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六百四十四章 機遇相伴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火无明,名字挺奇怪的……”
高玄在通讯频道和袁幼缘吐槽,对方身份再高,能力再强,他也没什么可怕的。
袁幼缘却有些心虚,她急忙警告高玄:“别乱讲,这位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有多大?”高玄对圣堂总部情况所知甚少,他也没去主动打听过。
圣堂总部谁做主,这件事其实离他有点远,也没必要去打听。
袁幼缘出身世家,虽然没去过中央星域,却知道一些圣堂总部的情况。
她怕高玄乱来,主动给高玄解释:“圣堂最高级别十二紫带圣者。又被称作十二使徒。据说这十二圣者是最接近神皇的强者。
“十二使徒以下,就是三十六位红带神使!”
袁幼缘用很郑重口气提醒高玄:“也就是说,这位火无明大人,是整个联盟权力榜上排名前四十八位的强者。”
“懂了懂了。”
高玄一听就明白了,这不是墨者圣殿的结构,被搬到了圣堂。
墨者圣殿到底是个隐秘组织,影响力很大,比起实际权力来却和圣堂差的太多了。
圣堂可是整个联盟真正主宰,联盟行政体系、各大公司,都要依附圣堂存在。
就算火无明是排名最低的神使,对云光星来说也了不起大人物。这样的人物一句话,就能让云光星域翻天覆地。
越是世家,越敬畏这样的强者。
很显然,谁也没想到,水云陵的死会把这位大佬引出来。
这样的规格也太高了,也让所有人感到不安。
袁幼缘心里有事,她很怕私藏神晶的事情暴露,那就真完蛋了。
水云陵就是为了查这件事情而来,她和高玄私藏神晶可以说所有事情的起因。
火无明亲自过来,一定会把这件事查清楚。
袁幼缘真的很担心,高玄能糊弄水云陵,但他真能糊弄这位红带圣者?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每个红带圣者,都是超阶黄金强者!超阶黄金强者,却未必有资格挂上红带。
这件事太重要了,袁幼缘都不敢和高玄在天网上交流,更不敢用精神力量交流。
谁知道这位火无明究竟有多大的神通。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第六百四十四章 機遇閲讀
袁幼缘只能用眼神示意高玄,这会还是老实一点,别乱说话。
高玄明白袁幼缘担心什么,他给了袁幼缘一个肯定的眼神,示意一切尽在掌握。
火无明到是不知道高玄、袁幼缘在说什么,但他感官何等敏锐,把高玄、袁幼缘细微表情眼神尽收眼底。
很明显,袁幼缘有些心虚。这到也正常。因为在场的人都差不多是这个状态。
唯一的例外就是高玄,称得上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火无明也有点意外,在外星域偏僻地方,还有这种出色人物?
就算是大世家的子弟,在这种场合见到他,都很难保持从容。
火无明却也没太在意,人类数量这么多,总会冒出各种各样的天才。
站在他这个位置,已经看过太多天才了。对于他来说,天才也不过是价值更高的消耗品。
火无明对高玄说:“斩杀邪神的战场在哪,你带路。”
袁萍、袁铁江等人不敢说话。袁幼缘心里着急,却也不敢说什么。
监察部副部长的命令,他们没有拒绝的资格。
高玄点点头,他正要说话,火无明长袖一拂,两人就化作一道银光冲天而起。
众人在圣堂中看着漫空飘散的点点银光,都是相对无语。
精彩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 起點-第六百四十四章 機遇鑒賞
这位监察部副部长,行事风格还真是独特。
众人暗自腹诽,却没人敢公开说什么,更不可能议论什么。
只有袁幼缘瞪着眼睛看着大殿破旧褪色的金色穹顶,满是担心。
袁萍安慰袁幼缘说:“不用怕,你和黑虎都表现的很出色。不论怎么样,你们都不会有责任。”
袁幼缘只能点头,心里默默祈祷神皇保佑,希望高玄靠谱,别在火无明前面露出马脚。
银光闪耀,不到一秒的时间,火无明就带着高玄来到三个小时前的战场。
邪神深海虽死,留下的邪神气息还在空中飘荡。
巨大能量掀起的海啸,还在沿着海面向四方扩散。
高玄站在数千米高空,刚好能清楚看到海浪正在陆地上咆哮肆虐。
对于近海的生命来说,这是一次毁灭性的灾难。
火无明对海啸毫不在意,他目光在战场上空游弋,寻找着战斗留下的源力印记。
这种级别的源力战斗,都会留下很深刻的源力印记。一两天内不会彻底消散。
通过这些散乱的源力印记,火无明可以逆推出的战斗过程。所以,他才急着赶到红光星。
还是那句话,水云陵本身没这么重要,重要是监察部的尊严不容侵犯。
谁的敢杀调查官,那世界就乱了。监察部绝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
火无明左眼变成赤光闪耀竖瞳,这其实是一件二品法器烛龙眼。能烛照阴阳虚实,洞察万物。
在他烛龙眼中,能清楚看到虚空中留下的一道道源力印记。
其中最明显的印记就是一道剑痕,其中水系源力澎湃浩荡,正是玄冥剑留下的印记。
其次就是邪神留下的神魂气息,这种神魂力量强大又污秽,留下暗绿痕迹非常明显。
关键是水云陵神魂破灭的位置,只有邪神留下的暗绿色神魂尖针。除此之外,再找不到任何其他源力痕迹。
想要杀死有碧水圣甲保护的水云陵,源力层级太低是没用的。
这个等级的源力变化,就一定会留下源力痕迹。
火无明检查了现场所有留下的源力痕迹,很轻易在识海里还原了整个战斗过程。
毫无疑问,水云陵太自大了,手握玄冥剑和幻影披风,就想斩杀深海。而且,水云陵明显有着很强的私心。
邪神深海的神力属性,和她修炼路子很对应。
其他人都离水云陵有一段距离,其中袁幼缘最远,高玄其次,水玉兰最近……
从现场的位置来看,其他人也没有动手的机会。
火无明很自信,烛龙眼明照一切,不可能有人瞒得过他的眼睛。
如果能瞒过他的烛龙眼,那样强者又何必暗算水云陵。
在水云陵身上,既没有惊天的秘密,也没有绝世宝物。虽然是水家嫡系,也就仅此而已。
说到底,在他这个层面来看,水云陵不过是小人物。如此而已。
这场战斗很惨烈,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无疑是高玄和袁幼缘。
两件六品法器给了邪神最后一击,彻底击杀了重伤邪神。
当然,两件法器威力都很强。已经近于五品法器威能。
只是这一点,到也不算什么。总有人契合自身法器,能发挥出更强威能。
这场事故中责任最大就是外围负责监控的战舰,没有提供任何支援,就是冷漠的旁观。
在战斗没能发挥任何作用。都是一群废物。
火无明看过现场,确认水云陵的死没有阴谋,他反倒有点失望。
不能找合适的人立威,他算是白跑一趟。
火无明突然问高玄:“你把当时战斗过程说一遍。”
报告里说的很详细,但是,火无明还是想听听高玄的说法。
报告可以慢慢写,现场对着他说,则是另一回事。要是高玄撒谎,他一定能看出来。
“水云陵调查官要求进入溟海调查邪神情况,我们一起进入了溟海,突然遭到邪神袭击……”
高玄简略把战斗过程又重述了一遍。
火无明问:“你既然跑出去了,为什么又跑回来?”
高玄想了下说:“我看到冲天剑光,觉得有胜利的机会,就想回来帮忙。作为圣堂武士,临阵脱逃并是不光荣。”
火无明用烛龙眼审视高玄内外,观察他的源力气息变化,神魂波动,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高玄的答案也很诚实,并不是不畏生死,而是看到了胜利的机会。
能够准确感应邪神位置,这是一种很不错的天赋。
当然,他的烛龙眼也能做到。问题是烛龙眼是二品法器,这样等级法器虽然能反复制造,却没有那么多珍贵材料。
他堂堂红带圣者,也不可能亲自跑到外星域去猎杀的邪神。
关键是高玄这份器量不错,不骄不躁,不卑不亢,面对他都能从容不迫。
在战斗过程中,既有勇气又有决断,还能精准把握时机。
这些东西,其实也都是天赋。普通人再怎么练,也就是平平。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总是把握好其中分寸。
火无害问高玄:“深海凝结神晶是三品,按照规矩,你积累的功勋已经足够进入中央星域深造学习。你愿意加入监察部么?”
高玄有点意外,火无害居然看中他了?
真没看出来,这位还会爱惜人才。
高玄对的去哪并没有具体计划,可副部长亲自邀请还拒绝,他还真做不出这样的蠢事。
“这是我的荣幸。”
高玄点头鞠躬表示感谢。他想了下说:“阁下,我有个小小请求,我想带上我女朋友。”
“到是个多情的人。”
火无明也有些意外,高玄这种人居然很多情,还敢和他直接提出请求。也不怕触怒他把事情搞砸了。
他淡然说:“可以。”
这种小事,火无明也不屑的多讲。他一拂袖,银光冲天,等到银光消散,火无明已经带着高玄回到圣堂大殿。
大殿里众人都没敢走,看到火无明回来,众人一起鞠躬施礼。
火无明也不废话,他直接命令道:“监察部曹铭失职,立即撤职。交由监察部处理。袁萍、袁铁江对邪神情况一无所知,无能。降三级。
“黑虎、袁幼缘表现出色,即日进入总部监察部培训。”
一旁的曹铭脸色煞白,火无明一句话,他这辈子就彻底完了。
但他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火无明没当场处决他,而是走了监察部程序,就算他运气好了。
最让曹铭的生气是高玄、袁幼缘居然借此一步登天,进入了总部接受培训。
毫无疑问,这两人再回来,必然就是调查官身份。
曹铭这次是来搞高玄的,没想到自己搭进去了,高玄却飞黄腾达。这个结局,让他难以接受。
可火无明做了决定,就再不可能更改了。
袁萍、袁铁江心里都有点失落,他们也是死战到底,最后还是被降级。
好在只是降级,并不是降职撤职,也还算能接受。
两人也要羡慕高玄和袁幼缘好运气,居然被火无明这样大人物看重,以后前途无量。
袁幼缘则很惊喜,火无明居然不追查他们私藏神晶的事!
这件事如同一块大石头一般,一直压在袁幼缘心底,她生怕被火无明查出问题,她和高玄就完蛋了。
至于去中央星域进修,算是意外之喜。
火无明注意到袁幼缘情绪细微变化,却没在意。小女孩没见过世面,有情绪波动很正常。
以袁幼缘这种胆子,绝不敢暗害水云陵,她也没这种本事。
火无明交代清楚后,他拿出一枚传送法令,激发法令后一座巨大传送法阵随之浮现出来。
这种传送法令造价高昂,也只有金丹级别强者才能驾驭。一直也没办法推广。
通过传送法令,火无明可以去任何有传送法阵的圣堂。只是距离越远,消耗的力量越大。
对于超阶黄金强者来说,区区消耗不值一提。
银光冲天,火无明身影瞬间消失。
这位大人物来去匆匆,整个过程还不到半个小时。可只是搭建临时传送法阵,消耗的材料就价值近亿。
大殿中的众人沉默了一会,袁萍才微笑对高玄、袁幼缘说:“恭喜你们。”
众人如梦方醒,纷纷对高玄和袁幼缘表示祝贺。
曹铭缩在角落,脸色苍白,眼神绝望,就像是一条冬天里落水的流浪狗,弱小无助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