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討論-第572章 這是侮辱性極高的攻擊相伴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晨雾弥漫林间,晨曦下阳光如帘幕。夜里的篝火稀疏熄灭,只留下大量冒着白烟的余烬。
罗斯大军睡得横七竖八,他们仍对整个旧灰松鼠山堡行包围之势。
要攻城吗?不。至少今天不是。
大军出征面临的一大问题便是给养,本来留里克希望可以通过水道,让划桨的长船带着鱼肉、麦子和放了整个冬天的洋葱头送抵营地,但奥卢河目前太湍急了,想要顺利行舟还得等待一阵子。
罗斯人倒也不是完全需要后方补给,这一带的森林松鼠资源实在太多了。
抓获松鼠烤食两只基本就可供一个战士过一天,更不说还可以溪流钓鱼。
篝火再度被点燃,行程烟雾缭绕是环形屏障,已经有罗斯战士在森林边缘游荡故意表演给敌人。
其实更多的罗斯人、巴尔默克人已经带着武器去打猎捞鱼了。
还有五十多名壮汉扛着斧头和双人锯开始伐木以造简易长梯。
今日的计划只是佯攻,比起杀伤敌人,羞辱还有恫吓,最好经过一天的折腾闹得敌人瑟瑟发抖,他们士气崩了自己也好毫无损失获胜。
但敌人必须要杀!
吃过一碗放了盐的麦子,留里克举着剑嗷嗷大叫。
“兄弟们都集合!该我们干活了!”
他这番集结的基本只是射击旗队中的长弓手,以及所有操持投石机的人。
所谓技术上的先进将变成战场上的巨大优势,事实已经证明在山堡放箭的塔瓦斯提亚人,其窳劣的短木弓无论如何也不能把箭射到罗斯人的森林营地。
反观罗斯人,他们可以舒舒服服地在安全区向敌人山堡仍石头。
塔瓦斯提亚的箭抛射也才一百五十米的极限,留里克带着二百余人,就站在约莫二百米的安全区。
他举起右手大拇哥对准那山堡,“很好,就是这个位置。把脑袋都卸下吧。”
这所谓的脑袋就是死者的,二百个灰白开始发臭渗出黑血的黔首堆在地上。
的确这些脑袋是真的黔首,塔瓦斯提亚人几乎都是黑棕色的头发,连胡须也是如此。
这些特点证明了他们是来自北亚的移民。
耶夫洛和他的伙计们早就受够了这晦气的东西,现在要把它们发射出去,大家已经迫不及待。
梅察斯塔带着科文长弓手已经列阵,他们身前都插着十支箭。
公牛投石机正在蓄力,除了黔首弹丸,这里还有一批就地捡的两个拳头大都卵石。
另有大批持盾的罗斯人战士在森林边缘游荡,时不时地大喊。
看看这阵势吧!
塔瓦斯提亚军指挥者瓦特亚拉如坐针毡,他不想坐以待毙,可现在自己已经彻底丧失撤离的机会,唯一的欣慰莫过于意志不坚定者现在也必须死战。
他们仍不知道罗斯人的真正意图,瓦特亚拉见得敌人要猛攻,除了命令手下准备反击,也令投诚的巴坎这个家伙去充当使者交涉。
这几乎是必死吧?
再看留里克这里,他注意到远处有一人拉着绳子被慢慢放下。
“都注意!先不要进攻。”他暂停射箭的举动,勒令大家保持淡定。
耶夫洛持剑指着那左顾右看战战兢兢而来之人,“那是使者?”
“应该是的。”
留里克点点头就把持弓的梅察斯塔叫来,“你非常懂得他们的语言,你来好好询问。”
“好吧。”梅察斯塔叹口气,“其实我觉得这很多余。和这群塔瓦斯提亚人,我们都不能报以幻想。”
“的确,我本就不想手下留情。”
“那就把这个人射杀。”说罢梅察斯塔举起了弓。
留里克知道此人本就射艺不错,这番使用柘木长弓,技艺更高超。这便拉下梅察斯塔的手,“听听此人怎么说。我,并不想砍杀一个传话使者。”
“好吧。”
梅察斯塔本就不屑,随着那人逼近,他放低的弓又抬起来。
“公爵大人,这个家伙居然是……”梅察斯塔目光如炬。
“你认识此人?”
“你应该也认识。他是巴坎,本该是投降你的。想不到他投奔了敌人?”
此言一出留里克恍然想起当年好有三个投降的科文首领,只是那太久了已经忘记。
巴坎谨慎而来,目睹对准自己的箭紧张得两腿打颤。
梅察斯塔走上去直接踢一脚将之踹倒,罢了又啐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巴坎哀求道:“不要打我,我有事要说。”
熱門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72章 這是侮辱性極高的攻擊閲讀
“有事?你背叛了所有人!”梅察斯塔道。
看看现在的情景,留里克改主意了:“先把此人压下去。我们把弹丸打光再说。”
“还是杀了他!”梅察斯塔继续说。
“闭嘴吧!”留里克摇摇头,吩咐手下将之绳捆索绑押走,在其嘴里也捆了绳子。
罢了,罗斯军的攻击仍要进行。留里克不会因为这个叛徒做了使者就改变自己的计划。
因为强国不需要外交,这就是北欧的生活方式。
留里克拔出自己的短剑,号令列阵的全体部下。
“长弓手!搭箭!投石机!准备!”
“Hjutraaah!”
一声令下,十座投石机迅猛射击。那包裹着流着脓血的黔首被甩了出去,蓄力满满的杠杆重重砸在挡板的厚实皮垫上,但这力道实在太大,整座投石机都自发地弹起后部,真如同蹬腿的蛮牛。
与飞翔的黔首相伴的还有箭矢,那是科文长弓手的愤怒。
有大量奇怪的东西飞了过来,吃过亏的塔瓦斯提亚人下意识地蹲下来,尤其是待在墙上的人,纷纷拿起木板保护着头和躯干。
原本为了迎战而纷纷出动的守军各显神通地躲藏起来,长弓手的攻击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只有少数箭矢砸在木板上的撞击声。
更严重的撞击接踵而至,它们似乎是飞过来的石头,虽然感觉极为荒诞,瓦特亚拉觉得那就是石头。
“是石头!保护好脑袋,不要被砸死!”
火熱玄幻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起點-第572章 這是侮辱性極高的攻擊看書
在突袭乱战中就有人被石头忽然砸死,那时战局极为混乱,瓦特亚拉顾不得太多。现在他看清了飞过来的东西,生怕自己被砸得粉身碎骨,这便蜷缩成一个球,就好似一只穿山甲。
可那并不是石头。
有“石头”砸中盾牌接着似乎被弹开,更多的是落在山堡里的空地处。
“石头”分明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这一轮罗斯军的攻势都未造成守军任何受伤,正所谓伤害不高侮辱性巨大,踉踉跄跄爬起来的塔瓦斯提亚战士不可思议地凝视落在黑地上的“石头”,它们怎么会是石头,分明是人的脑袋!
不!是自己人的脑袋!
有人意外地发现有头颅是自己朋友的,这便扔了盾连滚带爬凑过去,捧起头颅干嚎大叫。
见得这一不可思议之情况,瓦特亚拉脑袋嗡嗡响,继而呲着牙无能狂怒。
他在暴怒中站起来,持着缴获的钢剑指着罗斯人的阵列大骂:“你们都是奴隶所生的贱种!是饿狼养大的弃婴!居然敢如此羞辱我!我要砍了你们所有人的脑袋再踢进粪坑!”
其实瓦特亚拉也想不出什么更恶毒的言语,他在这里大骂不休,须臾又因为害怕蹲了下来。
罢了又对已经聚集在空场上捡拾敌人箭矢、收殓死者头颅的人尖叫:“你们快藏起来!箭来了!”
的确,长弓手又开始了齐射,与之伴随的是第二轮砸过来的黔首。
亏得塔瓦斯提亚人遵从于老大的话,他们躲了起来目睹砸下来的东西,庆幸自己没有中箭身亡。
新的头颅砸了进来,有的甚至落地稀碎,惨象引人干呕眩晕。
留里克持剑屹立着,他的长弓手的胳膊力气有限,在真的决定大战前累坏了胳膊也不好。
比较短的时间内发射十轮,即便这些长弓磅数仍旧不高,他觉得还是悠着点好。唯有投石机,这些重武器的扭力来源之麻绳、筋腱和鲸须可是浸入了太多油腻的海豹油,扭力是可以挥霍的,留里克不但要在今天把二百颗准备的黔首扔过去,还有赠送给敌人一批鹅卵石。
他对于这些武备的耐久极为有信心,只是不知道坏损的极限何在。
每一座扭力做功的投石机,持续发射二十五轮应该没问题吧。
黔首一轮接着一轮砸过去,它们颇为精准地落在被占领的山包。惊恐、愤怒的情绪弥漫整个山堡,塔瓦斯提亚人还想着等着被放出去的巴坎带回来罗斯人的消息,现在估计那个巴坎已经被砍了,罗斯人就用这种方式表达了态度——赶尽杀绝。
坠落的黔首许多碎了一地,守军目击如视白日恶梦,到处都散落着粘稠怪臭之物,他们都在干呕,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大家实际已经无路可逃,随着真正的石头落下,人们躲藏的窝棚也不再安全。
终于有塔瓦斯提亚战士被击穿草棚顶的石头砸得脑袋开花、筋骨断裂,人们举着木盾祈祷着自己足够幸运。
攻势持续了大半个上午,实战证明全部的投石机持续二十五轮齐射性能依旧卓越。
长弓手完成十轮抛射便结束了自己的任务,虽是如此,人们都感觉到了肩膀的疲惫。
罗斯人纷纷为上午的战斗欢呼,大家也不知道敌人有多少损失,反正侮辱性的黔首都扔了过去,另有二百支箭矢和五十块卵石,这次行动本质是恫吓与侮辱,广大罗斯、巴尔默克战士可要抓紧时间好好打磨自己的武器。
何日真正围攻旧灰松鼠山堡,其实留里克并没有拿出确切的“战役计划”。
可以是明日,也可以是后日,反正明日开始罗斯人就具备总攻的充分能力了。留里克突然显得有一点保守,完全是他希望最后这一战自己的军队乃是盟友军,不会再有任何一人伤亡。毕竟自己的军队无伤而取得完胜是另一种伟大光荣。
下午继续折腾敌人?当然要的。
折磨囚笼里的野兽,留里克现在很愿意做这件事,毕竟他内心里残暴的兽性就是被这群野兽逼出来的。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留裡克的崛起》-第572章 這是侮辱性極高的攻擊相伴
在那之前,他有意听听被羁押的叛徒巴坎究竟想说什么。
此刻的巴坎单纯是被捆在一棵大树上,有无聊的罗斯战士对着这个倒霉蛋撒尿,有意恶毒语言去羞辱。
当留里克回来之际,这个家伙已经臭不可闻。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起點-第572章 這是侮辱性極高的攻擊分享
几陶瓮的河水泼上去,这家伙的情况才稍稍好点。
留里克蹲坐下来,其身边还站着梅察斯塔和凯哈斯。
其实,比起见到留里克这个初有大人模样的崽子,巴坎更惊讶于梅察斯塔和凯哈斯居然能和平相处。
“说吧,他们派你来要干什么?”
巴坎情绪颇为激动,见得现在的局面,他已经顾不得太多,突然宣布道:“我!我是被逼无奈的。我仍是你们的仆从,现在我部众的人都被塔瓦斯提亚人掳走,我失去了全部的部众,失去了一切。”
“你说谎!”梅察斯塔一眼看出了其中谬论,此判断凯哈斯也非常认同。
“大人,千万不能听他的鬼话。”凯哈斯怒气冲冲,“我亲眼看到这个家伙在指导那些野蛮的家伙攻击我们的堡垒,如果没有此人的帮助,敌人如何能顺利攻陷我的山堡?”
听得这些话,巴坎的态度突然暧昧起来。
只要看看此人恍惚的神态,留里克就判断此人所言绝对是谎言。也罢,反正自己不需要这个叛徒,或者说整个奥卢河流域自从河口的科文斯塔德开始建设,就再不需要科文人的委托统治了,罗斯人将直接统治并殖民。
留里克示意两个伙计闭嘴,又问及巴坎:“山堡里的敌人是要给我传话。他们是想投降吗?”
“这……”本来巴坎想说肯定的,真的处在罗斯军阵里,他悄然改了主意,一口咬定道:“塔瓦斯提亚人把我当做一个工具。他们说了!他们觉得你们无论如何不会攻下山堡,说他们会坚守到底。”
“他们真有这样的自信?”留里克笑了,笑得很放肆。
听懂话语的人们也都捧腹大笑。
巴坎见状继续拱火:“是的,他们非常狂妄。他们的首领说了,之前只是小败,声称罗斯人敢攻城,木墙之下,必然……”
“必然如何?”
“全是罗斯人的尸体。”
嬉笑的留里克马上就不笑了,又拔出剑指着巴坎的喉头:“你在嘲笑我!”
瞪大双眼颤抖的巴坎嘴上支支吾吾:“是……是那个首领说的。”
“杀了这个叛徒。”梅察斯塔建议道。
“对,砍了他!”凯哈斯也是如此。
留里克的剑反而轻轻松下来,接着又像是懂了似的笑出声:“的确,你是一个工具。塔瓦斯提亚人觉得你多余,希望我砍了你。你……觉得我会砍了你吗?”
听得,巴坎突然剧烈晃动起来明显要急于表态:“大人,我还有用。我还知道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
“是他们的援军!他们的首领多日前就派出很多信使,还把整个堡垒的移民全部迁走。他们的援兵难以计数,那也许有两千人。不对!是三千人!他们一定会来这里救援。”
“三千人的援兵?”此事完全出乎留里克的预料,他无法相信被科文人吹得无比强大的塔瓦斯提亚人(事实证明是夸大其词)真会为了这片区域拼上老命。
巴坎急忙继续解释:“因为他们的首领说,塔瓦斯提亚人不会放弃任何新征服的领地,哪怕和罗斯人血战到底。”
“荒谬,我根本没有招惹他们,是他们来伤害我。既然如此,他们送上人门来让我砍杀,我岂能不予理睬?”
本想着拆了这山堡,杀死全部的守军就能通过“物理毁灭”的方法解决奥卢河流域的“边患问题”。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之大势所趋,罗斯人与塔瓦斯提亚人的宿命之战是不可避免的。
这样的敌人留里克倒是颇为欣赏,到底是芬兰的先祖,勇气值得敬佩,可惜双方的实力严重不对等。
留里克继续询问一番,获悉了有关敌人援兵的更多细节,乃至知道的塔瓦斯提亚人的大盟主名叫瓦特卡德,占领灰松鼠山堡、屠戮劫掠本地科文人和罗斯渔民的塔瓦斯提亚军之首领名叫瓦特亚拉,从名字即可判定两人是亲兄弟。
这场讨伐战罗斯军师出有名,其正当性非常合理,留里克已经采取了一些过激的对敌手段,他没有任何的负罪感,反而这些事迹被战士们当做英雄之举。
巴坎到底是提供了情报,留里克并没有直言饶了此人的命,却也没有立即杀死。此人并不想死,为了活命应该会拼命抖出各种情报,再说此人声称完全熟悉前往塔瓦斯提亚腹地的道路,留下一个乞活的带路者的狗命至少没有坏处。
情况发生了巨变,如果敌人真的组织三千人大军来救场,突击攻下山堡是否对未来的战斗不利呢?
留里克相信敌人的兄弟情,亲弟弟被围攻,作为大哥的盟主如何不带重兵解围?
现在攻击山堡已经成了次要目的,要解决边患,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就是尽量杀死敌人有生力量,尝试歼灭这支敌人的庞大生力军才更有意义!罢了山堡随即就拔出了。
留里克决定突击于傍晚召开前线军事会议,在那之前给山堡里的困兽来些礼物也不错嘛!
于是乎,投石机又将几十枚卵石砸了过去,算是给敌人简陋的晚餐特殊的“加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