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末日崛起 愛下-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夜晚讀書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末日崛起
《丽春院》。
这种消失在现代的行业,在《魔兽世界》里面悄然出现。实际上,《丽春院》从来都没有消失,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只不过现代改头换面而已。《天上人间》、《大富贵》、《梦想之地》随便换个名字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存在。
《魔兽世界》里面不用那么麻烦,因为没有监管,大可以恢复古制,《丽春院》这个招牌无疑是十分具有代表性的。
看见这三个字,便知何意。
梅兰竹菊中的梅字号房间,是《丽春院》最尊贵的去处,兰字号房间次之。房间分为两格,前面是吃饭饮酒之用,后面只有一张大床,香味弥漫。
兰字号房间内,粗重的喘气声和诱人的呻吟声隐隐传递出来,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和低沉的吼叫,一切归为平静,不久,就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穿衣服的声音和女人腻人的嗔骂声。相貌粗狂的方霆戈哼着小曲,一脸愉快地走出来,刚刚把帘子掀开,整个人骤然紧绷起来,背后的寒毛乍起。
“你是何人?”刹那的僵硬之后,方霆戈恢复了平静,若无其事走出来。自顾地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水,茶水溅出来了少许。
“刘危安!”刘危安的目光一直盯着方霆戈,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到目前为止,方霆戈的一切反应都让他很满意。
“原来是你!”方霆戈压下内心的震动,作为沼泽城的高层之一,掌控沼泽城一半兵力的都护,消息比普通人灵通多了。很清楚眼前之人出现在这里将会对沼泽城的格局造成多大的变化,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来找我,不会是也看上了小桃红吧?我这人重英雄,如果是这样,小桃红让给你也无妨。”
后面很安静,按照道理这会儿小桃红应该穿好了衣服走出来才对,但是不知为何,后面声息全无。
“我想请方都护助我拿下沼泽城。”刘危安道。
“刘危安,你在开玩笑吗?”方霆戈的表情像是看疯子。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刘危安脸上没有一丝笑意。
“沼泽城不是蓝色之城,也不是黑白城那些废物,这里容不得你撒野。”方霆戈的表情冷下来了,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在我眼中,都是一样的。”刘危安道。
“我知道你在周围埋伏了人手,自以为控制住了我,但是你信不信,只要我呼喊一声,10个呼吸之内,整个《丽春院》将会被重重包围,你以及你的人一个都逃不掉。”方霆戈看着刘危安,眼神如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末日崛起》-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夜晚閲讀
“不信!”刘危安迎着他的目光,缓缓摇头。
“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就不好——”方霆戈突然落下去,他的反应很快,迅速沉腰坐马,控制住了身体没有坐下去,要不然就狼狈了。
坐下的凳子不见了,地面上多了一堆木屑灰烬,他竟然没有一点察觉。
方霆戈脸色难看,更多的是惊骇,对方能神不知鬼不觉,让他坐下的凳子化为粉末,他丝毫没有察觉,这份功力,他比不了。
“其实,我是希望和方都护做朋友的。”刘危安微笑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方霆戈笑的很勉强。
“何苦呢?”刘危安眼中厉芒一闪,一缕无形的波动掠过。
“寂灭之剑!”
方霆戈浑身一颤,刹那神魂皆灭,生机灭绝,眼神迅速暗淡下去,砰的一声跌坐在楼板上。右手变成了青金色,这是他的成名绝技《青魔功》,此功一出,刀枪不入,力大无穷,战斗力可以翻一倍。沼泽城都护职位重要,打主意的人不胜枚举,方霆戈凭什么能稳坐钓鱼台,靠的就是《青魔功》,可惜遇上了刘危安。
“拜见城主。”包间的门推开,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材挺拔,目光炯炯,显示极为精湛的修为。
“人贵有自知之明。”刘危安的目光从方霆戈身上移开,青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此人的野心太大,野心太大的人不会对别人忠诚,不过,方霆戈自己找死,也没办法。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能控制左都卫吗?”刘危安盯着青年好一会儿才开口。
“保证完成任务!”宁杰大声道,心中激动。
“需要我的协助吗?”刘危安又问。
“多谢城主关心,但是不需要,我只求借方都护的人头一用。”宁杰道。
“准了!”刘危安笑起来了,野心大了点没错,但是只要在控制范围内,此人绝对是一把好刀。
夜黑,风不高。
几个从《丽春院》出来的醉汉勾肩搭背,还在回味某个姑娘的身体柔软,某个地方滑腻紧凑,根本没注意到街道上巡逻的人已经换了人。
《丽春院》夜宿的价格昂贵,不是很富裕的人,一般是选择到点后离开去客栈睡的,这样可以节省不少钱财。几个醉汉经过巡逻队的时候,一个醉汉无意中看了一眼,忽然发现不对,就在这个时候,一缕刀芒闪现。他的脸上骤然浮现恐惧,张大的嘴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刀光掠过了他的喉咙,鲜血飙射,声音淹没。
几缕刀光闪过,几个醉汉已经变成了尸体。
“快!”这支巡逻队是平安军伪装的,掌控全场的最快的方式就是巡逻队,虽然危险,但是做好了,益处也是极大的。
几个战士接住了倒下的尸体,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战士们把尸体丢进了一间清理过的房间里面,一道寒气涌过,把尸体都冻结起来,不让一丝血腥味散发出来。
街上的战士也已经把血迹清理干净,继续巡逻,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
王家的店铺,睡眠中的掌柜忽然生出感应,刚刚睁开眼睛,便被恐惧支配,一片刀光落下,把他的头颅从身体上分开了。五个平安战士,动作麻利,刀光闪过,睡觉的店伙计没有感觉道疼痛就去了地府。
相同的一幕,在不止一个店铺发生着。
“这家是谁的?”童小小问。
“孙家的。”一个战士回答。
“哪个孙家?广饶的吗?”童小小是知道孙灵芝和刘危安的关系的。
“是!”战士点头。
“还等什么?干掉!”童小小身材虽然高大,轻身功夫却不比别人弱,轻轻松松跃过了围墙落入院子,大约五分钟,童小小带着人从大门出来,院子里面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遇上了黑面神,黑面神身上有血迹,后面的战士也好几个身上带伤,走路一瘸一拐的。童小小心中一惊:“怎么回事?”
“妈的,太阴险了,房间里面竟然安装了机关陷阱,我们一时不损,受了点伤。”黑面神一脸晦气。计划这么完美,却在执行的过程中出来问题。别人都很顺利,唯独他这边出了事情,心情很差。
“小心点,右都卫那边可能已经察觉到了。”卢燕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右都护田百家是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满脸笑容,犹如弥勒佛。沼泽城左右都护,各有特点。左都护方霆戈做事刚硬,心狠手辣,一身《青魔功》几近无敌,最大的爱好是女人,无女不欢。是《丽春院》的常客,他在《丽春院》的时间比在左都卫所的时间还长。
右都护田百家为人谦和,笑口常开,对谁都很客气,很少出手,实力到底多深,没几个人知道,但是从方霆戈对他的态度来看,应该不会比方霆戈弱多少。田百家爱财,视财如命。在沼泽城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找田百家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如果真的有,那就是钱没有给到位。
有这样明显的缺点,还能稳坐右都护的位置,田百家自然有气过人之处。从平安军的带着肉囊进城,他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等到平安军带着大量的金币大摇大摆的离开,他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巡逻队被杀,然后换成了平安军的人,他是第一个知道的。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唐叮咚出现了,带着两大箱子的金币,每个箱子装着2000枚金币。
“城池是别人的,命是自己的,钱也是自己的,田都护,如何取决,就看你自己的了。”唐叮咚对于两侧的二十多个刀斧手熟视无睹,只是盯着田百家。
“退下!”田百家的目光盯着金光灿灿的金币,脸上肌肉颤抖,表情变化不定,最后还是贪婪占据了上风,挥手让手下下去。
杀气退去,气氛一下子变得融洽。
“想要让我做事情的话,这可不够!”田百家恶狠狠地道。
“田都护只要保持原状即可,只要都护的人不出手,其他的问题,我平安军自会解决。“唐叮咚平静道。
“宁杰可是一只不会叫的狗。”田百家的反应很快,一下子想到了平安军已经搞定了左都护。
“这就看他的眼光了,如果聪明,那就是一只狗,如果不聪明,那就是一盘狗肉。”唐叮咚笑着道。田百家心中一寒,不再说话了。
东方出现黎明的曙光,天色迅速亮起来,有些留夜的人从睡梦中醒来,立刻发现不对劲,沼泽城平静的有点过分,难道今天是什么节日,看看日历,没有啊,今天就是正常的日子。
“杀人了!”
充满惊恐的声音打破了沼泽城的宁静,沼泽城喧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