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線上看-第九章 額們回去展示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现场鸦雀无声。
此时,安家舅舅脸色惨白一片,值此之际,他心里已然知道外甥的这桩婚事大概率是告吹了。
虽说对方承诺会把彩礼还给他们家,可是钱归钱,在想找个和水花相同的女子可就难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九十年代初,西海固地区一头驴的价格约在500块左右,两只羊的价格约在400左右,两笼鸡的价格约在200左右,除了水窖之外,他们安家付出的彩礼就在一千多。
这些钱可是安家的亲戚们砸锅卖铁凑出来的钱,此外,这婚礼的邀请全都发了出去,如果今天新娘没法到场的话,他们安家定然会成为苦水村的笑柄!
‘咋办?’
‘这可咋办?’
‘如果今天接不到新娘子,额们家岂不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安家舅舅悄悄地瞅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杰,也不知道怎么地,纵使他心里百般不愿,也不敢触了对方的霉头。
他有一种预感,倘若自己和对方争辩什么,吃亏的一定是他自己。
‘咋办?’
李杰环视一圈,气定神闲道:“好,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随着话音落地,安家舅舅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见他偷偷的瞟了一眼跟着他来的苦水村村民们,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敢于当这个出头鸟。
眼见如此,安家舅舅顿时把心放在了肚子里,暗自嘀咕道。
‘这样也好,额回去也有个交待。’
李杰若有意似无意的瞟了一眼安家舅舅,指了指他,道。
“你你你,既然没事了,你们就赶紧走吧,额们还要继续开会!”
“……”
一时间,安家舅舅无言以对。
最终,安家舅舅瞅了瞅李杰,而后又瞪了一眼躲在门后的李老栓,放了一句狠话。
“额……额就给你们五天的时间,如果到时间了,你们还换不了钱,水花这女子,额们是娶定了!”
“好!五天就五天!”
安家舅舅一咬牙:“额们走!”
本来,李杰还准备约定一下日期的,谁曾想安家舅舅却主动定下了日期,并且时间还要比他预想中的更加宽裕一些。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李杰对于‘马家’的家底那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为了供养大儿子马得福以及小女儿马得花读书,马家的经济条件拮据无比。
如今他们家总共资产也不超过一千块,而水花家的彩礼就要两千块,如果再去掉安家的接亲钱,酒席钱,外加双倍付给李老栓的彩礼钱,其间的缺口高达四千块。
要知道这可是91年的四千块,并且是西海固地区的四千块,在涌泉村甭说是四千块了,就是两千块,那也是村里最富的几户人家。
村民们为什么抵触吊庄移民?
还不是因为穷!
大家都穷的叮当响了,绝大多数村民穷的连饭都吃不饱了,连饭都不吃饱了,哪有钱去盖房子?
吊庄移民最大的阻碍就是‘钱’!
等到苦水村的人离开后,中断的会议得以再次开始。
“咳!咳!好勒!好勒!他们人走勒!咱们继续开会!”
“咱么这地方有多苦有多穷,额想额就不用再强调勒,上面为啥给咱们搞这个吊庄移民,额想还是由张主任给咱们说道说道。”
“大家欢迎,欢迎!”
言罢,李杰率先鼓起了掌,随后在场的村民们也跟着鼓起了掌。
张树成面带询问的瞧了一眼李杰,在见到李杰点头后,方才轻咳一声,双手微微下压,一脸灿笑,道。
“各位,刚刚马主任说的很好,额在这里在补充两点。”
“首先,啥叫吊庄?”
“吊庄就是,你现在的家和耕地不变,政府在玉泉营那片大平原上再给你分一块耕地和宅基地,建个新家,重新扎根。”
“当然,额也知道,玉泉营那边现在的情况确实有点艰苦。”
“但是!”
“那边的地理条件可比额们这里好许多,咱们县里也去了几十户吊庄户,他们都在那边留了下来,只有额们涌泉村的人跑了回来?”
“为啥吗?”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骚动不已,几个逃回来的吊庄户觉得脸上挂不住,纷纷开口道。
“啥嘛!啥嘛!”
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九章 額們回去相伴
“那边的地全都是黄土沙地,哪能种庄稼嘛!”
“那里的蚊子比额们这里的苍蝇都打,你看看额的手,额的腿,这被咬的,都成啥样子了么。”
“五蹲说的莫错,咱们去那里,连喝的水也莫有,啥时候能喝上黄河水嘛!”
……
……
精华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討論-第九章 額們回去閲讀
面对着村民们的质问,初次参加基层工作的张树成有点茫然不错,短时间内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问题为好。
李杰瞄了一眼身侧的张树成,而后把桌子拍的哐哐响。
“说啥勒!”
“说啥勒!”
“都给额安静!”
说话的同时,李杰略微释放了一丝气势,立马镇住了七嘴八舌的村民们。
等到现场再次安静下来,只见李杰继续道。
“刚刚张主任已经说得很清楚勒!”
“那里的条件比咱们这里好,而且全县只有额们涌泉村的人逃了回来。”
“这说明啥?”
“老支书,您给评评理,他们做的对不对?”
“哪有当逃兵的道理嘛!”
听到这句话,人群中的老支书狠狠嘬了一口手中的旱烟,眉头拧成了川字。
许久过后,老支书缓缓开口道。
“张主任说得对,喊水说得也对,咱们涌泉村虽然比其他的村子穷,但是额们人穷,志却不能短!”
“这吊庄,额们还是得去!”
说着说着,老支书拿着手中的旱烟袋指了指一旁的儿子李大有。
“额先给咱们家报名勒!”
“大有!”
“你去不去!”
众目睽睽之下,好面的李大有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何况这还是他老子主动问他的。
于是,只得点了点头。
“额……额去!”
眼见自家儿子答应了下来,老支书目光一转,看向了韩三。
“你呢?”
韩三犹豫了一会,道:“额……额也去!”
既然有人开了头,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一个又一个吊庄户纷纷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