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天啓預報 風月-第九百六十六章 奇襲!讀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就在此刻,就在此时。
当全世界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在那一片荒原之上的时候,无何有之乡的天梯悄然打开了通往象牙之塔的道路。
“和花里胡哨的表演赛相比,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一击毙命一些。”
伍德曼的幻影漫步在龟裂的广场上,双手插在马裤的口袋里,吹了声口哨:“多么美好的地方啊,花儿在开放,鸟儿在歌唱……
快乐的孩子们也将要落入地狱的火焰里啦。”
外道王沉默着踏前,向着面前的虚空。
奋力一拳!
天鼓鸣动,整个边境再度剧烈的震颤,无数裂缝在拳头的前方蔓延开来,创造主的框架哀鸣着崩裂。
副校长的办公室中,艾萨克的身影闪现一瞬,迅速消失,又再度出现在原地。
环顾四周一模一样的场景时,神情就变得无比阴沉。
时间跳跃失败了!
他抬起右手,猛然握紧,身影一阵虚幻,紧接着,有六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从虚空中走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时间轴折叠。
让六个自己同时出现在同一个时间,互不干扰,但六个艾萨克的身影同时消散的同时,又同时出现在了六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办公室里!
不论如何,都无法跨越这短暂的距离,到达外界!
当艾萨克双手合拢,千万太阳耀眼的光芒同时迸发而出。
六道核子裂变的恐怖威力席卷,却被他的力量局限在百米之内,所得到的效果就是瞬间无数次扩散收缩动荡的毁灭之光。
整个办公室被卷入高温之中,瞬间蒸发成尘。
可裂开的墙壁之后,不论是头顶还是脚下,四面八方,竟然都是一模一样的办公室……紧接着,破碎的办公室开始迅速的生长,收缩,重新回归原状。
“镜像囚笼……”
艾萨克阴沉的呢喃:“看来我的面子还真是大,竟然劳动贝内特先生大驾光临。”
在他的面前,一个苍老的男人缓缓浮现。
眼眸碧绿,旺盛的白须垂落,身披着漆黑的长礼服,可在他的手腕上,却缠绕着和圣灵谱系形制迥然相异的佛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宛如得道高僧一样,来者双手合十,眼眸中浮现神圣的辉光:“接受点化,归回正道吧,艾萨克!”
“苦海无边?”
艾萨克嗤笑:“你就是苦海本身吧,贝内特!”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天啓預報 風月-第九百六十六章 奇襲!相伴
原始之路的顶点,原初混沌和地狱精髓的化身——他所掌握的奇迹,乃是原始之路的五阶巅峰:虚无深渊·阿卜苏。
可此刻,传承着地狱精髓的凝固者,却露出无比柔和的神情。
拈花微笑。
精彩絕倫的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九百六十六章 奇襲!展示
那毫无疑问,是属于‘觉悟者’的平和神采。
领悟了慈悲和真理,看破了欲界、色界、无色界之后,大彻大悟,几乎可以称之为佛陀一般的僧侣。
但身上那无法掩饰的地狱气息,却令他变得宛如邪魔!
“不要焦躁,艾萨克,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贝内特平和的说道:“那么今日就在此处,仿效先贤和觉者们,举办一场无遮大会吧。我们要讨论的是……”
“——放下屠刀,立地成魔!”
在他身后,混沌的虚影已经将整个办公室彻底吞没,化为了时间和空间彻底断绝的孤立地狱。
.
“看起来贝内特那边进展很顺利啊。”
伍德曼吹了声口哨,望向另一处:“马瑟斯你呢?加把劲啊,不要老是在奇怪的地方翻船。”
马瑟斯根本没有理会他。
浑身紧绷。
只是全神贯注的看向大礼堂的前方,小小的广场上,那个穿着皮毛大衣的时髦老太太——虎豹的斑纹皮衣之下,是艳俗无比的经典红蓝配色。
精心卷烫过的发型带来了浓浓的过时气息,仿佛来自上上个世纪的经典装扮一样。
好像旅游团里的大妈一样。
“为什么老太太我都这么大年纪,还要被绑票到这破学校里加班啊?”
老人不快的抱怨着,拿起袋子里的薯片,丢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咀嚼:“喂,马瑟斯,我记得咱俩当年没打过架吧?”
“阳子小姐,好久不见。”马瑟斯轻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面,这么多年了,你依旧如往昔一样美丽。”
“一开口就是老渣男了,不愧是和罗素那老王八同期并称的五大渣男。”
草薙阳子不快的端起薯片袋子,把剩下的那几片全部倒进了嘴里,擦了擦嘴之后,将袋子丢到了一边。
“那么,废话就不要多说了:哥美斯、特贡、百慕拉、杰顿、哥斯拉、巴拉巴……”
她忽然问:你喜欢哪个?”
马瑟斯的神情一滞,可并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便有无数轰鸣的巨响从那个旅游团大婶儿的身后迸发。
一道道巨大的阴影缓缓升起。
伴随着无数刺耳的钢铁摩擦声,火花飞迸,钢铁骨架、金属内脏、以太血液、拟态装甲……乃至最后的狰狞外形。
无数撑天立地的机械巨怪,降临在这狭窄的边境之中。
阴影,笼罩了马瑟斯的面孔。
一滴冷汗,从他的脖颈后渗出。
哪怕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这规模,未免……过于夸张了吧!
而在接连爆发的轰鸣中,草薙阳子低头,点燃了烟卷,愉快的轻叹:“果然,瀛洲的艺术的美学,就是特摄呀!”
此刻,在天空中,薄伽梵歌的辉煌光芒重现。笼罩着无数学生,深深藏匿于虚幻之中。
当奎师那将所有的学生保护起来之后,来自象牙之塔的反击便开始了。从深渊之中紧急召回的白鸠们开始洒下军团,再不顾及受害者的出现,开始全力以赴的交战!
整个城市在动荡中不断迸发坍塌的轰鸣。
可反抗的辉光却未曾中断。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六十六章 奇襲!推薦
将黑暗照亮。
从袭击开始,一分钟过去了。
距离天文会突破无何有之乡的封锁,还剩下两分钟。
不顾紧迫的时间,伍德曼伸手,从下属的手中接过了古老的典籍,事象精魂再现,化为了一个叼着烟斗的健壮男子。
头戴高筒毡帽,扶着手杖。
他的脸色憔悴而苍白,鹰钩鼻细长,一双灰色的眼眸如此锐利,好像能够洞彻一切虚假和谎言。
“该你登场了,福尔摩斯先生。”伍德曼微笑着递上了手中的羊皮卷。
于是,精魂就露出仿佛吃了屎一样的嫌恶神情。
“说实话,比起你们这边,我更喜欢对面……”
叼着烟斗的男人摇头。
虽然这么说,但依旧戴上了自己的单片眼镜,展开手中的羊皮卷,于是,空空荡荡的羊皮卷上就迅速浮现出了整个城市复杂而细微的结构图。
自上而下,哪怕是隐藏在秘仪之中的房间都没有错过。
无数构造图不断的闪烁翻滚,
可单片眼镜之后,灰色的眼眸迅速的移动着,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和疏漏,到最后,定格在了一座巨大的建筑之中。
“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扣人心弦的小說 天啓預報 起點-第九百六十六章 奇襲!鑒賞
叼烟斗的男人没好气儿的把羊皮卷丢过去,“按照当初的约定,你们还有最后一次让我效力的机会。”
说罢,他自行消散,回归典籍之中。
而伍德曼则微笑着合上了手中的卷轴。
“走吧,我亲爱的朋友。”他哼着歌,向着身旁的外道王招手,脚步轻快:“我们的时间有限,前方还有惊喜在等待。”
一扇大门在他们的面前洞开。
门后是风雨飘摇的灰暗世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光亮一样,只有无数灰色的建筑被浸没在涌动的潮水中。
深水之下,是地狱!
——沉没的旧校区!
.
“没用的,伍德曼。”
雪原上,地狱大门前,槐诗冷淡的看着光幕中的景象,不屑的摇头:“如果你觉得罗素那个家伙的老巢会一点防备都没有的话,那才是真正的可笑……
就算是你们将整个边境都砸平了,又能怎么样?
顶多给工程系加点作业之外,什么用都没有。”
“是吗?”
伍德曼笑容依旧:“看来,你并不清楚……你,不,你们最大的弱点在哪里啊。槐诗,你们这群无家可归的可怜鬼,自以为天国谱系是你们的庇护所,抱着一个看似辉煌的愿望,互相取暖,仿佛就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可你们从来都没有想过一点……“
伍德曼冷笑着问:“天国谱系,真的属于你们吗?”
光幕的投影之中。
外道王如星辰一般砸下,自无数异怪和诡异的现象中笔直的穿出了一条通路!
开辟地狱的海洋,撕裂层层阻挡,跨步向前,将一切从阴暗云层之上伸出的触须和诡异肢体尽数轰杀至渣!
就这样,顺着净空的道路,来自黄金黎明的袭击者们笔直降下。
到最后,在他们的眼前,是一扇巨大的门扉……
那一瞬间,罗素勃然色变,几乎起身。
而槐诗也如遭雷殛。
就在伍德曼的另一重投影面前,无数预设的防御纷纷接触,到最后,巨大而沉重的门扉轰然洞开。
展露出后面那繁复如巨树一般的炼金矩阵。
还有无数飞舞在空中的古老典籍。
乃至正中央……在数不清的事象记录的拱卫之下,那一道庄严而威严的轮廓。
伍德曼戏谑的大笑:“罗素那个家伙,竟然将他留在了旧校区里,藏在这一片沉没的地狱中……他以为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吗?”
“好久不见!”
他狂热的展开双臂,凝视着眼前天国的最后残骸,也是天国谱系最尊贵的传承凭证:
“——《命运之书》!”
“……”
沉默,漫长的沉默。
槐诗呆滞的看着他,十分仔细的在确定,他是认真的吗?
可端详着那一张狰狞又愉快的面孔,他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尴尬的移开视线,许久,忍不住捂住嘴。
扑哧。
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