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來自未來的神探-985章 新方向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韩彬道,“你是想自己走,还是被我们带走?”
肖国栋脸上写满了无奈,“我想……跟我老婆说几句话,再走。”
“说什么,我可以帮你转达。”
“没什么紧要的,就是打声招呼,说完我就跟你们走,我是清白的,我不怕。”
韩彬对着一旁的赵明说,“让她们下来吧。”
片刻后,赵明将李琴和赵文怡带了下来。
赵文怡走到肖国栋身边,“国栋,说清楚了吗?”
“说清了,但是警方要核实,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先回家吧。”
赵文怡有些激动,“核实什么呀,不是都已经说清楚了嘛。”
“他们不相信我。”
“哈……”赵文怡冷哼一声,“你是肖炳天的弟弟,你们兄弟的感情那么好,怎么可能杀他,这还有什么好查的?”
“老婆,你先回家,估计明天我就回去了。”
赵文怡瞪着韩彬质问道,“韩警官,你们凭什么抓我丈夫,他明明就是清白的,你们这不是冤枉好人嘛。”
“你丈夫欺骗警方在先,我们是依法抓人,按照程序办案。我们会尽快将事情核实清楚,如果肖国栋是清白的,我们自然会将他放了。”
“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们抓不到真正的凶手,就找我丈夫当替死鬼。”
李琴呵斥道,“赵文怡,注意你的言行,如果你再出言不逊、阻挠执法,我们可以用妨碍执法公务的罪名抓你。”
“抓我,行呀,有本事你们把我一起抓了。”
赵明呵斥道,“赵文怡,第一次警告,注意你的言行。
肖国栋,话说完了赶紧走,还真想去局里和你老婆团聚。”
“老婆,你听我的赶紧回家吧。”
赵文怡怒急攻心,看起来有些喘,做了个深呼吸,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老婆,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赵文怡没有回答,低声抽泣。
“哎……”肖国栋叹了一声,恋恋不舍的出了饭店。
赵明道,“肖国栋,别弄得跟生离死别死的,显得你很心虚。你要真是问心无愧,警方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回来。”
肖国栋瞥了赵明一眼,没有答话,低头上了警车。
熱門玄幻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愛下-985章 新方向讀書
火熱言情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起點-985章 新方向分享
很显然,赵明这个小年轻的话,并没有引起他的共鸣。
肖国栋被带走了,饭店里只剩下韩彬、李琴、马焦旭和赵文怡四人。
“赵文怡,我们想请你做个笔录,希望你能协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赵文怡声音沙哑,“我们一家人都被折腾这么惨了,你们还想把我也抓了。”
李琴道,“赵文怡,你不要抱有抵抗情绪,警方给你做笔录,也是为了核实你丈夫的证词,只要将你丈夫的事调查清楚,你们一家人自然能够团聚。”
赵文怡沉默了片刻,“问吧,我就算不答应,你们也不会走。”
韩彬开门见山道,“肖炳天和肖国栋兄弟的感情怎么样?”
“他们兄弟虽然在两个不同的城市,见面不多,但是一直都有联系,关系很好,没有什么矛盾。”
“昨天下午,肖国栋为什么去柏翠小区?”
“是肖炳天打电话让我老公去的。”
“去干什么?”
“去拿钱。店里的生意不是很好,有些周转不开,大哥主动借钱给我们,让国栋过去拿。”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国栋当时在后厨忙,没有接到大哥的电话,后来,大哥又打给了我。”
“肖国栋几点去的柏翠小区?”
“我记不大清了,饭店的事忙完后,又给员工开了个会,应该是四点多走的吧。”
“肖炳天给了你们多少钱?”
“哎……我老公这个人爱面子,不愿意借别人的钱,我大哥虽然是好意,但他还是没有收钱。”
“肖国栋几点回的饭店?”
“我不知道,我当时不在店里,我回家了。”
“肖炳天最近有没有说过要来你们饭店吃饭?”
“没有。”
“对于肖炳天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哎,挺可惜的,大哥这个人不错,谁能想到就这么没了。”
“据你所知肖炳天有没有仇人?”
“这我不是很清楚……大哥长期呆在长安市,很少回琴岛,在琴岛应该不会有什么仇人,就算有仇人,也应该是长安市的。”
韩彬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对方,“这是我的名片,想起什么线索,您可以联系我。”
赵文怡看了一眼名片,“韩队长,我丈夫什么时候能放回来?”
“警方调查清楚了,自然会放了他,等消息吧。”韩彬说完,就带人离开了饭店。
回到警局,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安排好看押嫌犯的事宜,韩彬就让队员们先回家休息了。
……
翌日上午。
到了警局,韩彬就召开了案情总结会。
为了不耽误调查的时间,这次的会议较为简短。
韩彬朗声道,“我先说一下昨天的调查情况,我们重新给肖国栋做了笔录,肖国栋承认去过柏翠小区,但他不承认杀害了肖炳天。据他交代,是肖炳天主动让他去的,至于去的原因,涉及到一笔大额现金。
肖国栋店里的生意不太好,资金周转不开,肖炳天主动借钱给弟弟,那天打电话就是让他去拿钱。肖国栋去了柏翠小区,当面和肖炳天说清楚了,但他并没有拿走八万现金。”
韩彬话锋一转,“我们假设肖国栋说的是真的,真的有这八万块钱,而案发现场又没发现这笔钱,那么肖炳天的死又多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有人因为这八万块钱心生贪念杀害了肖炳天。
这是一条线索,还有一条线索是肖国栋主动提供的。
肖炳天在长安市的一家拍卖行工作,工作期间和一个拍卖行的客人发生过冲突,那个客人还殴打过肖炳天,这条线索给我提了一个醒。
肖炳天一直在长安市工作生活,在琴岛呆的时间屈指可数,凶手会不会是他在长安市的仇人。”
朱家旭说道,“韩队的这个想法给案件提供了一个新的调查方向,我觉得这种可能是存在的。随着网络日渐发达,凶手们也愈发的狡猾。本地结仇、异地杀人会给警方的调查带来很大的难度,就拿现在的情况来说,肖炳天一直在长安市工作、生活,他回琴岛还不到半个月,咱们对他的了解也仅限这半个月,既不清楚他的工作,也不了解他的朋友圈,调查的难度极大。从琴岛到长安可是隔着好几千里。”
韩彬道,“距离远,不能作为查案的借口。肖炳天在长安市的情况还是要摸清楚的,这一点我会和大队长商量,再做具体安排。
王霄,大额现金的线索就交给你调查了。”
“是。”
韩彬安排完,扫视众人,“还有谁要汇报?”
张顺谷看到没人说话,举手道,“韩队,我想汇报一下死者手机通讯方面的线索。”
“说。”
“死者的通信联系人中有一个姓宋的女性,今年42岁,年龄和死者相仿,死者遇害当天两人有过通话,在作案时间段她还拨打过死者的手机,但是手机没有接通。”张顺谷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看过您之前给肖国栋做的笔录,肖炳天有一个姓宋的前女友,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但年龄和姓名都对得上。”
“她全名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