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萬法無咎 起點-第四十五章 微妙態度 各自勝負鑒賞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竹海密林之中,二人对坐。
此间正是神道第三十七界天的阴阳洞天枢纽处,腾蛇一族故地,也是圣教一方进入清浊玄象战场的最后一处据点。
对坐二人,圣教祖庭灵曲道尊,凤凰一族湛衡子。
湛衡子随意诉说着什么,灵曲道尊的面色也不住变幻。非喜非怒,心悬其中。似乎怀抱着几分特别的期待,又似有一些患得患失。如此真情流露,出现在一位道境大能身上,着实罕见。
湛衡子皱眉一思,忽然笑道:“某鉴颜辨色,不久前宗礼道友之仪态,倒是与灵曲道友神似。看来你二位所见略同。”
灵曲道尊一抬首,双眸微微一动。
此事他今日才得见幽曲,果真是五味纷纭。
龙、凤二族,各有非凡底蕴。于二次清浊玄象之争中,除却遣出玉离子、李云龙这等人物出阵外,还各自落下一子,以兹助力。
龙族手段,便是那异宝“称心如意”了。
圣教隐约得知,隐宗一方似有一位源自那方地界的大人物坐镇,所持手段今非昔比。第一次清浊玄象之争中,己方神道手段猝然现世,打了对方一个冷不防。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一回若是对方动用微妙手段,更改了双方实力对比,一旦得手,圣教难免灰头土脸。
这件“称心如意”,可谓鞭辟入里,直取心意之真,可谓在最大限度上化解了风险。
有此一招,显道、应元二位也可彻底放心,全力以赴迎接北来自北方的压力。
只是此时办得有些拖泥带水,双方交通也略有窒涩,险些形成僵持。从这个角度上说,可实难称得上“称心如意”了。
而凤族的手段,一直以来却是藏于虚处,诡秘莫测。
今日方知,原来风族落子甚久,布局亦精,所谓闲棋冷着,关键时刻却能收得一剑封喉之效。
赤魅族,公盘殷妖王。
无论是隐宗还是圣教,两方战力最强、位分极尊的近道境存在,各自寻出二三十位来,绝非难事。尤其再优中选优,定下出战清浊玄象主界之争的四人,那毫无疑问,定是双方真正的扛鼎人物。
若说在此等人物上做什么手脚,甚而将自家安排的间谍推上这一位置,那无异于天方夜谭,几乎完全不可能实现。
可是风族偏偏就做到了。
此事能成,亦有几分运气。于策略上而言,固然有放长线、烧冷灶的长远构思;于道术上,自有气运勾连、潜移默化之法,凑成这一机缘巧合。
那位公盘殷妖王,或许真正以为自己百余载以来心性修持大有进益,所以道行亦一日千里……殊不知自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刻起,他便成了凤凰一族着意布下的棋子。
为了做到这一件事,凤凰一族亦动用了真正的杀手锏。
历次清浊玄象之争,所诞异宝,大多数皆是随时用之,增益本族根基,这是最为务实的道路。但是凤凰一族上一回清浊玄象之争所得,其中却有一宝留存至今,不知多少万载才重现光明,用在公盘殷妖王身上,方能成此偷天换日之功。
就算是道境存在,其寻常的“感通周流”之境下,亦难发觉异常;除非晋入临敌之际、突破境界、飞升上境之时那贯通天人的至高境界。
但只是面对一位近道修士,就算其功行再如何了得,也不值得一位道境大能拿出如此如临大敌的态度。
实则归无咎与公盘殷妖王联手之事,早在数十年前便已定下。但是如此层次的“伏兵”,自然是潜伏到最后一刻的。决不至于做出为了通传些许消息便将其提前激活的蠢事。若是因此暴露形迹,那便是得不偿失了。
事实上风族的口风守得甚严,在公盘殷妖王入阵之前,就连灵曲道尊,亦只是对此略知一二而已。
灵曲道尊思索良久,才道:“他竟是与归无咎联手,着实意想不到。”
湛衡子高声一笑,慨然道:“灵曲道友与宗礼道友如此态度,倒是真的教湛衡子心中泛起三分酸意。”
灵曲道尊平静道:“此言何解?”
湛衡子轻轻哼了一声,道:“何须多言。只怕除了那位轩辕怀外,其余人无论是李云龙、御孤乘、还是本族玉离子替换了归无咎的位置,你二位皆不是如此态度。”
见与公盘殷一同入阵的是归无咎,湛衡子心中略有欢喜之意。
归无咎纵然有非常手段能够化身近道战力,但是以一敌二、敌三,又如何能够?林钺、卢显龙二人,也非易于之辈。
诚然此战之败非归无咎之过,甚至颇有些池鱼之殃的味道。但是大势如此,换作旁人或可以“非战之罪”解之,但归无咎却俨然是当今变革之世中新生英杰的领袖人物。一旦落败,不问缘由,必挫其势。这一点,哪怕是与其余同样名列图卷的人物相较,也全然不同。
风族这得意的一笔,几乎算是一着两用,收获极丰。
但是灵曲道尊、宗礼道尊的态度,固然虑及了事成之后“双喜临门”的这一层。但是喜中有忧,给予湛衡子一种感觉,此事遇上归无咎,反而多事,不若遇上须贤或孔袖,更令其心安。
隐约间的态度,似乎是忌惮归无咎命硬势盛,有“破壁而出”的风险。
这令湛衡子感到十分荒谬。
……
金霞万道,门户成列。
其形其相,有剑光之缥缈,却无剑光之冷冽。纵横之间,璇玑暗藏。一道纤影,往复跃动。
李青龙心中惬意。
尽管心中有数,此战自己胜算不小。但是得知对方位列所谓的三十六人之中,还是令李青龙更加郑重三分。
龙族因断界自守之故,不在名列之内。
但是大略观之,自己在龙族之中,亦不过排名三、四位之间。而观览那图卷之上,一人、一宗、一族,除却圣教有二人在榜,其余皆是独苗。或许唯有那神秘的东南诸宗,才有例外。
就算与龙族齐名的凤族,亦不过玉离子一人上榜。
就算龙族有非常之底蕴,但以根基规模而言,对手绝无可能在自己之下。
尽管其不过排名三十五位。
但此战形势,却出乎李青龙预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龙族压箱底的“神变”之法尚未动用,这位孔雀一族嫡传孔萱,却似运使神通失当,发动了一门似是而非的阵道神通。靡费法力甚巨不说,轻易便被自己觑得破绽化解。
至此,自己再无落败之可能。
当李青龙发动反击之势,孔萱也唯有通过“四重门”神通,暂避锋芒。
但是如此躲避,又能避到几时?
正在此时,孔萱身形一凝,脆声道:“结束了。”
李青龙微一恍惚,神意绽放,立刻敏锐十倍。莫非对手假作应对失当,实则暗度陈仓,布下了什么精妙手段?一念及此,李青龙心头登时划过一丝冷意,立刻从方才沉浸于优势意识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但是极警惕的体察一阵,似乎对方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孔萱见李青龙这谨小慎微的模样,不由翻了个白眼,道:“你赢了。”
旋即小指一点,一枚浅碧明珠弹跃数尺,然后宛若二十四琉垂落,将孔萱牢牢罩定,分明是战况不利后预备出界的手段。
见李青龙恍惚模样,孔萱心中也有三分遗憾。
若是隔界汇通之法能够兼顾正逆,那么自己可先助陆乘文击败余荆,然后陆乘文再助自己击败眼前这位李青龙。但是这一法诀并未到这一步,这也就注定了两处战局,只能以一方为主,另一方稍作妥协。换言之,便是注定会是一胜一负的结局。
但一胜一负,却也大可满意。
缘由之一,主界之争,隐宗一方把握极大。若是辅界斗个平手,未尝不可。
更重要的是,因感通秘法之故,胜败之后,陆乘文、孔萱二人,却是“有得无失、有利无弊”。
何谓“有利无弊”?
获胜的那人,如今日之陆乘文,其与余荆之间的气运加减,是毋庸置疑的真实存在;但是另一头孔萱败于李青龙之手,其本当承受的负面影响,却可以双修通感之术消弭化尽。
所以明面上虽是“一胜一负”,其实就长远而言,陆、孔二人,已是满载而归。
……
二人相视一笑,宛若心有灵犀。
所谓万言万当,不如一默。此时的宁静,已然胜过千言万语。
岚。
文晋元。
这一组是龙骨阵中第十四组对阵。圣教第三、第四嫡传摩永工、南平出马。而隐宗一方却微现播着。岚当仁不让,但是另外一人无论是谈旻、韦皋、抑或郤方,构成二二之局,龙骨之相中,皆是轻重不谐,摇摇欲坠。
文晋元断然上前,取代了一个位置。
文晋元心中感慨。他绝不自谦。九宗之内,除却注定要在五百年会上龙争虎斗的第一流人物,其余稍逊一筹者,不止是功行稍逊;论及心意之刚健、千磨万击百炼成钢,差距更是不可以道理计。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笔趣-第四十五章 微妙態度 各自勝負展示
此辈之中,能够与自己比肩者,几无一人。
这一点,反倒成道之路较宽的本土文明,更有所长。
只说一条,这位岚是唯一一位本身名列三十六子之外、却知晓其中机密的隐宗嫡传。而其砥砺奋发,犹如疾风劲草,道术一日千里,几乎直追三十六子门槛,与谈旻等人原本四人并举,但是现在差距却有逐渐拉大的趋势。
各自风度,一望便知。
异域一游,得一知己,也算不虚此行了。
此时,两道遁光,快速靠拢,数息之间,已将将近身。
岚沉声道:“来了。”
文晋元微微思索一阵,道:“此战,将是速战速决之局。”
岚眉峰一动,露出三分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