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江湖梟雄 起點-第一五四一章 血濺三步,遠古亡命徒覺醒熱推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在冷磊和韩飞达成合作的同时,冷磊也在袁琦的引荐下,赶到东山集团,坐在了会客室内。
几分钟后,屠伟推开会客室的房门,将徐合宇跟冬皓两人让进了屋内,然后才跟在后面关上了房门。
“徐总!晚上好!”袁琦看见徐合宇进门,面带笑意的起身,跟徐合宇轻轻握了下手。
一边的冷磊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但徐合宇只是跟袁琦搭了下手,压根没理冷磊,对袁琦微微点头:“坐!”
“好!你也请!”袁琦笑容不减,坐在了徐合宇身边,他虽然是当地一个分局的一把手,但徐合宇明显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么多年做生意虽然起色不大,但接触的都是窦卫洲那种级别的大员,袁琦在他眼里,当真算不得什么官员,至于冷磊,如果他不是跟着袁琦一起来的,那么就连让徐合宇接见的资格都没有。
“徐总,我冒昧前来,没打扰你办公吧?”袁琦落座后,发现徐合宇这边连个端茶递水的人都没有,也看出了徐合宇这边是有事要做,并不准备让他久留,而徐合宇能够在百忙之中抽空跟他见一面,已经算是给足了他面子。
“没事,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有话直说就好!”徐合宇略过寒暄,直截了当的开口。
“没别的,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给你介绍一个人!我跟你提过的,他就是冷磊!”袁琦指着冷磊把话说完,对他点头:“小磊,这是东山集团的徐总!”
“啊!”冷磊听见这话,只是坐在沙发上答应了一声,连招呼都没打,他是一个心气很傲的人,之前进门时徐合宇对他的冷落,明显让他觉得耿耿于怀。
“你好。”徐合宇看见冷磊这副模样,只是微微一笑。
“小磊!你别在这犯你那个倔驴脾气!你知道徐总是什么身份吗?他愿意抽时间见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明白吗?!”袁琦盯着冷磊低声喝斥了一句。
“他就算是玉皇大帝,又能怎么样呢?”冷磊跟袁琦对视一眼,不管不顾的继续道:“我今天跟你过来,不是为了要饭的!我帮东山集团把事办了,他们给我个说法,这不是应该的吗?我不欠他们的,但他们欠我的!你凭啥让我在这装孙子啊?”
“你给我闭嘴!不像话!”袁琦对冷磊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别乱说话,随后继续对徐合宇笑道:“徐总,小磊这个人就这样,脾气操蛋,也不会来事!但能力还是有的!”
“能力?有什么能力啊?事情办了一大堆,但哪件事办成了?”屠伟看着冷磊这副好像别人欠他钱一样的表情,还有对待徐合宇的态度,此刻也有点生气,徐合宇能够大度的不跟冷磊这种人计较,但同样身为社会混子的屠伟肯定看不下去,沉声道:“在外面让人打的抱头鼠窜!连一个二十来岁的学生都JB看不住!到了我们东山集团,反而拽的像个二五八万一样!啥他妈意思,是看我们东山集团好欺负,还是只会窝里横啊?”
“我艹你妈的!你说谁呢?”冷磊身上始终有一股亡命徒的气息,即便袁琦今天来他过来,是为了给他介绍一条生路,让他投诚的,但他仍旧没有任何求人的觉悟,反而在听到屠伟的冷嘲热讽之后,登时拍案而起。
“你妈了个B的!这屋里除了你,还他妈有其他狗篮子么?你说我他妈说谁呢!”屠伟见冷磊嘴里带啷当,也梗着脖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蹲了几年监狱,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你这个B样的!我平时见得多了!既想当婊Z又想立牌坊!要饭还他妈想捧着一个金碗!你咋这么狂呢!”
“我去你妈的!”冷磊不知是被屠伟哪句话扎到了心头,在一声暴喝之间,猛然抄起桌上的烟灰缸,瞬间窜了上去。
“我艹!”屠伟看见冷磊居然敢在东山集团对他动手,也是颇为意外,尤其发现冷磊还是下的死手,奔着他头上砸了过来,顿时抬手阻挡。
“嘭!”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江湖梟雄-第一五四一章 血濺三步,遠古亡命徒覺醒分享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江湖梟雄-第一五四一章 血濺三步,遠古亡命徒覺醒分享
冷磊这一烟灰缸下去,粗暴的砸在了屠伟的手背上,而屠伟这时候也没感觉到疼,蹬着沙发一使劲,直接将冷磊扑倒在了地上,对着冷磊脸上就是两拳,将他打的鼻血横流,然后骑在他身上,拳头开始哐哐的往下捶。
“艹你妈!今天咱们俩不死一个,这事肯定没完!”冷磊被屠伟打出火气,用胳膊护住脸,单手搬起他的腿使劲一掀,将屠伟推倒在了地上。
“妈的!”冬皓看见冷磊的动作,扶着茶几就要起身。
“哎!”徐合宇微微抬手,制止了冬皓的动作,看着在地上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缓缓端起茶杯,看向了身旁的袁琦。
“冷磊!你他妈别不要脸!给我停手!”袁琦看见这一幕,登时准备起身。
“都他妈给我滚!”冷磊疯狂的咆哮一声,再度向着倒地的屠伟窜上去,先是对着他的小腹猛掏了一拳,然后趁着屠伟躬身的同时,用手掌按着他的脸,猛然用他的后脑撞向了地面。
“咚!”
精华都市言情 江湖梟雄 岐峰-第一五四一章 血濺三步,遠古亡命徒覺醒讀書
一声闷响,原本已经把拳头抡起来的屠伟动作一滞。
“咚!”
又一声闷响,屠伟的手臂垂了下去,人也泛起了白眼。
“咚咚咚!”
冷磊按着屠伟的脸,宛若砸核桃一样,不断地用他的头撞向地面,几秒钟的功夫,屠伟已经陷入昏迷,后脑也开始冒血。
“艹你妈的!你没完了!”冬皓看见屠伟被彻底击倒,终于按捺不住情绪,猛地冲上去,一脚踹在了冷磊的肩头,把他蹬出去了两米多远,然后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后腰。
“砰!哗啦!”
一声枪响,会客室的吊灯直接被击碎了一盏,随后倒在地上的冷磊调转枪口,用还在冒着一缕轻烟的仿五四,直接指向了冬皓:“怎么着,要比比谁快啊?”
“咣当!”
枪声传开不到五秒钟的功夫,会客室的房门被推开,随后四五个拎着枪的青年,纷纷冲进屋内,举枪指向了冷磊。
“枪放下!”徐合宇坐在沙发上,依旧面无表情的端着茶杯,目光不屑的看向了冷磊:“给你机会,你敢开枪吗?”
“砰!”
徐合宇话音落,冷磊宛若疯狗一般,对着徐合宇所在的方位就扣动了扳机。
“嘭!”
子弹打在沙发上,留下了一枚拇指粗的弹洞,没等其他人做出反应,冷磊便再度掀开外衣,露出了里面的炸.药,脸上也露出一个病态的狰狞笑容:“你们都比我清楚!这个屋里,只有我的命最他妈不值钱!对吗?!”
“你疯了?!”冬皓看见冷磊的动作,并未在乎自身安危,而是连退两步,挡在了徐合宇身前。
“袁琦!你出去!”冷磊从地上起身,大声吆喝了一句。
“冷磊!你他妈给我住手!我带你来东山集团,是交朋友的!不是让你自寻死路的!懂吗?!”袁琦看着冷磊略显肿胀的脸颊,气的全身颤抖。
“我他妈让你走!!”冷磊侧目咆哮。
“算了,都别走了!”徐合宇身体前倾,看了一眼沙发上距离自己不足半米的弹洞,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轻轻推开冬皓,目光深沉的看向了冷磊:“本来,你今天是走不了的!”
“我这个人命贱!不管是面对江湖大哥,还是街边那些十七八岁的小摇子,随时都做好了玩命的准备!在我眼里,人命不分贵贱,不管跟谁换命,我都不亏!我这个人从小就这样,安壤现在所有的混子,都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冷磊面对徐合宇这种上位者,眼中没有丝毫畏惧。
“血溅三步,匹夫之勇!”徐合宇拿起烟盒,动作娴熟的点上了一支烟:“在这件事情上,咱们俩的看法是一样的,我从来不惧任何人的威胁!不管是达官显贵,亦或是你这种草根底层!我本以为你是个六亲不认的亡命徒,但你能在这种情况下,让袁局长离开,倒还值得我欣赏!阿皓,把屠伟抬出去!”
“哎!”冬皓闻言,对进门的几人压了下手,吩咐他们把昏迷的屠伟带走。
“我东山集团,喜欢交朋友,但从不交无用的朋友!你一共为我们办了两件事,千佛山矿区的矿线,你没拿下来!本来该灭口的万峥,你也没留住!按理说,我不该管你!但迄今为止,敢在我的地盘,向我开枪的人,你是第一个!凭这一枪,我给你一个机会!”徐合宇露出了一个笑容。
“机会不给你给我的!而是你欠我的!事情我确实办砸了!但该拼命的时候,我也没躲!”冷磊理所当然的回应道。
“随你怎么理解。”徐合宇并不想跟冷磊这种莽夫去讲什么大道理,往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靠在了沙发上:“说吧,想要什么!”
“人、钱、枪!”冷磊手里攥着引信,跟徐合宇对视着:“只要我能拉起自己的队伍,东山集团的一切障碍,我都可以给你扫平!”
“我凭什么信你?”徐合宇莞尔一笑:“你的接连失利,并未让我感觉你有这种能力!”
“钱,你想赚多少有多少!但命我只有一条,如果你感觉我不值这个价格,我也没办法!”冷磊并未过多解释。
徐合宇闻言,盯着冷磊看了半天,最终笑着点头:“哈哈,有点意思!行,这个投资,我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