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885章 是非遲哥不正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哎?”毛利兰有些惊讶,“他们的父母不同意他们结婚吗?”
列车上的女乘务员推着推车走来,“有哪位乘客需要饮料吗?”
“麻烦给我一罐橙汁。”灰原哀出声。
买好果汁,准备吃瓜。
“好的。”乘务员笑着停下。
“柯南,你呢?要不要喝点什么?”毛利兰问柯南。
柯南转头看了看推车上的饮料,“给我乌龙茶好了……”
“打扰了,请给我一罐乌龙茶。”坐在另一边的年轻男人也同时出声。
“给,小妹妹,你要的橙汁,谢谢您的惠顾,”乘务员把橙汁递给灰原哀,接过钱收好,看了看推车,愣了一秒,转头对男人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哦,现在乌龙茶只剩下最后一罐了……”
“那就给小弟弟吧。”年轻男人和气道。
“不用,还是叔叔喝吧。”柯南道,“没关系的。”
男人没再坚持,买了乌龙茶之后,又问乘务员要了纸杯,给柯南倒了一杯。
有了这么一出,双方也聊了起来。
“你们是约好带弟弟、妹妹一起出来旅行吗?”男人问道。
“算是吧。”毛利兰笑道。
灰原哀也问乘务员要了纸杯,给池非迟倒了一杯,转头问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你们呢?”
“谢谢,”毛利兰笑道,“不过我不用了。”
“给我一杯吧。”铃木园子接过灰原哀递来的橙汁,喝了一口,突然叹了口气。
“大贺家的事很麻烦吗?”灰原哀问道。
“是很麻烦。”铃木园子叹道。
在来之前她就很想说,要不非迟哥别去了,有小哀代替池家过去就行了,她和小兰会照顾小哀的。
还有柯南,这个小鬼头最好也别跟着去,她是真的希望大贺真哉能好好结婚。
不过,这话她不敢说……
灰原哀等了一会儿,见铃木园子没有说下去,也没再问,默默喝果汁。
她果汁都准备好了,这就没了?
……
列车到站,一群人出了车站,铃木园子一回头,又看到了给柯南分乌龙茶的男人。
“哎?是你啊?”
“这么巧啊?”男人笑着走上前,“原来你们也在豪斯登堡下车啊。”
“你是一个人来这里观光的吗?”毛利兰同情问道。
一个人来结婚圣地观光,那真是有够惨的。
“你们别用那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男人挠头干笑,突然对上池非迟冷漠审视的视线,移开视线又正好看到灰原哀的冷淡,沉默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好吧,可能是他想多了,人家或许不是那么同情他。
“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参观这里吧。”毛利兰想到这个男人之前主动给柯南倒乌龙茶,那应该是个友善的人,邀请着,又转头看池非迟等人,“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个……”男人迟疑,“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我没意见。”池非迟观察着男人。
这次豪斯登堡之行估计不会太平,他暂时还记不起来这是哪个事件,那么,任何在死神小学生面前刷了存在感的人都值得注意。
“我这边也没关系,”铃木园子热情道,“人多也热闹一点嘛!”
……
豪斯登堡占地不大,算是一个小镇型的大型景点。
城里城堡林立,河流纵横交错,小船悠然漂渡,立在草地上的风车缓慢旋转着,颇具荷兰风情。
一群人穿过城堡和横在河流上的石桥,也互相做了正式的自我介绍。
年轻男人自称高桥纯一,是北海道那边的一个玻璃工匠,这次来豪斯登堡是为了观光,再就是想去博物馆看看。
“他在那!”铃木园子远远看到等在桥边的一对男女,加快脚步迎了过去,“真哉,好久不见了!”
大贺真哉穿着棕色高领衫,外面套了一件浅黄色的外套,暖色系的搭配让本就显得温和的五官更加柔和,笑着道,“园子!”
池非迟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看向大贺真哉身旁的女孩。
这应该就是大贺真哉的未婚妻了。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txt-第885章 是非遲哥不正常看書
一个很漂亮的短发女孩,看神情、目光和举止,应该也是个温柔的人,一身绿白色系的衣服,看起来比大贺真哉那一身顺眼多了。
柯南和灰原哀一看到大贺真哉的黄色外套,就下意识地仰头看池非迟。
嗯,果然……还是看不出什么来,连一点排斥的情绪都没有感觉到。
铃木园子到了大贺真哉身旁,转头看池非迟等人,笑道,“我和非迟哥一起过来的,还有我说过会和我们一起过来的小哀、小兰,还有柯南。”
“园子,我比你大七岁,你可从来没叫过我‘哥哥’呢!”大贺真哉开着玩笑,朝走上前的池非迟伸手,笑道,“谢谢你们为了我们的婚礼大老远跑过来。”
池非迟伸手跟大贺真哉握了握,“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
铃木园子默默观察,觉得自己叫池非迟一声‘哥’、却没叫过大贺真哉,那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这两人站在一起,差异被彼比衬托得太醒目了。
池非迟的个子要高上一点,五官轮廓比大贺真哉更有棱角,目光也更深沉,再加上深色系的衣着和自身流露出的沉稳镇定的气息,很容易让人忽略掉年轻的面孔。
相对的,大贺真哉无论是轮廓柔和的五官还是自身随和的气质,都让人觉得这是个性格不错、也很好说话的人,而作为更年长的一方,大贺真哉身上还有着她说不清是懵懂还是稚气的感觉。
铃木园子观察之后,心里下了一个定论:是非迟哥不正常。
“谢谢!”
大贺真哉笑着回应,对池非迟的反应也见怪不怪。
虽然真池集团一直注重在往外发展,菲尔德集团在日本没多少根底,池家的两口子又一向各国跑,池非迟早年也很少参加宴会活动,但圈子就那么大,大贺家还是以海运起家的,也会接触外贸。
他跟池非迟虽说不像跟铃木园子那么熟,但从小到大他们也见过好几次,更小一些的时候,一群孩子还会被丢在宴会某个区域自由活动,他早知道池非迟是个不怎么热情的人。
这次见面,池非迟能说出这么一句祝福,他都觉得意外。
而让他更意外的是,比起三年前那次见面,池非迟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了,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他说不清得、类似一种从容又果决的气势。
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一些紧迫感。
比他年纪小的人在成长,他还真担心被甩在身后。
池非迟对大贺真哉身上表现出的亲和力,多少也留意了一下。
他和池真之介都是缺乏亲和力的人,容易让人信服、信任,但跟人的来往更倾向于长期相处累积的情谊,很难在第一见面就让人觉得亲切。
人总是会因为长相、气质、性格、互动等因素来决定第一印象,而第一印象往往也决定着之后的相处方式。
有时候亲切感也很重要,就像原意识体的同学大多觉得原意识体看不起大家,其实那些人想多了,原意识体对谁都一个样,甚至跟同学还会多说两句,相比起原意识体,铃木园子这种开朗大方的性格、和大贺真哉这种温柔内敛的气质,都很容易博得人的好感。
不过也不是一定要勉强自己,这一点他倒是看得很开。
就拿他同样缺少亲和力的老爸来说,既然人际咱不行,那咱就闷头又技术路线嘛。
池真之介宁愿用更多的精力去评估某个技术项目的前景,然后做出有魄力的决断、让人有信服并执行,等自己手里掌握着某项吃香的技术,很多时候就不用自己去拉拢关系,而熟悉、会跟池真之介打交道的人,也都会对各种性格有很强的包容性,根本不会在意池真之介有没有笑脸相迎。
当家人这种性格,也决定了真池集团这些年来钻技术、走医疗器械、走工业制造的核心路线,而各国销售渠道的铺建都是通过雇佣大山弥之类有能力的人来做,不用池真之介去做。
与之相反的是菲尔德集团的发展路线,无论是核心点的金融投资,还是面向大众的奢侈品销售,其中的事很复杂,但人际往来、沟通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环,这一点对池加奈来说算不上难事,池加奈在‘他人第一印象’这一块太占便宜了,哪怕也很少有积极参与社交活动的时候,但给他人留的第一印象基本都是一片好评,甚至还有不少人见过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能念念不忘。
坦白说,两种性格都有利有弊,集团路线太考验池真之介的眼光、决断力、解决事情的能力、做出决断之后又是否能坚持,有时候投入就像看不见回报的吞金兽,成与败或许在决断那一秒就决定了、也或许要看是否坚持下去,而菲尔德集团缺少能放上台面的实业,哪怕流动资金再多,有时也会给池加奈一种虚而不踏实的感觉。
仅从利益角度来看,双方结合也都算得上‘天作之合’。
“啊,对了,我介绍一下,”大贺真哉收回手之后,又看向身旁的女孩,“这位就是我的未婚妻,小茜。”
“我叫香取茜,还请大家以后多多指教。”香取茜鞠了一躬,声音跟神情一样温柔,只是在直起身、看到那个跟池非迟一群人的高桥纯一之后,脸色大变,怔在原地。
柯南注意到了香取茜的异样,回头看站在他们身后的高桥纯一。
池非迟没有回头,看来高桥纯一还真不是无关的路人,居然认识新娘子吗……
“那我就在这里先告辞了。”高桥纯一开口告辞。
“刚才在车上真是谢谢你了。”毛利兰忙道。
高桥纯一没有回应,往另一边的热闹处走去。
大贺真哉好奇问道,“这个人是?”
“高桥先生是我们刚才在新干线上认识的,”铃木园子解释完,期待道,“好啦,我们也快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这里的景色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