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仙魔同修》-第4443章 心魔奪舍推薦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仙魔同修
丛林法则,是亘古法神最早提出来的。
认可这个法则的人间大佬很多,比如人王伏羲,比如木神,比如蚩尤等等。
何为丛林法则?
简单的说起来,就十二个字。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
叶小川的心魔,是可怕的。
但心魔其实就是人的一种人格罢了。
人格有善,有恶,是多样性的。
心魔恰恰就是人格中恶的一面。
凶残归凶残,但也不至于丧失理智。
丛林法则照样适用与心魔这个邪恶的人格上面。
如果没有二帝出手,叶小川的心魔绝对不会对天音公主有任何仁慈之心。
他才不管杀了天音公主后,叶小川未来会惹什么麻烦。
但是二帝出手了,叶小川的心魔就得掂量掂量了。
瞅着二帝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如巨山一般的五彩神石扔飞了,这让叶小川的心魔明白,自己与这两位帝君,还有很大的差距。
若自己再不依不饶,惹怒了二帝,只怕今天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他选择了退缩。
这也是丛林法则中的一种。
当遇到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时,鲁莽的上去与敌人硬拼,只是自寻死路。
天音公主捡回了一条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幸亏她的脸颊上蒙着一块面纱,否则所有人都会看到她惨白的脸颊。
她恨恨的看着叶小川收起混沌钟与五彩神石,安然离去,心中那种羞辱感,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此刻已经过了酉时四刻,天人六部与鬼玄宗弟子,以及双方的长老高手,都退到了安全距离之外。
叶小川在空中缓缓的飞行着,身体被无尽的魔气缠绕着,修为稍低一些的修真者,都不敢正视与他。
本来瑶光还想过去向叶小川哭诉,自己的头发被电没了,在看到叶小川的那双殷红的双眸后,她立刻吓的不敢上前。
大部分人心中认为,叶小川今非昔比,此刻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上位者的王者霸气。
但只有秦闺臣,王可可等少数与叶小川亲近的人才知道,这压根就不是什么王者之气,就是叶小川的心魔散发出来的暴戾杀气。
叶小川几乎围绕着虚空飞了半圈,最后目光看向了南面的南宫蝠。
随着斗法的结束,南宫蝠率领的十余万神女教的神女,开始北上。
她在给天界施加压力,免得天界修士不接受今天的斗法结果,将龙门斗法扩大化。
看到叶小川身上散发出来的无穷无尽的魔气与杀气,南宫蝠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害怕,反而是笑的花枝招展,宛如一个小妖精。
在她心中,这才是叶小川,这才是自己的男人!
叶小川并没有在龙门多待,巡视一圈后,就让王可可与龙天山,带着队伍往东南面的朝圣峰方向退却。
鬼玄宗弟子退了,天人六部也退了,这一场斗法并没有向着玉机子与拓跋羽担心的方向恶化,双方真的点到即止。
损失也清点了出来。
鬼玄宗弟子战死两千七百零二人,超过三分之一的战死者,都是最后催动九天玄雷时,真元消耗殆尽,现身后被天人六部乘机斩杀。
人间长老战死六十九人,其中正道长老前辈十一人,魔教长老前辈五十八人。
四海龙族战死的妖龙,十五头。
天界那边,损失的也差不多,天人六部战死两千三百零三人。
浩天六部战死七百八十一人。
天界长老前辈,战死七十四人,只比人间长老前辈多了五人。
总体来说,天界修士在龙门斗法中,战死的人数,比人间修真者多了三百多人。
单论战死者的数量而言,人间在此战中略占了上风。
本来鬼玄宗弟子完全是可以大获全胜的,从斗法之初,一直到黄昏前,几乎都是鬼玄宗弟子占据了上风,对天人六部呈碾压之态。
在斗法过程之中,也就是黄昏前的小半个时辰里,叶小川被天音公主压制,鬼玄宗的弟子才略显被动。
是王可可最后的指挥失当,并没有掌握好时间,让鬼玄宗弟子提前了半刻钟催动了九天玄雷。
在催动九天玄雷之前,鬼玄宗弟子只损失了一千七百人。
但是最后的那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里,鬼玄宗弟子阵亡的人数,急速的飙升。
对此,王可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作为指挥者,没有计算好时间,更没有因地制宜制定战略战术,还拿以前训练的结果当做标杆,完全忽略了鬼玄宗弟子是在苦战一天,真元消耗很严重的情况下,才催动九天玄雷的。
这是指挥上的重大失误。
鬼玄宗的最后一千位弟子,本可以不死的。
就是因为这个失误,白白葬送了一千位鬼玄宗弟子的性命。
王可可现在很自责,他也意识到了是自己的失误,给鬼玄宗弟子造成了重大的,且无法挽回的损失。
叶小川现在没有追究王可可的责任,他正在和灵魂之海的叶茶聊天。
叶小川道:“天祖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们二人的首次见面。”
叶茶是何等人物,自然知道此刻的叶小川,并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叶小川。
这是叶小川的另外一种邪恶残忍的人格。
叶茶道:“我早就知道小川有心魔,只是没想到,他的心魔,比他的本体还要强大。”
叶小川呵呵笑道:“他太优柔寡断,太过于仁义怯懦,难成大器。天祖父,你不觉得,我和你很像吗?只有我们这种人,才能成就一番大事。
当年你差一点就统一了人间,成为人间界主。
现在如果你辅佐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必定能让叶氏一脉的名字,永垂三界!”
叶茶沙哑的道:“怎么,你想夺舍?”
叶小川道:“夺舍?这就是我身体,我就是叶小川,叶小川就是我,这夺舍之说,何从说起啊。”
叶茶淡淡的道:“你不是叶小川,你只是他心中的阴暗面。”
叶小川道:“天祖父,你说的并不准确,我不仅仅是他内心的阴暗面,我也是他众多人格中的一种。他永远都不可能将我与他另外的任何完全的分离。
天祖父,你心中很清楚,只有我这个阴暗面的人格,才能成事儿。那个懦弱的叶小川,永远别想成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