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八章 商見曜的對策(第二更求訂閱求月票)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听到任洁的答案,商见曜思索了两秒,继续问道:
“圣师是谁?”
任洁笑了:
“这不是现在的你该知道的。
“等你成为了‘引导者’,圣师会主动召见你的。
“到时候,你就能知道他是谁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商见曜毫不气馁地追问道:
“那要怎么才能成为‘引导者’?”
“有足够的表现。”面对新鲜出炉的干儿子,任洁表现得非常有耐心。
不等商见曜再问,她又补了一句:
“只要你表现得够好,圣师不会忽略你的。”
说着说着,她的表情再次变得严肃:
“圣师始终在看着我们。”
这时,因路灯即将熄灭陆陆续续回返的人们相继路过了这里,任洁左右看了一眼道:
“还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
商见曜先是微微点头,接着语速颇快地说道:
“我实在喊不出口;
“刚才的那件事情就算了吧……”
说完,他扭头就走,不给任洁询问的机会。
任洁愣了愣,笑骂了一声:
“这孩子,还害起臊了……”
…………
翌日上午,商见曜用过早餐,来到了647层14号房间。
蒋白棉比他更早,已在那里翻看一些资料。
“这么早?”蒋白棉抬起脑袋,笑了一声,“是不是又想练格斗了?”
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商见曜走到她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他没做寒暄,直接问道:
“组长,有觉醒者的能力是让人心脏骤停吗?”
“我不太清楚。对于觉醒者的能力,我了解的不够多。”蒋白棉略感疑惑地回答道,“如果不是直接让人心脏骤停,而是通过间接的方式,那我知道一个,呵呵,你应该也能想到,对,就是那匹梦魇马‘真实噩梦’的能力。一旦在梦中死去,现实很可能表现为心脏骤停。”
“当时没有睡觉,正在工作呢?”商见曜一点也不掩饰地问道。
“这么详细?真实发生了?”蒋白棉何等敏锐,一下就察觉到了不对。
她旋即联想起了昨晚的整点新闻,微皱眉头道:
“王,王什么,那个因心脏骤停去世的‘物资供应市场’主管?
“你怀疑他是被某个觉醒者杀害的?
“有什么证据吗?公司内部,每年因为心脏问题去世的人并不少。”
商见曜坦然说道:
“我加入了公司内部一个教团,经常聚会派发圣餐的那种。
“昨天早晨,他们在聚会里指责王亚飞亵渎了神圣的生育,并且以权谋私,打压某位教团成员。
“当时,负责我们楼层的‘引导者’说:‘神会惩罚罪人的’。
“之后不到四个小时,王亚飞就去世了。”
“这确实有点可疑。”蒋白棉中肯地评价了一句,然后醒悟了过来,“等等,你说你加入了秘密教团?公司里有宗教信仰诞生或者入侵?”
这才是大问题!
“信仰司命的,十二月的执岁。”商见曜的语气非常平静,就仿佛在讨论本楼层小学的校长是谁。
蒋白棉听得又想笑,又感觉有点古怪,没绕圈子,直接问道:
“既然你觉得教团有嫌疑,那直接去找‘秩序督导员’举报啊。
“你这是立功的表现,不用担心被连累。
“或者,你舍不得那个教团?”
“有一点,他们的圣餐都很好吃。”商见曜诚恳地回答道。
蒋白棉早已放弃和商见曜理论的想法,挤出笑容道:
“就因为这个理由?”
商见曜默然了两秒,认真说道:
“教团绝大部分成员都是好人,都因为一些悲伤的往事才加入教团。
“他们没做任何坏事,聚集在一起主要是寻找心灵的寄托,彼此安慰。”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你担心教团之事被公司知道后,他们受到牵连,遭遇严厉的处罚?
“要是最后证明王亚飞确实是正常死亡,整件事情只是一个巧合,那教团被举报,被处理,真的很冤枉?”
商见曜“嗯”了一声,表示这就是自己的顾虑。
蒋白棉眼眸微动,转而露出了笑容:
“你愿意把教团相关的秘密告诉我,是因为我值得信任?”
“对。”商见曜没有掩饰。
蒋白棉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
这时,商见曜又补了一句:
“就算不值得信任,我也能依靠‘推理小丑’的能力,让你变得可以信任。”
“……”蒋白棉眯了下眼睛,抬起左手,让细小的银白电弧在掌心乱窜,“你再说一遍刚才那句话。”
“对,你值得信任。”商见曜从善如流。
蒋白棉放下了手掌,随口问道:
“怎么会想到找我商量。”
“你脑子比较好。”商见曜相当诚实。
蒋白棉重新露出了笑容:
“知道就好。”
她颇为好奇地追问道:
“如果让你自己来,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商见曜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非常流畅地做出了回答:
“找到‘引导者’之上的圣师,找到下达命令的人,找到执行任务的觉醒者,找到那些不安分的教团高层,隐秘地将他们全部杀掉。
“这样一来,教团就完全无害了,就是大家分享知识、烦恼和食物的地方。”
他说的就像休息日要去“物资供应市场”买什么菜一样。
蒋白棉一时竟不知该怎么评价,过了几秒才道:
“这难度有点高啊……拥有‘心脏骤停’能力的觉醒者可不好对付,尤其是在公司内部这种狭窄环境下。再说,教团的觉醒者未必只有一个,说不定某些高层也是,你要将他们统统干掉,难度太高了,极大概率死的是你。
“另外,杀掉那么多人,要想掩饰过去,基本不可能。
“你当公司是摆设吗?”
蒋白棉就着这个思路,继续说道:
“虽然你有‘推理小丑’能力,但自己做调查,肯定比不了公司来主导,这能调动所有资源,迅速弄清楚真相,解决问题。
“所以,我的建议还是:报告公司吧。
“至于那些普通的教团成员,只要真没做什么坏事,公司处罚不会太重,也就给个教训,毕竟,每个人都是宝贵的资源。
“而且,你还能用自己的功劳去帮他们减轻处罚。”
见商见曜露出思索的表情,她又补充道:
“大家都生活在这里,肯定都希望公司稳定。
“类似的问题如果一直捂住,想靠自己解决,只会越捂越严重。”
商见曜刷地起身:
“我这就去‘秩序督导局’。”
“停,停!不用这么急,我还没说完呢!”蒋白棉连忙喊回了这家伙。
商见曜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蒋白棉,等待她说后面的话语。
临时探员 CKS001
蒋白棉“嗯”了一声:
“你先把事情再讲一遍,原原本本完完整整讲一遍。”
商见曜毫不隐瞒地做起回忆,甚至讲了自己几点几分去上的厕所。
蒋白棉听得很认真,没有打断商见曜的述说,免得影响他的思路,造成遗漏。
可就算她已经非常熟悉商见曜的风格,听闻对方为了“取信”任洁,竟然主动叫妈后,还是微微张开嘴巴,又诧异又想笑。
“……每当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你,你就又一次刷新我的认知。”蒋白棉颇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接着,她微微点头道:
“这件事情有个不太符合逻辑的地方。”
“哪里?”商见曜非常配合地问道。
蒋白棉组织着语言道:
“如果王亚飞之死在两三周,或者一个月之后,那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很正常的推进。
“可凌晨6点出头,‘引导者’刚将王亚飞定义为罪人,并表示神会惩罚罪人,三个多小时后,王亚飞就心脏骤停去世了。
“这会带来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那就是当时在场的所有成员都会将王亚飞之死和神罚联系起来。”
“对,就是这样。”商见曜肯定了蒋白棉的说法,“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蒋白棉顿时笑了笑,反问道:
“那他们都有什么反应?
“是不是有敬畏,有恐惧,有惊慌,有茫然?”
商见曜点了点头。
蒋白棉继续说道:
“这种极具爆炸力的情感冲击下,不同的成员必然会因为自身的性格和经历,做出不同的选择。
“我承认,大部分人会愈发敬畏神灵,彻底相信司命的存在,变得极为虔诚,但肯定也会存在少量的成员,或因恐惧,或因惊慌,或因负罪感、正义感,想到向公司举报。
“你就是这样一个鲜明的例子。”
商见曜思索了一阵,大概明白了蒋白棉的意思:
“如果王亚飞之死放到一个月后,大家有了缓冲,受到的冲击就不会这么大,更多是产生联想和猜测,变得更加敬畏神灵,而现在,这么大的冲击下,不同的人很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
蒋白棉郑重点头道:
“这就带来了一个思考。
“教团那些高层凭什么肯定没人会出卖他们?
“两个解释,一,他们是宗教疯子,完全不考虑后果,不考虑自身安危,只想审判罪人,二,他们有把握让出卖和举报不会成功。”
蒋白棉随即看着商见曜的眼睛,认真问道:
“你觉得是哪一种?”
PS:第二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