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uv人氣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ptt-第四百八十六章 原罪與使徒展示-tp7pq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居心成为一个又一个故事的主角,遭受着各种残酷的对待。
在“蜷缩的老人”故事里,她是那个遭受恶毒子女鞭打的老人。拳脚落在她身上,棍棒落在她身上,鞭绳落在她身上。她清晰分明地感受到了痛苦。身体上的痛苦,与精神上的煎熬。
她并无法把自己的意识从故事里剥离出来,沉浸在其中,感受着他人的恶意。
通过她的意识,秦三月感应推演着这些故事的起源,推演巨石形成的具体原因以及详细过程。在推演过程中,她就像是旁观者,在一旁看着居心遭受非人的对待与恶意。
这些场面冲击着她的情绪。
但她清楚,自己不能放弃,一旦放弃,居心也就白受苦了,必须要坚持到最后。她闷声咬牙,意识疯狂涌动,一种又一种情况在脑海里呈现出来。她的演算能力放开到极致,在每一种情况里进行验证和推导。
明确了“蜷缩的老人”这个故事的起源后。她顺腾摸瓜,直接穿过现象,深入本质,去推演巨石形成的原因。
刚一接触本质,秦三月立马感觉自己的意识蒙上了一层阴影。
巨大的阴影伫立在意识海的极境,默默注视着她。她只感觉到沉闷的压迫感,压迫得几乎要无法呼吸,想一个问题都变得迟钝起来。
那阴影是什么?是人,还是怪物?
秦三月心中发狠,心窍全开,御灵之力全部涌入意识海里,冲向那阴影。
御灵之力是独特的,是这座世界的规则无法限制与溯源的。它们能够无视阴影的巨大压迫冲向阴影,但是秦三月跟过去的意识会受到压迫。
毫无阻碍,御灵之力覆盖了阴影全部。而秦三月的意识也全部被阴影覆盖。
她只感觉恶心,想吐,比之当初晕船还要恶心数十倍。脑袋像是被人用棍子在搅拌一样,混沌沉重。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比紫墨池还要难以去推演?
“呼……”
居心沉闷地吐了一口气。
秦三月立马惊觉,陡然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还有居心也在承受着痛苦。
一定不能让居心直面那阴影!她有种感觉,那阴影会瞬间摧毁居心的意志。
忽然,意识海极境之地的阴影扭曲起来,渐渐变得有些人的样子。但也只是分得清四肢和躯干而已。
秦三月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阴影面前就像是尘埃面对着巨龙。
阴影头部抖动起来,随后发出古怪的声音:
“原罪。”
这声音像是无数个人的声音混在了一起,区分度极低,但十分震撼人心。
“十四……原罪……”
什么?十四原罪?
十四这个数字让秦三月异常敏感。因为外面的诡异巨石就有十四块。
“厄陧……”
秦三月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正在她愣神之间,居心已经被卷入另一个悲惨故事了。
居心变作一只可怜的瘦猫,逃离着坏小孩们的滚水、石子、小刀、拳脚……她承受着来自孩童的最原始的欺凌。
发觉了这个后,秦三月没有时间去自责,继续顶着压力靠近阴影。
她离阴影越近,遭受的压力就越大,同时阴影发出的声音也就越清晰。
“衰老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弱小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残缺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孤独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怜悯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无知是不可饶恕的原罪……应当被惩罚……”
“……原罪……”
阴影持续不断的发声,像是在宣判着什么,也像是在昭告。
十四句。
一共十四句,阴影宣布了十四种原罪。
然后,它低头朝秦三月的意识看来。所有的压力全部集中锁定在她身上。
“你是最恶之人!”
阴影宣判着。它伸出扭曲的巨大的手,朝着秦三月抓来。
秦三月无法挣扎,意识被压制得完全动弹不得。
但只是一瞬间,压力全部消失。
秦三月还没来得及思考,便见巨大的阴影从中间被撕裂成两半,裂开的阴影中间,霞光大放,光芒万丈。
一人从光中走出来。
没有七彩祥云,没有金甲银履。只是一身轻便的行衣。
秦三月如同看着真正的神。她心里唯一的神。
“让你现在就对付使徒,真是难为你了。”
熟悉的声音在秦三月耳畔响起。
秦三月眼睛有些泛红。她咬着牙使劲儿吸了吸鼻子,硬是没让一滴泪流出来。她忽然觉得老师真是好过分,以后再也不要当他的学生了。
分裂成两半的巨大阴影再次汇聚,可怖的声音随之而来。
“无上的厄陧之种,不会饶恕你们。”
叶抚立于高空,漠然看着正在汇聚的阴影。他冷漠开口:
“你们没有任何资格审判任何人。”
说完,自他脚下涌出无形无状无规无则的气息,将阴影淹没。
阴影在消失之际,依旧用着那毫无情感的审判语气发出声音:
“无上的厄陧之种,终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声音被叶抚的气息彻底淹没。
随后叶抚环视秦三月的意识海,招来清风和雨水,清洗一切污秽。
秦三月的意识直愣愣地站在空中,一言不发地看着叶抚。
叶抚走到她面前,缓缓开口:
“抱歉,是我的疏忽。”
秦三月沉默了一会儿,问:
“那是……什么?”
“使徒。比生命更高级的存在。”
“比仙还要高吗?”
“仙也是生命。”
秦三月眼神复杂。她直勾勾地看着叶抚: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在这里。”
秦三月不知道叶抚的话什么意思,但莫名有些开心。但她依旧不能原谅叶抚对她不管不顾的行为。她重新问起使徒:
“刚才那个阴影说的原罪……厄陧是什么?”
“你现在没有一点关于他们的了解,这是很难以说清楚的。”
踏仙寻迷 金水先生
“那算了。对了,居心姐姐!”
“放心,她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
秦三月呼出口气:
“我还想着推演,找到所遇之事的原因呢。结果,根本不是我能对付的。”
叶抚抱歉道:
“是我疏忽了,本以为他们不会这么早出现的。”
“老师也会失误?”
叶抚神情复杂:
“因为他们是很特殊的存在。”
“老师对付不了吗?”
叶抚摇头:
“没有我对付不了的。只不过他们不应该由我来对付。”
秦三月捂着脑袋:
“我脑袋都要不够用了!太多太多东西要去思考了!”
叶抚笑了笑:
“没关系,我会给你充足的时间思考。”
秦三月忽然挑眉问:
“如果不是那使徒突然闯进我的意识海,你是不是根本不会出现?”
“……”
叶抚躲开目光。
“看着我啊!”
叶抚有些心虚地看着她。
秦三月咬着牙:
“果然,你不会来!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理解!学生出关了,你一个当老师的来看看学生怎么了!”
叶抚想解释,但看着秦三月现在的表情,觉得不是解释的时机。他无奈认错:
“我的错。”
“认错有什么用!下次肯定还会这样!”
叶抚尴尬一笑:
“三月你怎么变得这么凶了。”
“你都这样了,我还不能凶一下吗?”
“能能能。”
“你……唉算了。”
秦三月说不出口太重的话来。神情认真一些,然后问:
“外面的石头怎么回事?我怎么都推演不出来?”
“那是个陷阱。”
“陷阱?”
“嗯,专门给你这种能够推演溯源的人留的陷阱。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引导你们去推演,然后打开意识,给使徒创造降临的机会。”
秦三月细细一想,一阵后怕,问:
“如果你没有来,会怎样?”
“那这座天下将会降临第一个使徒。而你,生命会进阶,成为使徒的容器。”
“后果呢?”
“一言难尽。”
“比之世难如何?”
叶抚说:
“世难只是天下自身的防御手段。对于天下生灵而言是灾难,对于天下本身……你可以当作是洗了个澡。”
“啊?!”
叶抚笑了笑:
“事实就是这样。”
人人谈之色变的世难被叶抚这样简单地总结了,秦三月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转念一想也是,毕竟自己老师是站在更高的视角看待这个问题的,不是天下生灵之一,也不是天下本身,所以能说得那么轻松。
“使徒呢?”
“使徒降临可比世难严重多了,要不然我也不会亲自出手。”
秦三月咬了咬嘴唇问:
“那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陷阱吗?”
叶抚眼神稍稍凝滞片刻,然后说:
“还有一个。”
秦三月立马问:
“那怎么办,万一别的人去触发了怎么办?”
叶抚笑了笑:
“我待会儿去收了就是。”
“……”
秦三月无话可说。似乎,就这么简单。
“如果使徒需要借助陷阱才能降临,那这两个陷阱是怎么布置的呢?”
叶抚眯起眼,神秘一笑:
“有人帮忙啊。”
“人?”
“对,就是人!”
叶抚看着秦三月:
“你不用管这个,交给我便是。你现在嘛,照顾好居心就是了。”
“诶……我还以为你要给我多么艰巨的任务呢。”
叶抚笑了笑:
“说到底,你也就是个孩子而已。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好好长大。”
秦三月很不满意叶抚这么说,挺胸抬头道:
“怎么就是孩子了!二十一岁了啊!成人了!”
“行行行,我说错了。”
“太敷衍了,你肯定口是心非!”
叶抚觉得现在的秦三月越来越难对付了,果真是长大了翅膀就硬了,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他诚心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你,身为老师,我实在是太失职了。”
秦三月笑了起来。
叶抚看着她。
秦三月问:
“好看吗?”
“可好看了。”
“好,我原谅你了。”
叶抚如释重负。他之前还在想跟秦三月重逢后,怎么面对。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三月始终还是三月,最善解人意那一个。
秦三月走上前,不再像以前那般拘束,大方地拥抱着叶抚,贴在他耳边轻声说:
“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你都不叫老师了吗?”
“因为,我已经决定要毕业了。”
“能不能毕业不该是老师说了算的吗?”
“不,我任性!”
“那,让你任性一回吧。”
秦三月一把将叶抚推开,笑着说:
“不是师生了,就不可以抱着了。”
叶抚笑了笑:
“你说得对。”
“不是师生后,又该是什么呢?”
叶抚笑而不语。
“笑什么?”
“你忘了一件事。”
“什么?”
“想一想,当初你为什么出现在三味书屋?”
秦三月追忆起八年前的事情,似乎,自己当年是看到梧桐树上那一则招人告示去的三味书屋,当时三味书屋招的料理杂事的保姆。忽然,她红着脸大声道:
“你算计我!”
“哈哈,可没有,你也认了不是吗?”
“不!我要跟你解除关系!”
“我不同意。”
“叶抚,别太过分!”
“你都任性一回了,我也任性一回,不行吗?”
秦三月闭上眼,捂住耳朵,大声喊:
“我不认,我不认!”
“呵呵。”
叶抚只是轻轻一笑,安静地看着她。
秦三月睁开眼,无力地放下手:
“就当栽了个跟头吧。”
叶抚调侃道:
“有那么委屈吗?”
“委屈死了。”
“那就继续委屈吧。”
“别气我了!”
叶抚笑着说:
“胡兰也在武道碑。但她失忆了。你要是见到她,不要跟她相认,重新和她相处吧,碰到熟人就说是长得像而已。”
内容爆炸,秦三月来不及整理,只得问:
“为什么?”
叶抚身影逐渐变得浅淡起来:
“因为,她需要斩断过去。”
说完,他的身影全部消失。
秦三月茫然地看着色彩缤纷的意识海。她感觉一下子发生了好多事,自己需要去思考的变得更多更多了。
但这么恍然看来,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合上眼,再睁开时,又回到了阴暗的沼泽地。
居心正着急担忧地看着自己。
“太好了,你醒了!可吓死我了!”
居心带着哭腔说。
秦三月头有些痛,捂着头问:
“你还好吗?”
“我很好!你呢!我醒来后,发现你倒在一边,怎么叫你你都不醒。”
秦三月安慰道:
“没事,只是后遗症而已,没关系的。说起来,你的精神怎么样了?”
居心紧紧拽着秦三月的手,生怕她丢了:
“刚开始的三个故事,我异常煎熬,但不知为什么,像是顿悟了,后面是一个故事就像只是走了个过场,一下子就完了。你呢,推演结果如何?”
秦三月脸色还有些苍白,但依旧笑着说:
“结果啊,这只是个陷阱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只不过以前没见过,着了道而已。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
居心一把抱住秦三月,发自内心欢呼道:
“太棒了!我就知道,三月你是最棒的!”
在你身边静听花开 曼娜
秦三月微微笑着。虽然是骗她的,但只要她开心就好。
居心将秦三月搀扶起来。
秦三月看了看前方,雾气已经消散,前路也没有了怪异的巨石挡路。
“我们走吧。”
“嗯,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呆在这鬼地方了。”
“我也是。”
走着走着,秦三月忽然感觉居心身上有一股明朗之势。
“你身上……等等,你是感悟到道机了吗?”
居心愣了愣,立马沉浸意识去感受。她有点迷糊:
“好像是诶。”
“哪种道机?”
“人间道。想必经历了那十四个故事后,才感应到的吧。”
“看来你注定要为天下人读书了,哈哈——”
秦三月欢快地笑了起来。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还为天下人读书。我只想为我自己读书!”
“依你依你!”
第一重世界最中心,高大巍峨的武道碑上又出现一个名字——
“居心”。位居第二。
没有了巨石的扰乱。
这次她们走得很快,一下子就走出了沼泽地。
回头再看一眼,过路似坦途,巨石已然消失。
但秦三月心里却像是被那些巨石压住了。
一个又一个谜团,等待着她去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