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江湖梟雄 愛下-第一五八八章 犬牙交錯,目標,楚恩光!讀書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楚恩光这次来参加的赌局,组织的老板相当有实力,而且此人也是专程以开设赌局为生,平均每年开三四次大盘口,基本上就够吃了,虽然他每次开设赌场的地点不固定,但因为准备时间充足,所以环境也相当不错。
这天晚上,楚恩光等人聚赌的地方,位于江C县郊外的一处庄园里,这个庄园是开放式的,内部吃喝玩乐一条龙,还有一个小型的动物园供游客观赏,而这次组织赌局的老板,提前几个月就已经预定,将整个庄园包了下来。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江湖梟雄-第一五八八章 犬牙交錯,目標,楚恩光!閲讀
随着拉赌客上山的车队开始进入庄园,所有的监控系统全部被关闭,而且赌场这边的明哨、暗哨也开始纷纷出动,在一切可以通往赌场的道路上沿途布控。
“吱嘎!”
随着运送赌客上山的车辆停在了庄园院内,楚恩光也推门走到了车下,这个庄园正前方就是供游客们晚上住宿的住宅楼,左侧是一大片荷花池,右侧则是一个玻璃幕顶的大厅,里面是平常专门用来承接婚宴、升学宴等等宴会的大型餐厅,而今天晚上的赌局,也就设在这个大厅里。
此刻在大厅门前,站着十几个黑衣人,甚至在餐厅入口的地方,还有一个车站安检用的那种安检门。
“先生您好!今晚我们的赌场是全封闭式的,所有游客都不可以带金属物品和通讯设备进去,请您来这边存放你的物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走到楚恩光身边,指了一下大厅门外的储物柜。
“好!”楚恩光作为一名资深赌徒,对于这一些早就习以为常,很配合的存放完随身的物品之后,顺利通过安检,走进了大厅当中。
此刻面前这个大餐厅已经被清空了,最外围摆了一圈长条桌,上面放满了饮品、香烟、零食,甚至还有厨师在现场炒饭、煎牛排啥的,十分热闹。
在大厅最里面的桌边,则有专门刷卡取现,或者抵押借款的人员,大厅正中的位置,则摆了八张跟台球桌差不多大小的赌桌,而且还有六名穿着红色唐装的男子,不断地在场中巡视,他们这些人就是赌场的“金手指”,也就是专门负责抓老千的人,这些金手指都配备着局域网连接,防止信号屏蔽的耳麦。
八张赌桌,一共有六种玩法,像是炸金花、百家乐、梭哈这种热门玩法,都是有两张桌子的,而推牌九和德州扑克,都只有一张桌子。
当初老海之所以叫楚恩光合作,而且还能给他许诺高额利益,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楚恩光是一个推牌九的高手,以他的能力,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手段,赢面还是相当大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赌客入场,老海一行五人全都进入了大厅当中,几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就通过老海晃动手指的频率,分散到了各个赌桌上,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的座次很有意思,不管他们在哪个赌桌,但全都是正对推牌九那张桌子的,而老海同样跟楚恩光坐在了一张桌上,保持了一个所有人都能看见他的位置。
“诸位!目前我们的人员已经到了三分之二!大家可以开牌试试运气了!”随着一名金手指大声吆喝了一句,大厅另外一侧的小门那边,走出来了八名身高超过一米七,全都穿着比基尼的荷官,分别站在了八张赌桌旁边,楚恩光他们这张桌上的荷官皮肤略黑,而且头发也是很深的栗色,让人一看就知道东南亚国家的人。
“咳咳!”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江湖梟雄-第一五八八章 犬牙交錯,目標,楚恩光!閲讀
楚恩光看着围在牌九桌边的不少赌客,清了清嗓子,对着这些人笑道:“大家都是来发财的,也就别客气了!如果没人说话的话,那我就先坐一庄热热场子!咱们大点干早点散!怎么样?”
“来咩!不要废话啦~”楚恩光语罢,一个身材矮小,额头凸起的越N人就摆了摆手,急不可耐的坐在了对庄的位置。
“开一盘!一千万筹码!”楚恩光对荷官点了下头,然后便坐在了庄家的位置。
“踏踏!”
随着楚恩光他们这张桌开盘,一个金手指缓步走来,站在了一个不至于打扰楚恩光,但是又能清晰观察到他动作的距离之外。
“请验牌!”荷官见楚恩光坐定,拆开一副扑克,在发牌铲上摆好,开始让在座的赌客们验证,推牌九原本是有类似麻将一样的骨牌的,但是这种玩的比较大的赌场,普遍都不会用真的骨牌,因为骨牌更换起来太麻烦,而且庄家发牌也不方便,大多都是用扑克代替的。
“哗啦!”
荷官等众人验牌完毕,连续进行了三次洗牌,随后将扑克牌用铲子递到了楚恩光面前,楚恩光向众人比划了一下双手,证明手里没东西之后,也开始切牌,随后桌边的赌客们,开始接连下注,按照老海跟楚恩光提前的约定,这第一把庄,楚恩光是不用手段,完全凭借运气去赌的,这么做的原因,一来是为了让众人相信他没问题,二来也是老海需要时间去观察,看一看在场的赌客里,有多少是被局家子安排在暗中抓千的暗桩。
……
随着大厅里的赌局正式开始,庄园院里依旧车辆络绎,不断有接送赌客的车辆向山上行进。
“吱嘎!”
刹车声起,一台商务车停在了院内的车位上,而后冷磊几人,也跟着一个黑瘦的矮个子青年站到了车下,这个青年叫做道陀,是一个活跃在边境线上的缅D籍人蛇,也是省厅田警官手里的线人之一。
“冷生,咱们到记方啦!你记住,等哈你就说系我的朋友,在类地做养殖生意的啦!”道陀带冷磊下车后,用并不流利的国语,对着他低声嘱咐道:“这个赌场的老板,在境内外的关系都很厉害啦!你记住,不论出了什么细情,都不要在这里闹系啦!不然我们肯定能走不掉!即便走得掉,他系后也会飒掉我的!”
“放心,我办事有分寸,不会给你添麻烦!把我带进去之后,你就可以离开了!”冷磊虽然对于道陀的话不能完全听懂,但听出大致的意思还是没问题的。
“还有件细你要记住!虽岩你系来找银滴,但系进去以后,不要盯着别银看个不停!否则会被误会成条几的!这样的话,可能你们连三都下不去,就要被解决掉咯!进去鸡后,就早过地方坐下来打打牌、喝喝饮品,眼睛紫看牌桌,不要看银啦!”道陀再度嘱咐了一句,然后就开始带着冷磊几人向前方安检的方位走去,道陀本身在边境地区就是一个比较出名的蛇头,所以今天在场的不少人也都认识他,他带着冷磊一行人存完了东西,很轻松的就开始排队等候起了安检。
……
与此同时,洪焕开着一台悍马越野车,直接从截然相反的方向上山,把车停在了赌场后院当中,然后牵着狗,带领黄硕几人在办公楼里见到了这个赌场的老板。
“羌叔!好久不见,你又帅了哈!”洪焕看着年过四十,面相很凶,而且剃着一个锃亮大光头的赌场老板,笑吟吟的打了个招呼。
“小崽子!就知道给我找麻烦!上山干什么来了?”羌叔穿着一套色彩鲜艳的海滩服,露出了一个让人很不舒服的笑容。
“这不是嘛,我这几个朋友,在老家有个仇人跑到H河州这边来了,听说那个人挺好赌的,所以我们想来你这碰碰运气!通融一下呗?”洪焕笑着开口。
“你们潘家人,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我老羌做的是赌场生意!配合你们在我的赌场拿人,这件事一旦传出去,你让我以后怎么做人?”羌叔眯着眼睛质问道。
“羌叔,话也不能这么说吧!别的地方不敢说,单说H河州这一块!如果我们潘家不让你吃这饭碗,你觉得你能端得动这个碗吗?”洪焕听见羌叔的话,登时收起了身上的二五子气息,目光一凛道:“至于我们潘家人想怎么做事,似乎不是你可以议论的吧?”
“小兔崽子,你真应该祈祷,你舅舅可以一直豪横下去!”羌叔见洪焕犟嘴,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羌叔,是吧?”黄硕发现这个大光头似乎跟潘世龙之间并不是相处的很愉快,连忙插嘴道:“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来你这,不是想让你帮忙把人给扣住!只要让我们进去确认一下就可以了!如果人在的话,我们会自己想办法!如果人不在,我们也不会给你添麻烦!”
“小硕!你不用跟他这么客气!老羌,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叔,但你如果真不给我我们潘家面子,我现在扭头就走!但你这个赌局,最多只能开到我下山,你信吗?!”洪焕牵着体型硕大的藏獒,气势汹汹的回应道。
“呵呵!”羌叔露出一个让人看不懂的笑容,开口道:“我可以安排你们进赌场,但是如果敢在我这闹事,你们绝对走不了!如果找到了你们想找的人,也别想着在我这把人带走!不过看在老潘的面子上,我可以把他们下山之后落脚的地方告诉你们!”
“羌叔,谢了!”黄硕虽然能够感觉到洪焕不拿老羌当回事,但自己还是很客气的点头致谢。
“出门找索朗贡,让他给你们找几套服务生的衣服!”羌叔摆摆手,面无表情的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