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9qj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五章、拔毒!分享-akuo5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龙王的傲娇日常
砰!
大师兄被敖夜捏爆了,就像是捏爆了一个金色的气球。
敖夜就像是一个大功率的气球充气泵,而且充的还是比较容易爆炸的氢气……
简单、随意、又坚决。
不给大师兄道歉求饶或者谈判交易的机会。
甚至不愿意给大师兄说话的机会。
龙族生存法则第一条是低调,《生存法则》还是在达叔的建议下制定的。
因为达叔一开始就觉得人心很阴险,而敖夜敖炎等人又太野蛮。
要是人类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招惹到了敖夜敖炎等人,到时候就会引起一场灾难。
达叔不希望敖夜敖炎等人在地球上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也不希望人类灭绝。所以,他希望对龙族小队几个成员的行为做一些限制。
因为他很清楚,就算普通人类,倘若不受舆论、传承、道德、法律、以及亲情的约束……就会变成一个很恐怖的怪物。
这样的事例他见过了不少。
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有着强大实力的龙族,一言不合,小拳拳打爆一颗星球便会成为家常便饭的事情。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龙族就要任人欺辱。
敖夜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也充满了自责。
他窥探过,菜根不是一个坏人。
和他以前接触的很多人类相比,他的心思要简单纯粹多了。
这也是敖夜放心菜根和达叔接触交往的原因。
再说,达叔也不是谁都能够欺负的…….
在这颗星球上面,除了自己几人……以及后来的敖心等人,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欺负得了达叔。
在敖夜等人看来,十个菜根也不可能伤害到达叔分毫。
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达叔吃得兴起的时候,一个没忍住,把菜根给一口吞进肚子里下酒……
地球就像是龙族的温床,他们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任何东西能够威胁或者伤害到他们。
这也是敖夜之前要在达叔身上种下一丝龙气被达叔拒绝的原因,达叔觉得自己能够照顾自己,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安全,他更想要的是……自由。
敖淼淼不需要自由,她愿意每时每刻都让敖夜掌控自己的踪迹和情绪状态。
敖夜不愿意掌控都不行。
鱼闲棋是被逼无奈,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敖夜曾经在她身上种下了一丝龙气……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可是,他们还是低估了人族的邪恶和狡诈。
他们没想到的是,云梦山大师兄竟然敢借用菜根和达叔的交情,通过菜根之手来给菜根长期「投毒」……
现在的坏人,怎么动不动就投毒呢?
到底是要多么的丧心病狂,才会做出这种凶残没有人性的事情?
看到达叔绿血满身,毛发脱落的悲惨模样,敖夜只觉得气血沸腾,杀气弥漫全身。心里有着无穷尽的破坏欲望。
恨不得毁灭眼前所有的一切。
达叔是夜叉族,而夜叉族自古以来就为龙族所用,为奴为仆,地位极其低下。
达叔受敖夜的父亲老龙王所提携信任,将其升为龙族的十大战将之一,继而在白龙一族遭遇屠缪之时,将自己唯一的儿子敖夜以及四大亲王的子女托付其手,让他带领他们求得一线生机。
倘若没有达叔,或许两亿年前的那场白龙黑龙两族大战时,敖夜等人就要被黑龙王所吞噬……
到了地球之后,他更像是一个亲人长辈一般的关心和照顾着几头小龙。
是舒缓他们心中郁气的知心阿姨,也是陪伴他们成长的温暖大叔。
可以说,敖夜敖炎敖牧敖屠几人……龙没有做出什么泯灭人性颠覆人伦的事情,达叔功不可没。
而敖淼淼的健康成长,则是敖夜的功劳。
敖夜想做一头好龙,敖淼淼便是一头好龙。
倘若有一日敖夜说我们毁灭世界吧,敖淼淼一定点头说「好啊哥哥我来吹泡泡」……
敖淼淼对这个世界的喜恶,取决于敖夜对这个世界的喜恶。
现在,敖夜心中视作长辈亲人一样的达叔被他们害成这样,敖夜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脾气?
“大师兄…….”木剑师兄急声唤道。
他是云梦山二师兄,是年纪和大师兄最接近的,俩人最早上山,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也是最多的。虽然他和小师弟菜根更加投缘,心里也恼怒大师兄竟然对小师弟下此毒手……
可是,毕竟是朝夕相处数十年的兄弟。被别人这样随手捏爆,他也百般不忍。
看到大师兄被敖夜捏住了脖子,还没来得及出声阻止,人就化作一片金光…….
凭空消失了!
不见躯体,不见血肉,连一团红色雾水都找不到。
“大师兄…….”桃花师姐脸色惨白,表情呆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自从下山之后,她遭遇的所有事情都颠覆了她生活的的全部认知。
先是遇到了敖夜和敖淼淼这两个小变态,敖夜随手就把木剑师兄的木剑给折了,敖淼淼更是轻轻松松的破了自己的桃花缚,然后又用桃花缚给绑了自己……关键是自己还破不了对方的桃花缚。
大师兄心性纯厚,整天埋头于厨房,以「厨」入道,是云梦山年轻一辈当中的第一高手。
大家都知道他的修为深不可测,每每遇到难题的时候,却找他请教,他给你做一顿好吃的,或者说几句与「做饭」相关的一些小知识小技巧,顿时让你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可是,这样的大师兄,怎么能借他人之手来投毒害人?这是山门宗义?这是他们行走世间所要履行的职责?
这样的第一高手,到了敖夜面前,连逃避和任何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束手就擒,然后被人两根手指头给捏爆…….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敢害我大师兄,云梦山与你不死不休…….”苏棋与大师兄关系最为亲密,与敖夜敖淼淼又没有牵扯纠葛,不知道这些人的修为实力。
菜根与桃花木剑说的多了,她也以为是三人没能把事情办好而为自己寻找的「开脱」借口。
看到大师兄被人当面虐杀,苏棋目眦尽裂,杀机凛然。
豪门难嫁:绝杀总裁 金鑫
苏棋,输棋,以棋入道,以棋子为武器。
而她修的,便是华夏象棋。
嘿妞儿我要泡你 桬小泪
不要小觑那一线之隔的楚河汉界,越是简单的游戏,里面蕴含的内容也就越是深奥……
最讲究功力的,其实就是五子棋。
游戏规则越是简单,想要赢下绝顶高手就越是艰难……
苏棋怒喝一声,手里排出三十二颗棋子。
双车双马双炮,十颗小卒拱在前方,相士紧随其后压轴,老帅坐镇中军准备给予一击必杀。黑红各半,形成阵势朝着敖夜扑杀过去。
敖夜还是头一回见到以棋入道的对手,倘若是以前,他还愿意给予对方更多的施展空间,仔细看看她的攻击招术和修行路数。
但是,此时的敖夜就像是一个即将爆炸的炸药桶。哪里有这个闲情逸致?
他随手一挥,那三十二颗棋子组成的「落山群狼阵」瞬间被一股强劲的真气给击打的溃不成军。棋子嗖嗖,四处散落。
有的落于远处的深海,有的击打在墙壁之上,然后深深的镶嵌进去,还有的击倒树枝或者花草,然后消失在某个黑暗的角落。
就像是不满意比赛结果,而一巴掌拍散了棋盘的无良棋手。
苏棋大惊失色,她没想到敖夜强横至此。
这还是人类的力量吗?
她正想施展身法闪身后退之时,只见敖夜伸手一抓,就把苏棋的身体给抓到了手里,然后「咔嚓」一声,就扭断了她的脖子…….
想杀人者,也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苏棋师妹…….”
木剑师兄放下菜根的身体,急声吼道:“敖夜,你想干什么?你想把我们全杀了吗?”
敖夜的视线转向木剑师兄,瞳孔血红,令人不寒而栗。
“……”木剑师兄脊背生寒。
他被敖夜的气机锁定,身体动弹不得。
他心里清楚,敖夜真的会杀了他。
嗖!
空中出现几道激流。
敖淼淼、敖炎、敖屠、敖牧得到感受到敖夜的杀意,同时赶了过来。
他们看到站在面前敌视着敖夜的木剑师兄,脸色冰冷,杀气纵横。
敖炎眼睛死死地盯着木剑师兄,问道:“大哥,让我把他烧成灰灰……”
桃花师姐赶紧扑了过去,挡在木剑师兄前面,急声劝道:“敖夜,你应该清楚,我们对你们没有敌意……我们只是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而已……今天晚上你和淼淼上台表演,我还为你们散花呢……木剑师兄不是坏人,你是了解他的……”
“敖夜……”菜根又呕出一大口鲜血,强行撑起身体,哀求说道:“不要伤害木剑师兄和桃花师姐……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求求你了……”
“敖夜,放了他们吧……”达叔看到菜根也帮忙求情,出声劝慰。“杀可杀之人足亦。”
敖夜那如血水寒潭一样的瞳孔这才恢复清明,视线转移到达叔面前,沉声问道:“达叔,你怎么样?”
“我没事…….”达叔想笑,结果再次呕出大量的鲜血。
“达叔……”敖淼淼扑了过来,抱着达叔庞大的身躯,说道:“达叔,你没事吧?你不要死。我不许你死。”
敖牧已经飞掠到了达叔身边,伸出右手摸向他的脑门。
一团绿色的光芒将达叔笼罩,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达叔刚才还流血不止的身体竟然止血成功,毛发也不再脱落,就连精神也要好上许多。
木系龙族,是本源龙族。有枯木逢春之术,是最擅长治疗的族系。
敖牧睁眼看向敖夜,汇报说道:“达叔的情况非常棘手。”
“嗯?”敖夜的眼睛瞬间血红。
达叔死,整个云梦山都要替他陪葬。
“我在达叔的身上找到了断头之水、万恶之气、食人之花以及血月之月……这是配置地藏的材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用的是《阴阳祭典》之中的禁术「地藏」。”
行家一出口,就知有没有。
敖牧只是伸手摸了一阵子达叔的脑袋,便已经猜测出他所中的奇毒名称。
有多少人中毒之后,因为找不到名字以及属性,而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是的,那狗东西确实是这么说的,说给我种的是地藏……”达叔笑呵呵的说道。几个「小家伙」赶了过来,他的心情愉快多了。人也感觉到了安全感。
达叔又指了指菜根,说道:“这小子和我一样,也中了地藏……那个畜生为了让我中毒,不惜把自己的小师弟也给毒翻了……人心肮脏至此,实在是让人防不用防。”
“菜根这小子倒是一个讲义气的,为了为我求得解药,不惜触发真炁,万毒复发…….你们先去救他……”
达叔了解这几个小子的性子,倘若自己不开口说情的话,他们或许当真不管菜根的死活。
在他们的眼里,原本就看不上什么「人」……
更何况他们认为这次事件是由菜根引起,菜根自然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敖夜轻轻叹息,看到达叔情况危险到这种地步,还在为他那个小朋友说话…..
于是便对敖牧点了点头,问道:“可有解药?”
“地藏之毒,无解。”敖牧说道。
“……”
听到敖牧的话,所有人都为之惊愕。
敖夜敖淼淼等人震惊的是,这种毒无解的话,难道达叔要活活被毒死?
而木剑桃花以及菜根等人震惊的是,地藏之毒无解……大师兄是当真要毒死菜根?
大师兄说只要菜根回去,就能够保留一线生机。当时菜根还以为大师兄的意思是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回去再帮自己解毒……
现在他明白了,大师兄也不能解此奇毒,他只能够替自己收尸……
“你有起死回生之术,难道还救不下达叔?”敖夜看向敖牧,急声问道。
他之所以干脆利落的捏爆胖子,就是因为他身边有敖牧这个「神医」。
他不想让人死的人,就是阎王爷来了也不一定能够带走。
“不要担心。”敖牧看到敖夜脸上的担忧,出声劝慰着说道:“我们和心情和你一样……也不是没有办法解毒。”
“什么办法?”
“移花接木。”敖牧出声说道。“把地藏之毒从达叔身体里面拔出来。”
敖夜明白了敖牧的意思,说道:“好,我来做这木头。”
“不行。”敖淼淼出声阻止,说道:“敖夜哥哥,我不许你做木头……我来做这块木头……”
“大哥,让我来。”敖炎出声喊道。
“让我来吧。”敖屠说道:“我和小木头心灵相通,配合更加默契……”
敖夜看了几人一眼,对敖牧说道:“就这么决定了。立即动手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