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四十四章 舊痕已當拭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在张御于虚空之中降伏那异神之际,此前所有荒星之中的工匠和役从都被元都玄图挪回了内层,并被摆在了玉京天机院大门之外的广场之上。
将上万人同时从外层转挪过来,天机总院也立时猜出这是玄廷所为,但却一时弄不明白外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总院上层将上万人分别安置,一边令诸多工匠说明外层情形,一边又派人向上问询。
只是上面一时没有回音,倒是从工匠们那里问出来不少情况。
于大匠在收到了汇总过来的消息后,却是得了出来一个结论,情绪不免微显激动,他寻到了龙大匠,道:“龙兄,根据目前的消息,在诸多同僚回来之前,当时灵性力量已然到了最后蜕变的关头……”
他伸手敲了敲旁侧的琉璃,“可就在这个等时候,所有人却被送回来了。”
龙大匠一怔,他想了想,很快意识到了这里的异状,试着道:“于兄的意思是……”
于大匠用略带压抑和激动声音,道:“根据各种情形推断,我认为或许我们这一次尝试成功了,只是因为上层生灵因为破坏力极大,玄廷生怕留在那处的人有意外,故是才将人全都送了回来。”
龙大匠一琢磨,觉得于大匠这番推断很合情理,他也是心中振奋,道:“这确有可能,若是此回失败,那玄廷又何必把人送回来呢?”
其实不止是他们两人如此想,绝大多数大匠也是如此想的,而成功了一次,就意味着能成功第二次。不管现在能不能控制这等生灵,至少证明了这条路是能够走通的。
现在他们想的是,如何进一步确定这次的成果了。
可是随着过后新的略显模糊的消息传来,却是让诸大匠如同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那个消息却是说,因为有某位廷执的建言,需要将这具造物躯壳挪做他用,所以暂时中断了天机院在外层的这一次尝试。
听到这个与众人心中期盼相反的消息,所有参与此事的大匠和一众师匠们无不是心中郁愤。他们为了此事投入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此中可谓承载着所有人的希望,怎么能说挪用就挪用了呢?
而且一些持阴谋论的人根本不信这个消息,他们认为是玄廷某些廷执看到了他们即将成功,看到了造物可能拥有上层力量,从此便能脱离对修道人的依附,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所以才出手中断了此事。
但也有一些较为理智的人,觉得这里可能另有缘由,但是这些声音很快被一些暗中别有用意之人煽动众人将之淹没了下去。
有一些大匠受到鼓动,纷纷寻到了魏山这处来,请求这位宗匠能为天机院主持公道。
魏山也是十分关心此事,可以说尝试突破造物生灵层界这件事若无他的一力坚持,那也没可能达成。
现在这个结果他也是不能接受,也是呈书向上问询,可是整整一天都没有等来回讯,他一时也是犟脾气上来了,只要没有回应到来了,一封封不停往上递书。
他这般举动,也是引来了天礼部的注意,并派遣一名年轻官吏过来,规劝道:“魏宗匠,莫再往上递书了,天夏之礼,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秉持恭敬,岂能为一点事机就随性妄为?”
魏山顿生不满,道:“随性妄为?一点事机,好个‘一点’!想来在天礼部看来,我天机部这等事乃是不值一道的小事了?”
年轻官吏正色道:“天礼部绝无此意,只我执掌礼仪呈报诸事,有规正上下礼仪之责,故是授命来提醒魏宗匠一声。”
魏山沉声道:“身为宗匠,呈书是玄廷准许的权责,天礼部莫非连这要过问么?”
年轻官吏郑重道:“魏宗匠知晓权责,当知既有权,又有责,如今上面不回应,那便是未到交代之时,魏宗匠频频发问,却有滥用权柄之嫌。”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四十四章 舊痕已當拭
魏山这时怒气也是上来了,道:“天礼部想是不知此中关节,我天机部这次尝试,集中了大量人力物力,更是凝聚了多位大匠的心血,如今无缘无故被中断,难道问一句真相都不可么?向上讨一个公道,向下给一个交代,难道不是我的职责么?”
说到最后,他更是情绪上涌道:“我却不信,在天夏有人能一手遮天!”
年轻官吏神情一变,肃容提醒道:“魏宗匠,慎言!”
魏山显也知道自己失言,哼了一声。
年轻官吏无奈看他一眼,看魏山如此态度,好像是以为上面有人非要和天机院过不去似的,要真有廷执要拿捏天机院,哪会容他这么一封封递书,早就找个借口施以惩戒了。
不过他也知晓这位劳苦功高,地位也是尊崇,就算几位大摄也是以礼相待,在没有违反天夏礼序的前提下,也的确不好拿这位怎么样,反而他已经劝说过了,也尽到天礼部的职责了。
他诚恳言道:“魏宗匠,不论是何缘由,如今才是过去一天,魏宗匠何必如此急切呢?想必等上些许时日,玄廷自会有回言的。”
魏山沉默着没再说话。
年轻官吏抬手一揖,道:“言止于此,还望魏宗匠慎重,告辞。”
魏山待这年轻官吏走后,坐在原处想了想,找了一个师匠学生过来,沉声道:“你去查一查,昨日可有人在背后说一些多余的话。”
那师匠怔了怔,随后郑重道:“是,老师。”
守正宫内,张御在将那个异神交给了镇狱之人带走后,便里走了出来,他来到正殿之中站定,并于训天道章之中唤了一声。
过了没有多久,外面有光芒闪烁了一下,梁屹从殿外走入进来,见到了他,拱手道:“廷执有礼。”
张御点首回礼,随后道:“梁道友,随我走走。”
二人沿着守正的长廊走出去,来到了眺望云海的大台之上,此间有一个茶几,两个蒲团,他请了梁屹坐下,并有神人值司上来斟茶。
他先是与梁屹探讨了一些修行上的心得,而后才道:“我听闻梁道友有心推动‘知见真灵?’”
梁屹道:“确实如此,此物对于底下弟子认识自身更为有利,有些同道对造物厌恶排斥,这与当初真修鄙弃我玄修又有何区别?道无对错,如何运使,是在得宜之法,是在合适之人,而不是固束保守,非我即异。”
张御点首言道:“造物也是逐道之法,若是运用好了,却也能为无有修道天赋的天夏子民开辟一条新路。”
再是交谈了几句后,待茶水重又满上,他道:“今次唤道友前来,是有一些事要道友去做。”
梁屹神色郑重了一些,道:“廷执请吩咐。”
张御将之前对付那异神的事机说了下,道:“这异神与此前那些远古异神不同,在崩亡之前,几是所有上层都是撤离了,只是下层崩亡,梁道友当知这意味何事。”
梁屹神情严肃,对此他自是明白的。
似古夏到神夏相交之际,各个宗派之间攻伐兼并,可是只要宗派上层不亡,哪怕下面弟子修道人俱被杀灭,那换个地方依旧能重新立派,几十上百年后宗门又可再兴。
这些异神假设上层俱在,那么想必也是情况了。
张御道:“这异神虽被擒捉,可有一部分灵性力量落入到了疆域之外,我们不能放任他的力量遗落在内层,应该设法清除,这也是守正宫的职责。”
不管是莫契神族还是伊帕尔神族,都是想着对抗浊潮,伊帕尔有一部分人是指望拿到所有的至高石板,从源头上改变自己,这是想要一劳永逸,而莫契神族是想走适应变化的道路。
所以一个莫契神族适应了,那很可能所有莫契神族都能适应,但好在被他扭转了预言,这个莫契神族出现在了外层,自身根本没有适应天地道机的机会,但其有一些灵性力量仍是散落在了内层。
为了防备万一,要尽快找到那些分散出去的灵性力量。
梁屹肃然道:“廷执可是需要梁某前往追查么?”
张御点首道:“那些灵性力量大部分都是洒落入了荒原之中,我已是看过了,古老的灵性力量与天地并不合契,自身是无法存续长久,一定是会设法依附在了生灵身上,在成长中找寻契合之机。
我需要道友去往荒原探查,找到了这些遭受依附的生灵后,若是可以,不必急着消杀,可先抓拿回来。”
梁屹拱手道:“梁某领命。”
张御这番交代过后,就让梁屹自去,他坐了一会儿,唤来明周道人,道:“明周道友,去把焦道友请来。”
焦尧来得很快,到了守正宫中后,先是与他见礼,才道:“廷执,可是有事机安排焦某去做了?”
张御道:“确有事情。”他将一枚玉符递给其人,“间层一事道友已知,我便不再多述,此符之中有一缕灵性气息,乃是那异神所留,我希望焦道友能深入间层,尽量找到些异神的过往痕迹。”
……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