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獵諜-第五十二章 一身冷汗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这些租界巡捕的一举一动,实际都在唐城的视线之内,清除掉这最后一处监视点的唐城,并没有走远。蹲伏在屋顶上的唐城,早已经打开了三倍目镜技能,此刻正远远的观察着这条街里的情况,又是爆炸又是开枪的,可唐城却一直没有看到白占山的身影出现。难道是没有在这里?唐城心中不免升腾出疑问!
如果白占山不在这里,哪会在什么地方?并没有发现白占山出现的唐城,暗自思量之后,只能先选择了等在这里静观其变。约莫半个小时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租界巡捕赶到这里,远处屋顶上的唐城,终于看到了白占山的身影。只是看白占山出现的位置,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明显就是从其他地方过来的。
白占山身后跟着的那些人之中,唐城已经看到了几张熟面孔,确认了白占山不但安全,而且身边也出现了军统的行动人员,唐城这才算是放下心来。就在唐城打算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在那些租界巡捕聚集的地方,新出现了几个西装男子。依照自己跟日伪特务交手的经验,唐城马上就做出反应,这几个西装男子应该是特高课的便衣。
上海特高课在租界里的秘密监视点连续遭到破坏,不但监视点里的日伪特务全数阵亡,而且还被人拿走了大部分的证件和武器,这无疑是对特高课的一种严重挑衅。连续接到噩耗的上海特高课,一边用此事继续向租界工部局施压,一边抽调人手马上进入租界调查此事。
唐城此刻看到的那几个西装男子,还真就是上海特高课的便衣特务,为首的是一个叫中野勇的小头目。“袭击者在这里使用了手枪和炸dan,看来不是个怕事的!”站在发生爆炸的店铺门外,中野勇冷着脸左右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店铺隔壁的那家小酒馆。特高课决定在这里设立监视点的时候,就已经对店铺周围的情况做了调查,所以中野勇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家小酒馆的情况。
袭击者敢无视了租界巡捕聚集的小酒馆,居然在袭击中使用了枪械和炸yao,中野勇现在还无法判断,袭击者使用如此强悍的手段,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有其他的企图。但是从店铺里的情况来看,中野勇至少知道了袭击者不是个胆小的人,而且袭击者很可能是军统总部派来上海的锄奸刺客。
中野勇一行人,在事发现场找到的线索并不算多,除去子弹壳,就只剩下了一些手lei爆炸之后留下的破片。仔细辨认过找到的那些手lei破片之后,曾经上过战场的中野勇惊奇的发现,袭击者使用的baozhawu,居然是帝国军队配发的制式手lei。“这就麻烦了!不好找到线索啊!”上海曾经也是战区,战场遗留的武器弹药,可是有不少都流落在了民间。
想要凭借找到的手lei破片就找出可用的线索,这无疑是难于上青天,此刻还没有调查方向的中野勇,只能先让手下的队员,将现场找到的东西保存起来。“不知道啊!我们听到爆炸和枪声冲出来的时候,就根本没有看到有人从店铺里出来。”被中野勇和他手下的队员询问的租界巡捕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做出了一样的回答。
心知这些租界巡捕不想参合此事,中野勇也并没有为难这些租界巡捕,不过他也从这些租界巡捕的回答中,隐隐有了些想法。听到爆炸和枪声的租界巡捕,从隔壁小酒馆里出来的时候,都说并没有看到袭击者从店铺里出来。中野勇并没有怀疑这些租界巡捕的回答,所以,他判断袭击者进入现场的路径,并非是店铺的正门。
远处屋顶上的唐城,看到那几个西装男子攀爬上店铺屋顶的时候,就知道对方应该是判断出了自己的进入路径。呵!特高课里面还是有能人的啊!看到这一幕的唐城,非但没有恼怒,反倒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他也很想知道,这几个特高课的便衣,到底能不能完全复原出自己进入和离开的路线。
本想要离开的唐城,忽然饶有兴趣的改变了决定,留在原地很有兴趣的观察着中野勇一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几人的一举一动,都被人远远看着的中野勇,此刻正蹲坐在店铺的屋顶,在他身前的屋顶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洞的下方便是店铺的阁楼。“看来我猜测的没错,袭击者就是从这里进入店铺的,我现在只是纳闷,店铺里的黑藤他们,怎么没有听到袭击者在屋顶掏洞的动静?”
可惜守在这里的黑藤几人都已经死了,所以中野勇的这个疑问 ,注定是得不到解答的。在确定了袭击者进入店铺的路径之后,中野勇手下的一名队员,还顺着屋顶的孔洞进入到阁楼里,并且从阁楼里找到了两枚手lei拉环。手lei拉环的出现,让中野勇的判断,得到了进一步的完善。
“袭击者应该是从这里进入到阁楼里,然后趁着黑藤他们松懈的时候,先从阁楼往下面投掷出手lei。店铺一楼的空间不算很大,手lei在这种环境里爆炸产生的威力,要远远超过室外。躲在阁楼里的袭击者,应该就是在两枚手lei爆炸之后,才下到一楼,然后逐一射杀了黑藤他们。”
中野勇没有理会身上沾染到的污渍,亲自从屋顶的孔洞钻进阁楼里,然后用两只皮鞋代替了手lei,完美的演示出了他推断出的袭击过程。中野勇用来代替手枪的右手食指,最后指着的尸体,是倒下窗下的肖光。“袭击者应该跟军统有关,这个肖光是军统叛徒,袭击者是来清理叛徒的。”
中野勇判断肖光是最后被袭击者打死的,这并非没有依据,因为从现场几具尸体身上的伤痕来看,只有肖光身上有一处被手lei破片击伤的伤痕,而且并不致命。而且其他几具尸体临死前都是反击的身形,只有肖光是双膝跪地的姿势,中野勇由此判断,袭击者是冲着肖光这个军统叛徒来的。
袭击者故意将肖光留到最后,要嘛是向肖光逼问情报,要嘛就是肖光胆怯之下,主动跪地求饶,却并没有被袭击者放过。不得不说,中野勇的推断基本符合唐城的整个袭击过程,只可惜就算中野勇推演出了这些内容,但是对抓捕唐城这个袭击者,却一点实质性的帮助都没有。
唐城此刻的位置距离太远,虽然打开了三倍目镜技能的他,能清楚的看到中野勇的一举一动,但他却无法听到中野勇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唐城蹲伏在屋顶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之前出现在街道里的白占山,忽然转身离开,唐城便没有继续停留在屋顶,也很快跳下屋顶,朝着白占山移动的方向赶了过去。
选择绕路的唐城,连续转过两个街口之后,终于再度看到了白占山。只是白占山身后还跟着不少他手下的行动人员,并没有打算跟那些人接触的唐城,只好从随身装备包中拿出纸笔,就在街边写下一张纸条,然后用一块大洋做报酬,让街边遇到的报童,将纸条送去给白占山。
自己藏身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支特高课的便衣行动队,而且就在自己住所的对面。因为突发状况耽误了行程的白占山,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说不慌张那是假话。只是慌张之余,白占山心中还有暗自庆幸,他暗自庆幸有人出手袭击了在自己住所对面的特高课便衣,还庆幸自己因为突发状况耽误了返回住所的原定行程。
白占山主动断绝了跟上海站剩余人员的联系,但他并不缺少消息来源,只是他这会也跟中野勇一样,始终没有想到袭击那些特高课便衣的会是谁。白占山并非没有想到唐城,但他马上又打消掉了这个想法,如果是唐城袭击了那些特高课便衣,事先就绝对会通知自己才是。
带着心中的诸多疑问,白占山带人离开之前的那条街道,在租界里,想这样的藏身点,白占山已经提前准备了多处。被街边报童找上的时候,白占山的脑海中,还在猜测袭击者的身份,不过等他从报童手里拿到那个纸条之后,一直充斥在他脑海中的疑问,瞬间得到了解答。
唐城在纸条上写的内容不多,但也将特高课爱租界里部署监视点的事情,全数告知给了白占山。唐城清理过的那几处监视点,纸条上也都有准确的地址,如果白占山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核实。得知上海特高课,已经掌握军统在租界里至少五处联络点,白占山终于被惊出一身冷汗。
军统总部派来上海的第二批人员,即将到达,白占山也接到了军统总部的电令,要求他即可启用军统在租界的几处秘密联络点,为上海站的重建提供必要帮助。如果不是唐城告知缘由,说不定自己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乐颠颠的按照总部的命令,在特高课的便衣监视之下,主动现身去联系这几处联络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