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五十九章 聽空海說法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普贤菩萨是金仙菩萨,就冲这一点,在佛门中的地位就超出了绝大多数佛陀、菩萨,象征着理德、行德,与象征智德、正德的文殊菩萨一样,同为为释伽牟尼佛祖的胁侍。
入佛之前,他是元始大天尊门下十二金仙之一,为须弥天的壮大作了突出贡献,这也是佛门对他极为礼敬的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普贤菩萨寿诞日成了整个须弥天诸多佛国世界共同庆贺的节日之一,各种法会在这一天开办,其中也包括了初禅天。
是日晨,妙音天女来接顾佐,顾佐饮完梵王宫特备的莲花菩提水,非常满意,向妙音天女道:“这水以前没有见过,哪里的特产?”
妙音天女笑道:“这是香集佛国近日新送来的,很是有名,等闲难寻,专供贤者。”
顾佐笑了笑:“是虚空藏菩萨吗?替我谢谢他的好意。还有么?”
妙音天女道:“当然,我让侍者立刻再炼制一些,此水需于信力池中温热片刻。”
顾佐道:“那就让他们准备着,等今日听完空海和尚说法后回来再用。”
出了大梵王宫,顾佐和妙音天女骑乘白象,前方有王宫武士开道,左右有众婆罗门、刹利相陪,浩浩荡荡,向着静虑寺而去。
队伍穿街过巷,逐渐接近静虑寺,街上的人烟也越来越密集,成千上万信众涌向这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虽然无法聆听最近几年声名最盛的遍照金刚说法,但能在周围沾一沾佛气也是好的。
静虑寺前建了一座高坛,隔着街道就能看见矗立在坛上的大梵天王像,威武雄壮,寓示大梵天掌握着人间荣华富贵,具备崇高法力。
妙音天女道:“讲法之处便在大梵天坛,空海大师已至静虑寺,天王正在寺中相陪。”
顾佐感叹:“规模宏大,竟有如此多人前往听法么?”
妙音天女道:“天坛前可入席千人,余者只能在外面沾沾佛气了。”
大梵天坛前的街道上人群密集,两旁摆设了不少摊点,都在贩售各种经文,当然,摆在最显眼处、卖得最好的——应该说被请得最多的,便是空海今日要讲的《秘密曼荼罗十住心论》。
妙音天女介绍:“这是空海大师近年的重要著述,论述的是真言行者心品转升的十个阶段,称十住心。寺中已备善本,贤者一看便知。”
正说时,前方忽有几个和尚争执起来,动静还不小,将本就拥挤的街道堵塞了。王宫武士上前调解驱散,吵嚷声却依旧不停,顾佐笑问:“怎么菩萨寿诞也有人在寺庙之前闹事?”
妙音天女皱眉道:“将争执的僧人请来。”
少时,王宫武士将三名僧人带到面前,妙音天女亲自安抚询问,却是为一册《十柱心论》在争执。
这是一本手抄本的《十柱心论》,抄写者想要以此呈奉有缘,换取一个入坛听法的席位。
正巧被两个僧人同时发现,都抢着要争夺这卷经文,只不过他们都不想用自己的席位去交换,一个取出来的是法器,一个用的是金叶子。卖手抄经文的和尚不想卖,这两位又非买不可,不停的加价,最后便吵了起来。
顾佐叹道:“不愧是佛国世界,都有执着的向佛之心。这手抄本我能否一观?”
他的仪仗排场在那里摆着,书写经文的和尚当然愿意:“只需一个听法的坐席,便可换我这经文。”
精彩都市小说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五十九章 聽空海說法展示
妙音天女道:“这是有名的顾贤者,若是他点头,还怕不带你入席么?”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那和尚这才小心翼翼取出厚厚一册经文,呈交顾佐,顾佐接过来一看,眼前顿时一亮,开口赞道:“好字!”
通篇小楷文,法度森严中蕴含着潇洒灵动之劲,字里行间行文布局间错有致,时疏时密,更有股道家飘然出尘的气息,如山水图卷,观之爱不释手。
顾佐将手抄本抛给妙音天女:“你看看,难怪被人争抢,好字啊。”
妙音天女翻来翻去,不时微微点头,看罢交给顾佐:“贤者喜欢?”
顾佐道:“能否将他引入法坛听法?”
那和尚叫道:“坐在边角即可,无席亦可,只求入内听法。”
妙音天女唤来一个婆罗门,让他引和尚进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盯紧,那婆罗门答应着,将和尚带向大梵天坛的侧门,从那边进去了。
顾佐向那两个争执而未得的僧人拱手致歉:“今番夺两位师傅所爱,佐实感愧。”又向妙音天女道:“能否借几块金玉之物,以为弥补?”
妙音天女笑道:“贤者品格高洁,小女子钦服。”于是令人送上金玉相赠。
那两人不敢领受,恭敬告退,身后又缀上了两名刹利……
经此耽搁,顾佐也来不及再入静虑寺和大梵天王、空海大师相见,直入大梵天坛下的显位,落座于金丝蒲团上。
刚刚落座,大梵天王便陪着空海大师登坛了,简单介绍之后,场中千人共祝普贤菩萨,便由空海说法。
大梵天坐到顾佐身旁,两人相互颔首致意,望向法坛上的空海。
空海披着大红袈裟,头戴法冠,面色庄严肃穆,开口道:“十住心者,不仅适于判教,也可示真言行者之自心实相与净菩提心之开发次第,以及大日如来普门之德之差别相。所谓十住心,依次为异生羝羊心、愚童持斋心、婴童无畏心、唯蕴无我心、拔业因种心、他缘大乘心、觉心不生心、一道无为心、极无自性心及秘密庄严心,今奉大梵天王之命,与尔等说之,共研其道……”
大梵天轻声道:“十住心论,首闻于空海,其人必证罗汉果位,早晚而已。”
望着坛上侃侃而谈的空海,顾佐禁不住一阵恍惚,当年的稚嫩小和尚,如今已成一代高僧,不由点头:“果然慧具圆融,法相端严。”
“……至如空华眩眼,龟毛迷情,谬着实我,醉心封执,渴鹿野马,奔于尘乡,狂象跳猿,荡于识都,遂使十恶快心日夜作,六度逆耳不入心……”
顾佐打开刚到手的《秘密曼荼罗十住心论》,翻开首页,查找第十竖行,第六个字——“往”。
“……无缘起悲,唯识遣境,则二障伏断四智转得;则一心寂静不二无相……”
顾佐继续翻页,查找第二行第四个字,第一行第二个字,又得了“云”、“悦”。
接着是“……十地不能窥窬,三自不得齿接……”顾佐得了个“宫”。
连起来是“往云悦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