红,并缓缓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滴。
死气满溢开来,东秦无我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某种力量钉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后退。
“我最恨人家骗我……”
她漫不经心的开口,说话的功夫间,转动着那长长的五指:
“我要将你生吞活剥,从哪里吃起呢……”
说话的同时,她再往前迈了一步。
这一下,便几乎贴住了东秦无我的身体。
阴寒之气从她身体之中源源不绝的透了出来,几乎将东秦无我的身体冻结。
他的眉稍、眼睫之中,都开始结出了淡红的霜晶,脸色已经透出一种青灰之色。
孟芳兰的手指压在他胸口之上,还没有使力,那出自云氏一族之手的宝衣便承受不起阴气的侵蚀,被腐化出数个指洞。
“杀了你后,我再收拾她……我要想个办法,好好的折磨她……抽出她的神魂,熬炼她的尸身……”
她阴测测的说道,手掌正要往下一压之际,一道响亮的男声响起:
“我是沈择宁!”
孟芳兰怨毒的声音一滞,像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过了身。
老道士愣了一愣,也露出与她一样的神情,转头看站在自己身侧的大徒弟,瞪大了眼喝斥:
“你疯了吗!”
宋长青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站在那里,那张憨厚的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不是要找沈择宁的转世吗?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