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帝世無雙-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輪迴的真諦!推薦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可怕的威能,一次又一次不断的降临,那恐怖的死亡气息在这天地蔓延,诸多的绝望气息,已经弥漫了整个天地之中。
血池炎侯只是看着,只是在久远之外感受到夏渊和那诸多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间的战斗,只是看到夏渊承受那无数虚幻秩序生灵的盖世杀伐,已经浑身颤抖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处于夏渊那样的位置,那么也许——
不,是肯定会在瞬间被灭杀的。
没有丝毫其他的可能,就算是绽放了自己的极致底蕴,也无法在这样的可怕杀伐之中活下来。
但夏渊,却还是在战斗!
只是血池炎侯知道,现在只是因为那些虚幻秩序生灵忌惮于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只是不想伤害到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而已。
可如果,当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损失的数量过多,或者说已经超出了一定范围,认为夏渊的威胁更大的时候,那么这些虚幻秩序生灵将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一点,血池炎侯从来不会去怀疑的。
毕竟之前的时候,夏渊尚未晋级之前面对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大战的时刻,就是如此的场景。
开始的时候,或者不会去做什么,但是当感觉事情已经危险无比的时刻,那么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根本就不会在意周围的诸多虚幻秩序生灵了。
他们会施展最为强大的杀伐之术,只求可以将夏渊击杀,而不会在意周围的那些虚幻秩序生灵。
此刻,也是这样的情况。
一旦,真的到了那样的时刻,那么夏渊可以承受吗…
血池炎侯不知道,他也没有办法知道…

血池炎侯都已经猜到的真相,夏渊不知道吗?
不,怎么可能呢!
只是现在的夏渊,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夏渊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力的。
起码就现在而言,这才是最好的选择,一旦真的到了那一步,那么夏渊将会选择其他的手段。
瞬间,无数可怕恐怖的力量不断回荡天地之间,那种似乎可以堕落一切的盖世不祥气息,已经几乎浓郁成为了实质。
而处于这些绝望和不祥之气中的诸多虚幻秩序生灵,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都是得到了莫名的加持,他们的威能,都是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恍惚之中,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一次又一次的疯狂震颤,一道道无比璀璨的力量在夏渊身边绽放,此刻夏渊已经明白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打算,已经知道外面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的想法。
他们,已经放弃直接将自己击杀的想法了,除非是真的和之前血池炎侯所想的那样,放弃这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而选择采用最为极致的手段,将夏渊和这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完全覆盖,将他们一起抹杀。
不然的话,想要直接击杀夏渊,似乎都是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想法,或者说是此刻围绕夏渊身边,这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想法,就是要将夏渊的力量消耗干净,直接拖垮夏渊。
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这,有可能吗?
是的,有可能…
夏渊的底蕴,确实已经可怕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
但此刻他面对的这些虚幻秩序生灵,都是最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虽然现在夏渊对付任何一尊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都是瞬间碾压的结果,都是可以直接将对方虚无的恐怖实力。
但这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数量,实在太多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是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或者说如果仅仅只是外面那数百万尊虚幻秩序生灵存在的话,那么也许夏渊会容易一些,毕竟夏渊的底蕴太过可怕了。
然而现在…
这两者之间的结合,产生了不可思议无法想象的变化,有着惊世到震颤的威能。
就算是夏渊如何的强势可怕,面对这样的一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面对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啊,还是有些困难的。
毕竟,为了可以和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对抗,夏渊的力量已经是最为极限的绽放了。
血池炎侯是看到了夏渊此刻的恐怖和强大,但是血池炎侯却有点不曾看到,那就是此刻夏渊的消耗,也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字!
只是夏渊那足足八十万禁忌法术的同时绽放,其中消耗的力量就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字,几乎可以直接让一尊少年至尊级别之中强大的盖世妖孽,力量被瞬间消耗干净。
而现在夏渊的战斗,那种消耗是无法想象的。
毕竟夏渊需要同时面对这足足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同时,还要承受外面那无数虚幻秩序生灵的杀戮。
法术和能量者的能量都是不能有着丝毫的停歇,不然的话瞬间就是崩灭虚无的结果。
这一点,夏渊还是十分清楚,还是十分明白的。
所以,如果对方真的采取这样的手段,那么也许真的可以将夏渊耗死吧…
如果之前没有猜到的话,那么夏渊或者还会继续这样战斗下去,可如今已经明白了一切,那么夏渊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那么…
一瞬间,一个世界的虚影出现了。
一瞬间,两个世界的虚影出现了!
一瞬间,数百上千个世界的虚影出现了!
而夏渊的背后,那伟大无上,堪称古往今来第一意志异象的自我异象,又一次出现了。
于无上之中崛起,在辉煌之中灿烂,掌控九天,镇压十地,为万古时空之中,最为永恒伟大极致的无上存在!
无数的仙魔臣服,无数的圣灵膜拜。
血池炎侯清楚的看到那些先天神魔在虔诚的祈祷,看到了史前的盖世无敌,在那无敌的身姿之下,以最为虔诚的方式在恭顺!
夏渊之前的时候,也曾经爆发出这无敌的自我异象,但从来没有一次和现在一般,是这样极致的绽放,是这样极致催动的!
自我异象,这就是自我异象啊!
这,便是那仅仅存在于理论之上的自我异象啊!
不管是在任何的时代世界之中,不管是那真实还是虚幻的世界之中,自我异象的存在,都只是存在于诸多生灵想象之中,是属于传说中之中的存在。
之前的时候,夏渊虽然展现过,但是从夏渊展现的那无敌的异象之中,血池炎侯却从未感受过那种震撼一切的无敌威严。
那时候血池炎侯就不认为,夏渊展现出来的这种可怕极致的异象,是传说中那种只是存在于理论之上的无敌异象。
但如今,不同了!
当夏渊真正意义上,将这无敌的异象全部催动之后,血池炎侯终于明白了,他终于清楚这无敌的异象,究竟代表什么了!
这,就是终极,这就是极致,这就是一切异象之中,那唯有传说才会出现的,无敌的极致异象啊!
极致,就是极致!
无敌,就是无敌!
三千大世界,已经存在于诸天之中。
那一刻无敌的异象,悬浮在了这三千大世界之后!
只是伸出手臂的瞬间,一切似乎都要完全的崩碎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崩碎和虚无。
诸多的一切,恐怖的瞬间,所有的所有,都在这一刻化作了虚无!
而那无上的力量,崩碎了足足三千大世界之后的无敌之力,也在这一瞬间开始不断的绽放,也在这一瞬间汇聚,于这天地之中不朽的绽放了。
这是,浩劫的力量!
所谓的不祥气息,也只是浩劫的前兆。
而当这样浩劫气息降临的时刻,所谓的不祥都成为笑话。
一切和所有,都已经完全的覆灭!
夏渊周身,那足足数百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这其中蕴含的那种,可以将一切都虚无的力量。
从来不知道后退,永远都是在战斗的虚幻秩序生灵,退却了!
只是可惜…
现在才想到退却,已经晚了!
面对这些虚幻秩序生灵布置下来的一切,面对他们的打算,夏渊已经想到了办法,或者说唯一的办法了!
那就是,杀!
是的,以最快的速度去杀,将一切阻碍的存在,全部斩杀!
当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完全虚无的时刻,那么就算是其他的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真的绽放出那极致恐怖杀伐之术,夏渊也不会在惧怕,起码不会和现在的时候一般,是如此的忌惮了。
毕竟,失去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牵绊,那时候这些虚幻秩序生灵的杀伐之术想要真正攻击到夏渊,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就是夏渊的打算,也是如今夏渊唯一可以去做的,夏渊唯一可以做到的。
瞬间,无数的动荡出现,瞬间无数的璀璨出现。
粉碎三千大世界,化作最为终极的盖世一击。
而后,一种莫名的力量从夏渊的身体之上出现了!
那一刻,血池炎侯清楚的看到了夏渊身体之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鲜血,从夏渊的身体之上不断涌出,瞬间沾染了整个天地,凄惨的样子让人无法描述无法形容。
这是无比骇然的一幕,足以让血池炎侯感到惊悚乃至震撼的一幕!
血池炎侯是知道夏渊的肉身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在不久之前的极致对抗中,夏渊可是凭借的肉身,硬生生承受一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一击而仅仅只是受到了一点点的伤害啊!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可如今,便是这样无敌的肉身,竟然开始崩溃了!
这种崩溃,是从内而外的。
究竟意味着什么,血池炎侯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无敌的杀伐之术!
是的,这绝对就是最为无敌杀伐之术,是一种超越了之前时刻夏渊所有杀伐之术的无敌杀伐之术!
而正是因为这种恐怖的杀伐之术,威能已经逆天到了夏渊的承受极限之外,所以才会出现如此震撼一幕的!
诸多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已经感受到了夏渊的气息之中蕴含的那种大恐怖,感受到夏渊的意志之中蕴含的那种无敌威严。
这一击,是无上的一击。
或者说,本身这一击只是强横的一击而已,但如果当夏渊将这一击,已经加持到了极致的话,那么就完全的不同了!
那是——
大道的力量!
是的,那是属于夏渊大道的力量啊!
也许其他的那些存在,包括血池炎侯在内,任何的战斗之中都是在使用大道的力量,受困于境界的限制,他们目前还无法真正意义上施展出那些大道的神通来。
但感悟大道之后,这些顶尖的妖孽,甚至就算是那些普通的一些盖世妖孽,他们都是会在自己的战斗之中,让自己的大道力量进行附着。
本身,这些大道力量是不会消耗的,这就好像是装备一般,时刻存在于你的身体之上,不管是你杀伐还是防御的时候,这些大道之力始终都是存在的。
可夏渊,不行!
是的,迄今为止夏渊在所有的战斗之中,从未这样去做过。
除了因为本身夏渊的无上大道尚未圆满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夏渊的大道之力,实在可怕,可怕到了极致!
没错,是那种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恐怖和可怕!
之前的时候,夏渊也曾经尝试过,如果大道之力附着之后会如何。
防御怎么样,夏渊不清楚,但杀伐的威能绝对是超出想象的!
可同样的,就是因为无上之力和那无上大道本质之力融合以后,产生的威能已经恐怖到无法描述的程度,完全超越了夏渊想象的极致,同样也是完全超越了夏渊肉身承受的极致!
所以,只是简单的杀伐,就让夏渊的肉身开始有些动荡。
而如果要是夏渊绽放的,是自己的那些最为顶尖极致杀伐的话,那么…
那么其实已经不要去多想什么了!
因为那时候,唯一的结果就是崩溃。
是的,崩溃,完全彻底的崩溃,夏渊的肉身将会直接崩溃!
所以,夏渊从来没有召唤过那无上大道力量的降临。
但是这一次…
真的已经没有机会了。
肉身,如果崩溃就崩溃吧!
毕竟还有无上神通无尽轮回的存在,只需要消耗足够的力量,那么他就可以重归巅峰!
如果是之前的时候,那么夏渊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毕竟,换来那些超出自己掌控的盖世一击又能如何呢?
只是他自己本身的杀伐已经足够强大,完全不需要更加的强大了!
而施展一次无尽轮回,对于夏渊自己本身力量的消耗,也是一个十分夸张恐怖的数字啊!
可这一次却不同了。
因为这一次的对手,虽然不是单体无敌的强大,但是当诸多虚幻秩序生灵汇聚之后,产生的那种可怕的压力,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了。
如果单纯只是依靠自己正常的力量,那么一切就要要按照那些虚幻秩序生灵所想的一般,自己的力量终究会彻底的耗尽。
而到时候…
就是他夏渊陨落的时刻了吧!
这,是他夏渊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这些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将夏渊当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绝世大敌!
是的,是最为绝世,最为恐怖的敌人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虚幻秩序生灵也不会如此疯狂的。
要知道,在夏渊的力量耗尽之前,以夏渊如今展现出来的力量,甚至可能还会有着上百尊,甚至是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陨落在夏渊手中!
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
或者说,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背后的存在,那尊掌控了一切的无上存在,那尊半皇的无上意志烙印,却完全不会去在意这些东西。
他为了可以斩杀夏渊,甚至就算是付出这些东西也是在所不惜的。
这一点,才是最为恐怖可怕的…
夏渊知道,对方是一定可以做出这样事情来的,因为之前的时候就发生过差不多的事情啊!
所以,现在的夏渊,甚至可以说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如此了…
动荡天地。
这一次的夏渊,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动荡天地了。
那威能,无法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此刻整个天地之间,都是夏渊存在的痕迹,都是夏渊那似乎已经超越了一切的威严,覆盖的时空!
巨大的自我异象,就这样掌控了天地。
挥手之间粉碎了那三千大世界,以无双崩灭力量,完成了自己最为终极的杀伐之术。
朦胧的时刻,已经完全的降临了,已经将一切和一切,将所有和所有,都是完全的虚无了…
一尊,两尊,三尊…
十尊,一百尊!
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前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夏渊这一击之中蕴含的那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他们已经意识到,夏渊的存在究竟逆天到了何种程度。
但可惜,一切都晚了。
就算是已经猜到了,就算是已经想到了,可等他们真正离开的时刻,夏渊那终极的杀伐已经出现了…
当大道之力附着,在下夏渊那无上之力和大道之力统一的情况之下,催动了这从未有过的无敌杀伐之力。
这,就是此刻的夏渊,这就是从未有过的夏渊啊!
是的,从未有过!
第一次夏渊将那无上大道的力量和无上之力融合,催动这从未有过的杀伐之术!
刹那间,周围的一切时空完全的崩塌了。
那强横的力量,将一切可以虚无的存在,都是彻底的虚无了。
足足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那些尚未来得及逃走的虚幻秩序生灵,就这样在这可怕的覆灭之中,完全的化作了虚无…
上百尊!
加上之前被夏渊斩杀的那足足二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如今陨落在夏渊手中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百尊了!
三百尊,都是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存在,这是血池炎侯从未想过的事情。
可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
然而这,依旧不是结束!
真正可怕,真正恐怖的动荡,依然还是没有结束!
虽然,夏渊斩杀了三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这是从未有过的战果,但此刻汇聚在这里的虚幻秩序生灵数量太多太多了。
只是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数量,绝对已经超过了两千,甚至三千的数量!
夏渊此刻,尚未将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之中十分之一的数量斩杀完毕。
可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甚至不曾受到多少的损伤。
可夏渊呢…
周身上下,无数的血液不断流淌。
曾经那巅峰到可怕气息,如今已经开始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看样子的话,夏渊此刻是真的已经凄惨到了极致,他的气息力量等等诸多方面,已经跌落了太多,甚至在发动了那可怕的一击之后,更加已经处于一种重创之中了…
难道,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血池炎侯不甘的想着。
夏渊,已经足够可怕了。
是的,血池炎侯从未怀疑过夏渊的强大,从未否认过夏渊的无敌,如夏渊一般的存在,这是血池炎侯此生第一次见到,甚至是血池炎侯此生第一次听闻。
夏渊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足以毁天灭地,已经足以让无数亿万的时空,都是震颤都极致了。
这是一尊史无前例的无敌妖孽。
而夏渊斩杀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仅仅只是这一战之中已经超过了三百的数量了!
这是,三百尊相当于那些少年至尊之中足以封王级别的存在啊!
没错,虽然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如果要是真的和一尊少年至尊之中封王存在对抗的话,那么必然是失败的,但是在诸多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协调之下,一起出手之下,甚至是加上周围那无数虚幻秩序生灵不断的支援之下,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可以发挥出来的实力,实际上就是一尊封王级别的盖世妖孽!
而夏渊,等于是已经斩杀了三百尊少年至尊之中的封王存在,甚至还是在如今这样绝望的环境之下做到的。
这,已经可以了。
这真的已经足够了!
所以,就算是夏渊失败了,那么也不是夏渊不行…
只是…
就要这样落幕了吗?!
只是就这样结束的话,真的甘心吗?
不,真的不甘心啊!
血池炎侯怎么可能甘心呢!!
可是,可是…
此刻的血池炎侯,感觉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薄弱。
他,始终都是在夏渊的庇护之下,就算是如今已经提升了境界,可依然还是无法躲开夏渊的庇护啊!
血池炎侯知道,如果要是没有夏渊的话,那么现在的他——
不是现在,而是很早之前的他,就已经被斩杀了。
就算是自己当初就有着如夏渊一般的实力,可最终也不会熬过两天的。
始终都是在夏渊在庇护他,而他却无法给出任何的帮助,给夏渊任何的回应。
这种感觉,才是让血池炎侯奔溃的主要原因啊!
只是可惜,现在的夏渊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血池炎侯了,现在就算是血池炎侯被那些虚幻秩序生灵直接斩杀,夏渊这边也已经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回应来了。
如今的他,是真的已经走到了近乎极致之中。
周身崩碎,那种可怕的气息绝望气息,不断侵袭夏渊。
此刻的夏渊已经清楚的感受到,如今弥漫在天地之中,又或者可以说弥漫在自己身体周围的那些绝望之气,和之前的那些绝望之气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之前的那些绝望之气,只是绝望之气,只是一些不祥之气的话,那么如今出现的这些绝望和不祥之气,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望和不想,就是在很正意义上,代表一种彻底覆灭和寂灭的气息了!
这是,绝望之力,这是不祥之力啊!
这让夏渊想到当初混沌真灵被封印的那一处秘境之中!
只是可惜,那一处秘境存在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一处秘境,在加上当初被封印的,只是混沌真龙的肉身,是尸体而已!
可这里,却是将那尊半皇存在都完全镇压。
这里,封印的真的就是一尊完整的半皇存在啊 !
这,是怎么都无法相比的,这是天大的差距!
而处于这样的差距之下,那种力量带来的压力,也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不断的动荡,瞬间的虚无,那恐怖的力量在这天地之中开始蔓延,瞬间将一切和一切都断裂,将时空和岁月都在不断崩灭。
轮回的气息,已经覆盖了所有的存在。
夏渊终究,还是选择了继续!
是的,继续…
从来,夏渊都不是在沉默之中等待,在绝望之中接受的存在。
没有机会?看似必死?
那又如何呢!
这一刻,夏渊的眼中那种疯狂的色彩,已经浓郁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程度了。
只是瞬间,可怕的动荡之力,一次又一次出现。
轮回的气息,瞬间弥漫天地之中!
而远方,已经没有任何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在靠近夏渊了。
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不是白痴,他们已经意识到如果这时候贸然接近夏渊的话,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夏渊彻底的斩杀!
虽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他们出现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用自己这短暂时间的存在痕迹去拖住夏渊,去消耗夏渊力量的。
但如今这种没有任何根据,没有任何力量的消耗,却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啊!
离开了,全部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都在离开。
之前夏渊一次斩杀了上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可依然还是有着数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脱离那最终一击的笼罩范围。
他们,只是被那三千大世界的可怕了波及,虽然也是重创,但是对于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而言,于如今这样不祥之气或者说不祥之力如此充盈的世界之中,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的恢复速度,简直就是可怕到了极致!
这才不到一个瞬间,之前因为那可怕力量波及而近乎虚无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最开始时刻那种巅峰之中。
夏渊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如果要是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甚至是那些普通虚幻秩序生灵,如果不能在瞬间斩杀的话,那么他们几乎就是不死的!
周身轮回气息已经动荡到了极致。
夏渊的眼中,都是疯狂到了极点的色彩。
刹那之间,夏渊的背后,似乎出现了一些虚影。
那是六道无法描述的虚影,血池炎侯无法看到那虚影的样子,无法感受到那虚影的真正存在痕迹。
那只是虚影,分不清是物体还是生灵,看不出来是痕迹还是真实!
甚至,如果不是双眼已经看到,那么都无法确定那痕迹,是否真正存在过!
当这六道模糊的虚影,出现在这天地之中的时刻,整个时空仿佛静止了。
那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那数百尊顶尖的虚幻秩序生灵,都在这一刻完全的凝滞!
唯一存在的,只有夏渊,只是夏渊!!
双眼之中,是嗜血狰狞的色彩,夏渊的身体,轰然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窟!
而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
刹那之后,夏渊的手臂,就这样直接断裂了。
又是一瞬间之后,夏渊的双腿,彻底的炸裂!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起點-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輪迴的真諦!分享
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杀伐,可夏渊的肉身,就这样直接彻底开始崩溃!
那一刻。夏渊眼中都是疯狂无比的色彩。
一种无法形容痛苦瞬间弥漫了整个身体之上,那是灵魂在撕裂,那是意志在崩溃,那是元神在虚无!
那是,一种无法描述,无法想象无法形容的痛苦啊!
可是,这样的极致痛苦之下,夏渊却没有丝毫的退却。
只是疯狂,只是不断的疯狂,只是不断将自己最为强大,最为极致的力量不断的爆发啊!
痛苦吗?
无法形容的痛苦!
可那又如何呢!!
他是谁?
他是,夏渊!!
他是,万古时空之中,最为伟大逆天的无敌妖孽夏渊,他是一切时代之中,最为永恒无双的伟岸夏渊!!
只是区区的痛苦,又能如何呢!!
“杀!!”
终究那时间的暂停,也只是一个瞬间而已,可这一个瞬间已经足够了。
因为一个瞬间之后,夏渊的终极杀伐之术已经出现了。
那是——
碎裂一切的威能,那是毁灭一切虚无一切的轮回!
那是——
“六道轮回!”
终究,还是出现了…
六道轮回的力量,瞬间覆灭了一切,瞬间磨灭了一切…
那种无上无法形容的威能,已经将整个时空之中,将一切岁月之中,将一切存在的痕迹之中所有的一切和一切,都是完全彻底的虚无了。
崩溃的力量,蔓延到了整个天地之中。
那轮回的气息,变化了!
当那六道轮回虚影出现之后,在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座门户在开启!
怎么可以放弃,怎么可能放弃呢!!
他夏渊,从来没有绝望过,他夏渊从来不会去绝望,去选择放弃的!!
哪怕,就是明知道已经没有任何的结果,哪怕已经明白了最终的结果,可他夏渊,依然还是不会放弃!
因为,这就是夏渊,这才是夏渊!!
轮回!
轮回!!
轮回!!!
这是夏渊最开始掌控的力量,是陪伴夏渊一路走来的力量。
是夏渊,始终最为依仗的力量!
无上之力强大吗?
那无上大道恐怖吗?
是的,这不需要多说。
如果夏渊可以成长为那皇的存在,如果他的无上大道可以真正突破最后的那些九,彻底的圆满成为真正的完整本源大道。
那么…
他将会拥有无数亿万时代之中最为伟大的力量,他将会拥有一切时代岁月之中,谁都无法形容无法想象的大道!
可是,这一切只是夏渊的底蕴,只是夏渊实力的一部分。
而唯有轮回之力,才是夏渊的依仗,才是夏渊最终极的底牌啊!
从开始,从夏渊刚刚修炼的时候开始,这轮回之力便是如此。
而如今,依然还是如此!!
身体已经开始近乎崩溃了。
无尽轮回的神通已经启动,可这恢复的速度,已经远远无法和崩溃的速度相比。
那种撕裂一切的痛苦,让夏渊那无比疯狂的双眼之中的,都出现了迷离的色彩!
可是,可是这又如何呢!
只要我不死,那么我就还可以继续战斗,只要我夏渊还存在,那么我就可以继续的战斗下去!!
这,就是夏渊,这才是夏渊!!
“杀!杀!杀!!”
最后的威能,已经开始完全的爆发了,这一刻的夏渊已经开始完全的崩溃了!
无数的力量,疯狂的汇聚,而夏渊本身的存在,周身都在完全的虚无!
可夏渊此刻双眼之中,却从未出现过任何畏惧犹豫的色彩!!
那一刻,似乎变化了!
血池炎侯听到了。
他似乎,听到了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道咔咔的声音传来。
只是,这声音究竟来自于什么的放,究竟源自于那里,血池炎侯却不知道,他真的不清楚!!
可是,当这咔咔声音出现的时候,血池炎侯不知道为何,心中有着一种恐惧。
那,不是说面对什么恐怖存在时候出现的畏惧,而是一种因为尊敬,尊敬一尊无上至高,一尊或者说一种无法想象的存在时候,而出现的那种尊敬极致的恐惧!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可是,血池炎侯却看不到,任何都看不到…

一道模糊的门户,开启了…

一道不存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一道不存在任何的历史之中,已经被彻底否定的门户…

一道,存在了不知道多少的岁月,消失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门户…

开启了…

无数的无法形容的玄奥和气息,就这样从那门户之中流淌出现。
这一刻,六道轮回的气息之中,携带了一种从前任何时刻,都从未有过的气息!
横推一切,虚无所有。
哪怕就是那些可怕的绝望之力不祥之力,在这样轮回的气息之下也是完全彻底的消失了。
是的,就是消失了,就好像是被彻底的净化一般。
不存在了,完全的空无了。
这,是违背了一切定理存在的至强一击,这是无法描述,无法想象,无法形容的一击啊!!
远方,诸多虚幻秩序生灵的杀伐之术已经降临,当夏渊独自站在这天地之中的时刻,哪怕就是诸多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尚未走远,可那数百万尊的虚幻秩序生灵,已经发动了那可怕到无法想象的杀伐之术。
也许,只是一尊这样虚幻秩序生灵的杀伐之术,甚至连撼动夏渊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也许,就算是十尊百尊这样虚幻秩序生灵的杀伐只是凝结,同样都无法让夏渊的身体之上出现丝毫的痕迹。
可是,可是当数千,数万,数十万。
甚至是如今这足足数百万虚幻秩序生灵的杀伐之术融合汇聚的时候,那么只是现在的夏渊…
无法对抗,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的能力啊!
可是,可是!
可是这些力量,这些融合起来,瞬间爆发出来,就算是上千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也会在瞬间虚无的力量,在夏渊的轮回面前,也是瞬间土崩瓦解了…
本身力量之间,哪怕就是相互克制的两种力量,一旦遇到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也是爆发出一种无法想象的对抗来,也是瞬间一切都崩溃,以最为惨烈爆裂的方式,在这天地之中绽放的。
这,才是真正的结果。
所有的力量,都是如此!
一旦遇到,那么就是两种力量之间的极致冲突,就是那种可怕的毁灭出现!
可此刻,此刻…
此刻当那数百万尊虚幻秩序生灵融合而成的极致杀伐之力,席卷天地,覆灭一切的时候,却遇到了六道轮回。
却就在这短短的瞬间之中,在这简单的一个瞬间之中,完全彻底的消失,就这样化作了永恒的虚无了…
没有惊天动地的毁灭,没有那种时空炸裂的震撼,甚至没有丝毫无上气息的动荡。
一切就是这样简单。
就好像是水火遇到——
不,比起水火遇到还要更加的无法描述。
因为,即便是那水火相遇,最终也是会出现一些异象的,也是会出现一些对抗痕迹的。
可现在…
什么都没有。
准确来说,就是冰雪消融一般啊。
那六道轮回的力量,直接将这无数的力量,将这是他数百倍,甚至数千倍的力量,消融了!
而笑容一切之后,那六道轮回的气息并没有消失,依然还是在继续,依然还是在不断的前进…
终究,虚无了…
那超过五百尊的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那五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身后,无数的虚幻秩序生灵存在,都是在这可怕的气息之前,完全彻底的消融了。
五百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
超过十万尊的虚幻秩序生灵…
消失了…
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仿佛一座灰塔,被风吹过…
终究,还是连一丝一毫存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完全彻底的消失,永恒的虚无在这天地之间了…
血池炎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在血池炎侯认为,夏渊已经无法对抗,所有都要消失,在血池炎侯认为,这一次他们终究要难逃宿命的时刻…
一次,应该是史无前例的抵抗,却就以这种诡异的方式,结束了…

一道身影,缓缓在这天地之中出现…
那是,曾经一切毁灭的中心,那是曾经一切的覆灭的源泉。
那是缔造了眼前这无尽诡异,却超越了任何存在想象极致毁灭的中心的地方,那身影,缓缓出现了…
气息,已经是微弱到了极致。
但是他的双眼之中,却没有任何怯懦的色彩!
唯一存在的,就是疯狂,一种不管是面对任何,都疯狂,都强势到极致的色彩!
夏渊!
是夏渊!!
终究,还是这样璀璨的归来了。
肉身,在不断的恢复,只是这一次的恢复速度却无比的缓慢。
之前崩碎的太过夸张,本身使用无上大道之力和无上之力叠加之后,就让夏渊遭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几乎让夏渊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
而接下来,夏渊更是直接动用了那六道轮回的力量。
六道轮回…
本身就是夏渊的终极杀伐之术,是夏渊最终杀伐之力的凝结。
六道轮回代表的,就是夏渊的永恒之力,是夏渊终极时刻的力量。
就算夏渊处于自己最圆满极致巅峰的状态之中,这六道轮回的力量他都不会轻易使用的。
那种反噬,甚至让处于巅峰时刻的夏渊都有陨落的危险。
而如今,这不是巅峰,甚至已经受到了重创的情况之下,却使用了这六道轮回的杀伐之术,夏渊的重创只能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肉身,在不断的恢复,看似缓慢,但实际上那毕竟是无尽轮回的神通,一旦施展出来,实际上还是奇快无比的。
只是夏渊受到的伤势太过沉重,加上本身夏渊的肉身底蕴也还是可怕到异常,这一次没有能够做到和曾经时刻一般,在瞬间恢复圆满极致。
不过,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此刻夏渊,除了疯狂之外,最多的还是一种情绪,那就是——
激动!
是的,激动!
六道轮回…
或者说这些轮回之术,夏渊已经真的动用到了极致,而他对于这轮回之术的熟悉程度,不说已经掌控每一丝每一毫,可也是已经达到了近乎极致!
毕竟,夏渊是从最开始的时候,在夏渊只是人阶道灵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触这轮回之力了。
所以夏渊对于这轮回杀伐之术的熟悉程度,对于这轮回之力的熟悉程度,远在任何生灵想象之上。
正是因为这些,因此此刻的夏渊才是终于知道,才是终于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才是明白,刚才出现的,到底是什么!
或者,就连夏渊自己的都没有看到那不存在于任何之中的门户。
可夏渊,同样听到了!
可他,已经感受到了!
那一瞬间,那种变化,夏渊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
蜕变,完全彻底的蜕变,一种无法想象,不可思议的蜕变!
当那莫名的玄奥出现的瞬间,当那种似乎是门户开启声音传来的时刻,夏渊已经是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了一切。
他知道,他已经完全的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了!
瞬间,只是那一丝丝玄奥的出现,只是那一丝丝玄奥的加入,让他的杀伐之术,出现了本质的蜕变!
甚至,当那种蜕变出现的瞬间,夏渊明显感受到了这自己的心海最深处,那始终不肯离开的金色无上之力本源的颤抖!
金色无上之力本源,并没有任何的灵智,没有丝毫的意志存在。
可那一刻,却在颤抖!
这,就是一种本质之上,出现天大差距时刻的颤抖啊!
“这,就是轮回吗…”
夏渊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完美的弧度!
这,就是轮回吗?
这,就是轮回的真谛,轮回的力量吗!!
关于轮回之力,夏渊已经知道了,他从混沌真龙那里已经清楚了。
曾经时代之中,曾经在那诸多超越,甚至远远超越了禁忌之力混沌之气的混沌时代岁月之中,轮回之力便是那无尽混沌之中,真正意义上的最强大的力量!
那是,仅仅一点的存在,就可以将亿万虚无的存在!
那是,一旦大开门户,那么足以让整个无尽混沌,让其中所有所有一切存在的,不管是开天圣皇,又或者至高本源规则都要轮回的存在!
只是可惜,后来轮回之门被打碎,而失去了那本源印记的轮回之力,曾经那可以将无尽混沌,将一切存在都轮回的最终之力,彻底的消失了。
后来出现的轮回之力,也是轮回之力,但只是寻常力量的一种,虽然比起同样级别的那些力量来,依然还是强大了太多倍,但却已经远远无法和曾经巅峰时刻相比,甚至就连那些无上之力,就连那后世成为标准的禁忌之力和混沌之气,都是无法相比了。
可是刚才,那最后一瞬间出现的玄奥,却让夏渊感受到了…
只是一丝的玄奥出现,仅仅只是那么一丝丝的玄奥存在,却让夏渊发生了一种无法想象,不可思议的改变。
让他的轮回之术,或者说让他轮回之术的那些轮回之力,产生了本体的蜕变!
那一刻的轮回之力强大程度,就算是和自己的无上之力相比,都是有着天大的差别。
而这一次,不在是自己的无上之力高高在上了…
可怕吗?
是的,这已经不是可怕可以形容了。
那轮回之力的强大恐怖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夏渊的想象极限!
本身,这一次的战斗夏渊已经做好了重创的准备。
是真正的重创!
毕竟本身在身体已经受到重创的情况之下,强行催动那六道轮回杀伐之术。
而且夏渊还是需要承受自己的轮回之术和诸多力量之间的极限碰撞。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足以让夏渊本身受到重创。
甚至,存在陨落危险的。
可最终,夏渊还是没有这样做。
然而,他又一次缔造了圣迹…
这圣迹,就是轮回之力。
是,真正的轮回之力!
如果不是真正轮回之力出现的话,那么也许就不会是现在的样子了…

整个天地之间,陷入到了永恒的宁静之中。
而这一次,不再是夏渊施展了时空凝滞了。
是,那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血池炎侯他们,都是自我陷入到了那种彻底的宁静之中。
此刻血池炎侯只是呆呆的看着夏渊。
这,就是夏渊的极致底蕴吗?
可是,可是…
可是这,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呢?!
血池炎侯真的不理解。
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极限了。
夏渊的轮回之力,是一种充满了颠覆的力量!
没错,就是颠覆,将一切都彻底颠覆的无上之力。
任何的力量之间对抗,都是会炸裂的,可夏渊施展的那一门杀伐之术,却瞬间将那无数的可怕力量,完全的消融了!
要知道,如果真的比较起来,夏渊施展的那杀伐之术,虽然堪称万古无双,但如果和数百万尊虚幻秩序生灵,和那数千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联合催动的极致杀伐之术相比,那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啊!
这些虚幻秩序生灵,哪怕就是最弱小的虚幻秩序生灵,也是一尊少年至尊级别的存在。
稍微强大一点的,就是和曾经血池炎侯一个层次,都是属于少年至尊之中的佼佼者,是强大级别的少年至尊存在!
而那数千尊顶尖虚幻秩序生灵,都是少年至尊之中足以封王的大恐怖!
虽然,他们真正战斗起来,比起一尊少年至尊之中封王的存在来差了很多,完全不是对手。
但本身他们的层次,就是属于这个级别啊!
这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一旦催动那些力量,那么和一尊少年至尊之中封王级别的无敌妖孽全力催动力量,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不,还是有何区别的!
因为,这里充盈了那样浓郁到极致的不祥之气,那无数的绝望之气。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或者说普通虚幻秩序生灵绽放出来的力量,都是可以提升一个台阶的!!
那些顶尖虚幻秩序生灵,比起单纯的一些少年至尊之中封王级别的盖世妖孽,在杀伐的威能方面,甚至还要更加的可怕一些。
可是,可是…
可是这样的存在,这样无数的存在联合反动的如此强大恐怖的一击,却就这样消失了。
被夏渊的轮回之术,那比起他们来,甚至仅仅只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力量,彻底的消融了…
这,才是颠覆了血池炎侯认知的一幕啊…
呆呆看着的,不仅仅只是血池炎侯自己,还有那无数诸多的虚幻秩序生灵。
他们此刻,似乎都是被定身了一般,甚至没有移动分毫。
其实,对于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而言,如今行动才是最好的,因为现在的夏渊是处于那种绝对的虚弱状态之中。
而这个时候,如果要是给予夏渊致命一击的话,那么就算是夏渊不死,也会受到沉重的压力吧!
当然,血池炎侯也已经猜测到了一些。
他猜测,这些虚幻秩序生灵——
或者可以说是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背后的存在,那尊掌控了这里一切,布局了,这里一切的无上存在,他在忌惮。
忌惮夏渊之前绽放的那无尽可怕的璀璨一击!
是的,那样的力量简直不是任何生灵可以理解的。
只是瞬间,就将一切和一切都彻底的虚无了。
完全不明白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虽然只是朦胧的一现,甚至连一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但那似乎是门户开启的声音,血池炎侯已经清楚的听到了。
他相信,这些虚幻秩序生灵背后的那尊存在,肯定也是可以听到的!
当那一丝声音出现的瞬间,血池炎侯感受到的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恐惧。
那是一种对于无上伟大的存在的恐惧!
似乎,只是提及对方的存在,就要在惶恐之中颤抖一般!
在真正弄清楚那一切之前,没有什么存在是敢于随便出手的。
因为,这太过可怕恐怖了。
谁也不知道,夏渊接下来是否还可以在动用这样的力量。
如果要是在来一次的话,那么…
或者,下一次会更加的凄惨吧!
无尽的沉默,沉默平静到了极致。
而这时候的夏渊,几乎已经恢复到了巅峰之中。
无数的资源被夏渊消耗干净,他需要保证自己的巅峰,需要时刻保持巅峰。
虽然使用那些珍贵资源只是用来恢复力量,本身就是一件无比奢侈的事情。
可现在的夏渊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
毕竟,比起自身的安全来,这些东西就算是在珍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吞噬了那无数的资源之后,夏渊的气息已经恢复到了巅峰之中。
是的,起码给人的感觉,现在的夏渊已经是巅峰了。
不过,夏渊身体之中受到的那些沉重的伤势,这些存在是无法看出来的。
有些东西,只是被夏渊压制,而不是说已经消失了。
现在的夏渊,就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之中。
虽然压制自己的伤势,等待离开这里爆发起来会更加猛烈,甚至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但现在的夏渊已经不在意这些东西了。
对于夏渊而言,现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还是这样的安静,就算是如今的夏渊已经恢复到了极致圆满之中,已经拥有那最为强大的力量,可夏渊依然还是没有出手。
这一次,夏渊不是为了战斗而战斗的。
他存在于这里,仅仅只是为了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
只是为了,支撑到这一次的试炼结束,支撑到这一处的秘境,彻底的崩溃!
而那时候,就是他离开的时刻了。
至于其他,夏渊才不会去在意呢。
而且对于现在的夏渊来说,其实等待的时间越长,那么就越是有利。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帝世無雙笔趣-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輪迴的真諦!展示
毕竟,这环境只要是开启的,那么就需要消耗力量!
而当这些力量耗尽的时候,就是他们离开的时刻了。
只是这样的等待,却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
因为就在那一刻,一道声音就这样响彻了整个天地之中…
“那是…”
“轮回的力量吗…”
轮回的力量…
夏渊微微一颤。
他知道,正主终于出现了!
这一切的主宰者,作为这其中最大的幕后黑手,那尊造成了眼前一切动荡的存在,终于出现了!
血池炎侯浑身微微颤抖,他看着虚空,看着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无尽动荡的阴云存在。
眼中带着一种恐惧的色彩!
是的,就是恐惧!
曾经天不怕地不怕,面对任何都是敢强势对抗,甚至就算是面对死亡的时刻,依然还是敢于最强硬面对的血池炎侯,此刻却是真的恐惧了!
这,不是血池炎侯可以控制的。
那种恐惧,似乎是源自于血池炎侯的心灵最深处。
就好像是永远镌刻在自己记忆之中的一段让它永远不想面对,此刻都不想去触碰的记忆一般!
而这声音出现的时刻,就这样唤醒了血池炎侯沉睡的记忆,唤醒了血池炎侯心灵深处,那一丝最后的恐惧!
血池炎侯知道,那是谁了!
如果到了现在血池炎侯还不知道的话,那么血池炎侯就真的是一个白痴了。
之前的时候,血池炎侯也只是有所猜测,但要说血池炎侯已经确定的话,那么还是有些夸张的。
可如今…
血池炎侯已经是真的确定,已经是真的无比的确定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輪迴的真諦!相伴
是的,就是他!
就是,那尊存在!
就是那尊,传说中的存在!
那尊,应该已经寂灭,应该已经虚无,应该被从这天地之中彻底除名的存在啊!
可是,可是为何…
为何,他还活着,为何他还存在着呢?!
血池炎侯不解,如今血池炎侯剩余的,只是恐惧。
这一刻,血池炎侯看向了虚空之中的一面,看向了之前那一切毁灭和湮灭的中心!
那是,夏渊存在的地方…
只是…
血池炎侯此刻却有些呆滞了。
因为他从夏渊的眼中,根本就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畏惧色彩。
是的,没有任何的畏惧色彩,无比的平静,甚至可以说平静到了极致。
似乎,夏渊此刻面对的不是那尊无上恐怖的存在,而只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一样!
是的,此刻夏渊给血池炎侯的感觉就是如此,如此的轻松,如此的淡然。
而且——
“你竟然会说话…”
这一刻夏渊的声音,清楚的回荡在整个天地之中。
那一瞬间,血池炎侯眼中出现了无尽复杂的色彩。
果然,夏渊果然是知道一切的,只是看到夏渊此刻的态度,那么血池炎侯就可以轻松的猜到,夏渊早就知道这一切,甚至是已经无比的确定这一切了!
不然的话,夏渊根本不会现在的样子。
可为何,既然知道之后,夏渊还是如此的轻松呢?
难道夏渊真的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吗…
虚空之中,久久的时间之中没有任何的回荡。
就在夏渊以为对方不会回答的时候,那道声音才终于又一次的响彻…
“难道,你很奇怪吗?”
“作为一尊半皇级别的存在,我会说话,难道很让人感到意外吗?”
夏渊微微沉默,而后轻轻一笑。
那是有些自嘲的笑容。
是啊,一尊半皇存在,会说话难道很奇怪吗?
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吧!
似乎,一切都是正常无比的吧!
“混沌真灵,同样也是属于混沌大恐怖…”
好看的玄幻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輪迴的真諦!推薦
那声音又一次响起,回荡在夏渊的耳边。
而后,夏渊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啊,谁说混沌大恐怖,就是那种只是知道吞噬,没有丝毫意志的可怕存在了?!
他们号称混沌大恐怖,但这却不代表他们就真的是一些蛮荒的存在。
这一刻夏渊想到了自己的小伙伴帝御轩。
那货就是混沌真灵,而严格来说,混沌真灵其实就是混沌大恐怖之中的一种。
而帝御轩别说说话了,这货传承都有不少,从帝御轩的身上,夏渊从来没有感受过属于混沌大恐怖的那种无知。
所以…
夏渊轻轻的点了点头:“是了,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轻轻一笑,夏渊就这样抬起头,看着那久远之外的无尽虚空。
在那里,此刻已经呈现了一种阴沉到极致的画面。
只是看到,都让人感到一种不寒而栗。
夏渊知道,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就隐藏在其中。
“想的简单,没有什么错误,只要不是做的也简单,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声音又一次出现。
不过这一次夏渊却没有回应什么。
而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不在说话,夏渊也不说话,一切似乎就这样静止了下来。
虽然这样的气氛让血池炎侯感到无比的紧张,甚至有着一种浓郁的压迫感,但他却不的不承认,这才是最好的途径。
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可以继续这样下去,那么也许就可以不用在动手,这秘境之中的力量就要被消耗干净了。
而那时候,他和夏渊就可以轻松的离开这里了。
不过显然,血池炎侯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终于,似乎是不想在继续等待下去了,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清楚的回荡在这天地之中。
“你,那是轮回的力量吗?”
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极致情绪。
而夏渊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点了点头。
“没错,那就是轮回的力量…”

“果然…”
虽然此刻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说出的,只是简单无比的两个字,但这两个字听在别人的耳中,却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情绪!
是的,就是复杂,一种无尽极致复杂的情绪。
“没想到,你竟然掌控了轮回。”
顿了一下,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似乎想到了:“是真正的轮回…”
血池炎侯不明所以。
这些东西,本身就不是血池炎侯这个级别的存在可以知道的。
而就算是夏渊,如果不是曾经经历了那些事情,那么也不会知道的。
真正的轮回啊!
夏渊知道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的意思。
这真正的轮回,并非是后世之中,那凤毛麟角一般的妖孽,领悟的所谓的轮回之力。
就好像是之前的时刻,夏渊感悟的轮回之力,其实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轮回之力。
不管威能如何的可怕恐怖,但这终究不是真正的轮回之力!
这一点,那尊混沌大恐怖半皇是知道的,当初的那尊混沌真龙也曾经说过很多次。
不是,就不是。
然而,如今却不同了!
当之前的时刻,催动了那无敌的一击,当夏渊在绝望的瞬间发动那最终杀伐的时刻,那传说中应该早就已经粉碎,已经虚无在天地之中的轮回之门,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