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鑒賞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就见高台之上,那少女的剑舞,遽然变得激烈起来。
她上下腾跃、转身飞旋,如流星,如飞锤,如疾电。
两把短剑之上,铜铃碰撞,发出了“铃铃”的声音,而剑破长空、红绫伸缩,发出了“呜呜”的破空声。
“好!!!!”高台之下,众人的呐喊声直入云霄。
谷小白的声音,就更如被淹没在了汪洋大海里。
但这还不算完。
在众人的欢呼呐喊声中,少女手中双剑脱手,短剑拽着红绫,呼啸而上,两道红绫在空中画出了两道圆弧,借着离心力飞上数十丈之高。
如两只红龙脱困,要脱离地心引力,回归天宫。
两只红龙到了天空之后,在天空停滞片刻,仿若在俯瞰四周,想要夺路而逃。
然后斜斜坠下,向人群的方向坠落而来。
观众们惊呼一声,想要四下躲闪,但现场看演出的人,却是人挤人,一时间连挪动一下都不能。
眼看短剑红绫就要落入台下,却看到少女不紧不慢地向前两步,两手一捉,将红绫的尾部捉入手中,然手双手一引,一甩,两只逃脱不成的恶龙,挣扎着回头咬去。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愛下-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閲讀
下一秒,短剑红绫再次四下飞舞。
但这次,不像是剑舞,却像是少女和两只红色的恶龙搏斗起来。
两只恶龙招招致命,凶险之极。
舞台下,大家屏住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
许久之后,或许是两只红龙终于知道自己逃不过去,偃服下来,被少女持在手中,追着少女的两只手,像是两只讨食的忠犬。
直到此时,大家才长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讨论道:
“这剑舞,比之裴将军还要高明啊!”
“说的就跟你见过裴将军的剑舞似的,我觉得还是裴将军的剑舞更胜一筹。”
火熱連載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鑒賞
“啧啧啧,我可是亲眼见过裴将军的剑舞的,裴将军这剑舞一绝的名号,恐怕要让位于人了!”
“能比吗?我们裴将军的剑术是上阵杀敌用的,剑舞只是雕虫小技,你且让这位公孙大娘上阵杀敌试试?”
即便是盛唐时代,也宛若后世的粉圈,裴将军和公孙大娘各有拥趸,各路人马为了各自的偶像,争论不休,差点就要抡着拳头打起来。
高台上,少女的剑舞终于结束,对着舞台下一礼,转身离去。
谷小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大叫一声:“小蛾子!”
却恰在此时,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震天的叫好声。
“再来一次!”
“安可就此离开!”
“公孙大娘!”
舞台上的少女,似乎听到了什么,转头看去。
却看到人群之中,无数的人挥舞着双臂,大声嘶吼着。
少女皱了皱眉头,终于转身离去了。
谷小白拼命挥着手臂,但他本来就离得很远,而且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和他一般挥舞手臂,如同一粒沙子置身在沙漠之中,小蛾子又怎么看的见?
谷小白看谷小白走了,一咬牙,转身又向一侧挤了过去。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了裴将军府的入口处。
却看到前方几名英武卫兵,把守关隘一般守在那里,把人群都驱离开。
谷小白上前说了几句,但他不论怎么说,那些卫士也不让他接近。
谷小白本来还想说什么,但看到这些人神情坚定,只能在心中叹了口气。
裴旻在金吾卫任职,也就是汉代的羽林郎。
而这些把守的卫士,显然都是金吾卫,哪里是普通士兵可以比的?
没有人比谷小白更了解这些禁军了。
这一刻,谷小白万分怀念自己还是长安小霸王的时候。
八百年前,你们见到我来的时候,怕不是早就纳头便拜,口称冠军侯了。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看台下的人,见公孙大娘不会再出来了,这才三三两两地散去,一边走还一边讨论着。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相伴
“唉,怎么就演了一场呢?”
“明日我再来看看,这次我要带我娘子来看。”
“呸,有娘子有什么了不起的?烧死你!”
“我有娘子怎么了?大家来看啊,单身狗的无能狂吠!”
谷小白站在人群之中,沉默无语。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熱推
昌叔终于找地方放好了车马,看到谷小白呆呆站在那里,拽了拽谷小白道:“小白,我们走吧,今日天色晚了,我们明天再来……”
明天?以这个时空的尿性,明天黄花菜都凉了。
迄今为止,他所能接触到的小蛾子,都只是春秋时的小蛾子。
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他和其他时代的小蛾子见面。
可他真的很想问问,这些年小蛾子经历了什么。
又是如何穿越时空的。
他该做些什么。
这些年小蛾子是否孤寂,如何忍耐这两千七百年的时光?
谷小白不走,昌叔也只能陪着谷小白等待着。
熱門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366章:小白夜闖將軍府相伴
虽然刀子嘴,但这位昌叔终究是把谷小白当子侄的,不放心他自己在这里等着。
等到快亥时,门口的金吾卫终于散去,只是将军府也已经大门紧闭,谢绝见客了。
谷小白昂首向正门走去,旁边昌叔拽住他,把他拽到了一侧,敲了敲一个小侧门。
咣当一声,侧门打开了一个小门洞,一张胡子拉碴的脸露了出来。
是个老门房。
看到外面黑黢黢站着俩人,不爽道:“干什么的?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我们是绵州来的,想要拜会裴将军。”
“将军不见客。”那门房就要关上小门。
“稍等,稍等,我们有拜帖。”
从小门里把拜帖递了进去,不过两分钟,就又“咚”一声被人丢了出来,那门房哼了一声:
“呸,你当我们将军府是什么人都能进的?什么拜帖,这些年我们将军发达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打着故交的幌子来打秋风,不见就是不见!”
小门又关上了,再敲也是不开。
此时,夜色已经降下,明月高悬,长安的长街之上,已经灯火通明,百万人口的大都市,车马繁忙,川流不息。
谷小白站在那街头,抬起头去。
星辰相似,明月如昔,却已经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明月照长安,谁人知唐汉?
许久之后,谷小白牙齿一咬。
这个时空,为了阻止他们相见,已经无所不用其极。
在大汉,是一河相隔。
在大明,是沧海为堑。
在战国,是风暴肆虐。
而现在,不过是一座高墙,一群金吾卫而已。
不信你们能拦得住我!
今夜,我就要夜闯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