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 愛下-第1102章 銅箱(二更)推薦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赵茹越发好奇。
独孤弦道:“算了,父王的心思难测,别猜了,尽快帮忙搬过去吧。”
别说赵茹,便是自己也猜不透父王行事。
有时候往往不经意的一件小事,却有十足的用意,布局深远莫测。
“赵师姐,宗主唤你。”一个黄衣少女飘然过来,脆生生的道。
她明媚的大眼偷偷打量独孤弦。
赵茹摆摆手。
黄衣少女又轻盈飘走。
独孤弦道:“我一起过去?”
赵茹抿嘴笑道:“宋师妹美丽吧?”
独孤弦失笑:“你还吃醋呢?”
“这位宋师妹看起来很仰慕你这位小王爷呢,看她那眼神。”
“我还真没看出来。”
“要不要一块儿收了做侧妃?”赵茹哼一声。
独孤弦忙道:“我跟父王可不一样。”
赵茹一边往前走一边道:“王爷什么都好,完美无缺,就是对女人嘛……”
“茹儿,父王很专情的。”独孤弦忙道。
赵茹撇红唇,哼道:“这话你也好意思说!”
独孤弦摇头笑了笑,没有反驳。
他暗自叹息。
自己这话如果说出去,确实不会有人相信,毕竟父王可是有三个女人的。
一个正妃一个侧妃,还有一位深居简出,几乎见不到人的红颜知己。
但据自己所见,父王确实是专情之人,在王府的时候,几乎看不出他还有别的女人,与母妃感情笃深。
父王那般人物怎能没有女人喜欢,可他能坚守不动,殊为难得。
甭说父王,便是自己也有的是女人想往上扑,但自己对那些女子都持抗拒之意。
她们最看重自己的身份与地位,而不是自己这个人,不像茹儿这般,与自己是纯粹的感情。
两人在宗主大殿的大厅里看到了祝碧湖。
大殿内除了三张椅子,剩下的东西全部消失,墙上空荡荡,地上家具摆设甚至地毯都不见。
“师父。”赵茹上前。
独孤弦抱拳。
祝碧湖摆摆手道:“你们两个来得正好,准备跟我一起护送这些。”
她信手一指旁边的一个铜箱子。
这铜箱约有一米见方,绿漆漆的,仿佛埋在地下很久。
“师父,这是……?”
“我们历代宗主所传。”祝碧湖摇头道:“不能最后关头不能打开。”
“还有这个?”赵茹好奇的道:“现在不能打开看看?”
“你说呢?!”祝碧湖轻哼。
赵茹明眸运足,目光比先前亮了一倍之多,惹得祝碧湖失笑道:“别白费功夫了!”
“这里到底是什么呀?”赵茹看向独孤弦。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独孤弦道:“应该是书籍吧。”
“你看得到?”赵茹忙道:“是什么奇功?”
“我看不到却能隐隐有感应。”独孤弦道:“应该是一些书籍。”
“是不是秘笈?”赵茹笑道:“师父,难道历代宗主把自己的武学心得放到这里来?”
“不知道。”祝碧湖哼一声道:“你别乱打主意。”
“师父,反正我将来是宗主嘛。”赵茹道:“早晚要知道的事,何不现在就告诉我?”
“谁说你是宗主了?”祝碧湖摇头:“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不会是宗主。”
“为何?!”赵茹讶然。
她一直是被当成下一代宗主来培养的,也一直这般要求自己的。
所以对师弟师妹们毫不客气,该打就打该罚就罚,免得他们长歪了给宗主惹祸。
现在却说,自己不能做宗主了!
“是因为我吧?”独孤弦不好意思的道。
祝碧湖缓缓点头。
“难道我进了南王府,就不能做我们的宗主啦?”赵茹不服气的道:“不是更应该让我做宗主嘛!”
“你不适合了。”祝碧湖道:“你做了王妃,还怎有精力处理飞雪宗的事?”
“王妃好像也没那么忙吧。”赵茹道。
祝碧湖笑着摇头:“你呀……,说你聪明,你却是个糊涂的。”
“师父,我怎糊涂啦?”赵茹更不服气。
祝碧湖看向独孤弦。
独孤弦道:“我来跟茹儿说吧。”
“明天就启程,早晨的时候就过来。”祝碧湖摆手道:“去吧去吧。”
“师父你就一直守在这里?”
“嗯。”
“要不然,我一块儿守着吧。”
“不必,你跟弦儿先去转转吧,即将离开这里,再难回来了。”祝碧湖叹一口气。
故土难离。
飞雪峰是不如新选的宗主位置,可再不好,也是自己生活了数十年的地方,遽然离舍,心里难言的惆怅。
“……是。”赵茹点头。
师父守在这里也挺安全,毕竟周围全是青莲圣教的大宗师,再厉害的高手也难闯进来。
两人出了大殿,赵茹直接开口问。
“茹儿,如果将来我继了王位,你还是挺忙的。”独孤弦与她来到山崖前。
清风徐徐而来。
他们站在一棵松树下。
独孤弦拍着松树:“偌大的王府,你怎么可能闲下来?”
“我看王妃也没怎么忙呀,她可是皇帝。”
“那是因为有父王在,有袁姑姑徐姑姑辅佐。”独孤弦摇头道:“一旦我接了王位,父王恐怕就会离开了。”
“离开?”
“嗯。”
“去哪儿?难道就不管王府了?”
“有可能飞升。”独孤弦指了指天空。
赵茹蹙眉:“真有飞升?不是传说的无稽之谈吗?”
当初南王爷利用飞升的谣言诳了整个天下,惹得天下动荡,烛阴司把所有不安份的势力都撬了出来。
那之后,人们就对飞升嗤之以鼻,连南王爷都飞升不了,别人飞什么升?
独孤弦道:“这是秘闻,别传出去。”
“当然。”
“其实当初父王是飞升了的,后来又回来了,不舍南王府与家人。”
“……飞升。”赵茹抬头看向天空:“天上真有天界?”
“另一个世界而已。”独孤弦摇头道:“没有那般美好,但灵气更精纯,里面的人更强。”
“既然南王爷不舍,为何还要飞升?”
“因为到时候,他们会一块儿飞升过去。”独孤弦叹道:“袁姑姑徐姑姑她们都会跟着走,……没有几位姑姑,你能闲着?”
“袁姑姑徐姑姑她们也一起?”
“嗯。”
“她们也能飞升?”
“修为都到了,只是强压着罢了。”独孤弦叹一口气:“我估计没有几年了。”
赵茹忽然觉得一座山压下来,喘不过气。
独孤弦看她脸色不好看,笑道:“犯愁了?”
“我恐怕应付不来。”
“有我呢。”独孤弦拍拍她香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