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ptt-第519章 舌尖能抵百萬兵讀書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阳春三月的迪化城,还是一片萧瑟的场景。几天前的一场大雪,给这里装饰得明亮之余,还多了些点缀。此时,省政|府的大堂里,却是人声鼎沸、欢声不断。
这是作为省政|府新任主席的樊耀南设宴欢送张汉卿离疆的场景。尽管很多人没有邀请到,省政|府的中高级官员们几乎全数抵达。他们说是送少帅,却知道地位相差太远,而只能殷勤地在樊耀南周围打转。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ptt-第519章 舌尖能抵百萬兵分享
昨天的新疆最高五人领导小组名单吹皱了一池春水。省委书记苏德臣、副主席吴恩培、武警部队司令张作舟、建设兵团兼白俄军团司令张宗昌和省主席樊耀南入选,让人惊掉下巴的是督军杨增新和督军署参谋长唐聚武却被排斥在外。
唐聚武好解释,如果作为参谋长的他入选而督军却在外,那少帅这事就做得太不地道了。可杨增新落选,这意味就大了。有人说,这是督军大权旁落的标志。
实际上,这位督军的权力确实大大缩水。在军政分离、军警分离后,他这个督军也只有真正督“军”的份了。就是军队,他也只享有名义上的管理权:军改后的作战权集中在参谋长唐聚武手中,人事权力集中在政治部手中,一应后勤补给都交由后勤部管理。三个部都并行向西北人民军总司令部负责,就连警卫部队也是由人民军充任。
造成这一原因的是这位督军仍然抱着以前的习惯插手政事,他之前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而樊耀南还是对这位曾经的老上司有忍让的心理。为最大限度地边缘化他,张汉卿才不得已施加狠手,用排斥他参加五人领导小组的办法表明态度。
军政大权旁落的杨增新很快体会到了这种落差,与樊主席府上门庭若市相比较,他的府上当天晚上来的宾客几乎绝迹,只是到深夜才有一个神秘的客人登门。
“督军,我就说樊耀南不可信,他是典型的有奶便是娘的主,现在已经投到奉天的那小子身边去了。那个什么五人小组,把督军排斥在外,姓樊的却一句公道话也不说,这真是岂有此理!依我的意思,等姓张的离开后,督军调动军队,把奉天的那拨人都赶出新疆去!让他们知道,新疆到底是姓杨还是姓张!”
杨增新眯着眼睛看着金树仁说:“不要这么说,老夫不在五人小组也是应有之义。少帅说了,一个健全的政|府应该少些军人参政,而是由文官决定政治事务,倒不是针对我。早襄能够入围,表示我们新疆还是有人才的,你也不必因此而对早襄有什么不满。他的为人我清楚,绝没有什么改换门庭的意思!”
金树仁对杨增新口是心非的回答并不在意,而是自顾自地说:“督军太厚道了,以至于让奉天那帮人欺侮到头上!督军曾经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也曾经是进士出身,那是标准的文官出身!想想五人小组中的张宗昌、张作舟是什么人物?前者就是一个武痞,后者是一个典型的武将,他们倒有资格进去!”
杨增新的愤懑被激发出来,但他隐忍的功夫做得极好,当年用两年时间打败阿连阔夫就是以退为进。对金树仁,这曾经的左膀右臂,他还是真情流露了:“那有什么办法?人家大权在握,还能让老夫做这个督军已经够多了的,还想奢望其它?老夫年纪大了,和他们斗不起了,新疆的天下该看他们的了。”
金树仁已经被一撸到底,杨增新是他起复最大的指望。见这位督军似乎已经丧失锐气,不能不设法予以激励:“督军,虽说归化军被改编,可是短期之内他们哪来那么多的军官可更换?这绝大多数军官还是督军任上升任的,对督军还是很有感情的。姓张的军队一离开,我们就起事。您是中|央任命的督军,调兵遣将乃分内之事。当初奉军入疆,督军没有办法;督军重掌政权,我看奉军敢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再调头和我们打仗?真要这么的,我们就和他们干一场!”
杨增新用他那洞察人世的眼神看着金树仁,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当人家手里的十万人民军是傻子不成?他摇头说:“甘肃距此虽然遥远,但远非遥不可及,人民军要是再挥兵入疆,你我拿什么来挡?”
“至于军队”,他微微苦笑说:“归化军本来战力就不足,现在少帅埋了几枚炸|弹在新疆,别说改编后能不能再调动军队还在两可,就是一个建设兵团的万把人的白俄兵,你我拿什么和他们打?看看张宗昌驻军的形状,从哈密到吐鲁番到库尔勒,这些军队是在迪化城南作为倚靠呢,焉知不是防着归化军的生变?”
唉,说多了都是泪。金树仁最大的希望便是依靠杨增新重新夺权,现在这位督军锐气已失,凭他自己的力量想都不用想。他满怀激愤地说:“难道就看着他们拆毁省府大堂的楹联印记?虽然督军现在权力不再,这些人也太目中无人了!”
说到此事,杨增新也有几分血性。
在兼任省政|府主席时,在省府大堂上,杨增新一直悬挂着他自己撰写的楹联,上联是“共和实草昧初开,羞称五霸七雄,纷争莫问中原事”,下联为“边庭有桃源胜景,狃率南回北准,浑噩长为太古民”。在他看来,这既是其治疆策略,也是对自己的褒扬。
在他原本的想法里,不管内地各军阀如何争斗,自己只岿然不动做新疆第一人,把自己的理念贯彻全省,亦是人生一大乐事。可是当樊耀南正式成为省主席后,他的身边人员偷偷把这块匾卸了下来。两个月过去了,现在恐怕都已经布满灰尘了吧?
精华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起點-第519章 舌尖能抵百萬兵
樊耀南起初也很生气,这不是在督军的伤口上撒盐吗?主人既换,留下这些东西也没什么影响,毕竟施政方案才是硬道理。这楹联一撤,动静太大,杨督军心里不知会怎么想?是不是以为这是分庭抗礼、另起炉灶的表现?虽然他完全有条件这么做。
不过当他听说幕后的授意人是少帅时,忍不住苦笑,也不好说什么。张汉卿不满意杨增新的施政方略是事实,但没必要为了拉他上战车而和杨督军撕破脸啊。既决心为振兴新疆做些事,有些做法他是一定要变革的,不需要张汉卿再拉他一把。
他对此事的默不作声,吹到杨新增耳里,就是樊耀南的默许。这个事比张汉卿拿了他的省主席职位还要牵动他的心,毕竟职位是变动的,既往的辉煌(或认定的辉煌)被否定才是人生最大的失落。他一直努力不想这件事,但是当金树仁再度提起时,他还是从小腹升起一股无名火来。
见成功地搓动杨增新,金树仁很得意。他是个很有抱负的人,也经过自己的努力做到了政务厅长的位置。只因为自己的政见(也还有宝座的考量)没有面见张汉卿便被一撸到底,让多年的心血化为一旦,这对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是不可接受的。他尤其不能接受的是曾经和他平起平坐的樊耀南一跃而成为新疆民政最大的官,认为这是对他的侮辱。
“督军若有想法,容我和归化军的一些骨干联络。他们有很多人在此次改编中被降职的降职、调岗的调岗,但是在军中还有影响力。只要督军一声令下,他们一定会带人反水。迪化城中只有警卫营是姓张的小子留下来的,督军有亲随营完全可以和他抗衡,我再拉拢驻军,控制全城不在话下!那时候督军以大义的名义号令全省军队,谁敢不从!就是姓张的小子知道我们生变又能如何?这民国又不是奉系一家说了算的!”
道理是这个道理,也要看看形势和张汉卿的个性是如何。不过抱着试一试心态的杨增新还是对此表示默认:“兹事体大,上下官兵们若是有想法,我不会干涉;但是若没有一定把握,我不会强求。”
就是夺权,也不能大动干戈,所以自己能够不做恶人他还是决定看着金树仁做。万一不行,还有个伸缩的余地。
金树仁在心里怒骂了一句“老狐狸”,他这是坐看成败呢。自己赢,他乐得重揽大权,只是会分一杯羹给自己;若是输了,他会推作不知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然而相对于他,自己的心情更为迫切,所以这个恶人,他是做定了。
成功说动杨增新的金树仁兴高采烈地连夜串联杨增新的老部下去了,杨增新也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要送别人民军少帅,他这个督军无论如何都要到场的。
在省政|府大堂前下车,望着熟悉的地方,只两个月时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什么时候,他能够再度入主这里在这里发号施令呢?空头督军的滋味实在不舒服,有没有机会,就看金树仁的了!
不过当张汉卿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是似笑非笑的眼神:“杨督昨夜辛苦了,眼角都有血丝,恐怕是没睡好吧?其实有些事情没必要这么辛苦,您年纪也大了,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就不要劳神了。但是金树仁这些人,世伯还是少亲近的好,不然一世英明,就毁在这些人手里。”
没来由心里一突,杨增新第一个反应就是—-事–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