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梅染衣-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相伴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你这肥鸡,怎么如此不讲道理!?”
紫电无极小手叉腰。
赤羽鸡祖怒急反笑,这两货,跑到赤羽门来烧烤赤羽鸡,还如此肆无忌惮、理直气壮?!
“你们做了这些事情,难道还敢说自己讲道理?!”
紫电无极指着任海风说道。
“你这肥鸡,就是这个人邀请我们来赤羽门吃烧烤的!”
任海风额头冒汗,怎么这事情又来到自己头上了。
“是这样吗?!小风,你怎么能让我的后辈们,成为别人口中的食物呢?!”
赤羽鸡祖气愤地说道。
“鸡祖大人!这都怪我,当时不该说那么一句!可这两人,都是沉溺与口舌之欲的憨货,只有这样才能将其引来啊!”
任海风赶忙叫屈。
他可不想让赤羽鸡祖来一顿暴打,他们这些长老,在赤羽鸡祖面前,哪一个没有挨过打,算起来,他们都只是赤羽鸡祖的小辈!
“原来如此!那好,你且站在一边,看我这就将两个偷鸡贼拿下!”
赤羽鸡祖说道。
刚才的攻击被轻易化解,也让赤羽鸡祖意识到,这两人的实力可是不低。
那位小孩,周身没有灵力涌动,显得很是古怪。
另外那只大地山鸡,竟然说自己是人……赤羽鸡祖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修习了什么变化道的功法,导致自己变化成大地山鸡形态,没有办法变回去了?!
“遵命,鸡祖大人!”
任海风果断遵照赤羽鸡祖的命令,退到一边。
“额,鸡仔啊,要不,你去拿下这只肥鸡!?这么大的鸡,应该养了很多年了吧?!”
紫电无极提议道。
大地山鸡啃了两口被烧成焦炭一般的赤羽鸡,一脸厌恶地将其抛了出去,摔在地上成了几瓣。
“难吃死了!你这鸡,怎么能如此玷污美食!?”
鸡魔很是愤怒。
在铁里脊的感染下,他和紫电无极已经成为了美食家一样的人物。对这种随意玷污美食的人,鸡魔不会有任何仁慈的!
“那是美食么?!那是我的子孙!”
赤羽鸡祖很是气愤。
这两人吃着自己的子孙,还公然说自己玷污美食!简直是不能忍受,快些将其击倒,等小达回来看看能不能直接烤了!
“你懂什么?!在它们上了烤架的时候,就不是你的子孙了,而是摆在你面前的一道美食!”
超棒的都市言情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熱推
紫电无极认真地说道。
他们神族也经常吃一些妖兽之流,这让紫电无极觉得自己的行为完全理所应当,再说,要不是你们的人邀请我们,我们会来这里么?!
“黄毛小子,受死!”
赤羽鸡祖振翅飞起,其展翼之下,竟然挡住了日光。
“火光飞羽!”
赤羽鸡祖狠狠一扇翅膀,无数燃烧着的羽毛,纷纷射向紫电无极和大地山鸡。
“呵呵,这点火,根本不够看的!”
火熱玄幻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鑒賞
紫电无极却是轻笑出声,笑声中满是不屑。
这是因为紫电和烈阳一直一来都在争斗,这赤羽鸡祖的火焰,根本不能和当初紫电无极面对的烈阳家的火焰相比。
“休要狂妄!”
赤羽鸡祖感觉自己受到了羞辱。
尤其是紫电无极根本没躲,直接在自己的羽毛引燃,成为了火人。
但其体外有一层薄薄的电光,保证紫电无极不会受到火焰的伤害。
“给我死!”
赤羽鸡祖直接一爪子踩向紫电无极。
它已经看出来,这小子的身体很弱,决定依仗着自己的躯体,直接一脚将眼前狂妄的小子踩成肉饼。
精华都市异能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看書
“唉,真是的!竟然要比力气!?”
大地山鸡优雅着迈着斗鸡步,上前直接将赤羽鸡祖拦住。
赤羽鸡祖刚要落爪,感觉一道巨力狠狠撞在自己腿上。这让它一下子紧张起来,这力量,他喵的,不该出现在一只变化道变成的大地山鸡身上吧?!
咔嚓一声!赤羽鸡祖直接跪在了地上,它剩下的那条腿直接被撞断了。
“这不可能!”
任海风眼睛都要掉出来了。
赤羽鸡祖的实力,在仙人之下,少有敌手。此刻怎么就被一只体型比赤羽鸡祖小很多的一只大地山鸡,一下子撞断了?!
这让任海风感觉天都要塌了。赤羽鸡祖已经是赤羽门最强的战力了,竟然也这么轻易败了。
任海风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这一人一鸡真的是太过可怕了!自己这是引狼入室啊!
被悔意充斥心胸的任海风赶忙联系掌门刘达,想要将这里的情况禀明。
但一道紫光闪过,任海风的全身物品,便渡成了碎末,在空中飘浮着。
“不要报信啊!我们还没吃饱呢!”
紫电无极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角落里的张继刚要传讯,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不知何时,出现一只鸡嘴。
那鸡嘴一开一合地说道。
“道友不要自误啊!不然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想尝一尝人肉烤串的味道啊!”
张继吓得双腿颤抖,哪里还敢继续激发传讯符。
“道友!不,前辈!我们赤羽门没有恶意啊!我们对桃花寨一直是抱着和平的态度啊!”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愛下-第四百一十七章 這都是誤會鑒賞
大地山鸡有些无语地盯了他一眼。
“是吗!?我也没说你们有恶意啊!你们之前确实挺友好的,还请我们来这里吃烧烤!”
“但是你们也太小气了吧!我们不过烤了两只赤羽鸡,你们就翻桌子不认人了?!”
张继的脸上强行挤出一个笑容。
“前辈明鉴!实在是两位下口太快了,我们还没来得及和赤羽鸡祖交流啊!”
大地山鸡满脸狐疑。
“是这样吗?!那为啥这赤羽鸡祖一出来就要杀我们呢?!”
张继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哎呀!这都怪我们没有及时和鸡祖说清楚,它以为你们来偷袭我们赤羽门!毕竟赤羽鸡可是我们赤羽门的坐骑,这是全风洲修仙者都知道的事!”
大地山鸡用翅膀拍拍张继的脑袋。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都是误会啊!”
张继跟着点头。
“是啊,是啊!”
不远处的赤羽鸡祖羞愤无比,但此刻它不敢轻举妄动。刚才的攻击,看似只有几个呼吸,但它已经拿出了自己最强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