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六百二九節:遺憾(二)讀書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阁下赏罚分明。
托德·斯宾塞看着走在身前的这个年轻人。
绝望诅咒 黑色绵羊
自巫师集会传出来的消息,马林·盖亚特,如今已经是巫师圆桌议会当之无愧的主持人,那几位传奇阁下,还有半步传奇的存在都对此没有任何异议。
这只能证明,他的实力当之无愧——这个世界,只靠魅力是没办法让传奇巫师们与无数的士兵都为之心悦诚服。
现在,这位传奇法师与灵能者,有着强大无比力量的霜巨人混血儿,还会多出一个赏罚分明的头衔。
虽然他只是给予几个罪人以应有的惩罚,但是他承诺过其中一个人,会尽力保护他的弟弟与妹妹,因为他与她们正在为这个国度而战。
托德啊,在门德尔死去的今天,北方主义,也许真的到了拥有一个南方议评员的时候了。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阁下,托德浮想联翩,也许,引入这个年轻人会是他这一生中回忆起来最为后悔的一件事情,但是在现在,他们只能这么做——那就是让马林阁下成为北方主义真正的守护者。
今天对于门德尔的刺杀,让托德与拉格洛夫嗅到了非常危险的味道——在这个天气转暖,马林阁下正在练兵的时候,对于门德尔的刺杀令他们格外警觉。
如果说在冬天,北方主义与王室还有贵族之间是合作的关系,那么现在……当马林阁下开始准备举兵南下,与混沌决战的当下,北方主义的存在,已经似乎没有太大的必要了。
你看,这就是最危险的信号,北方主义在上一个冬天扩张得太快了,现在托德甚至不知道最新的成员名单,很多下级成员甚至都在发展成员。
原本这都是不允许的,都是门德尔与埃里克与安托万他们,他们天真地认为鼓舞大众是最好的办法。
他们不会明白,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自我设定,不是每一个人都想着改变这个国度,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是同志与战友。
门德尔,你们错了啊,你们的天真与事业的忠诚,最终为你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这个国度的王室与贵族,最终还是容不下北方主义。
也对,北方主义本来就不是王室与贵族的主义,相反地,北方主义是打破他们统治的主义,是毁灭他们统治的主义,是把他们送上路灯的主义。
正因为如此,托德才迫切的想要引入马林阁下,不是托德畏惧死亡,他成为巫师,本就是为了主义,连成为巫师,直面死亡都毫不畏惧的托德之所以想要让马林加入其中,就是为了当主义失败,当他们都死了,还会有人能够为他们复仇,为天底下的这些可怜人高举主义,托德的导师说过,每一个被压迫的人,都有权力活得更好,在大毁灭之前,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没有人天生就应该被奴役。
托德不止一次地听导师这么说过,也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他们这一代应该做什么,又应该怎么做。
如今,是时候直面对抗了,只要调查出是王室与贵族动的手,在托德来看,这件事情就不能这么算了,必须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们只能是敌人,就像是他们的刺客杀死了门德尔一样。
门德尔,我的老朋友,也许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了……不用担心,我不会扭曲的,哪怕死,我也是一个人,我会死在与恶人对抗的战场上的。
……………………
拉格洛夫·典德尔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会是谁杀了门德尔。
通过黑暗同业公会杀人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这个公会能够活到现在,绝对不是因为它的手眼通天,而是因为贵族,王室,教会与组织们都觉得留下这么一个可以宣泄的口子,能够有利于彼此了解暗流涌动下的危机。
但是这一次,门德尔,战神教会的助祭死了。
危机变成了最为现实的问题,黑暗同业公会是不是还有存在的必要——是谁通过这个公会杀的人,为什么法师塔与战神教会都没有通知。别的个体与组织是不是也不知情,如果有人知情,又为什么一直不通知门德尔,是一个助祭不够资格被拉一把,还是说……有人不想说什么。
门德尔,你这些天里到底和安托万还有埃里克得罪了谁。
为什么有人抱着会被复仇的决心来杀你呢?
托德总是在想,一定会是王室与贵族杀的他,但是拉格洛夫明白,绝对不会是他们——以王室与贵族对马林阁下的了解,他们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因为门德尔阁下与马林阁下都是教会体系的成员,这么做会让马林阁下厌恶他们。
王室与贵族虽然从根源上来说是北方主义的敌人,但他们不是笨蛋与蠢货。
不要指望自己的敌人犯错,因为这样的机率远低于你自己因为大意与愚蠢而犯错的机率。
拉格洛夫,动动脑子,门德尔死了对谁最有利?
不可能是王室,王室与马林阁下还有教会的关系不错,北方王国是王选制,每一个国王都是王选公爵所选,甚至说王子如今都已经选好,只要他不犯错,而王室的那位国王没能成为传奇,他也有的是时间来等这位曼海姆家的老国王老死在他的床上。
也不可能是北方贵族议会,议会里有太多马林阁下的老朋友,从哈格尔贝里家的那只老狐狸到斯文森家族,贵族们与马林阁下不但有利益关系,甚至与哈格尔贝里家族有姻亲关系——露露夫人如今可是北方贵族女眷圈里最顶尖的存在,哪怕是国王的王后殿下,在她面前也摆不了任何谱。
那会是谁呢?拉格洛夫想到了战神教会……也不可能,战神教会的成员之间哪怕有龃龉,也不应该叫刺客,他们之间有问题,更喜欢在斗技场解决问题,当然丢白手套也是一个办法,但无论如何,花钱请刺客是战神教会成员之间最不可能做的事情。
王子殿下,你别拽 唐瑜
至于别的教会……那更不可能了,哪怕是冬狼女士的信徒们,也对门德尔阁下赞誉有加,毕竟只要在战场上而碰到混沌冲阵时,门德尔总是会站在最前线,他的勇敢令各教会都为之激赏。
法师塔?
绝对不可能,法师塔的这些铁公鸡不可能花钱去杀门德尔——除非是马林这样的高阶存在,一般的法师根本没有钱来做这种花钱雇凶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钱是他们施法材料。
而那些高阶法师更不可能花钱了——这些铁公鸡肯定会自己动手的,而且就事实来说,杀一个门德尔更不可能在城里杀他,战场上手滑误杀的机会远比在城里杀他来得更为安全可行。
那还会是谁。
那些王室与贵族的敌人?
拜托,北方主义就是敌人的敌人啊,难道说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吗?
还是说,他们看着王室与贵族是敌人,而看向北方主义时,北方主义其实也是他们心目中的敌人。
如果是这么解释的话就不会有错了。
但是问题随之而来,谁会同时是王室与贵族还有北方主义的敌人呢。
拉格洛夫思考了很久,到最后依然没有猜到会是谁。
真是令人头痛啊,拉格洛夫。
想到这里的他注意到了马林阁下止步在了一座小楼前。
………………
“你们别跟我进去,我一个人去就行了。”马林这么说道。
说完,也没有等回答,马林伸出手推开了眼前小楼的墙体,在这一刻,幻象在崩解,墙变成了门,小楼完全变了一个模样,马林扭头看了一眼拉格洛夫与托德,他们完全没有看出眼前这座小楼的问题,这不怪他,毕竟出手的是一位传奇。
只可惜,碰到了马林这样不讲道理的存在。
走进了推开的门,马林看着坐在大厅里满脸惊讶与好奇的几个年轻人,然后视线跃过了他们,看到了柜台的一只犬人少女笑了笑:“维克多在吗。”
“你是谁。”犬人少女打量着马林,因为没有放出世界树嫩枝,又以术式改变了自己的脸部特征,这只小狗狗似乎并没能够认出马林。
但是出于对能够破解传奇施术者布下的幻象的强者的敬意,她还是可以好好说话的。
只可惜,马林摇了摇头:“我要找到维克多,他现在只怕有杀身之祸。”
说到这里,马林让自己不再开口,而是让她自己做选择,这只小犬娘最终认同了马林说的话:“她现在不在,但是我可以告诉您她的地址,只需要您告诉我您的真名。”
马林点了点头:“我是马林·盖亚特,卡特堡的那个马林,是法耶公主的丈夫,也是法罗尔的亲王。”
刚说完,那几个年轻人就没喝茶的兴致了,他们也不走前门,而是纷纷撞开墙的窗户纷纷逃之夭夭。
这只犬娘全身都在颤抖,尤其是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夹之后,可以肉眼看到这只犬娘炸毛了。
马林摇了摇头,他走到柜台前:“接下任务的你们公会的小队已经被我干掉了,我现在必须要找到他,因为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现在说不定会被另一波刺客追杀。”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啊。”犬娘一边翻看起地址,一边飞快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转告给了马林。
对此马林笑了笑。
我怎么不肯定了,就这点破事,马林见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