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八十二章地君星軌,狹路相逢看書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昏暗苍茫的戈壁滩上,阴风呼啸,一具具硕大的白骨已成化石,或大或小的星船只剩残骸半掩埋在风沙中,偶尔可见一些阴间怪异钻来钻去…
眼见此情此景,群妖皆是一脸震撼,半天说不出话来。
“上古战场…”
元黄喃喃嘀咕道。
蛤蟆大尊抽了抽鼻子,忽然想到了什么,大眼睛中满是精光,“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
群妖顿时醒悟。
张奎精通阵法炼器,既然能改造龙骨神舟,那说不得将来,也能将这些东西变废为宝。
元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眼中血光大冒,“我们加快速度,查看这片战场有多大,再找到那帮幽朝军队,别让他们破坏了此地!”
说着,龙骨神舟划出一道金光,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
嘻嘻嘻,哈哈哈…
诡异的笑声在苍茫古老的大殿中不断回荡。
那仙孽已经扭回了头,脸上空白一片,没有五官,唰的一下瞬间消失,又出现在不远处。
张奎在玄阴山时已经见过此物,为仙神死后留下的异象,分为神怨和仙孽。
一旁的福生缩了缩脖子,抱怨道:“怎么有这东西,这是仙人死前的怨恨之气,麻烦的很。”
张奎哈哈一笑,“你这厮,长得三头六臂恶神恶相,还是镇魔元帅,怎么如此胆小?”
福生尴尬一笑,“不瞒上仙,只因族中一位天才受仙王赏识,我平日对其颇为照顾,才得了机缘。”
张奎微微点头,神位竟可凭关系获得,看来这上古神道多有疏漏。
说话间,那仙孽已再次消失,猛然向他们靠近。
“找死!”
张奎猛然瞪大眼睛,额头“长生眼”睁开,寂灭黑光罩住了这个仙孽。
他这门神通,对付这类东西最为拿手,虽说是在阴间,但这个仙孽比玄阴山上的强不到哪里,顷刻间便被分解,吞噬了仙韵。
福生在一旁看得神魂震颤,他虽在仙朝中位卑官小,但也算听说过一些事情。
还未成仙,便有此霸道神通,此人即便是在仙朝统御天地时,怕是立刻也有仙官前来接引。
还好自己当时反应快…
张奎自是不知道旁边神灵残魂有什么想法,他的目光很快集中到了那些白骨上。
这些已经成为化石,并且粘连到了一块儿,和那东海下面的龙骨一样,灵韵尽失,有头生犄角的妖物,也有体型高大的人型,还有些类似甲虫的玩意儿,也分不清哪些是仙朝之人,哪些是天外来敌。
毕竟按照当时壁画上所见,那无极仙朝各种妖物占了大半,剩下的也多为古族。
里面的铠甲武器也大多腐朽,并没有转化成古器保存下来,经过询问他已经得知,无极仙朝统御天地时,并没有古器这一说,说明古器是在上古大战后才开始出现。
看到这儿,他不再犹豫,一脚踩在地上,地面轰隆一声,大殿内的所有白骨瞬间被震为粉末,烟尘四起。
大袖一挥,御风术使出,狂风起卷,顿时将所有烟尘吹得一干二净。
张奎阔步而入,“长生眼”寂灭黑光伴着风雷声呼啸而出,地君主殿阵法升起一道乌光,两者相撞发出嗤嗤的声音,没一会儿就无以为继,渐渐被磨灭。
大殿开启,一个上百米高的神像出现在面前,道人打扮,手捏法诀,背后巨大石盘象征圆光,面色狰狞威严,额头长有两对尖角,如同鬼怪。
福生连忙介绍道:“这地君原本是长生仙王手下仙将,战死后被封神,主管天元星一切事物。神像碎裂,神光不再,应该当时就已陨落。”
张奎没有说话,通幽术神光四射,开始搜寻有价值的东西。
可惜,或许是此地曾发生大战的原因,什么东西都被搬得一干二净,神帐变成了腐朽破布,一碰就碎满地灰尘,就连那墙上的壁画也斑驳模糊。
张奎有些失望,但看向内殿时,却眼睛一亮迅速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墙边地下放着一个巨大的装置,形似地球仪,却有一黄一黑两个,上面密密麻麻各种浮雕,也不知材质是何物,虽然布满灰尘,却没有一丝腐朽。
福生不以为然,“上仙,这东西叫星轨,就是个精巧的饰品而已,也不知是哪个拍马屁的家伙锻造。”
没用…有用的很!
张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开始仔细查看。
果然,那黄铜色的上面,有海洋,有不规则的几块大陆,果然是按福生所说,简单分成了东西南北四大洲,神州占了过去东洲大半。
虽然地形大致相似,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隔开神州与孔雀佛国的坠仙山,还有通往南疆的苍空山都不存在。
大洋中有不少小岛存在,甚至还标注出了海眼通道,果然地下水道连接着几块大陆。
阴间的那个则斑驳许多,相隔很远才有一座城市或据点出现,张奎注意到,与原先将军墓所对应的地方,赫然有座大城标着阴兵府。
好东西啊…这东西对于现在的神州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离开地君殿后,张奎又在福生的指引下来到了所谓的军机营。
優秀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地君星軌,狹路相逢閲讀
这里算是神屿城的守备力量,张奎已经发现,除非在上古大战后的畸变中化为了古器,否则只有蕴含特殊力量的东西才能保存下来。
神机营部分阵法依旧在运转,但收获却更加少,或许是上古大战太过残酷的原因,库房内的装备早已清空,唯有地上稀稀拉拉掉着几枚青铜箭头,木质的箭杆已经彻底腐烂成灰。
幸运的是,其中竟有两枚化作了古器,而且非常熟悉,赫然就是乌仙用来救命,钉死蝗魔的那个箭头。
见张奎着有兴趣地拿起观察,旁边福生连忙说道:“上仙,这是封魔箭,是长生仙王手下仙人炼制,专门用于对付强大阴间怪异的东西,仙人之下,法力越强,发挥的威力越大。”
“哦…”
张奎当即来了兴趣,小心翼翼仔细探查,通幽术神光洞照,将青铜箭头里外看了个仔细。
对付阴间怪异,即便大乘境术法也大打折扣,又不是人人如他一般拥有放射性剑光和太阳真火。
可惜,成为古器后,箭头内的法阵力量全都化作了规则一样的东西,和他的破邪符力量有些相似,只是另外一种体系。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蹊跷,“这箭矢的材质好像有些不同…”
“上仙果然高明!”
福生又是一通马屁,谄笑道:“对付阴间怪异,当然是要阴间之物,最好的是一种名为‘怨铜’的矿石,无论这箭矢还是镇魂塔,都参杂了此物,北洲有几处矿坑,咱们东洲也有一处。”
“哦,在哪里?”
“上仙请看,就在这儿…”
福生在阴间星球仪上指出的地点有个矿产城市,通向阳间的通道赫然就在石人冢。
张奎先是错愕,随后微微一笑,“看来抽空,要和这帮石头脑袋好好说道说道。”
至此,这座上古阴府神屿城已经被他彻底攻破,通幽术洞照之下,就连一些隐藏密道中躲藏的怪异也被清理一空。
元黄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张奎也知道外面戈壁平原上还有许多星船遗骸,可算是又一处宝藏。
不过现在还不急。
这座阴府位处高山之巅,俯视四方无边荒野,易守难攻,确实是个绝佳的前哨基地。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将那几座损毁的镇魂塔重新炼制修缮,接下来再击退幽朝大军。
很快,神屿城周围镇魂塔处,燃起了熊熊太阳真火…
…………
“发现目标!”
元黄一声大喝,龙骨神舟上所有人都提起了警惕。
此地阴雾十分阻挡神识,他们虽然也有人在地煞十殿修炼了通幽术,但哪比得上张奎,直到靠近三千米外才发现了敌人。
冥冥阴雾中,怪异的祭祀声不断回荡,阴森冷酷的军团、悠悠飘荡的绿火、大大小小的祭坛…幽朝大军带着滔天杀意,仿佛阴兵逼境。
与此同时,对方也发现了神光灿烂的龙骨神舟。
“古星舟!”
中央巨大石质祭坛上,幽朝军队的统领乌亚大祭司猛然站了起来,眼中满是错愕与贪婪,“东洲竟还有能用的星舟,有了此物,便能通往月宫…我幽朝大运将至!”
想到这儿,乌亚大祭司的嘶吼声都变得尖利,“快,莫放跑了他们!”
轰!
所有祭坛燃起冲天幽火,黑雾冥冥,绿火幽幽,二十几道通天彻底的黑袍怪影猛然升起,向龙骨神舟直冲而来。
元黄眼中血光大冒,露出满嘴尖牙森然一笑,“诸位,暂莫出手,这头阵定要来个开门红!”
天阁群妖心领神会,有人嘿嘿怪笑,有人眼中杀机四溢。
冲击龙骨神舟?
这幽朝的人,估计是自大惯了…
很明显能看得出来,幽朝等级森严,这些实力强悍的大乘全部都身着祭司袍,各个挥手间卷起漫天幽火,阴冷酷杀,还带着一丝腐蚀的力量,空中的黑雾都被烧得嗤嗤作响。
或许是那大祭司特意交代过的原因,这帮家伙并没有使用术法疯狂攻击,而是小心翼翼围了上来,堵住了四方通道。
眼看这些幽朝祭祀越来越近,元黄突然露出个阴险的笑容。
轰!
黄金镇魂塔太阳真火忽然熊熊燃烧,恐怖的神火领域瞬间将所有人笼罩。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所有敌人的神魂都被彻底压制,有人面色狰狞晕晕乎乎从空中掉落,更有三名祭祀浑身燃起了太阳真火,巨大的法相瞬间破碎,整个人更是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很快没了动静。
那些勉强抵抗住的也没逃过,黄巾力士忽然出现在两侧船舷,船弩喷射出太阳真火箭,倾刻就有大半被射中,惨叫着化为飞灰,神魂魄散。
剩下几人吓得肝胆欲裂,刚刚想逃脱,元黄等人却开始出手,扭曲的煞光立场、妖火、幻术…各种手段齐出,硬生生将他们拖住。
紧接着,就有雨瀑般的太阳真火箭倾泻而来。
经过这些天,熟悉了龙骨神舟的天阁群妖配合越加默契。
“混蛋!”
幽朝大祭司乌亚瞬间大怒,此次远征军只有四十多名大乘,这一下就去了小半。
这可是大乘境啊,目前幽朝的高端力量,连同海族作战都没这样,轻易被人碾压至死。
嗡!
幽朝大军中央小山般庞大的祭坛轰然作响,一股阴森幽暗死寂的领域猛然向外扩散,不仅护住了那些逃亡的祭祀,还与龙骨神舟的太阳真火领域展开了纠缠。
一光一暗两股力量疯狂碰撞,中央飞沙走石,大地轰然碎裂,刺目的光线,腐蚀的吱吱声不断响起。
元黄神情变得凝重,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能横渡阴间,这些人确实有些手段。”
没错,幽朝大军看似只有四十多名大乘,但他们最大的依靠还是邪神祭坛力量。
大军之中所有人都开始跪下祈祷,宏大怪异的祭司声响彻天地,周围所有祭坛绿色幽火猛然变得粗壮,而中央祭坛的领域力量也瞬间变得强大了几分,不断向前扩展。
轰!
黄金镇魂塔太阳真火燃得更加猛烈,整个龙骨神舟的甲板都咯咯作响,天阁群妖甚至还隐约听到了龙吟声。
“不好!”
蛤蟆大尊失声惊呼,“龙骨神舟全靠阵法运转,后继乏力,怕是有些撑不住了。”
“慌什么!”
元黄面色阴沉,死死盯着前方。
忽然,幽朝大军左侧阴风呼啸,漫天黑雾裹着庞大阴影猛然落下,却是隐藏在暗中的护法猿神将出手偷袭。
空中的护法神将此时已恢复了原先体型,如山峦般带着无匹气势轰然落下。
“结阵!”
乌亚大祭司头皮发麻,猛然收回祭坛领域,护住了整个大军。
轰!
巨大的震颤声响起,漫天风沙起卷,护法猿神将双脚将地面踩出巨大裂缝,不少幽朝士兵惨叫着被震为血沫。
“那…那是什么…”
幽朝大军中,不少祭祀和士兵肝胆欲裂,盯着左侧天空。
护法猿神将体型太过庞大,再加上黑雾隐藏,他们只能看到半截绝大身躯,银色骨板下无数触须扭来扭去。
祭坛的领域力量几乎凝成实质,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绿色光芒,而一只粗壮大手则握着小山般的骨刃与之对峙,两股腐蚀性的力量交汇,伴随着嗤嗤的声音,大片幽火如流星般洒下。
乌亚怒发冲冠,眼中绿火熊熊燃烧,站在小山般的祭坛上疯狂挥舞带着乌黑指甲的苍白手臂。
“幽神咒!”
随着他的呼喊,数百名幽朝士兵惨叫着飞到了祭坛上,血肉被剥夺,化为飞灰,而一道惨绿的幽光也如巨蛇般扭曲,轰在了神尸手上。
吼!
痛苦的嘶吼声响起,护法猿神将猛然后退,手臂处竟开始不断腐败溃烂,好在绿光过后,又不断缓缓修复。
“这什么东西…”
乌亚大祭司看得心中发毛,幽神咒竟然都杀不死对方。
而与此同时,元黄也和群妖驾着龙骨神舟趁乱偷袭,虽然幽朝大军被祭坛领域护住,但周围士兵也在两股领域碰撞中惨叫着化为飞灰。
“快来助我!”
乌亚大祭司肝胆欲裂,疯狂怒吼,剩下的祭祀全部跳到了中央祭坛上,一个个割破手腕,大声祈祷,任由献血在祭坛上汇聚。
元黄莫名心惊,一边令龙骨神舟后撤,一边大声发出命令,“护法猿神将,快退!”
阴风呼啸狂卷,护法猿神将裹着无边黑雾飞到了空中,骨翅扇动,阴云滚滚。
轰!
幽朝大军中央小山般的祭坛上,一股数十米粗的绿色光柱轰然而起,如张奎一般,也轰破了天空阴雾。
绯红色的星空和巨大的血月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在那绿色光柱冲向星空后,所有人都隐约看到了一幅幻象:
无边的黑色星空中,一个无边无际的黑影睁开了绿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