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神級農場笔趣-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見面禮閲讀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鹿悠闻言下意识地说道:“没事!没事!我以为前辈……”
夏若飞觉得有些好笑,他呵呵一笑说道:“小姑娘,修炼一途颇多艰险,你为何会踏上修炼之路?”
夏若飞的确对鹿悠接触修炼一道的经历是非常的感兴趣,毕竟普通人中拥有修炼天赋的其实并不多,当初夏若飞并没有能力去检测鹿悠是否适合修炼,而这么长时间没见,鹿悠突然就接触了修炼一道,确实是让夏若飞十分意外。
鹿悠也没想到这位前辈居然会关心一个小修士为什么踏上修炼之道,闻言不禁楞了一下,然后也不敢隐瞒,连忙说道:“前辈,晚辈在英国剑桥大学留学期间,被师尊发现拥有修炼天赋,所以才进入了水元宗,开始接触修炼,不过晚辈资质驽钝,已经接触修炼之道几个月了,至今也未能突破炼气1层……”
夏若飞闻言心中已经了然,鹿悠应该是去英国留学,而水元宗百年前已经举宗搬迁到了英格兰,所以他们的主要势力范围还是在欧洲,尤其是在英国,应该是他们的传统势力范围了,至于鹿悠的修炼天赋是怎么被发现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应该不会有其他因素,估计就是偶然事件。
“原来如此!”夏若飞说道,“几个月时间就能达到如此水平,可见你的天赋确实不错!小姑娘,相见即是有缘,我送你一份小礼物吧!”
夏若飞话音一落,鹿悠就看到一道流光闪过,两件物品直接击碎了车窗玻璃,稳稳地落在了她的手中。
这是一枚充满浓郁灵气的晶体,外加一本小册子,封面上写着《水元经》三个大字,似乎墨迹都还没有干。
那枚晶体其实就是灵晶,而《水元经》功法也是夏若飞临时用精神力在元初境掌控着笔墨书写出来的,他只是简单地查探了一下鹿悠的情况,发现她确实适合修炼水系的功法,也难怪之前水元宗会把她招揽到宗门里去,所以夏若飞就挑选了一本传承信息中的水系功法,临时书写了出来,直接赠送给鹿悠。
其实夏若飞也考虑过,水元宗和《水元经》是不是会有什么渊源,不过他也没想太多,反正即便水元宗拥有《水元经》的功法,估计鹿悠这样刚入门的小修士也接触不到,所以他赠送这份功法,应该对鹿悠还是有所帮助的。
鹿悠望着手中的灵晶和《水元经》功法,感觉有些发懵。
她万万没想到这位前辈不但没有责怪她,居然还给她赠送见面礼,这是什么节奏?
鹿悠并不认识元晶,也不知道什么是《水元经》,夏若飞判断的没错,鹿悠入门之后,水元宗那边也没有太重视,只是传授了一些基础功法给她,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水元经》的珍贵。
鹿悠懵懵懂懂地说道:“谢……谢谢前辈……”
倒是一旁的刘执事瞥了一眼之后,心神顿时剧震,她这种来自小宗门的炼气低阶修士,连灵石都没有几枚,灵晶也只是听宗门内炼气8层的长老一脸羡慕地描述过,今天她居然见到了真正的灵晶,而且那位前辈竟然随意就把这么珍贵的东西赠送给了萍水相逢的鹿悠,要知道这可是灵晶啊!估计连掌门都不一定拥有的!
另外那本功法封面上写着《水元经》,更是让刘执事的心神剧烈震动,她修炼的其实就是《水元经》,只不过她修炼的《水元经》是残卷,真正完整的《水元经》,在整个宗门范围内都已经找不到了,即便是炼气9层的掌门沈湖,修炼的其实也是《水元经》残卷。
据说《水元经》就是宗门的第一代掌门原创的功法,这也是“水元宗”这个名字的由来,只可惜岁月悠悠、沧海桑田,经过几次劫难之后,水元宗好几次都差点儿断了传承,最重要的《水元经》也只剩下了残卷,从那以后宗门更是难以为继,上一代掌门好歹还达到了金丹初期,但是他寿元耗尽之后,举宗之内竟然已经没有了金丹期修士,最终只能是炼气9层的沈湖接替了掌门职位。
实际上如今的修炼界,这种情况还是比较普遍的。
不少宗门都已经连金丹期修士都没有了,一些宗门即便是还有老牌金丹修士撑场面,但也是硕果仅存,如今修炼环境持续恶化,宗门内的其他修士想要突破金丹越来越困难,像水元宗这样的宗门,以后会越来越多。
可以说,水元宗如今的状况,就是整个地球修炼界日渐式微的一个缩影。
刘执事看到这本《水元经》,眼中也是目光闪烁,难道……这是完整版的《水元经》?这位前辈的实力至少是金丹期,甚至元婴期,他拿出来给鹿悠作为见面礼的功法,应该不会仅仅只是一本残卷吧?如果这真是完整版的《水元经》,那要是献给宗门的话,绝对是滔天功劳啊!
还有那灵气浓郁到极点的灵晶,同样也让刘执事十分的眼热。
夏若飞仿佛看透了刘执事心中的想法,他冷哼了一声,精神力威压进一步加大,刘执事顿时感觉万钧重担一下子压在了她的身上,尤其是几处穴位受到的压迫更是极大,眨眼工夫她就感觉到那几处窍穴都发出了噗嗤的闷响。
刘执事忍不住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紧接着她就惊恐地发现,她的身体仿佛漏气了一样,真气不断地从那破损的穴位泄露出去,她连忙运转功法试图控制,却发现丹田内的真气已经完全失控,而且功法也根本运转不起来了,因为那几处穴位都是她周天运行的必经之处,破掉这几处关键的穴位,她就根本无法修炼了。
刘执事面色苍白如纸,心中更是万念俱灰。
很显然,这位前辈都没有露面,直接用精神力威压,就已经废掉了她。
如果破损的穴位无法修复的话,她从今往后都不可能再修炼了,现有境界也会不断下跌,要不了多久就会和普通人一样。
甚至可能比普通人的身体还要虚弱。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身为修士,却意图恃强凌弱,用修炼者手段去对付普通人,巧取豪夺普通人的资产,这是修炼界的大忌,你应该很清楚!今日对你略施薄惩,希望你能牢记这个教训!”
刘执事颓然地跌坐着,虚弱地说道:“是!多谢前辈饶我一命……晚辈以后再也不敢了……”
夏若飞冷冷地说道:“这也是给你们提个醒!那枚灵晶和功法,是我送给小姑娘的见面礼,这也算是她的一份机缘,我不希望有人见财起意,觊觎这两样东西!尤其是你们宗门内部,你带个话回去,若是有人想要抢夺她的机缘,那水元宗也许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的!我会亲自去踏平你们的宗门!你可以把我的原话告诉沈湖!”
“是!是!是!”刘执事哪里还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穴道伤势不算太重,还有希望恢复,否则她的修炼道路就会完全断绝。
夏若飞沉默了片刻之后,接着又心念一动。
车内的刘执事和鹿悠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璀璨的剑光眨眼间就到了眼前,紧接着以极快的速度环绕车子一周,又飞速遁去。
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极短,但却震撼人心。
鹿悠和刘执事大气都不敢出,而剑光消失片刻后,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车顶掀了起来,把它抛到了上百米外的农田之中。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刘执事和鹿悠这才发现,原来刚才飞剑快速环绕一周,就直接把车顶给切下来了,只不过因为飞剑非常的锋利,用力也极其巧妙,所以两人根本没有察觉到,此刻车顶被掀飞之后,两人才注意到那平整无比的切口。
鹿悠倒是还好,刘执事则是噤若寒蝉——刚才那位前辈如果不是用精神力压制,而是直接用飞剑对付她的话,恐怕她有一百颗脑袋,都不够飞剑切的。
而且夏若飞露的这一手,也实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至少是金丹期修士,因为只有金丹以上的修士,才可能掌控剑诀、驾驭飞剑。
刚才这种手段,绝对不是简单地用精神力摄取飞剑就能完成的,一定是有专门的剑诀,才可以让飞剑速度如此之快,操控如此灵活,简直是如臂使指。
夏若飞的实力被证实之后,刘执事更是没有了丝毫小心思,水元宗修为最高的掌门沈湖,也才炼气9层而已,这位前辈至少是金丹期修士,那就是境界上的绝对碾压,也说明了对方说灭掉整个水元宗的话,根本不是说大话,而是可以轻松做到的。
夏若飞露了一手之后,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脖子比这车顶硬,甚至比我的飞剑还硬的话,可以试着去抢夺鹿悠的机缘,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夏若飞说完这句话之后,刘执事和鹿悠都明显感觉到了那股精神力威压也撤掉了。
难道这位前辈离开了吗?刘执事依然是大气都不敢出,她的背上也已经被冷汗湿透了,一方面是疼的,更多还是给吓的。
良久,刘执事试探性地叫道:“前辈……前辈……”
没有任何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刘执事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坐在了已经没有了顶棚的商务车后座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鹿悠自始至终都是懵的,她接触修炼时间不长,当初水元宗招揽她的那名修士,也是在她面前露了几手修炼者的手段,才让她半信半疑地愿意去试试看的——当时她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疑虑,担心是不是遇到会魔术的骗子了。
直到进入宗门之后,她被传授了基础功法之后,一点点找到了气感,开始感应到灵气的存在,并且开始尝试着吸纳微弱的灵气,另外她也见识到了更多修士的手段,这才相信原来真的有修炼者,有着一个和普通世俗界完全不同的修炼界,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异彩纷呈的新世界大门在缓缓打开。
不过初识修炼界的经历,远远没有今天晚上看到的一切那么令她震撼。
纯精神力的威压就能让刘执事这样的“高手”喋血,而且飞剑出现的那一幕,更是完全颠覆了鹿悠的认知。
水元宗毕竟只是个非常小的宗门,宗门内连一名金丹期修士都没有,鹿悠一个新入门的菜鸟,对于金丹期的手段,真是听都没听人说过。
今天见识到之后,鹿悠感觉到了震撼,同时也更加迫切地想要变强了。
直到那名“前辈”无声无息地离开,鹿悠才慢慢缓过神来,她神色复杂地看了看面色苍白的刘执事,开口问道:“刘执事,您……”
说实话,鹿悠对于宗门是有些失望的,这几个月她见识了不少尔虞我诈,如果那些都还在她承受范围内的话,那今晚刘执事毫不犹豫把她推出去背锅的行为,则是让他彻底寒了心。
不过她现在毕竟是水元宗的弟子,而且刘执事看起来伤得不轻,出于人道考虑,她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至于以后如何,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反正鹿悠肯定不会和刘执事真的交心,而且回到宗门之后也都会小心翼翼,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交一片心。
刘执事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复杂,她看了看鹿悠拿在手中的灵晶和《水元经》功法,虚弱地说道:“鹿悠,前辈送给你的两样东西都非常珍贵,你还是先收起来吧!如果被别的修士看到,难免会动了歹心……我如今伤势很重,你的修为又很低,是很难保得住这两样东西的。”
鹿悠闻言,点了点头,把灵晶和功法都塞到了包里,她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刘执事,你……是不是也……”
刘执事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承认看到灵晶和功法的时候,也动了歪心思,这不……我还只是产生了这样的念头,就已经被那位前辈重重惩戒了吗?你放心吧!有前辈的那番话,宗门内没有人敢抢你东西的,包括掌门也一样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