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首席醫聖-第989章 玄醫看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鄂尔多斯附近的山地上,停放着一辆房车。
旁边的摆放着一张桌子,我们的古芝书古大少正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的把玩着一个无人机的遥控器。
“爸,你猜猜我看到了谁?”
古芝书望着遥控器上的屏幕,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在他的身旁,伪装成古管家的古培军静静站立着,探头看了眼屏幕,看到无人机视野里的宋澈等人,立刻道:“大少,还是别靠得太近比较好。”
“怕什么,他们又不晓得无人机是谁的。再说在草原上玩无人机的游客多了去。”古芝书不以为然的道。
“让人盯着他们的行踪就可以了,我们还是赶紧操办我们的正事吧。”古培军的语气严肃了起来。
闻言,古芝书也不管造次,一边操控无人机远离了宋澈等人,一边没好气的道:“我和其他人都已经飞了三天了,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难道真要把整个河套地区都飞一遍啊。”
“多一点耐心吧,如果真那么好找,也不至于耗费了几十年都没结果了。”古培军叹息道。
在宋澈刚赢下《杏林里》的冠军,古培军没有多做纠缠,就带着儿子和一群跟班提前来到了鄂尔多斯。
他的目标很明确,既然宋澈已经掌握了探寻长生之谜的主动权,那么他就跟随在宋澈的左右,提前在河套地区布局。
一方面盯着宋澈的行踪,一方面他继续撒网搜寻那个传说中的地宫陵墓。
“但姓宋的一天不动身去找,我们这么折腾等于大海捞针啊。”古芝书大发牢骚:“当年爷爷老人家从草原回天州后,都已经半疯半傻了,说出的那些线索也是零零碎碎、真假难辨,为此我们家搜寻了几十年,值得么?”
“如果不值得,我至于被一群人盯着,只能戴着面具蒙混度日嘛。”古培军阴声道。
当年,他父亲古三思从河套地区回到天州,已经是奄奄一息、病入膏肓了,要不是靠着余庆堂的护心丹药吊着命,早在半路上嗝屁了。
最要命的是,古三思的神志也遭到了重创,缺失了不少重要记忆,因此对大漠之行的经历也变得模糊零碎。
直到弥留之际,古三思大概是回光返照,终于隐约记起了一些线索。
古三思告知儿子古培军,他在河套地区找到了成吉思汗的地宫陵墓。
在那个地宫陵墓里,藏有长生之术的重要线索。
只是当时他重伤在身,身边又有两个碍事的“同伴”,因此不敢声张。
余庆堂自古雪岩创建之时,就为了长生之术而奔走寻访,可谓倾注了几代人的心血,他是没机会破解了,只能让古培军继承遗志。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首席醫聖 愛下-第989章 玄醫熱推
可惜,古三思怎么都想不起来那个地宫的入口究竟藏在何处了,只记得那个地方呼应着“月落星河”这句话,如果他实在没能力找到,那就去找燕京的宋耀祖。
安葬了父亲以后,古培军前前后后去了河套地区好几次,始终一无所获,不得已,他只能寄希望于宋耀祖。
恰好,当时宋耀祖已经被发配去了天州,古培军就登门拜访,试探确认了当年父亲和宋耀祖在大漠的经历,就提出希望重启地宫之行,结果被宋老头很不客气的给轰走了。
古培军还是不死心,继续找啊找,本来他还秘而不宣的,但后来一心急,找了两伙摸金校尉共商大计,结果大计没成,先露了馅,被这伙摸金校尉发现了成吉思汗陵墓的秘密!
这一下,古培军就成了盗墓行业的香饽饽,一堆人都想找他“共商大计”。
古培军生怕身家性命不保,这才伪装成管家,躲避被人找上门来。
可老这么躲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眼看宋澈横空出世后重启了对长生之谜的探寻,古培军决定抓住机会,抢在所有人的前面找到地宫,发掘出这个延续了千百年的谜团!
“再等等吧,等等看姓宋的下一步行动,看看能否再搭一次顺风车。”古培军望着茫茫草原,眼中尽是摄人的锋芒……
……
天黑之后,站在偌大的草原上,抬头望天,尽是璀璨辽阔的星河。
宋澈和狄天厚等人找了个高地,俯瞰着黑夜中的草原,神情却是一片萧肃。
他们可没闲情逸致去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师兄,你觉得这片地的风水如何?”宋澈问道。
狄天厚点头道:“自然是绝佳的风水宝地,甚至整个河套平原,都是得天独厚的沃土。”
“黄河浩荡,偏偏在这里绕了一个弯,以‘几’字形构成了这片土地,东北西三面又都是山,南面是关中平原,俨然是虎踞龙盘之势,向东南,正好俯瞰着中原大地。所以要说这里是华夏文明的起源,也无可厚非。”
“所以,成吉思汗也确实有理由在这建造陵墓安葬了。”宋澈道。
狄天厚沉吟道:“北方的萨满巫教,确实流传着这种说法,只要占据了这块龙兴之地,就能庇佑子孙永享万代富贵。如果那位萨满老太太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成吉思汗应该是想通过霸占轩辕黄帝部落的根脉,以期让蒙元上承天命、江山永固。”
“说得头头是道,那现在究竟能不能找出来那个地宫陵墓。”龙源妮很迫切的问道。
“先试试吧。”
狄天厚掏出罗盘,不时抬头看看苍穹的星星,不时又看看周围的草原山脉。
巴彦、朱邪、龙源山和葛教授则在旁边注视着。
渐渐的,狄天厚有了一丝眉目,就让大家再取出八件圣物,按照八卦方位摆放在地上,将罗盘置于中间。
随着八件圣物散发出的微光,指针开始自行的转动了。
但这一次,指针的转动速率很缓慢。
大家也慢慢等待着。
过了半响,指针停住了。
指了一个方位。
狄天厚看着罗盘琢磨了片刻,微微颔首,道:“走吧,去瞧瞧。”
收起东西,大家趁着夜色走下高地,上了吉普车,往着一处山峦群驶去。
……
“宋安答,你们确定要去前面那里吗?”
巴彦坐在车里,看着驶向的方位,脸上不由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有什么不对吗?”
“前面那地方,平时就是白天都不太有人去的。”
巴彦迟疑道:“因为那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全是一排排的山岭,夹着一条条山谷,纵横交错,就是我们附近的当地人进去都容易走迷路。”
正如巴彦所言。
前方就是一堆山岭群,一副七纵八横的构架,在夜色中显得幽深神秘,宛如一个迷宫。
很明显,那一带就是典型的无人区。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里面住着很多的野兽,比如野狼。”巴彦道:“我们平时放羊放马都得绕着那里,生怕吸引来了狼群,更别说晚上时候了,隔着老远都能听见狼嚎。”
说什么来什么。
他话音刚落,山岭群的深处就隐约传来了什么动物的嚎叫,伴随着呼啸的夜风,落到他们的耳里,说不出的瘆人。
葛教授皱眉道:“那一带看着光秃秃的,都没见有什么草木,怎么会有狼这些野兽出没呢?”
“里面有一个河水的源头,周围是盆地,据说在那里是一片绿洲。”巴彦解释道。
闻言,宋澈就想起了萨满老太太的讲述。
当年的沙尘暴中,她和爷爷就是为了躲避沙尘躲避到了一个山谷里,最后误入了一片湖泊,还在那里遇到了狼群!
只是几十年过去了,这一带山体的风化和沙尘化愈发严重,以至于山岭的外观都发生了变化,以至于连萨满老太太都不太能辨认出来了。
“巴彦兄弟不用慌,除了葛教授,我们这里个个都是‘狼见愁’。”朱邪咧嘴一笑:“而且后备箱里还放着一堆好东西,正愁没地方用呢。”
后备箱里,除了一些野外工具,还有诸如匕首、狼牙棍之类的防身武器。
加上宋澈、朱邪和龙源山皆是身怀各种奇技本领的高手,真遇到狼群,还真说不好到底是谁哭。
而这句豪言,对狼群伤害性不高,对葛教授的侮辱性却极强。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首席醫聖 txt-第989章 玄醫
纵观这一行人,就属他没啥战斗力。
“咳……还是谨慎点比较好,鄂尔多斯高原地貌复杂、气候多变,多留些心眼总是好的。”
“葛教授,你说这一片是鄂尔多斯高原,怎么我又听人说是鄂尔多斯盆地啊?”朱邪问道。
“如果按照我们东部的平原海拔,这一片肯定是高原。但相比四周围成一圈的山脉,这一片又明显属于盆地。”葛教授讲解道:“加上好几条黄河支流是从这里发源的,所以这里的地貌特征一向复杂多样,不过在几千年以前,这里确实是一片沃土,因此孕育了诸多的文明。我参与过几次考古行动,可以说那些遗址曾经的繁荣远超想象……”
随着葛教授的描述,大家不由的感慨沧海桑田。
同样的例子,还有长江流域的云梦泽,曾经也是河道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但最终消失在了岁月长河中。
而耸立在他们面前的那些荒芜山峦群,在几千年前,是否也曾是绿荫密布、鸟语花香的景象呢?
“真的不能白天再来吗?”
逼近山峦群的时候,巴彦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没办法,有些线索只有夜晚才能找得到。”宋澈道。
月落星河。
这是地宫位置的最重要线索了。
只有在某个山谷里,抬头能恰好看到月亮悬挂在由山谷缝隙构建的星河中,那才算找对了地方。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首席醫聖 愛下-第989章 玄醫推薦
随即,宋澈又在车里摊开了地图,按照手机的定位,确定了自己等人在地图上的位置,“我爷爷他们之前大概是在这一圈里发现了那个潜藏在山谷深处的湖泊,根据卫星地图和航拍照片显示,我觉得这几处的嫌疑比较大。”
宋澈用笔在地图上相继花了几个点。
“那就先从近到远一个个筛查。”葛教授看了一遍,就有了决断。
此刻已经八点左右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再过一两个小时,进入深夜,这片地方的气候就会开始恶劣,光是山谷里的寒风就够他们喝一大壶的。
每到一个山谷,宋澈等人都会驻足停下来,以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
还别说,在山谷里面抬头看去,一颗颗繁星就如洒落银盘,被山谷的缝隙中,就犹如一条星河。
然而大家始终没能看到“月落星河”的奇景。
长夜漫漫、一片凄清。
宋澈闲来无聊,忽然想起萨满老太太看到的那个神迹,就问葛东旭:“葛教授,您听说过巫之国吗?”
葛教授的身形一滞,还没回应,旁边的龙源妮就道:“我听说过。”
宋澈心里一动。
看来和猜测的一样,南疆巫月教,和北方的萨满教一样,最初是起源于巫之国。
结果,龙源妮很不客气的补充道:“我曾经听我奶奶说过,巫之国的创始人巫咸,是我们祖先的叛徒。”
“???”
葛教授闻言,也想起了什么,道:“我之前曾经在《山海经》里看到过关于这段的记载,传说在大荒之中,有一座灵山,名曰巫之国,也叫巫咸国。执掌巫之国的有十大巫师,分别是巫咸和其他九位巫师。”
“什么叫其他九位巫师啊,凭什么就巫咸值得被你们铭记,其他的巫师就不配有名字嘛。”龙源妮嘟着嘴,呛道:“我告诉你们吧,巫之国当时掌权的十大巫师,分别是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因为巫咸是老大,所以才以讹传讹,把巫之国叫成是巫咸国,甚至还把以后每一代的群巫之首称为是巫咸。”
“后来逐鹿之战,巫咸加入了轩辕黄帝的阵营,而我们巫月教的祖先巫姑则是蚩尤那一队的。战争结束,最终成王败寇,巫咸被尊奉为华夏的首席巫师,而巫姑则率着余下的九黎族人退居到了南疆,自成一系,成立了巫月教。至于萨满教的祖先,则是其他的巫师。”
葛教授不由颔首:“原来如此,受教受教。”
随即,葛教授也讲出了自己的见解和所闻:“我之前参与过几次河套地区的遗址发掘工作,确实也接触到了一些所谓的巫文化,比如在石峁遗址中的两座墓中出土了几个用鳄鱼皮蒙制的鼓锣,甚至还有一种构造较为原始的炼药炉,所以我们认为这些上古巫师就已经开始用草药医治疾病了,只是他们的医药文化,比较多的包含了玄学色彩,可谓是一种很奇特有趣的医史文明。”
宋澈想了想,反问道:“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上古炎黄时期,在河套地区的医史文明里,并存着巫咸的玄学医药文明、和岐伯的正统医药文明?”
“那也未必。据我考证,在当时,医学和玄学往往是共存交集的。比如巫咸精通玄学,又深谙医术。而岐伯在医术之外,天文星象、卜占算卦也是一绝。”葛教授笑道:“只是到了秦朝时期,两者才渐渐分化,走向了不同的职业分工道路,巫师随着社会发展衍变成了方士,比如忽悠了秦始皇的那个徐福,他就是很典型的方士。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徐福其实是黄帝孙子颛顼的后人,而颛顼想必你们也有过了解,同时精通着医学和玄学。”
宋澈恍然。
颛顼,就是岐伯创建医圣门的徒弟之一,龙骨派的第一任派主。
其实往近的来说,宋澈身旁的二师兄狄天厚,也是一个弃医从玄的典型例子。
本来宋老头让他好好的学习《黄帝内经》,看着看着,就跑偏了方向,成为了一代非著名的神棍。
甚至连宋老头自己,应该也具备着不俗的玄学功底,这才能点拨传授了狄天厚许多精髓,而这些,正是源自于那枚金菊花戒指的原主人,丘处机!
而葛教授说到兴头上了,也忍不住熬起了心灵鸡汤:“这天下的各种道,本就是殊途同归、大道想通的,我研究了半辈子的医史,越研究,越成了一个玄学迷。”
巴彦听得不明觉厉,但瞅着眼前黑森森的山谷深处,道:“葛教授,先不说那什么道了,这么多条山谷的道道,我们真要一条条走到黑吗?”
宋澈借着手电筒又看了一下航拍照片和地图,道:“这条道应该也找不出什么线索了,我们换另一条山谷再试试吧……嗯?”
刚说完,宋澈的神志莫名一阵恍惚,似乎有股若有若无的力量在拉扯着神经!
“小师弟,你身上的磁场力波动怎么一下这么强烈?”狄天厚也察觉到了异响,同时掏出罗盘,上面的指针居然在无规则的紊乱转动!
宋澈的内心怦然一跳,低下头,左手指上的金菊花戒指不知道何时绽放开了!
它似乎感应到什么,在极力的给予回应!
宋澈又望着眼前的苍茫黑夜,面色复杂的道:“它应该是感应到了原来的那个主人。”
“原主人?不是咱们师父吗?”狄天厚一怔。
宋澈摇摇头,“是更往前的主人,丘处机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