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接應上了,匯合!推薦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我以为这件事情只是景武司主持,顶多就是岳述他们这些人出面,没想到谭瘸子都亲自出面了!”邓贤有些后怕:“幸亏我没有耽误多久,要是这时候接应补上,恐怕得被谭瘸子给记恨了!”
谭宗在牧明体制之中,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大部分人知道的是这是一个狠人,六亲不认,只要被景武司抓到把柄,谁都不别想脱身。
而且景武司做事情没下限,很多人都不喜之,却有不愿意得罪。
不过谭宗和军方纠缠很深,军中将领,大部分都知道他的存在,当然见过他的人并不多了。
可谭宗威名常在。
执掌景武司如此恐怖的部衙,可不是普通的一军中郎将能比得上了,而且他深得当今陛下的器重,除了枢密院的几个头头能镇压之,还真没有几个人敢在谭宗面前放肆的。
而且军方如今也在适当和景武司交好,不管景武司是什么人,手段如何,景武司的消息是最灵通了,得景武司相助,打起仗来有神助。
虽然见过谭宗的人不多,不过景武司指挥使谭宗断了一条腿的事情,倒是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很多人都在暗地里面的叫谭宗为谭瘸子,但凡谭瘸子出没的地方,都退避三舍,尽可能不要有关系,不然日子不好过。
魔门毒女
“那我们现在要立刻北上吗?”方长史说道。
“你留下接应,我亲自率兵北上!”邓贤说道:“此战可能会是一场恶战,要速战速决,接应上人就跑,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甚至战死的儿郎,都必须要把遗体抢回来,你在后方收拾残局,把我们的痕迹抹去!”
这一次他们从河内出兵北上,属于隐秘的行动,大明对外熄战三年时间,这可是陛下金口玉言了,任何人敢坏了陛下的声誉,都将会被枢密院给直接弄死。
“嗯!”
方长史说道:“只要过了阳水渡,我们就应该问题不大,但是在这之前,必须要做的谨慎一点!”
不到两刻钟时间,邓贤率兵三营主力,迅速的北上接应起来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夜色之下,谭宗和邓贤会面。
“见过谭指挥使!”邓贤是军方系统,和景武司没关系,所以不需要行上官之礼,不过对谭宗,他还是比较尊敬的。
“邓将军,闲话莫说!”
谭宗直入正题,他摊开了舆图,指着了一下,说道:“有没有办法,在天亮之前,赶到西郊城外,大概就是这一片的区域!”
“现在距离天亮,已经时间不多了,从这里过去,还有八十余里,有些困难,但是能做到!”邓贤也是快人快语。
“那好!”
谭宗拱手说道:“潘凤将军为了给我们断后,被敌军围困在这里了,不管你付出多大的代价,必须要他给救回来,此人对我大明,有非常好的作用力!”
“潘凤,潘无双?”
邓贤也算是沙场老将了,不可能没有听过潘凤,只是潘凤销声匿迹多年了,突然冒出来,让他有些意外。
“没错!”
谭宗说道:“此将如今已经投诚我大明!”
“行!”
邓贤翻身上马,道:“谭指挥使,我留三百将士,护送你去阳水渡口,我们在阳水渡口汇合,汇合之后立刻南下,我军北上的消息,不能传出去,必须要尽快南下,不然会落人口实!”
“嗯!”
谭宗闻言,想了想,也认为邓贤说的对,其实牧景能让邓贤出兵接应自己,已是一种冒险了。
一国之君,名声就如同一国之信誉,他代表不是自己,而是大明,所以事情可以做,但是不能落人半点口实。
………………
驾驾驾!!!
骑兵先行,三营八千余儿郎们,在夜色之中,如同一条火龙一般,向着北面挺进。
“许参将!”邓贤勒紧马缰,低喝一声。
“将军!”
轮回剑典 狼影剑
许刚走上来了,他是日月第三军左参将,乃是日月第三军的军师,执掌军部参谋处。
“你亲自率第一营,绕路过去!”邓贤看了看天色,道:“快黎明了,大军赶路太慢了,黎明之前,必须要接应上,可以缠扰作战,等待我北上!”
“诺!”
许刚点头,他突然有了一些主意,道:“将军,我听闻过这个潘无双,他应该也算是一个沙场老将,应该不会束手就擒,若能与此将打一个配合,或许我们能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这样不用担心暴露的问题,直接杀一个干净!”
“难!”
邓贤是一个谨慎的人:“我们的对手可能是鞠义,此人你也知道了,河北第一将,并非浪得虚名,我们不能为了一个机会而且冒险,若是只是我们自己战死,那倒是无所谓,可我们会给陛下留下把柄,让天下人唾弃陛下,这是我们谁都担当不起来的,所以还是保守起见,接应上,撤出来,速度要快,不要想着杀敌!”
“好吧!”
许刚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却不得不认为,邓贤的决定是对的,这时候但凡有一点的纰漏,他们日月第三军都会留下把柄。
明军就是明军,天下第一强军的痕迹是抹不去了,而且这世界不会突然冒出来一股能征善战的兵马,越是逗留时间长,越是会留下把柄。
……………………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夜色一如既往的笼罩这一片的淡淡的天地。
树林中。
一团篝火之前,潘凤面容铁青,阴沉如水。
斥候都回来了。
盛夜玫瑰
出路没找到。
希望还是破灭了。
剩下的,或许只是一场苦战,哪怕他能冲杀出去,还能有多少儿郎杀的出去,也是一个未知之数啊。
信任,如同一柄双刃剑,这时候正在割裂他的心。
他相信了谭宗。
可这都快黎明了,依旧没有半点踪迹,或许援兵不再有希望了。
命运,还是要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潘凤有些沮丧,却没有绝望,不管如何,他还是会厮杀一场,哪怕战死至此,他也不会投降了。
昔日不会,今日更加不会。
也好,韩涛这时候应该已经安全了,他也无所顾忌,接下来的路,韩涛需要自己去走,他能帮韩涛的,其实不多了。
这一战,就痛痛快快一战。
“将士们!”
潘凤目光扫过,看着一张一张的脸庞:“吾潘无双对不去尔等,带你们走了一条死路,此一去,有死无生,但吾决不投降,若尔等之,心中有惧,可留下来!”
“战!”
一个校尉低沉的开口,意志坚定。
“战!”
“战!”
气氛已经被调起来了,将士们跟着潘凤从城中防守,杀到现在,已经经历过很多次的死亡了,此战亦无惧。
“好!”
潘凤大笑起来了:“吾有汝等为伴,何惧一死,今日就让我们杀一个痛快,能杀出去固然好,杀不出去,不过是同死而已!”
“同死!”
“同死!”
众将士残存的血气,在维持他们的勇气,他们即将要奔赴最残酷的战场,经历一场血战,但是他们无惧。
……………………
“要到黎明了?”鞠义这一夜也不敢眠,他要盯着树林,他知道潘凤不会等到天亮的,所以天亮之前,必有一战。
“大将军,树林好像有些异动,脚步声,很重的脚步声!”
斥候校尉来报。
“看来是按耐不住了!”鞠义冷笑的说道:“传我军令,各部集结,他们一旦突围,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唯有杀一个干净。
他是当今河北第一将。
而潘凤,是昔日的河北第一将。
当初韩馥主河北,潘凤之名,已扬天下,他还是籍籍无名,如今他已经名扬天下,潘凤却已销声匿迹。
难得一战,他很兴奋。
“鞠义,可敢进来受死?”树林里面,传来潘凤桀骜不驯的吼声:“你若敢进来,吾与你决一死战!”
“潘凤,穷途末路了吧,吾不急,天亮之后,吾可以慢慢绞杀你!”鞠义回声,两人都是悍将,元罡境的真气荡然之下,比大声公还要可怕,声波可传数里之外。
“哈哈哈,胆小鬼一个!”
潘凤嘲讽说道。
“吾胆小,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若有胆子突围,吾算你为英雄!”鞠义冷笑的回应潘凤。
两大主将之间的言语交锋,让各自部下的将卒都凝聚了精神,全神贯注的盯着战场之中了。
“好,如你所愿!”
一支利箭,破空虚空,直扑鞠义军营。
“咔嚓!”
一支树立的战旗被从中间直接射断了。
“百步穿杨!”
鞠义眼眸冷厉,他倒是没想到,潘凤还有这一手箭法,以他的功力,这个距离能射出杀伤力,但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准头。
射箭,也是一门艺术,放眼当今天下,箭法出众之人,并不多,潘凤以斧为武器,豪迈之武,却不想箭法还有这等造诣。
这让鞠义变得凝重起来了,他无惧潘凤,但是潘凤的箭法,的确给了他一些压力。
“杀!”
一箭镇敌,潘凤率军杀出来了,他知道没有突袭这样的好事了,唯有死战,不能等到天亮,天一亮,他就等着被绞杀得了。
只有趁着这黎明,才有最后的一丝丝的机会杀出去了。
“儿郎们,今日有死无生,要么死在这里,要么杀出去!”
潘凤手握战斧,如同一头下山猛虎,直扑鞠义军营而来了。
“杀出去!”
“杀出去!”
数千将士凝聚一气,气势如虎,直接扑上去了。
“列阵!”
“挡!”
“弓箭手,狙击!”
鞠义很镇定,他有条不紊的指挥战斗了,并不急着和潘凤短兵交接,先一波远攻,狙击了潘凤冲锋的气势。
“盾!”
潘凤看着满天箭雨,被迫中断冲锋气势,冷喝一声。
前面数百将士树其了盾牌。
但是没办法堵住这漫天的箭雨,还有有上百儿郎中箭,哀嚎之中倒下来了。
“继续挺进!”
潘凤这时候退不得,他唯有一心向前,杀出去才是硬道理。
“进!”
“进!”
前方的将士,顶着盾牌,一步步的挺进,距离越短,反而弓箭手的作用力就越小,短距离的弓箭,是没有多大杀伤力了。
“冲锋,杀出去!”
接近阵型三步,撤出铁盾,直接冲锋,潘凤手握战斧,一斧之下,斩三五将士,血溅三尺之上。
“堵住他们,不许他们突围!”鞠义不得不短兵交接,他手握长矛,大喝一声,道:“先登营,杀!”
“杀!”
“杀!”
先登营乃是的鞠义最精锐的步卒,杀意冲天之下,先登如火。
“绞杀他们!”
鞠义手握先登,有足够的信心,能把这数千将士,给围杀在这里,决不让杀出去一个人。
双方迅速短兵交接,直接厮杀起来了。
……………………
夜色之中,不远处,一双双眼睛,正在盯着战场。
“许参将,我们有些晚了,他们好像突围了!”第一营校尉是一个壮汉,他善战,不善谋,对许刚特别言听计从。
“刚刚好!”
许刚摇摇头,道:“这时候,正是参战的时候,没有他们吸引,我们也很难突击,传令下去,半刻钟之内,把敌军后翼撕开,接应上,潘无双!”
“是!”
日月第三军第一营,乃是主力战斗力,清一色的长矛兵,冲锋步卒是最凶猛的。
“杀!”
第一营直接杀出来,数千精锐将士从鞠义军营的后面来了一个菊花残,把鞠义军营的后翼直接撕开。
不到一刻钟,斩了八百将士,鞠义虽谨慎,在后面布防两千将士,但是却挡不住日月第三局的冲锋。
“将军,后面有敌人!”
“将军,我们被突袭了!”
一个个坏消息传到了鞠义的耳朵,他顿时眼瞳变得血红起来了:“挡住他们,某亲自来绞杀潘凤!”
他要亲自下场了。
但是潘凤这时候却感受到了鞠义军营的变化,他看着前方,面对突如其来的援兵,顿时大笑起来了,长啸一声:“儿郎们,我们援军来了,都给我活着,杀出去,杀出去就是胜利!”
“杀出去!”
“杀出去!”
顿时军心变得炙热起来,一个个将士杀意冲天。
“潘凤,你跑不了!”
鞠义长矛横空,直接劈杀而来。
“鞠义,你留不住我!”
潘凤巨斧凶猛,直接挡住了鞠义长矛。
而在这时候,日月第三军凿穿了鞠义军阵,接应上了潘凤的步卒,两军合流,仿佛不需要多说。
“杀出去!”
“杀出去!”
“杀出去!”
他们迅速的凝聚成为一股洪流,然后左右列阵,中间横空,直接杀出去了。
“哈哈哈,鞠义,等着我,我会杀回来了!”
潘凤怒啸九天之上。