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733章 妖孽附體鑒賞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没想到啊!
如今官军也会了法术,太意外了。
包道乙闭着双目,屏气敛神,却直起耳朵听起了周围的动静。不是他犯傻,而是禁卫军的路数,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一开始烟雾缭绕,空气中都是硫磺燃烧之后的臭鸡蛋味,不太浓烈,但包道乙坚信,这玩意有毒。
至于是否是剧毒,肯定得是剧毒,要不然官军为何要用这等招数?
随后,他发现自己出现了幻觉,自己的道兵在‘吞天阵’中竟然一个个身上冒了血花,包道乙心中冷笑不已:“区区障眼法,能奈我何?本尊不看了!”
包道乙就有这份自信,在道法上,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能强过他的对手。
敌人用出来的道法,对他来说都是小打小闹。
不过让他有点意外的是,肚子好像有点凉。
睁开双目,伸手在肚子上摸了一把,抬手放在眼前,顿时没来由的让他一慌。殷红,殷红的血将他的手都沾湿了。包道乙还在纳闷:“好厉害的障眼法。”
边上有个气弱的声音低声问:“师尊,您老不疼吗?”
包道乙冷笑道:“疼?这不过是障眼法……”
突然,包道乙说不下去了。人在中弹的第一时间,或许疼痛并没有那么凸显。主要是滚烫的子弹将神经给灼烧之后,产生了短暂的延迟。可一旦痛觉恢复之后,那种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疼痛,顿时席卷全身。
此时此刻的包道乙,仿佛自己是个被撕开的羊肉炊饼,里边的肉馅都露出来的那种。
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往下淌,他说什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障眼法为何会强到和真的一样?
如果道法没有了障眼法,其威力也就是普通的暗箭伤人的程度。
“不对,这不是真的,天下道法九十九,我包道乙别说看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过如此厉害的道法,为何天下会有如此强大的道法?天不佑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大概已经猜到了眼前的惨状,应该不是假象,而是真的。尤其是肚子仿佛像是破了水囊一样,一个劲地往外冒血,更是让他清醒过来。这不是假的,一切都是真的。直到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造反是错的,而是抱怨他没有收到老天的眷顾。
五百人啊!
就被一阵烟给灭了,他找谁说理去?
再看官军,杨志统帅火枪兵,看到贼子站着的都没几个了,立刻对士兵下令道:“全体上刺刀,前进!”
战斗在一开始就失去了悬念,而曹昉终于见证了火枪兵的厉害。震撼之余,心中心花怒放,要是眼前的不是这些贼子,而是党项和契丹的精锐,岂不是他今日就要扬名立万,成就大宋的绝世门将?
纨绔之所以是纨绔,因为大部分纨绔承认一个事实,他们是废物!
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只要有培养价值的,甭管是嫡系还是旁系,都能获得足够的家族资源支持。除非家族太优秀,出彩的年轻人太多,以至于无法均衡家族的资源。但这种家族,什么时候出现过?大部分大家族面临的问题就是后继无人。
至于哪些家族不值当投入资源,却有个好爹的嫡系子孙,只能在挥霍中度过人生。
但他们会承认,自己是扶不起的阿斗,烂泥上不了墙的废物。
这没什么丢人的,毕竟京城这么大,大家族一个又一个,出现废物也不稀奇,反而很普遍。
曹昉以前也觉得自己会在争风吃醋,讲排场,要面子的生活中沉沦下去。他甚至一度想要振作起来,可是发现自己很适合做废物。不是不想努力,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努力。练武上战场,这不是扯吗?他要是有万夫不当之勇,家族肯定会不计结果的疯狂投入。就像是他姑父那样,武艺好,军法策论写起来那个叫气势恢宏,至于能不能打仗?会不会打仗?这就不用猜了,肯定不会啊!
韩德勤别看身居高位,却没上过战场。
都是京城出身的权贵,没事谁愿意去赌命?
可但凡真有这样的人才,顶尖将门肯定会当成传家宝一样看待。
曹昉看到战场的惨象,心中却热腾的要开锅了似的,激动的对李逵献媚道:“大人,天众奇才,末将此生愿为大人马前驱使。”
曹昉这么说肯定是有他的道理和目的。
首先,李逵是文官,训练军队和作战的事,不会一直揽在身上。到头来,这支禁卫军还是他曹昉的军队。
其次,李逵随便弄一弄,就将一支天下无敌的军队弄出来了,将来真要是去了北方。这支军队必然大放异彩。这时候不上赶着巴结,以后要是让李逵看不顺眼,换了他,曹昉能悔恨到肝肠寸断。
李逵转脸鄙夷的看着曹昉,冷冷道:“我看到你扈从都将马牵到了你身后,你给我当马前卒,本官丢不起人?”
“底下人没见识,大人,末将对大人可是忠心耿耿啊!”
“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曹昉不得而已,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他被李逵给看轻了,气地怒目瞪了一眼多事的扈从,怎么家里将这等没眼力的货色派到爷的身边,这不是让爷出丑吗?
曹昉琢磨着自己回京城之后要让家族好好的巴结一番李逵,李逵喜欢钱……
这个就算了。
大宋头号财神李逵,就是把曹家卖了,恐怕也不能让李逵满足。好像外界还传说过李逵好色,但是跟着李逵几个月了,曹昉深知这是无稽之谈。什么好色,去秦淮河竟然啥头牌娘子也不点,就吃了顿老鸭粉丝汤,怎么可能会好色。
曹昉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李逵的喜好。
好在李逵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曹昉身上挺溜多久,李逵催促战马跟着火枪兵往前。
不停有伤者被刺刀通杀的惨叫。
事实上,被火枪打中,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唯一的办法就是截肢。铅弹的杀伤力虽然不足,但只要打入身体,不清理干净,绝对没有愈合的可能。伤口不愈合,人必死无疑。可铅弹打入人身体之后,早就变形散成几片,根本就不可能清理干劲。
而只要被打中肢体的人选择截肢,或许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但让李逵给贼子准备这么多的医师,绝对是做梦了。贼子而已,死了也不痛惜。
穿越战场,李逵来到了包道乙的面前。
此时的包道乙,面如金纸,虚弱的靠在弟子郑彪的怀中,双眼无神,一个劲的绝望道:“天不佑我!天厌之!”
尤其是他还有‘大杀器’没用,这等憋屈,让他悔恨的肝肠寸断。
“大人,匪首就是此人,包道乙。”
李逵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问:“你就是妖道包道乙?”
包道乙这才发现面前出现了个模糊的影子,他脑子晕沉,过多的流血让他意识有些模糊。好在羞道之人总有办法让自己清醒。随着视线的恢复,他好像看着李逵有点面熟起来。
包道乙强打精神,看向李逵,虚弱的问:“你用的是什么法术?”
法术?
像话吗?
李逵要是会法术?
李逵琢磨着自己肯定不会当年傻乎乎的奔着读书人的死胡同去啊!
会法术,岂不是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要是有个道宫,哪怕是道观,也要比读书强吧?要是学会采补术……更是人生大圆满。
什么玩意?
李逵将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从脑子里甩掉,他可是要成为李·因斯坦·逵的大科学家,可没想过要在妖道的这条岔路上一条道走到黑。面对包道乙的询问,李逵冷笑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本官所用,都是科学的力量?”
“科学是个什么东西?”
科学怎么是东西呢?
李逵觉得自己的解释有点难,因为他发现科学就是法术,或者说和法术差不多的玩意。因为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过于先进的科学和技术,都是妖术。
当然,这也是一帮愚人的看法。
真要是站在朝堂上,还是有不少才学之士,能够理解科学的力量。
“你娘又是什么?”
“力量!”
“你娘!”
李逵气地冷哼道:“你这妖道再学我青州口音,让你现在就身首异处。”
包道乙目光中多了一丝神彩,古怪的看向了李逵,良久才悠悠叹道:“你是李逵?”
要是普通人被他这么一问,必然会愣住。但是李逵不会,他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如今又是朝廷命官,他的名声在金陵城,乃至整个江宁府,知道的人不少。被看出了身份,并不会让他惊奇。
可接下来的包道乙,却让李逵惊骇的从马上跳下来,只见包道乙笑了,死到临头,还能笑的如此开心,显然这家伙不怕死。只见包道乙挣扎着站起来,推开了弟子郑彪的搀扶,捂着伤口却扬起脸对李逵道:“你是灵智上人的弟子。”
“你说什么?”
“灵智上人的弟子。”
“你们都给我散开二十丈外,武松焦挺,左右警戒。”
驱散了众人,李逵这才盯着包道乙,良久没有说话。
而包道乙却强撑着笑道:“怎么,你很诧异?”
“不,我想知道灵智上人在哪里?”
“你恨他?”
“我要杀了他!”
李逵丝毫不会掩盖他对灵智上人的恨意,哪怕这个妖僧曾经还是他的师傅。但从关系上来说,他和灵智上人并没有师徒之情。灵智上人将他和李全弄得如同野兽一般,要是李逵还感激灵智上人,那么他脑子被驴给踢了。
面对李逵的冲天怒意,包道乙却置若罔闻,自顾自的说起来:“灵智上人说你已经死了,活着的是无魂之人。看来他说的对也不对,如今你的魂魄稳固了,但是煞气很重,继续下去,早晚会因为煞气入体而疯。你就不好奇,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李逵只求结果,不问过程。灵智上人必须死。”
“因为他知道你的秘密?算了,不管你是妖还是鬼,老道恐怕也得不到真相了。”
李逵确实有点心虚,灵智上人或许是最可能探知他秘密的人了。至于老娘张氏,李逵倒是不担忧,张氏整日浑浑噩噩,心里只装下他这个儿子。怎么会怀疑?
也只有灵智上人这等鬼鬼祟祟之人,才会怀疑李逵的来历。
明明已经失魂,还是个山里小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聪明,甚至还科举中了进士。不仅如此,李逵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比如说层出不穷的秘密,还有那些如同天外之物的秘方。都是可以质疑李逵的疑点。
这绝对不可能。
而这些不可能的事情都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就足够让人引起怀疑。
“笑话,妖僧而已,难道他还有洞彻天地之能?”李逵故意不为所动,同时紧张的提防着包道乙的反应。对他来说,包道乙很危险,这个家伙有用手就能斩杀高手的实力。他要是一不小心阴沟里翻船了,这才是天大的笑话。
包道乙却自顾自的说道:“你找不到他,你也不懂,他所做的事的重要性。你身边的那个公孙胜看不出来,本尊能看出来,你不好奇?”
“鬼魅邪说而已,听不听都一样。告诉我灵智上人的藏身地,本官可以放你一马。”
李逵最终还是没忍住不杀灵智上人的心思,开出了一个让包道乙都诧异的条件。可是包道乙却古怪的笑着:“看来灵智上人知道的比我想象的要多一些,但是你想要找到他,别痴心妄想了。你的对手很快就会出现,他一旦出现,你将彻底会从被云端打落凡尘,等着那一天吧!可惜,老道看不到那一天了,可惜啊!”
说完,包道乙仰天长啸,随即身体软倒在地上。
被押解在远处的郑彪,伤心欲绝,挣扎着怒吼道:“师尊!”
李逵眼看着包道乙到底气绝,但是他却不放心。等到曹昉打扫战场之后,他竟然下令让人拆房子,将干燥的房梁等木材堆积起来,一把火将包道乙给烧了。
奇人异事,对于李逵来说,确实是个巨大的威胁。
但同时李逵也心里怀疑,这包道乙说的是真是假?
临死还要给他上眼药,着实可恨。
但又怕真的言之有物,被包道乙给说中了。一连几天,李逵寝食难安。直到京城紧急军令来到了江宁府,才将他从忧虑之中给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