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撿漏笔趣-第4555章 4691 打碎重來推薦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骚包笑容凝结惊愕交加,茫然看着李海云,一时间无法回应李海云。
自己压根不知道吴德安和金总的事。
刚想骂李海云神经病,又生生的咽回肚子。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撿漏 起點-第4555章 4691 打碎重來看書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被小锋策反又在什么时候跟金锋联系?”
“地狱之城!”
忽然间,苏贺漫步上前到了骚包旁边,嘴里木然说道:“吴德安是在地狱之城被锋哥策反的。”
这话如果放在平日早就是惊天动地,但在现在,震爆力已经伤及不了饱受精神摧残身心俱疲的人们。
李海云怔了怔,眉间现出几条深深沟壑反问出口:“哪一年?”
“锋哥第一次去第一帝国那年。”
“星洲斗宝司徒家族大败亏输,在神州又被锋哥和楼建荣赶了出去。”
“他们和大铁头联手要置锋哥死地。被锋哥反杀。”
“你们当时甩了一个国际巡捕永久调查员帽子给锋哥。锋哥就带着人挑了司徒家族在地狱之城的老窝。”
“对外说的是吴德安畏罪潜逃。实际上吴德安当晚就被锋哥抓了。”
“”
苏贺的俊脸冷漠得叫人害怕:“司徒老二被我们设计杀死在云顶山,司徒家族内部大打出手分崩离析。这都是我锋哥叫吴德安干的。”
“司徒清芳被袁天狗撺掇强占司徒家族大部分产业,对内实施大清洗。吴德安不服愤而分家自立门户。”
“后面的事你最清楚不过。张德双方斯年李文隆先后出马拉吴德安入伙都没成功,最后还是你出面三顾茅庐才让吴德安效忠你们李家。”
说到这里,苏贺俊脸现出最冷的寒:“没想到吧,李海云。你们李家费尽苦心挖过去的吴德安,会是我锋哥的人。”
“这颗棋子,我锋哥早在多年前就给你们安在那了。”
李海云漆黑的面容无悲无喜,静静问道。
“这么说,小锋早就想对付我们李家了。”
苏贺寒声叫道:“锋哥说过,吴德安这颗棋原本是给诺曼和圣罗家族准备的。结果误打误撞用在你们李家身上。这叫福祸无门惟人自找。”
李海云虎目中现出一抹深深的痛,黯然垂眸。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撿漏-第4555章 4691 打碎重來鑒賞
其他人等听到苏贺的复盘讲述,心里除了后怕之外还生起无尽的寒意,就连脊椎骨都是凉的。
联想到金锋的约柜天坑,无数人无不感慨大毒龙的布局手段实在太过恐怖。
吴德安这个不亚于神圣约柜的坑,幸亏是被李家自己跳了下去。如果换做圣罗家族和自由石匠,怕莫不是要被金锋坑出天际。
要知道,当时司徒家族为了夺权反目成仇分成好几个派系,吴德安虽然人少式微,但吴德安的能力却是毋庸置疑。
这样的人才无论任何势力都想要得到。
“吴德安,为什么又要听小锋的?”
苏贺冷冷回应李海云:“锋哥当时对吴德安说了一句话。”
“搞垮你们李家,他还吴德安一个完整的天下第一大帮!”
顿了顿,苏贺冲着李海云冷漠说道:“告诉李海云,看在夜仙子的份上,九合一匡大穴中给他留一棺地。”
“这是锋哥今天早上叫我转告你的。”
凄神寒骨肃杀的话语叫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五度,伴着地面的血腥更显恐怖。
李海云看着杀意凌天的苏贺沉默数秒忽而笑着说道。
“好。”
“挺好!”
“小锋还能想到给我留棺地。”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李海云遥遥平视骚包静静说道:“有吴德安做内应,那小锋进入绝世岛内岛核心就没有任何困难。”
“攻打绝世岛外岛虽然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这难不倒小锋。”
“难的,是进入风水总枢那一段一共十八层的黄泉地狱。”
“小锋的奇门遁甲加上你这个筑基大修,这些也不叫事。中途注意下机关禁制就好。”
听到这话,骚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海云这个老猪狗是几个意思?
故意示弱?诱敌深入一网打尽?
还是,良心发现!
这个老东西,浑身都是戏,他的话信不过!
这当口,李海云又复从容说道:“玄微剪在张老三手里,他是赊刀人,进入最后一层血海地狱就得靠他。”
“剩下的最难的,就是我们李家血亲的本命精血!”
“师尊花了整整三十年才捋顺了火努努岛二十四逆龙脉。在将火努努岛正式交给我之前,师尊又取了我的本命精血做禁钥!”
“要动风水总枢,非我李家后代血亲本命精血不能。”
说到这里,李海云深吸一口气,用前所未有的语气说道:“师尊当年把李家交给小锋,凡属李家人生死予夺都随小锋心意。”
“这些年我们李家作孽太多。被小锋怎么收拾,都是报应。”
“无论小锋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报复我们,都是我们自作的罪孽。”
昂起头来,李海云平静面对骚包口称小祖宗:“是时候结束了!”
“小雪作孽太多,我求你放过她。小雪心,真不坏。她只是,前十九年受的苦遭的罪太多,导致她后来身处顶峰心理畸形。”
“她被荣华富贵侵蚀本心,又被感情伤得太深。”
“小锋没杀她,就是因为这两点。”
“小雪修习术术没几年,本命精血几乎没几滴。还不足以开风水总枢。”
“你拿我的本命精血去开!”
这话出口,骚包眼睛鼓得老大,腾的下就跳了起来!
龙四小苏贺徐增红阿克曼吴成果一帮人又是惊骇又是震怖。
其他势力众人更是大惊失色。
李海云面不改色,平静看着骚包,慢慢昂起头。
这时候,骚包仿佛看见了隐藏在大海深处的海龙探出硕大的脑袋。
这一刻,骚包看到的一个雄霸天下的盖世雄主。
看到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古巫巨人!
一个,俯仰无愧的世间真男儿!
“张天师,小祖宗,小锋,他真的病了吗?”
当李海云第三次询问,骚包纠结看着李海云,紧抿的嘴蹦出一句只有李海云听得见的话:“金总说,今天要拿回炼龙金。不然他死不瞑目。”
“现在,他早就到了火努努岛。”
“你们李家要完了!”
这一刻,骚包选择相信李海云!
因为,李海云说话的时候直面自己。在他的眼睛里,骚包看到的是满腔的至诚至真。
李海云默然点头,却又在随后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
“纷扰生死,我已经看够看透。”
“当年我骗小锋说,我信师尊对他的交代。现在,我确实信了。”
李海云雄威苍暮的脸上真情流淌,又带着难以言述的哀凉和后悔,语音也变得哀伤。
“李家金家本应是最好的兄弟和肉骨,后面反目成仇死伤难数。我,身为李家家主,是最大的责任人。”
“这些年我率领李家和小锋打生打死,斗杀拼争。却是忘了我们李家的立命之本,忘记了师尊几十年来的敦敦教诲。”
“为了跟小锋斗,我们李家从原来的独打四大势力变成了和隐修会一条战线的盟友,又一步步沦为自由石匠的打手,最后变成奴才。”
“因为和小锋的恩怨,我李家一错再错,我也一步步堕落深渊。”
“我生,愧对师尊。死,更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师尊。更没脸见曾经为火努努岛牺牲的袍泽。”
说到此处,李海云面容一整,肃声叫道:“名义上现在火努努岛还是我们李家的,实际上,他早就被诺曼一点点的蚕食……”
“我都不知道这些年诺曼在我李家安插了多少细作,也不知道他策反了我李家多少弟子。”
“就连袁延涛这个多姓家奴都在我眼皮底下培养他的嫡系。”
“李家这头曾经海中苍龙,已经老朽得不像话。”
“这都是我的错。”
“这么下去,就算小锋不动手,火努努岛也终将成为诺曼自由石匠的盘中餐。”
“李家,已经没落如斯!”
“与其让李家毁在我的手里,还不如,打碎了重来!”
说到此处,李海云上前一步,双手猛然结印,对着骚包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