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都市劍說-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看書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才一个月的功夫,让人难以想像在这段时间里面,孙南正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看上去至少减了五十斤的样子,与李白之前几乎完全判若两人。
这下子可巧了,孙“胖子”有故事,李白有火锅。
尽管军营外面的棚屋院子被鹊巢鸠占,但住进去的是孙南正的新女友,仅仅是空置的棚屋而已,还不至于为此生气。
恰好扔在军营里面的两辆房车没有被医疗队借出去执行援助外勤任务,眼下正好都空着,李白便熟门熟路的将两个妖女安排进自行式A级房车内暂住。
非洲这边的路况不太好,拥有一定程度越野适应性的拖挂式房车被医疗队借用的比较多一些,而且还有一定程度的改造,反倒是对道路要求较高的自行式房车很少有机会开出去,里面仍然保持着原样,基本上什么都有,不需要额外准备什么。
俩妖女的晚餐究竟是火锅,还是从巴林岛囤下的烤骆驼肉,又或是其他什么的,李白就不管了,无论是储物龙鳞,还是储物纳戒里面的储备,足以喂饱这两个妖女,而且还是真正喂饱的那种。
从负责人事方面等工作的栾政Wei那里销了假,趁机散发了一波从南美洲带回来的特产,像可可粉和马黛茶什么的,惠而不费,普遍广受好评,也不枉李白装满了一整吉普车的后备箱。
在顺利完成正式归队后,他这才拉着孙南正在两人的宿舍里面当场摆起了火锅龙门阵,切薄的肉卷和军营自留地里现采的生蔬自然是不缺,李白找专业厂家订制的不止有红油重辣汤底块,还有白汤底块,用了鸡骨架、牛骨和猪骨同炖。
至于嘌呤什么的,他还年轻,新陈代谢快,不在乎。
優秀小說 都市劍說討論-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推薦
“啤酒,还是白的?我这儿红的也有,你喜欢哪样?今天酌情小饮,不管醉。”
李白等着孙南正的选择,好从自己的储物纳戒里面拿酒,冷的热的都有,他在异界没少薅那些术道宗门的羊毛,储物纳戒这样的法器绝对不缺。
自打落座后,孙南正就一直盯着桌子中央的紫铜火锅有些发呆,直到李白询问,这才勉强回应了一句。
“啤酒吧!这里的天气就适合喝带汽的。”
他完全没有想要去看李白究竟从哪儿把酒水拿出来,甚至根本不在乎。
固体酒精块的幽蓝色火焰顺利引燃了精制无烟木炭,散发出来的热量很快让紫铜火锅内的三骨白汤冒起了泡,香味自然而然的在房间里面弥漫开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 都市劍說討論-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讀書
“还易拉罐的方便,纯生,先走一罐。”
李白将一捆铁皮易拉罐扔上了桌,正好六罐。
桌下又放了两捆,今天没打算豪饮,哪怕不是战斗人员,但是在军营里面酗酒,依然是绝对不允许的。
噗嗤!~
孙南正终于回过魂来,看到李白将拉开环的啤酒易拉罐放到自己面前,道了声谢,拿起来仰头猛倒,咕咚咕咚先给自己灌了个爽,直到打了个长嗝,脸色才勉强恢复正常了些。
叹了声大长气,摇头道:“李白,老哥我苦啊!”
孙胖子年纪比李白大,说一句老哥,丝毫不为过。
李白见他进入了状态,趁热打铁带着节奏道:“都脱单了,应该是幸福吧!”
孙南正忽然上下打量起了李白,表情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说道:“对了,李白,你是精神科医生,找个机会,给她看看!”
“嗯?看啥?给谁看?”
李白一脸懵逼,孙南正的脑子难道出了问题,怎么说话也这么没头没尾的。
“我那女朋友她有强迫症,都快把我给逼疯了!”
孙南正又拿了一罐啤酒,拉环,仰头,吨吨吨……嗝!
仿佛打出去的胃气就像是心胸中的郁闷之气。
“你这是撒狗粮吧?来来,煮沸了,开始下菜,赶紧的,就跟找女朋友一样,手快有,手慢无。”
李白夹着肉片和菜,开始往火锅高汤里头扔,汤水都已经在冒泡,此时不涮,更待何时。
“屁的狗粮!你不知道,这婆娘有多么疯,成天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顺眼,就知道数落我,嫌弃这个,嫌弃那个,还把我的……呃,你知道的,那些全扔了!”
一想起自己的那些宝贝,孙南正肉痛的不行。
“什么?我不知道啊!”
李白觉得自己这一趟回来,孙胖子莫名变得高深莫测起来,怎么净跟自己打哑谜,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精品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 起點-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閲讀
“你不是知道的吗?淘宝买的,是,是那种……杯子!”
孙南正涨得老脸通红,毕竟这种事情私密性比较高,就算是朋友之间,自己主动提及,耻度还是很高的。
“哦哦,明白,不就是飞机上用的杯子嘛,嗨,多大点的事儿!再买呗!反正你又不差钱。”
李白终于恍然大悟。
单身狗的秘宝,飞机杯。
男人么,知道了顶多笑笑,要么笑骂一句老色批,个个心知肚明,搞不好还会互相推荐。
要是被女性知道,往往会被骂一声变态,搞不好直接传播到社死。
“你看我这身板,这个丧心病狂的婆娘就留了一个,天天给我手冲,一天冲十回……”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劍說 華表-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相伴
孙南正越说越生气,自己好不容易买来的大魔王,全给糟踏了,那东西需要保养,得上油,得上粉,得保湿,不是这么往死里头用的。
“噗……”
正在往自己嘴里倒啤酒的李白直接就喷了,这是神马虎狼之词啊!
还有,这个女朋友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给你打冲锋枪,是想要人命还是怎么的。
大魔头登时有一种念头,特么人间不值得。
他一脸古怪的看着孙南正,只好勉强安慰道:“别的不说,你先照照镜子,以前是不是每次都想喊一句‘猪啊’!现在再看,应该会感叹一句,每个胖子都是弥足珍贵的宝藏帅哥,现如今连腹肌都有了,这是水落石出的结果吧!”
胖子有腹肌完全不奇怪,毕竟一身肥肉等若于时时刻刻的负重训练,如果没有足够发达的肌肉群,恐怕根本支撑不住身体。
所以每一个死胖子都是一个有待于开发的宝藏。
“什么?我那不是胖,是壮,强壮的壮,你看我这肌肉!”
笔下生花的小說 都市劍說討論-第1729節-孫胖子的愁滋味熱推
孙南正绝对绝对不会认同李白的说法,自己从来都没有胖过,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壮男,而且正值当打之年。
“好好好,你说肌肉就肌肉吧,反正现在也是了。”
李白没打算跟这个家伙打嘴仗,特么写网络小说的,总是能够有一万种方法将对手拉到自己专长的区域,用自己的办法击败对手,打不过,难道还不兴写小说编排人,有的是招。
他看着孙南正那曲线分明的肱二头肌肉疙瘩块儿,心想对方的女朋友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将这一身肥肉给操练没了,免得陷入写扑街文的一大堆职业病,像三高啦,脊椎变形啦,腱鞘炎啦,腰间盘突出啦之类的,说白了不是活动过度就是缺乏运动。
“可惜我还想再收藏几个纪念版名器什么的,这下子不敢了。”
孙南正满脸的惋惜,有这么个虎狼女友,他几乎什么宝贝都藏不下。
“打住,打住,这个你自个儿琢磨,不用跟我说。”
李白难得的有些抵挡不住,赶紧堵住这货的少儿不宜话匣子,以免更多的胡言乱语冒出来,辣耳朵。
“嗨!少年不识愁滋味!”
不愧是写网络小说的,孙南正还张口就来。
和自诩为看小说的读书人恰卡·阿巴鲁塔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看你这是贱的,而且还是痛并快乐着,不过照理说,你的条件应该还不错,她到底还在嫌弃啥?硬件,还是软件,难道是……寸芒,还是圣墟?”
李白一语道破天机,最后还用了两个网文圈的专业术语。
没尝过女朋友的死肥宅,头一回交到女朋友,自然是千好万好,嘴上一百个不屑,最后还不跟舔狗一样,哪怕一巴掌抽八个滚儿,即便头破血流,最后人家吆喝一嗓子又颠颠儿的来,百死而不悔。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是那样的人吗?还寸芒,你听谁说的?”
眼见着孙南正就要急,一想自己又打不过李白,识时务的又坐了回去,说道:“我的条件好着呢!她只是,只是爱之深,责之切,虽然脾气不好,但有时还是挺温柔的。”
李白意有所指地说道:“那她还说别人一年三五百万,对你那么嫌弃,我记得你的身家已经不止这个数了吧!”
孙南正在来摩加迪沙的游轮上,逮着机会狠薅了一波大羊毛,已经是千万富翁,哪怕不写网络小说,下半辈子也是有着落的,不说太有钱,基本上华夏本土一二线城市添置不动产时还不至于需要贷款。
“嗨,她总是说谁谁谁像我这个年纪,甚至还比我年轻,身家就已经过亿,十亿,百亿,我那点儿小存款,干脆就不说了。”
孙南正原本想要炫耀来着,可是一听女朋友的心理期望值起步就是过亿,哎呀我的妈呀,怂了怂了,心里那点儿小骄傲瞬间被打击的稀烂,立刻没有了自吹自擂的炫耀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