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三十一章 冥水谷內摧心魔音 【二合一】看書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大年初二,迎财神。
李楚早早起来,梳洗穿衣,打开了德云观的重重门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老杜起床之后,诧异地发现师傅起得比自己还早,顿时一脸自责。
“这些事儿怎么能由您来做呢,应该我们当徒弟的来才对。”老杜连声说道:“我也是近日懒惰了,居然听到鸡叫才醒。明天一定要早点起,我去叫鸡才行!”
“没什么,你来之前,这些事本来就是由我做的。”李楚淡然道:“何况今日财神临门,我需当带头迎接。”
杜兰客摇摇头,感叹道:“追随师傅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您如此尊敬一位神仙。”
李楚道:“反正也不花钱,多少信一信。”
在外面沐浴了一会儿初春的暖阳,李楚才回转前殿。
先前因为他去神洛城多日,加上德云观装修,人气大有衰落的迹象。
所以自打他回来以后,师徒俩一合计,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广告模式——让万里飞沙挨家挨户去发传单。
现在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小李道长已经回来了,有追星需要的可以动起来了……当然,想找人驱邪也可以来。
余观主不得不落寞地接受自己已经完全失去号召力这一事实,没办法,一代版本一代神。当年钦慕他的那些少女,如今大多都已经腿脚不好了,出趟门并没有那么容易。
“还好我培养出了一个有我年轻时八分容颜的徒弟。”
老道士只能这样宽慰自己。
李茂清奇怪地看着老道士,震惊道:“余观主脸皮之厚,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哼。”余七安一脸傲然地看着当今国师,冷冷道了声:“凡人。”
那股睥睨的气势,让一旁观看的杜兰客忍不住都想瑟瑟发抖。
李楚迎了一会儿,倒真迎来一位财神。
一位穿着织锦员外衫的圆形男子,脑袋圆滚滚、肚皮圆滚滚,一身衣物都绣着铜钱,腰带镶金、鞋尖包金、项上戴金,左右手各带着四个玉扳指。
就差把“土豪”两个字印在脑袋上了。
“小李道长,过年好啊,久仰大名。”这位一进大殿,就握着李楚的手一顿热情地打招呼,“鄙人甄有乾,姓甄的甄,乾坤的乾。”
“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李楚道。
落座之后,甄有乾也不废话,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我是天南州的一位商贾,也时常来江南州做生意,是以听到过小李道长的大名。恰好事出时候我在杭州府,便有朋友推荐我来找你。”
甄有乾道:“我家中妻子患有心疾,常年不愈。昨日我离家时她还好好的,可是到了晚间,就有家人来报,说是她再度病发晕迷,异常严重。我本有心回家探望,可是家人说已经请名医看过,必须在七日之内拿到一味名叫‘冥河心草’的奇药才可能有救。我与其匆忙回家,不如赶紧去求药。”
“冥河心草?”
“没错,我请人问过,那是一种传说中的奇药,生长在那虚无缥缈的鬼国冥海之中,人间难寻。”
“鬼国?”李楚凝眉:“你有门路进去?”
这个地方……倒是令人颇为怀念啊,如果可以,他不介意去逛一逛……
“当然没有!”
甄有乾诧异地看着李楚,小道长你那回忆初恋一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看上去好危险啊喂。
李楚重新正色,示意甄有乾继续说下去。
“虽然鬼国无法进入,但据说在人间还是有一处地方可能生长了冥河心草,就是南疆的冥水谷。”甄有乾继续道。
“冥水谷……”李楚念叨了下这个名字。
听起来就怪邪性的。
“据说此地流淌着一条与冥海同源的怪异河水,鸿毛不浮,片叶难渡。而那冥河心草,就生长在冥水底部。要取到……难如登天。”
甄有乾殷切地看着李楚。
“我在杭州府请遍诸宗门,无人敢去。他们告诉我,若要有此实力,非得大能不可,可天地大能哪里那么容易请动?最后还是飞来宗一位长老与我说,若是能请到小李道长出手,可能还要胜过寻常大能……”
李楚道:“有些谬赞了,不过我们德云观一向是物美价廉、童叟无欺。”
“小李道长……”
甄有乾又重重顿首,“我妻子就拜托你了!”
李楚虽然觉得这话怪怪的,但是轻轻点头,接受了这份委托。
……
“嘿嘿嘿……”
在南疆一处荒僻的所在,有一座荒山野岭间的小木屋。
瘦小佝偻的老妪盘坐在地上,地板四周满是散落的纸灯笼。不知为何,在阴影中这些灯笼显得有些阴森,许多纸皮的背后仿佛倒映着人脸。
更有的,甚至还在一鼓一鼓,发出低低的诡异叫声,似乎想要逃出去似的。
不过老妪对面的,那巴掌大小的木人打量着这些灯笼,不仅不觉得惊悚,反而还饶有趣味。
“张神婆,你的拘魂术天下无双,恐怕往前查几千年,能超过你的也不多,怎么就甘心隐居在这南疆荒僻之地,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木人王”语气中带着惋惜似的。
“呵呵。”老妪自嘲地笑了笑,“我们这手艺,还能到哪里去?不过在南疆一隅苟延残喘,求个香火传承罢了。若是真到了太阳底下,还不呼吸之间就被河洛朝廷、十二仙门灭个干净?不说我老太婆孤苦伶仃,就你们偃月教那么大势力,你们就见得了人吗?”
“快了……我们当代教主羽帝正在闭关,待他出关之日,便是横扫天下之时。如今我们正要在天下四方做一些轰动人间的大事,为偃月飞升之日造势!”木人王慷慨道。
他的话锋又一转:“神洛城的覆灭本该是其中一项,可是因为种种意外……沧海君的计划居然遭遇大失败。”
“事后教中派人前去调查,虽然具体的原因尚且不详,但已经得知……沧海君的失败,居然与江南的一位小道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前日里,与我合作的魔土戮仙城,派往人间的势力也被这小道士清除干净……手段极为残忍。”
“所以,小道士必须死!”
“呵呵,木人王……”老妪摇摇头,“老太婆年纪是大了,可人又不傻。你说得对,我是很想给那杀千刀的报仇。但是……你都一五一十将那小道士多强说了出来,我怎么还可能给你当刀?若是你们有那个实力,大可自己出手灭了他。如果没有那个实力,加上我又能怎么样呢?”
“加上你,自然大大不同。”木人王语带蛊惑,“我自然不会躲在背后拿你当刀,我会亲自出手,只是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拘魂术?”老妪反问。
“你可知世间有一道仙器,专门打人神魂。无论是谁,只要元神被此物打上一下,定然就要破裂崩碎,瞬间陨落。即使是传说中的真仙,也无可幸免……”
“你说的是……打神鞭?”老妪的眼睛一瞪。
“不错。”木人的脸上,那诡异的表情明明一动不动,可此时你偏偏能看出他是在笑的。
“早年间,我在神墟险些被李茂清镇杀。可最终我不仅逃出了一线生机,反而机缘巧合,得到了此宝。”
木人王一抬手,凭空祭出一道钢鞭似的小小虚影,在他掌心,不过三寸大小,但是那古朴威严,令老妪这等神魂敏感的修者几乎想要当场跪拜。
“竟是真正的打神鞭!上古仙器!”她惊呼出声,“虽然有一丝裂痕,但是……依旧是一流的仙器!”
“怎么样?你的拘魂术,加上打神鞭,有没有搞头?”木人王问。
老妪虽然面容震撼,但是却仍旧是一番犹豫,片刻之后,摇摇头:“还是没有。”
“为何?”木人王道:“不论谁人,只要神魂被你拘出,在我的打神鞭之下,绝对逃不过一鞭灭杀!”
“呵,阁下是不是觉得老太婆的拘魂术,是什么绝世仙法?想拘谁就拘谁?”老妪又笑了笑。
“若是凡人的神魂,我自然是想拘就拘,杀人于无形;有些修为的,可能就要稍微费些力气,倒也可以不引起对方注意;修为不弱于我的,则需要高搭法台,三番作法,九轮献祭,才能强行拘禁;若是修为高于我,那就要赌上性命去搞,稍有不慎,就要被人反杀……像你说的那小道士,很可能连你们五尊法王沧海君都不是对手,我去拘他,不是自寻死路?”
“这一点,我自然也有考虑。”
木人王的表情仍旧不动,却又好似是在胸有成竹地笑。
“我准备将那小道士引到一处奇异之地,此地也在南疆,流淌着一道与鬼国冥海同源的河水。同时每天日落时分,都会有诡异的摧心魔音响起。那摧心魔音之下,即使是斩衰大能也会神魂不稳。大能之下,寸步难行。”
“而当他神魂不稳时,你的拘魂术效果便要强上百倍!届时……”
“冥水谷!”老妪惊声道:“冥水谷的摧心魔音!我们在南疆修这拘魂术,自然要知道此地。若是在那里,我敢去拘陆地神仙!”
“那……拘魂术,打神鞭……再加上这水谷心音,有没有搞头?”木人王又阴笑着问道。
此时的老妪眼中迸发神采,似乎是终于被说服了。
“有水谷心音,当然大有搞头!”
……
冥水谷外,有一间客栈,叫做“姐妹客栈”。
当然,这客栈不是只给女人住的。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客栈是几个姐妹一起开的。
客栈的几位女掌柜虽然都上了些许年纪,但是个个美艳妖娆、风韵迷人,往来豪客无不醉心。
这一日,天色接近黄昏。
李楚、杜兰客与那位甄老板一起来到了此间。
“哟,几位爷,快来快来,打尖儿还是住店啊?”一位身穿红裙的女掌柜赶紧款动腰肢,迎了出来。
“随便上些小菜就好,我们打算吃完连夜进谷。”杜兰客道。
“那可不行,你们必须得住店。”女掌柜道。
“诶?”
老杜一怔,刚才你给我的原来不是选择题?
“不是,你听我跟你说……”女掌柜柔柔按着老杜的肩头,让他坐下。
“你们大概是远来的客人,对此间不熟悉。这冥水谷里,每晚日落之后,便会响起摧心魔音,即使是大能人物,也遭不住一时半刻啊。我们这小店,即使在冥水谷外,每每也要为之神魂不稳。现在天色已晚,你们此时进谷,不是自寻死路?”
杜兰客离得她那么近,只觉馨香扑鼻,倒没听仔细她说什么,但已经很想在这住上一晚了。
他回头看向师傅,李楚看向甄老板。
甄有乾道:“也不差这一晚,那就住在这吧。”
“好嘞,我这就去给你们安排酒菜。”女掌柜一转身,蝴蝶翩翩似地步入后厨。
谁知她一进入后厨,就变了一副嘴脸。
“姐妹们、姐妹们!”她激动地叫道:“可是来了副好皮囊,今晚你们谁都不许跟我抢。咱们守在这地方,借着摧心魔音的方便,虽说阳气是夜夜予取予求。但这么好看的男子,可是头一遭。”
在她身前,赫然是六位同样身着彩衣的女子,几人的容貌、身段、年龄都相差不多似的。
“二姐,这小道士……”其中一位黄衣女子道:“他就是三姐的仇人。”
“嗯?”红裙女子一转眼,“三妹?”
“不错。”她看向的女子,也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重重一点头。
“原本我与珍珍、爱爱、怜怜在水野原上吸人阳气过活,倒也逍遥自在。可他到那里,施展硬手段逼问药娘娘下落,使得我们无法再在水野原上立足,才不得不来投奔各位姐妹。”
原来她正是当日,那水野原上的蜘蛛精。
李楚当时问到想要的消息之后,见她们罪责不深,加上早有约定在先,便依诺没有为难她们。可那蜘蛛精一家供出了凶狠的药娘娘,却也不敢再在水野原生活,不想自此怀恨在心。
“三妹,你可不曾认错?”那红裙女子兀自有些不甘心。
“他那张帅脸,即使化成灰也还是那么英俊!”那妇人咬牙切齿地道,“我又怎会认错?”
“……”
虽然这话听着怪怪的,但是几位姐妹还是感受到了她的怨恨。
“可是这小道士神通广大……”有人道,“我们怎好招惹他?”
“诶,无妨!”另有一紫裙女子挥挥手,“摧心魔音一响,这些初次到来的人必定神魂不稳,饶他修为再高也必然如此。我突然落在他屋内,一张蛛网先将他捆住!届时禁锢加上蛛毒,还不是要如何,就如何!”
“二妹要吸阳气,就吸个痛快!三妹要报仇,就报个痛快!咱们姐妹轮流痛快,岂不美哉?”
一众蜘蛛精顿时眉开眼笑。
“大姐威武!”
……
不多时,夜色笼罩了南疆大地。
诡谲的声音陡然响起,仿佛这片大地上最古老的幽灵的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