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禍害-第二百四十六章 治療分享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带着草帽海贼团一伙跟船治疗。
就算莫德没开口,萨博肯定也会请求莫德帮路飞他们治疗。
现在莫德主动提出来,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又要麻烦你了,莫德。”
萨博微微一叹。
“那么客气干嘛。”
莫德奇怪看着萨博。
在他看来,彼此间是过命交情,区区一点小事,根本不足挂齿。
再者,严格来说,凯多是被他引来的。
所以,这方面他也有责任。
萨博朝着莫德默默点了下头。
不管怎么说,无论是他还是革命军,都是承蒙莫德多次帮助。
这些恩情,必然要铭记在心。
莫德没有再多说,控制着影子,动作轻柔的卷起除了路飞和索隆之外的其他人。
“雅姐,将草帽的船运到我们船上。”
去往恐怖三桅船之前,莫德想到了草帽海贼团的船。
“好的呢。”
贾雅应了一声,旋即朝着另一边的海岸线走去。
草帽海贼团的桑尼号,就停在了那里。
目送着贾雅离开,莫德旋即带头走向恐怖三桅船停泊的海岸线。
至于身受重伤的路飞和索隆,就交给菲洛和罗这两个医生来搬运,省得出意外。
众人很快就登上恐怖三桅船。
莫德在船边等贾雅将草帽海贼团的船运过来。
片刻后。
草帽海贼团的桑尼号浮空飞来,而贾雅就站在桑尼号的甲板上。
草帽海贼团唯一没有受伤昏迷的山治,也是站在船边上,在看到贾雅将桑尼号送过来时,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在贾雅的控制下,桑尼号稳稳落在恐怖三桅船上专门用来停放船只的小型湖泊里。
随后,贾雅落在莫德身旁。
“雅姐,顺便将这座岛捎上吧。”
莫德指了指前方的岛屿。
他挺中意这座岛屿的地貌,也许以后可以拿来搭建盛典舞台。
就算用不到,也可以在航行途中将岛屿随便投放到海面上。
贾雅闻言照做,控制着恐怖三桅船和岛屿一同浮空。
轰隆隆——
岛屿浮空所发出的沉闷声响,以及不绝于耳的浪花声,打破了刚平静下来的夜色。
山治在一旁默默凝视着受到贾雅控制从而浮空飞起的岛屿,深感于莫德海贼团的强大,不由得在心中深深一叹。
他们一路航行过来,不能说顺利,但也不至于险阻重重。
遇到惊险和难关时,总能凭借实力度过去。
可自他们抵达香波地群岛之后,以往所依仗的实力,似乎没了用武之地。
以至于他们不是被挨打,就是在被挨打的路上。
原以为在岛上苦修数月所习得的武装色霸气和见闻色霸气,已经是让他们的实力得到蜕变。
结果,残酷的现实,再一次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山治一时之间颇为惘然。
恐怖三桅船浮空离去。
一个多小时后。
海平线上出现了十几艘舰船。
每一艘舰船上都是悬挂了百兽海贼团的旗帜。
其中一艘舰船上,一袭黑衣的烬站在船头处,左右手各自捏着一小张生命卡。
其中一张生命卡是凯多的,另一张是润媞的。
前者在烬的指间不停朝着下方蠕动,后者则是不停朝着上方蠕动。
两张生命卡,一张指向大海深处,一张指向天空之上。
“凯多大哥……”
烬低头看向海面,眉头紧皱。
明明是过来解决莫德海贼团,怎么就沉到海底去了?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凯多大哥……
败给了莫德海贼团?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烬沉声自语。
周遭,百兽海贼团的船员们,皆是沉默不语盯着烬捏在指间的生命卡。
生命卡指向了海底。
这种现象,很难不让他们胡思乱想。
在他们眼里,凯多可是一个举世无敌的老大。
如果真的败给了莫德海贼团……
这种事情,单想想就头皮发麻。
……….
夜空星河璀璨,明月高悬。
恐怖三桅船在云层上浮空航行。
未完工的监狱囚室内。
莫德坐在一张用影子构筑成的小矮凳上,上半身前倾,双手相握,随意放在双膝之间。
他抬着眼睑,用一种深邃得看不到半点情绪的眼神,凝视着挂在冰冷墙壁上的被切成十几块的润媞。
此时,润媞很是罕见的一言不发,望向莫德的目光之中,充斥着无以名状的震惊和茫然。
一个多小时发生在岛屿上的战斗,她被关押在囚室内,无法看到过程和结果。
但见闻色霸气能够充当她的眼睛,让她“亲眼”见识到了莫德是如何将凯多一刀斩到大海深处的过程。
对于这个结果,她难以置信,又无法接受。
可事实摆在她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莫德沉默不语,润媞也没有说话。
囚室内静得针落可闻,有种缭绕于心头的冷意。
许久之后。
莫德率先开口,语气中夹带着些许遗憾。
“看来,连‘大海’也奈何不了热衷于自杀的凯多啊。”
说着,莫德伸出右手,意念微动之间,猎人笔记凭空出现在掌心里。
哗啦——
笔记自动翻页。
一直翻到撰写了凯多名字的书页,才停止了翻动。
莫德低头看着写在书页上的凯多名字,丝毫不掩饰遗憾之意。
而他所说的话,令润媞眼中的震惊和茫然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之前最常见的凶狠。
“百加得.莫德,你肯定是在害怕吧?害怕凯多大人会在那座岛屿上,将你们所有人都杀掉!!!”
“我不是很能理解你的说法。”
莫德单手合上笔记,平静看着恢复了此前作风的润媞。
润媞的注意力根本不在猎人笔记上,而是死死盯着莫德,笃定道:
“你在害怕凯多大人的力量,所以才用了‘阴险手段’让凯多大人落进海里,为的,就是强行中断战斗!”
“???”
莫德被这样的歪理惊到了,看着润媞,像是在看着一个神经病。
这个女人,完全成了凯多的小迷妹。
不过算了……
他之所以会在恐怖三桅船启航后第一时间来到囚室见润媞,就是为了杀掉润媞,以此解决掉生命卡所带来的隐患。
“你开心就好。”
莫德撤掉猎人笔记,从影匣内取出润媞的影子。
先是将影子归还给了润媞,随后再将影子再一次割下来。
一通操作下来,产生了完美的麻醉剂效果,令润媞直接陷入深度昏迷。
“罗,过来一下。”
莫德朝着囚室外喊了一声。
嗒嗒……
顿时,一阵脚步声从远及近。
片刻后,罗的身影出现在囚室之外。
“开始‘取出手术’吧。”
莫德回头看了眼罗,平静说道。
“好。”
罗点了下头,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水果,驾轻就熟开始了取出手术。
过了一会。
润媞失去了生息。
囚室内便是多出了一颗古代种恶魔果实,以及一具完整的尸体。
莫德把玩着果蒂处高高隆起的肿头龙古代种恶魔果实。
“四项九星之后,产出的经验收益真是越来越低了,哪怕猎取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九星级……”
体会着反馈到体内的收益,莫德在心里默默自语着。
“原本还想着能从她身上压榨出更多价值,以后可不能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莫德掌心泛出影波,将刚到手的肿头龙古代种恶魔果实收入影匣之内。
如此一来,影匣内的恶魔果实变成了17颗。
“罗,将尸体搬去冷冻库。”
莫德起身,先是看了一眼润媞的尸体,随后才转身走出囚室。
“嗯。”
罗应了一声,目送着莫德离开之后,才拎起尸体,朝着冷冻库的方向走去。
城堡,医疗室。
双臂俱断,伤势极其严重的索隆躺在其中一张病床上。
经过菲洛的治疗,索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短时间内怕是醒不过来。
至于提前一年多挨了凯多一记雷鸣八卦的路飞,也是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势。
如果不是四档形态下的防御力,恐怕路飞就要当场去世,提前结束海贼王梦想。
相比之下,受到凯多雷电轰击的娜美一行人,在敷了菲洛的特效药膏之后,已是陆续醒来。
这个世界的人,似乎对各种元素化攻击有着较高的抗性。
比如艾尼路的雷、艾斯的火焰,以及青雉的冰。
在正面击中不懂得武装色防御的目标之后,往往都没能直接夺走目标的生命。
凯多的紫雷也是如此。
以那种程度的威力,应当会将人直接劈成焦炭才对。
但娜美他们却只是皮肤表面略微焦黑而已,尽管受伤不轻就是了……
“路飞……”
“索隆!!!”
陆续醒来的草帽海贼团众人,都是冲到了索隆和路飞的病床前。
他们看着索隆和路飞,又是担忧,又是愤怒。
“怎么会这样……索隆的手臂……”
乔巴浑身微微颤抖着,看向索隆的眼睛里,翻滚着泪花。
他是医生,可以治病也能解毒。
但他做不到让人断肢重生。
一想到索隆立志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的梦想,再看着索隆空荡荡的身侧,乔巴眼中的泪水顿时决堤而出。
反观其他人,都是一脸沉重。
病床前的气氛,蒙上了一层阴霾。
“你们不要那么消沉啊。”
弗兰奇高举双臂,比出了一个招牌姿势,旋即正色道:“要知道,我可以帮索隆装上一双超级出色的机械手臂!”
听到弗兰奇的话,众人先是一愣,随即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索隆用一双机械手臂撸铁的画面。
顿时,气氛变得更加阴沉了。
“喂喂,我可是认真的!”
弗兰奇看着心情低落的众人。
乔巴双眼泪汪汪看着弗兰奇,啜泣道:“可是……索隆不喜欢喝可乐。”
“……”
弗兰奇顿时哑然无言。
“就算没了手,我也还有嘴……”
就在这时,被菲洛认为短时间不会醒来的索隆,却是慢慢睁开了眼睛。
失血过多而导致苍白的脸庞之上,并没有预想中的沮丧和消沉。
“索隆,你醒了啊。”
众人面露忧色看着索隆。
旁边病床上确认没有生命危险的路飞,反而是被他们冷落了。
索隆很是艰难的想要撑起身体。
向来和索隆对着干的山治,迅速伸手扶着索隆,帮索隆直起上半身,靠在床背上。
“路飞怎么样了?”
索隆看上去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双臂俱断的事实,而是偏头看向旁边病床上浑身缠满绷带的路飞,关心起了路飞的情况。
乔巴抬手抹了抹泪,道:“路飞的伤势也很严重,但经过周密的治疗,已经没有大碍了,后面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嗯。”
索隆闻言,点了点头。
娜美看着索隆,迟疑道:“索隆,你的手……”
“不过就是从三刀流变成一刀流罢了。”
索隆一脸面无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
众人看着索隆的神情,一时之间难以捉摸索隆的心情,不由沉默了。
嘎吱——
医疗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莫德走进医疗室,身后跟着萨博和将乌鸦面具随意挂在脑袋后的菲洛,以及漂浮在半空中的佩罗娜。
听到动静,医疗室内的众人,不约而同望向走过来的莫德。
众人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师父……”
乌索普看着莫德。
莫德朝着乌索普轻轻点头,旋即看向草帽海贼团的其他人。
感受着场内的消沉氛围,莫德挑眉道:“要不是佩罗娜就在我身旁,我都要怀疑你们可能被‘消极幽灵’袭击了,所以才这么消沉。”
“本小姐才不会那么无聊。”
佩罗娜微微一惊,鼓着脸颊看向身旁的莫德。
慵懒趴在莫德肩膀上的贝利,斜眼看着佩罗娜,故意提升音量“嘁”了一声。
佩罗娜顿时横眉瞪眼看向贝利。
挥手间,一抹白影极其娴熟的穿过贝利的身体。
“和大家呼吸同样的空气,真是对不起……”
贝利顿时从莫德肩膀上滑落,趴在地上,满脸的消极。
“哼。”
佩罗娜双臂环抱,别过头去。
莫德颇为无奈看了一眼佩罗娜和贝利,旋即再次看向微感汗颜的草帽一伙。
“如果你们想了解现况,待会问萨博就是了,现在……我先帮索隆‘治疗’双臂吧。”
“啊!?”
草帽海贼团众人闻言大吃一惊。
靠在病床上的索隆,眼眸急剧一缩,死死盯着莫德。
显然,他对于失去双臂一事,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平静。
看着草帽一伙的反应,莫德奇怪道:“恢复断手断腿什么的,对我来说只是小事一桩,怎么,我没跟你们说过吗?”
“完全没说过!!!”
除了性格比较冷静的罗宾,草帽海贼团的众人,都是一脸激动。
索隆失去的手臂能够恢复,真是太好了……
众人看着莫德。
这真的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啊……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